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考试 ...

  •   咕噜噜的水声穿插在厚重的鼻息间。
      
      张唯然漱完牙,用热毛巾捂住整张脸,仰着头享受这将要窒息的快感。
      她希望扯下毛巾后呼吸的自己能清醒点,将失眠的低压一扫而光。
      
      今天有她的部门转正考试。
      
      距离张唯然入职中国银行苏市分行,已经快满三年了。
      两年前因在网点表现优秀,她被借调至分行财务部,但是,在编制上,她还保持着柜员的身份,未能成为部室的一分子。
      
      “啪”,浸满热水的毛巾掉在水池上,张唯然振作精神,握拳在胸前打气,信心满满地盯着镜子里微红的脸。
      可不一会儿,她就泄气了,觉得自己活得像个表情包。
      
      在银行的机关部室,有着鲜明严森的等级制度。
      
      如果通过了这次的岗位竞聘考试,她就能拥有财务部的正式编制。
      不仅工资上能得到大约一倍的提升,连岗位级别都能从原先的5级变为6级。
      
      岗位级别一共12级,达到10级以上,就能成为领导。
      
      “早上好。”张唯然走进办公室,开朗地向早已到达的同事,方茹和陆可宜打招呼。
      办公室一如往常沉默,每个人都对着电脑屏幕工作,没有人回应这声“早上好”。
      
      张唯然已经习惯了这样与同事相处。
      她想,没人搭理,忍一忍就过去了。
      
      张唯然独自拉开椅子,在格子间里坐下来。
      她戴着无框眼镜,头发不长不短,总是文静地坐在财务部的角落里,本身就不惹人注目。
      
      张唯然已经在财务部工作两年了,第一年的岗位竞聘笔试,她考了78分,可成绩出来后人力部突然发布要求,80分才能进面试。
      人力总经理看上去很和善,她对张唯然说,虽然这次没有进入面试,但能再给你一年的借调机会,希望你再接再厉。
      
      张唯然感激地点点头,她是一只单纯的兔子,对这个世界温和而谦卑。
      
      可职场里,更多的是骄傲的老虎,扛得住压力,唬得住对手。
      特别是财务部,领导同事全是精明的女人。
      
      一晃,她就混过了一整年。
      张唯然从桌上的文件架上拿出工作用笔记本,顺势抬头看看方茹和陆可宜在做什么。
      大家正对着电脑操作,各忙各的,仿佛没有听到张唯然进了办公室。
      
      张唯然并没有感到不自在,她已经熟悉了银行的规则。
      她就是借调人员,没有编制,就没有级别,大家凭什么对她热情相待呢。
      张唯然翻开笔记本,上面是她整理好的去年笔试题目。
      
      这时,方茹用甜丝丝的口吻向她打招呼,“你来啦。”
      诶!是在对我说话么,张唯然心情顿时明亮了许多,正要说嗯。
      另一位同事朱梦迈着愉快的步伐走过她的办公桌,娇柔地回答道,“是啊。”
      原来是看到朱梦来了,不是注意到自己。
      张唯然囧,立刻低头看题,掩饰尴尬。
      
      “刚刚遇到李总,说省分行财务部要派一位领导下来锻炼。”
      “谁啊?”
      “不知道,过两天就来了。”
      “哦,反正不关我们事,一开始肯定先去大堂里站着。”
      “人家可是领导,怎么会分配他这种工作,你也不想想。”
      “我就这么一说,早饭吃了没,我这里有饼干。”
      “嗯我来尝尝。”
      财务部顿时热闹了起来。
      
      张唯然手中的笔记本已经被她记满了,无论是银行财务基本制度还是新发行的财务政策,她都已经掌握得差不多。
      今年,肯定能过。张唯对着屏幕傻傻地想。
      
      即使,岗位竞聘考试没有设定范围。
      
      界面右下角QQ标志闪烁了,张唯然点开聊天窗口。
      人力部的朱姐在催她来笔试考场。
      张唯然振作起精神,攥着笔就跑出了办公室。
      考场设置在机房里,朱姐交待每个人都把手机放在门口的手机收纳袋里,张唯然把手机放好,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没位子坐了。
      朱姐把她带到隔壁的会议室。
      这间会议室不大,只有张唯然一个人。她拿到考卷就开始做题。
      
      过了十分钟,一个穿着普通波点裙的小姑娘闯了进来。朱姐跟在她后面,“这是你的卷子。”
      张唯然无意看了一眼,竟然是和她考一个部门。
      怎么会,一个岗位不是只有一个人报么?今年竟然有两个人报考……
      张唯然愣在原地,笔尖戳在纸上,落下一个深深的不规则的点。
      
      “刚刚打你电话怎么不接?”朱姐问。
      “我在路上,刚从区行网点赶路来市里。”小姑娘气喘吁吁地坐下,在夏天里她的皮肤被晒得很黑,因为奔跑的缘故,双颊发红。
      她没有急着做题,而是从包里拿出一盒饮料开始喝。
      
      张唯然有一丝紧张,她看这个小姑娘面生,应该是今年新入行的员工。
      等等,小姑娘的手机好像没有被收掉。
      张唯然的手腕上戴着高考时买的粉色手表,她想,对待考试,只要全力以赴,自己无愧于心就好。
      管别人呢。
      所以她并没有抗议,把话憋在了心里。
      
      这张考卷试题难度很大,特别是计算题,考的是制造业企业财务的会计处理,而她刚好没有准备普通企业的财务内容,完全凭大学上课的记忆答题。
      
      考试期间碎花裙姑娘出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时在计算题的答题处奋笔疾书。
      
      张唯然默默咬紧了下嘴唇。
      她会不会是在作弊!
      这场考试很重要。
      
      交卷时,朱姐通知这位新人不要回网点,因为笔试结果马上就会出来,如果通过会直接在这间会议室进行面试。
      
      张唯然心情低落地回到办公室,感觉不太妙的她忍不住在聊天窗口问朱姐,“这次笔试合格线是多少?”
      “60分。”
      “只要60分?”
      “是的。”
      
      及格标准比去年降低了20分。
      张唯然很忐忑,计算题她都没有准备到。去年考题都能在工作文件中找到答案,但这次的考题与她平常工作关系甚微,可以说完全是针对应届大学生出的题目。
      
      焦急地等待一小时后,财务部杨总拿着笔记本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面试需要财务老总和人力老总出席,下午行里也没有会议,是岗位竞聘的面试开始了!
      她赶紧问朱姐,“是不是成绩出来了?我过了吗?”
      朱姐过了五分钟才回复她。
      
      张唯然看完后不禁缓缓靠在椅背上。
      聊天界面上赫然显示着两个字,“没有。”
      
      她都没及格。
      是那个小姑娘通过了。
      
      第二天。
      “唯然!”
      上班路上,张唯然听见有人和她打招呼。
      她把无神的双眼从灰蒙蒙的天空转向叫她的人。
      原来是和她同一届入行的沈秋。
      
      张唯然朝沈秋点头。
      “你报名岗位考试吗?”沈秋神采飞扬地走到她身边。
      去年这个时候,她和张唯然一起参加了竞聘,顺利考取了个人金融部的编制。
      
      “我报了,但没考上。”张唯然平静地说。
      “啊?什么?”沈秋很惊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
      
      在沈秋心里,张唯然非常优秀,是入职考试的第一名,同期都很佩服她。
      
      看到沈秋露出惋惜的目光,张唯然低头看脚尖,“考卷很难,我都没及格。”
      或许是新人作弊。
      或许是领导有意。
      或许考试只是走个表面的流程,结果早就内定。
      
      沈秋替她打抱不平,“财务部也太难进了吧,去年我们都自己出卷子的。”
      
      沈秋想,财务部这个女儿国,水可真深。她们的领导杨总,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啧啧,连张唯然都考不进去,财务部耍什么大牌。
      其实她们也就搞搞报销,那杨总再牛,也只算行领导中的老末。
      可就是这领导中最后一名的女人,居然刁难同期中第一名的张唯然,一点都不好说话,可怕。
      可怕的女领导,可怕的财务部。
      
      “这次还有一个新来的女生报名,她考上了。”张唯然坦然地说。
      “哦。”沈秋并不关心新人,“我本来还想报法律部的呢,据说法律部都没人报。”
      张唯然问,“你不是有个金的编制了么,为什么还要考试?”
      沈秋无所谓地说,“我觉得个金太忙了,想换个部门。”
      
      张唯然在风中凌乱了。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今天沈秋穿了条嫩黄色的连衣裙,打扮明媚又精致。
      而她却依然穿着行里发的西装衣服裤子。
      张唯然捏捏衣角,原来她也对打扮很上心,但财务部每个人都穿行服,她也入乡随俗,想融入办公室的气氛。
      
      可是,在一起工作两年了,财务部的同事还是对她爱搭不理。
      既然领导、同事,都没有把她当自己人看待,那她就拼命地工作,争取通过考试获得编制。
      只可惜事与愿违。
      
      沈秋看着张唯然苍白的脸色,想再安慰几句。
      可她也不好直接说,财务部风评太差,不如跳槽去个事少的部门。
      但张唯然比她更上进,比她更优秀啊。
      
      张唯然感觉今天上班的路无比漫长,终于她走进办公室。
      “你来。”刚在格子间坐下,财务部杨总就把她叫去谈话。
      “好的。”张唯然放下包,紧张地走进里间的经理办公室。
      看到张唯然乖巧地在对面坐好,杨总单刀直入地说,“我不知道你后面的工作安排,要等人力通知,所以你还是会继续在财务部呆一段时间。”
      “好的。”
      “行,你出去吧。”说完,杨总再也不看张唯然,冷漠地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阅读。
      
      张唯然没有多问。
      她想,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调回网点去吧。
      当年她并没有找关系,全凭表现积极优秀,区行行长对她很是看好,把财务部的工作机会交给了她。
      
      张唯然在网点柜台工作时,不仅业绩第一,培训考试也常常拿很高的成绩,但其他柜员们并没有夸她,反而怪她太勤快地营销了,耽误他们下班时间。
      可当时通知她借调部门,柜员们都把她像领导一样供着,态度殷勤极了。
      
      网点员工有各项竞赛任务,有信用卡、存款、贷款的指标,大家都凭资源人脉竞争。所以张唯然当柜员时拼命地营销网银,手机银行,就是为了靠实力多冲刺点业绩,弥补其他需要靠人脉资源才能完成的任务短板。
      在网点,你就得拉业务,而在部室,就可以管理网点,对网点而言,每个部室员工,无论大小,都是领导。
      所以那些柜员们对她的态度才会变好。因为她能被提拔,因为她有希望当领导。
      
      这就是银行,也许出于跟钱打交道的缘故,是最势利的地方。
      
      张唯然默默攥紧拳头。
      她做了决定。
      如果不撵她走,她就一直留在财务部,哪怕是借调。
      而无论等多久,她都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 作者有话要说:  卑微求收藏求评论QAQ
    求求你们啦
    ----------------------------------------------------------------------------------------
    这篇文章目的不是为了筑梦,而是为了在遭遇挫折,哪怕全世界都说你不行时,依然不说妥协。
    那些反对你的声音,有时只是骗你接受他们的价值观。躺着比站着舒服,他们打倒你也绝不会留情。
    PS:在职场里每个人的际遇都不一样,只是女主没有碰上好领导,进入好部门,也没有及时止损。这是我写的故事,也可能是你的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