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翻墙 ...

  •   等收拾好东西,已经是一点以后的事了。
      
      秦萌萌早就喊饿,此刻更是毫不犹豫的拉着他们找吃的。
      
      纪行说:“马上就训练了。”
      
      言下之意就是,来不及吃饭。
      
      但是秦萌萌说:“不吃饭就训练,对身体伤害很大的。”
      
      秦萌萌见纪行坚定地不去,便扭头寻求同盟,然后就看见吴清泉举了举手,左右手上分别握着一瓶营养液。
      
      “你喜欢苹果味还是青梅味?”
      
      秦萌萌:“……”
      
      纪行喝了一口营养液,那种奇怪的口感让他微微蹙眉,挺了半天才咽下去,没继续喝,放下营养液缓缓,问:“下午的训练课程出来了吗?”
      
      “空中训练。”吴清泉打开讯息说:“这次课程在周末会评分,以威亚在空中完成一曲完整的舞蹈。”
      
      说完,吴清泉还补充了一句:“明天课程是编曲,要求编曲和这次舞蹈结合。”
      
      秦萌萌一开始听这个舞蹈的时候就感觉有点懵。
      
      现在听到这个还要自己作曲,还要把曲子和舞蹈联系起来,秦萌萌一想都觉得自己在打哆嗦。
      
      太吓人了。
      
      但是害怕没用,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下午的老师换了一个。
      
      站在队伍前方的人,样貌绝美,气质出尘,一呼一吸之间,美得不像普通人,长发飘飘,落在肩上,一双美目默不作声的打量着他们。
      
      人美虽美。
      
      可纪行觉得哪里不多,这是一个留着长发的、漂亮的……男人?
      
      纪行不动声色的分辨半天,这才确定下来,这似乎是个男人。
      
      秦萌萌却有些目瞪口呆,站在最后排队伍里面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纪行,轻声问:“这……男的女的?”
      
      纪行看了他一眼,稍稍摇了摇头。
      
      秦萌萌显然没领会到纪行的点,“啊?啥意思啊?点头男,摇头女啊?”
      
      纪行彻底不理他了。
      
      秦萌萌把希望的目光看向吴清泉。
      
      岂料,吴清泉也是一副无奈的表情。
      
      “秦萌萌同学。”
      
      秦萌萌回过头,突然发现老师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两人面对面,旁边同学安静的可以,秦萌萌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老师似笑非笑的问:“你对老师的性别很感兴趣是吗?”
      
      秦萌萌连忙摇头,“不不不……”
      
      吓的孩子说胡都不利索了。
      
      老师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倒没继续他施加压力,而是重新回到队伍最前面。
      
      “单悸,你们的舞蹈老师。性别男。”
      
      秦萌萌:“!!!”
      
      总感觉这后面三个字是几有针对性的。
      
      在场学员面面相觑,其实挺多人都觉得分不出性别,但是像秦萌萌这种,身上别着麦还这么大声说别人的也是少数。
      
      一阵小小的躁动之后,学员快速安静下来。
      
      单悸对他们这种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第一次见面,教你们一般我都不外传的威亚装配方式。”
      
      “现在,把脚边的环扣拿起来,跟我做。”
      
      不用他多,大多数人都发现自己脚边黑色的,缠绳子的威亚。
      
      “两个环分别套在两条腿上。”
      
      “然后把绳子套在腰上。”
      
      “左手的绳子搭载右手绳子上,然后上下……左右……前后……盘成一个扣以后,轻轻一拉!”
      
      随着单悸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绳子几乎都在腰间绑成了一个扣。
      
      也有一些不太聪明的手忙脚乱,一步跟着一步也做不好。
      
      还有的就是中间落下一步,之后的也都跟不上了。
      
      单悸对此发挥出无尽的耐心,一个接着一个检查。
      
      见有人没绑好,还亲自帮忙系上。
      
      最后一排,在秦萌萌的绳子上,单悸提起来仔细检查一番。
      
      每一个环节都没问题,单悸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
      
      秦萌萌紧张的绷着脸,坚强的露出一丝微笑。
      
      在离开的时候,单悸还帮忙拽了拽,确保这个绳子不会自动松开以后,拍了拍手。
      
      前排的学员举手问道:“老师,威亚这样绑着,会更好做空中动作吗?”
      
      “不。”单悸笑道:“这个可以让你们在空中多吊一会,不至于刚上去就因为绳子松懈而下来。”
      
      学员似乎还有些不明白,这个时候单悸突然说:“现在,十分钟内解开绳子!”
      
      学员:“???”
      
      看看绳子再看看单悸。
      
      你确定你说的是人话吗。
      
      刚绑上的。
      
      这其中绳结环环相扣,都快赶上古地球的中国结了。
      
      别说十分钟,你给我一小时,我能解开都是之前没绑紧。
      
      秦萌萌脸上的表情缓缓僵硬。
      
      身前的这个东西好像,还是刚才单悸帮忙拉紧的。
      
      尝试着拉一下,纹丝不动。
      
      秦萌萌:“……”
      
      我被人针对了。
      
      单悸拍了拍后面的玻璃说:“还有八分钟!行动起来!”
      
      他这么一说,学员才着急了起来。
      
      连忙低头七手八脚的去拽绳子。
      
      但是努力半天,都没办法解开一丝半截。
      
      最可气的是,这个扣还是自己亲手系上去的。
      
      连个头都没有。
      
      刚才最后的两根绳子不管他们怎么弄,都不能再松开,就跟胶水粘上去的一样。
      
      坚固的让人难以置信。
      
      纪行并没有像他们那样胡乱开解,而是顺着绳子检查起来。
      
      似乎是在注释每一个绳子之间的牵绊。
      
      就在秦萌萌毫无头绪之中,纪行的手动了。
      
      白皙的手指慢条斯理的顺过每一条绳子。
      
      秦萌萌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手,这一条……下一条……最后……
      
      一步一步走下来,就见纪行面无表情的扯断了绳子。
      
      握着绳子愣在原地的秦萌萌:“???”
      
      我是谁我在那我看见了什么。
      
      秦萌萌试着拽了一下自己的绳子,非但没打开,还被绳子给崩了一下,手疼。
      
      秦萌萌难以置信的问:“你是个Omega吗?”
      
      纪行把撕碎的绳子放在脚边,随意抬头一瞥,“嗯?”
      
      只云淡风轻的一眼,看的秦萌萌汗毛竖立。
      
      “开个玩笑哈哈哈,开个玩笑,你长得这么甜,怎么会不是Omega呢。”
      
      吴清泉见状,若有所思地说:“传说中的食物链最底端。”
      
      说完,还没等笑,就发现秦萌萌的视线缓缓移到了他的身上。
      
      吴清泉:“???”
      
      单悸:“时间到!”
      
      没有人解开绳子。
      
      除了纪行。
      
      单悸说:“没解开的都去左边屏幕看舞蹈视频。”
      
      纪行举手问道:“那解开的呢?”
      
      “按照刚才的步骤重新……”单悸的声音逐渐从纪行身侧那些细碎的绳子中消失。
      
      单悸拧眉说道:“你这个学员……挺废绳啊。”
      
      当老师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种破坏型选手。
      
      单悸问:“你知道你这样违规了吗?”
      
      纪行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丝毫不退,“那条规矩是说不让解开绳子?”
      
      单悸:“……”
      
      虽然是没有这个规矩,但是一人一个威亚,你这样搞,少一个设备啊。
      
      “一会的空中训练你怎么办?”单悸说:“已经没有多余的威亚了。”
      
      “那……你介意不介意和我来一场浪漫的双人空中舞蹈秀?”
      
      单悸一愣,纪行考得比较近,近的他能感觉到纪行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气。
      
      纪行眨了眨眼睛,堪称无辜:“嗯?”
      
      单悸连忙后退,躲开别的学员质疑的眼神,说:“我是Alpha!”
      
      “没事,我觉得你挺合我的眼缘,要不要考虑在一起交往一下?”
      
      明明是挺诱人的提议,但是落在单悸眼里,就和一把刀砍下来没有区别。
      
      单悸连忙后退:“不!不行!”
      
      纪行差点没忍住笑意,但是怕被人发现端倪,还是迅速掩饰下去,转移话题般开口:“我饿了。”
      
      “我请你吃晚饭。”单悸没有半分犹豫,“你们继续观看,把过程记下来,你跟我走。”
      
      最后这半句,明显是对纪行说的。
      
      单悸跟在纪行身后走出房间,关好门问:“去哪?”
      
      “吃饭。”
      
      “去哪吃?”
      
      “我自己去。”纪行只想要一个出来的理由,并不是真的想吃饭。
      
      在单悸絮絮叨叨的话里面,找机会把人甩开。
      
      纪行绕开监控,找到最边缘的墙,仰头看了一下这个高度。
      
      差不多是能上去的。
      
      就在纪行摩拳擦掌准备行动的时候,单悸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你要出去?”
      
      纪行:“……”
      
      “你这样一直跟着我真的好吗?不抓紧时间做自己的事。”纪行本来以为已经甩开这位老师了,却没想到,这人只是在他后面偷偷跟着。
      
      单悸理直气壮的说:“我觉得我有必要保障我学生的安全。”
      
      纪行无奈,在旁边踩着凹陷下去的墙面,小心翼翼的往上爬。
      
      这种大动作,脚踝还会有刺痛的感觉,他不敢窜太猛。
      
      晚上还有训练。
      
      单悸见他慢慢悠悠的,便迅速从他身边的位置窜上去,然后在最高的地方一跃而下。
      
      动作轻松且快速。
      
      和纪行相比,这就是一只敏捷的豹子。
      
      纪行坐在墙上,下面的单悸朝他张开怀抱,故意挑衅道:“跳下来,我接着你,把你纳入我温暖的怀抱。”
      
      甚至还拍了拍手,弄出了一种等着纪行投怀送抱的感觉。
      
      就在纪行想着怎么下去才能精准的踩在他的脸上时,旁边缓缓走出一个男人。
      
      贺向渊阴沉着脸看着自己的下属,“你要抱着谁?”

  •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一些内容,看过的宝宝刷新一下o~
    评论30+就加更一章好啦~
    感谢在2020-01-13 20:46:59~2020-01-15 16:29: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黑麋白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