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

  •   安以柔从酒店出来后,也没有回家,又恰好旁边是公交站点,也没多想,就直接上了公交车。
      
      学校虽然是贵族学校,但也有不少优等生被同兰学院免费录取,为提高学校的升学率。所以家庭条件差不多的也不少,为了方便这些“贫困生”上学,就特意设了一路公交车经过同兰。
      
      上了公交后,安以柔才尴尬的发现......她根本就没有钱,身上也没带手机,没带卡。还好车上有一个学生认识她,为她付了公交费,不过这位同学,为什么看见她坐公交会这么......惊恐?!!
      
      好吧,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坐公交,但是也只是意外,还没到惊恐这种程度吧。
      
      而且,被帮助的人诚惶诚恐的叫公主什么的,这也太羞耻了吧!
      
      好歹前世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
      
      ******
      
      学生会
      
      安以柔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南长恪他们都在,而三人在她推开门的这一瞬间同时看向她,这一瞬间她几乎想要转身就走,但是想到她来这里的目的,她还是顶着这样的目光留了下来。
      
      南长恪看见安以柔到来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低头笑了笑,对冷少绝和慕怀轩说:“你们先去上课吧,我和她有点事。”
      
      安以柔怔愣了片刻,说道:“谢谢。”
      
      慕怀轩倒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哎呀,柔妹妹啊,你找我们恪是有什么要紧事啊,还要避开我们说?”
      
      安以柔是真的没想到慕怀轩会这么......恶寒,柔妹妹什么的,简直比公主还让人觉得恶心。
      
      南长恪淡淡的看过来,正好看见安以柔发呆的样子,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冷少绝瞥了一眼还站在门口的安以柔,对着南长恪点了点头,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向门外走去。
      
      安以柔低着头,没有看见冷少绝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若有所思的视线,停了一下就直接走了出去。
      
      慕怀轩本来还是很有心情看他们好戏的,但是看见冷少绝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顿时略微惆怅的叹了口气,也拿上了衣服向门外走去。
      
      经过安以柔身边的时候才说了一句“傲慢的柔公主,记得一直保持你此时高傲的姿态哟!”
      
      安以柔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不置一词。
      
      办公室这个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安以柔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却还是走进去并且将门关了上去。
      
      许久之后,南长恪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温和女孩,只是开口:“昨天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但是你最好克制一下,毕竟让伯父伯母看见也不好。”
      
      安以柔只是很冷静的看着他,很冷静的听着他说,侧过头看着他,面容有些讥讽,眼神略微空洞,两条白的瘦的手臂无力地垂在两侧。像是已经被什么压弯了躯体,而她已无力承受。
      
      南长恪看见她这个样子有些无奈,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就像自己从来不曾认识她。
      
      这样对峙了很久。
      
      其实他们之间不曾有过温柔,更没有对峙,也没有情侣之间或者未婚夫妻之间的怀疑与探寻。
      
      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很冷静,或者说很冷淡,即使在她最爱的时间里,他也没有对她有片刻温柔,和纵容。
      冷漠,疏离,沉湎于气息的空寂与激烈,却没有半点眷恋。
      
      所以,现在明明她就站在他面前,却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又或者请求的话她说不出口。
      
      安以柔低下头不再看他,犹自笑了笑,如果今天是面对冷少绝,她可以很干脆的求饶,或者如果是慕怀轩,她完全可以杀了他。
      
      可为什么是他呢?
      
      南长恪等了许久见安以柔只是低着头却不说话,有些奇怪。最近安以柔总是很奇怪,奇怪的态度,奇怪的行为,还很奇怪的沾上了那种东西。
      
      他走上前去,伸手将安以柔垂下的头发拨在耳后,看着她此刻的黯淡神情有片刻失神。
      
      安以柔却趁着他失神的时间攀上他的肩膀,将右手从他的衬衫处伸进去,颜色略微苍白的嘴唇也迎了上去,她用她前一世在梦里学到的调-情手段诱-惑他,将他当做是她的恩客。
      
      她的左手开始解他的衣扣,动作极为缓慢,手指在他的身体处摩挲,引起两个人共同颤-栗。可是这怎么够?
      
      安以柔右手从衣袖抓出自己早已备好的东西,舌尖的引导更为明显,然后,她咬破了他的唇,殷红的鲜血从两个人接吻的空隙流了下来。
      
      她的右手用力一划,将南长恪的左肩划下深深的痕迹,鲜血立刻渗了出来。
      
      她就这样退到旁边,看着南长恪此刻的狼狈,眼神空洞,头微垂。
      
      原本颜色略淡的唇瓣此刻却极为浓烈,像是一道裂开的伤口。
      
      南长恪却还是像平常一样无奈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呵,他凭什么?
      
      明明她就伤了他不是么?
      
      面前男子的衬衫纽扣被全部解开,露出细实的腰和坚/挺的胸膛,鲜血从他的肩处流下,而他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似得,将她手中的刀子夺了过去。
      
      他开口,气息有些不顺,语气有些严厉:“以柔,我给你这把刀子是让你保护你自己的,不是用来伤害你自己的。”
      
      是了,这刀子是她入杀手排行榜时他送给她的,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受伤。
      
      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式是他告诉她,要有强大的保护自己的能力。
      
      还有,还有不要以卵击石。
      
      呵,说的真好,那上一世又是谁将她送进红灯区,又是谁让自己染上毒-瘾,是谁在自己每一次自杀时都将自己救回来继续承受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折磨?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用伤害自己的方法让他也受伤呢?
      
      明明身为杀手榜上第二的杀手却是享誉盛名的医圣,谁会相信?
      
      安以柔没有说话,她甚至连表情变化都没有,像是被创造后就没有情绪的木偶。她看着南长恪,可是她的眼里空无一物。
      
      她就这样看着他,很久之后,后退了一步,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活动的脚有些僵硬,后退的步伐也有些踉跄。
      
      她就这样转身,也没有将南长恪握在手里的刀子再要回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了南长恪一眼,眼里情绪复杂几乎要化为实质。
      
      而冷少绝和慕怀轩站在门口,看着她满身狼狈从办公室走出,有些不可置信。
      
      冷少绝看着安以柔,她疲惫依靠在白净墙面上,伸出染上殷红鲜血的右手将头发撩了撩,烟绿色长裙并没有将她此刻颓唐的气质变得柔和一些,她甚至伸出没有染上血的左手问他要烟。
      
      然后自嘲的告诉慕怀轩:“你说得对,这幅傲慢样子确实不适合我,我.他.妈早该丢掉这幅虚伪的样子。活着真累。”
      
      那七年被折磨的日子早就将她的傲慢磨得干干净净,甚至她发现自己还是很有做混混的天赋的,乖乖女千金的样子早就不适合她。
      
      安以柔用冷少绝扔过来的打火机将烟点燃,然后递到唇边,狠狠地吸了一口,呛喉的烟味让她的眼睛红了一圈,可是她没有咳出来,她甚至开始享受这种感觉。
      
      真爽。
      
      又吸了一口烟。她拉了拉裙摆,问站在门口的慕怀轩和冷少绝:“你们做兄弟的就不进去关心关心,就不怕他出什么事?”
      
      慕怀轩嗤笑了一声,他今天穿了件深紫色的衬衫,金色袖扣在阳关照耀下闪着光,面容精致,眉目如画,看着正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的安以柔,她就像是从那面墙上长出来的苔,分明不起眼,却让人闻到花香。
      
      眯了眯眼,说:“你以为你真的伤了他,你还能从这扇门里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