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前浪 ...

  •   国际机场。
      梁康推着行李走向航站楼出口,他刚回苏市,即将在这里创办属于自己的建筑设计公司。
      手机里有封未读邮件,是事务所的前同事Markus发来的——“康,这次工作交接的很顺利,不用担心,本来老板想中途叫你回去的,后来发现新来的人可以应付,就没再通知你。祝你在中国的工作顺利。”
      
      Markus是位博士生,这次梁康回国,也只有Markus一位发来这份较为亲切的问候。
      梁康并没有回复,他删掉了邮件。
      
      新旧交替,是大自然最基本的规律,不用过多在意。
      
      临走前,美国老板Philip特别叮嘱他,“梁康,你比这里所有人都要冷酷,这也许是件好事,让你在美国成为最勤奋、成就最多的人,可这也许会让你回国发展得很糟糕,你必须变得能笼络人心。”
      “去成为一个杰出的领袖,而不仅仅是优秀的建筑师。”
      梁康不苟言笑,“谢谢。”
      
      约车的司机在出口抽烟,远远看到一位穿着深黑色西装,容颜冷峻的年轻男子,确认他就是梁康,于是热情地把行李抬上车。
      “去园区。”梁康言简意赅。
      “好的。”
      
      梁康自小在苏市长大,因为成绩好,才气高,让他在本市学校环境中很有名。
      车辆井然有序地下了高速,经过青年路,这里是文化区域,容纳了市博物馆、美术馆、和图书馆,和大学城。
      等红灯的时候,梁康发现,市图书馆修缮后,面积扩大了一倍左右。由于图书馆的自习环境和基础设施建的很好,以往的寒暑假,他都在这里度过。
      梁康给图书馆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里。
      
      马上就有人点赞了。
      是高中的班长,蒋琳。
      她评论道:你回国了?有空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蓝色爱琴海酒店。
      浪漫的童话婚纱背景墙放在大厅中央,在大型的金色水晶吊灯光群下,参加婚礼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迎宾小姐跑前跑后非常忙碌。
      这是家市区附近的豪华婚宴酒店,据说是老板商业圈里的朋友家结婚,所有宴厅全被这对新人包满了,排场数一数二。
      请帖是香槟紫的颜色,解开封面的金丝绸,上面烫着新郎新娘的英文首字母。
      
      “康神?”
      人群中有人带着不确定的口吻朝着他的背影打招呼。
      
      梁康今天穿着黑色礼服,贴身的材质和设计让他看上去既挺拔又俊朗,一路走进来,不少女眷都盯着他瞧。
      梁康甚少在意女生的目光,从前在苏市就有许多人钦慕于他。
      
      而这些人都喜欢所谓的精英气质。
      并不是真的对他有什么想法。
      
      女眷们走来走去,希望能吸引这位帅哥的注意。
      可他独自站在新郎新娘的照片墙前,就像一个中央制冷空调,让附近想暖他的姑娘冰冻三尺,扫兴而归。
      
      喊他的那人却是个男子,梁康回头望去,新郎官一脸惊喜的表情。
      “你回国了?咱们也有好久不见了。”
      
      梁康商务性地点点头,除了工作场合的交谈,他这七年都没有当面和老同学寒暄过。
      “好久不见。”他说。
      
      新郎官名字叫冯峥,父亲原是部队的先进干部,退役后办厂做起生意,赶上经济改革的好机遇,规模发展得很快,一时间捞金无数。
      梁康和冯峥是高中同学,两人的宿舍靠的很近,梁康记得冯峥只有数学成绩还不错,和蒋琳在学校里走得并不近,念大学后才在一起。
      
      时间一眨眼就已经过去七年了。
      七年了,一个人或多或少会有些变化。
      
      梁康坐在婚礼大屏幕旁边的位置,这桌坐满了高中同学。
      “蒋琳可是女神,他们俩居然能好那么久,最后还把人家给娶了……”陆文远和冯铮是多年的挚友,今天见面就一直不停地调侃他。
      冯铮哭笑不得,“这么多年,我就想问,蒋琳也是你的女神嘛,陆文远?”
      “那肯定的,不然来了干嘛!”
      陆文远沙雕的模样把女生给逗乐了,黄蓓说,“哈哈,他们保密工作做得好,不过待会我还是要告诉阿蒋,你把她当女神的事。”
      “咳咳,还是算了吧,婚礼弄的真行啊,好好表现啊,新郎官。”
      “别闹,今天好好吃,还有,照顾好我们康神。”
      婚礼仪式也在欢乐的气氛中度过,新娘穿着红色古典礼服来敬酒。
      “来,咱们干一个。”
      
      冯峥负责喝,蒋琳优雅地举杯微笑,显得明艳动人。
      她特意走到梁康身边,和他碰了杯。
      蒋琳客气地说,“谢谢你今天能来。”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女生里最漂亮和最优秀的,乌黑的长发不用烫也很直,身材纤细,打扮淑女,冰雪聪明,很受同学和老师的喜欢,高中里名正言顺地当选了班长。
      梁康是副班长,他们曾是公认的金童玉女,其他女生都传梁康在追她。
      可是事实并不如人意。
      高考后,梁康选择去了清华大学读建筑,而她在上海财经学经济。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梁康问。
      建筑系比普通专业要多上一年,更何况他又去国外学习了两年,关于老同学的近况他从没有关注过。
      
      对这个陌生的距离,蒋琳却感到很熟悉。
      梁康还是那样,上学的时候只和她讨论学习,回国后第一次见面就和她提工作。
      不论如何,能与一个优秀的男人聊天,都值得高兴。
      
      蒋琳莞尔,“我在银行。”
      这并没有出乎梁康的意料,在他印象里,蒋琳永远笑面迎人,很适合金融服务业。
      
      夜深了。
      张唯然打开微信,满屏都是庆祝蒋琳结婚的动态。
      指尖停顿在华丽的图片上,张唯然愣住了,居然…没请她。
      她勉强睁大哭肿的眼睛,仔细地点开放大看每张婚礼照片。
      
      晴天霹雳。
      高中宿舍每一个人都出席了,没结婚的甚至还当了伴娘。
      就只有她一个人没出席,可她连邀请都没收到……
      为什么……
      为什么事业上不顺利,连曾经的舍友都要孤立她。
      
      张唯然把手机扔到一边,埋头缩在被窝里。
      苦涩涌到喉咙口,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心里难受极了,但也只能一个人在家偷偷摸摸地哭。
      
      工作日。
      外面有人走到财务部门口,杨总连忙走出经理办公室迎接,笑着说,“这么早就来了。”
      张唯然以为是哪位领导,不曾想是个挺漂亮的女孩,让人眼前一亮。
      她扎着马尾,头发是精心烫过的棕色卷发,皮肤很白,衣服看上去是新款,很时尚。
      “对,通知我今天早上到的。”
      “我来和你介绍下吧,这是方茹,我们的总账会计。方茹,这是我们的新员工,谢琦雨,以后你负责教她。”
      “这是小陆,陆可宜,是审批利率的。这是朱梦,是专门做统计的,这是小黄,负责固定资产。”
      
      杨总挨个给谢琦雨介绍,终于轮到张唯然,“这是张唯然,在这临时做做的。”
      
      张唯然心咯噔一下。
      
      她在财务部工作两年,被领导说成是临时的。
      尽管她的确是临时借调人员,可是已经在这个工位上辛苦了两年时光,她多么希望能得到领导的认可。
      
      谢琦雨看也没看张唯然,直接向其他人打招呼,末了对着杨总说,“杨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杨总满意地笑笑。
      
      谢琦雨和面试时比,变了很多,明显花了不少钱打扮,这当然很容易理解,人逢喜事精神爽。杨总觉得谢琦雨比张唯然有正能量。
      
      部门里不论是最早来的方茹,还是资历最浅的朱梦,工作上都可以独挡一面,而这个张唯然却笨手笨脚的,让人看着不利索。
      书香门第出身,平时也闷闷的,不爱说话。
      杨总想想竞聘结果也对,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财务的。
      比如张唯然。
      尽管她也是大学生。
      
      在银行系统里,做领导的大专学历就够了,但招聘员工,学历还是越高越好。
      这个谢琦雨,虽然和张唯然一个学校毕业,但看着就是比张唯然顺眼,比她聪明。
      
      杨总语气很和煦,“我让方茹给你拷点财务部资料看看,你先到位置上坐吧。”
      谢琦雨轻柔地说,“好。”
      
      “马上拷给你。”方茹积极地说。
      
      这个谢琦雨不仅在考场上赢过了她,领导同事对她的态度也更温柔。
      张唯然心情跌落至谷底,冰凉冰凉。
      
      可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那你们交接了吗?”
      “没有,领导让她看了一天的文件。”
      “我看这个人也太有心机了吧,你有没有想过,一开始她打扮那么土就是让你卸下防心,不然万一你太注意她就逮到她作弊了呢?”
      
      张唯然心想也对。
      当时她太轻敌了,以貌取人,认为谢琦雨一个新人,是朴实的,最起码没有那么多坏心眼。
      虽然目睹了谢琦雨考试的全过程,但她现在没有证据直接说她作弊。
      如果考试那会先提出没收谢琦雨的手机,不让她有机可乘,说不定结果会不同。
      
      在成为白骨精的路上,确实要遇到几个妖怪。
      吃掉小妖怪,才能变成大妖怪。
      可大家都认为,张唯然不是当妖精的料。
      为人处世也忒懦弱。
      
      “你现在走不了,还得教那个抢你岗位的新人,要是我肯定难过死了呜呜呜。”手机另一边的宋珊珊替张唯然心疼,“你上周末没参加蒋琳的婚礼,也是因为这事吧。”
      
      “不是,”张唯然憨憨地笑,“是蒋琳没邀请我。”
      
      “这都可以,她连我都请了,我们只是大学同学,关键我和她还没你跟她熟呢!”
      
      的确,她们高中一个宿舍,每天都睡在一起,连大学也是同一所。
      可明明其他舍友都有邀请,为什么就她落单?
      
      职场上的失意让张唯然很需要友情的支撑,挂了电话,她主动给蒋琳的婚礼照片按了赞,再单独发了她一句,“恭喜啦。”
      
      “琳儿”没回复。
      等到12点,“琳儿”才发了一个嗯字给她。
      “琳儿”还发了张名片。
      “记得你问我要过他的号码,现在给你。”琳儿写道。
      失眠的张唯然倏地从床上坐起。
      
      是他。
      
      张唯然揉揉眼睛,仔细看他的名字。
      梁思成的梁,康有为的康。
      
      真的……是他。
      
      深邃的眼眸,桀骜的背影,记忆中的白衬衫少年,像是夏日跑完操场后呼吸的第一缕空气,又像是放学后夕阳余晖下路边整齐摆放的单车。
      让人没由来心生喜悦,又让人不得不胸口一窒。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