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教室
      
      安以柔拉开椅子坐下,将书整好之后就看到同桌鹿呦呦正在旁边吃早餐。
      
      鹿呦呦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家中是做食品加工的,不算特别富裕,但是也不差。
      
      安以柔看了看旁边的鹿呦呦,她经常可以在鹿呦呦的身上闻到一股奶味,不浓不淡,还蛮好闻的。
      
      “你每天都喝什么奶啊?”安以柔问。
      
      鹿呦呦好像被吓到了,一下子噎住了,开始疯狂的咳嗽。
      
      鹿呦呦:窝草!柔公主和我说话了!和她做了一个月的同桌第一次和我说话啊啊啊啊啊!
      
      安以柔:“......”
      
      她有那么可怕么?她就说了一句话而已,没必要这样吧......
      
      安以柔轻轻的拍着鹿呦呦的背,无奈道:“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在你吃东西的时候不会随意说话的。”
      
      鹿呦呦:“啊!柔公主,没关系的,是我太紧张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安以柔:“......”
      
      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么?
      
      恰好白纯然从门口走了进来,看到相对弯着腰的两个人,颇有兴趣的调笑道:“我说以柔啊,不过一个星期不见,你怎么就变成蕾丝了?还有这小妹妹,人家不愿意就算了,你别强迫人家啊......”
      
      安以柔:......我竟无言以对。
      
      鹿呦呦连忙直起腰来,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然公主,不是的,我是愿意的柔公主没有强迫我......哎,不对......柔公主只是......咳咳咳......”
      
      安以柔:“......”
      
      鹿呦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鹿呦呦还想说什么,安以柔帮鹿呦呦顺了顺气,安慰道:“没事,你不用和她解释,她只是开玩笑。”
      
      此时的安以柔不会想到,一个小时之后,同兰学院的每一个学生都在疯狂的传者“柔公主为情所伤变成蕾丝边”这一绯闻,速度之快让人惊叹。
      
      安以柔知道后很无奈,她只是觉得玩笑话,没那么在意的......
      
      之后,林清悠也走了进来,简单的打了招呼之后就回到了座位上。
      
      她们三个是前后桌,也没有挨着冷少绝他们三个。
      
      而冷少绝他们三个则是和风月三人分别是同桌。
      
      对于这个安排本来林清悠是不服的,慕怀轩是她的未婚夫,凭什么要和那个狐狸精坐在一起!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从来慕怀轩不曾给她过好的脸色,亦不曾为她做过什么,就连婚约,也是她求来的。
      
      从来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而他们的感情,是她一个人也没有办法撑下去的。
      
      林清悠有时候觉得,是不是一直以来记忆里那个曾经给她温暖的男孩从来都不曾存在过,那不过是她一个人的臆想,又也许是只有她一个人活在回忆里,无法走出去。
      
      林清悠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慕怀轩,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也许,她是该像以柔说的那样,放弃这段感情了。
      
      真的,她感到挫败,看到慕怀轩第一次看到风乐时的眼神,那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即使前两天以柔和她说的时候,她还和以柔吵了一架,和以柔冷战。
      
      可是她知道,以柔说的是对的,她不得不承认,慕怀轩看着风乐时的眼里有光。
      
      林清悠又看了看前面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安以柔和白纯然,也趴下去装睡。
      
      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又似乎发生了什么。
      
      ******
      
      到第四节课刚开始的时候安以柔的毒-瘾就开始犯了。
      
      回来这一周的时间,安以柔时时刻刻警醒,可是心理戒断实在太难熬,她已经真的真的无法忍受这种感觉。
      
      甚至有些时候她都会想,活着干什么呢?何必要这样毫无意义的在这世上受苦,可是看见安父和安母,就觉得她实在是不孝。
      
      他们将她养大,给她最好的,可不是为了让她自己作践自己,不是让她放弃活下去。
      
      染上毒-瘾又怎样,只要活下去,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那么她也应该要可以戒掉毒-品。
      
      她第一次犯的时候只觉得死掉才是解脱才好,刚重生回来知道生理戒断根本没有戒掉,只觉得人生都无望。
      
      这东西实在折磨人,染上就再也没有办法重新回到从前了。
      
      甚至她只要看到锡箔纸和针管都觉得口干舌燥。
      
      这次毒-瘾犯得太急,她甚至没怎么反应,强忍了一会儿,却还是忍不下去,咬住的嘴唇不自主发出一两声嘤咛。
      
      她用发抖的右手写了字条留给白纯然和林清悠。就无视了在讲台上上课的老师,跌跌撞撞的向兰园跑去。
      
      到达兰园后,安以柔立刻瘫倒在地,她已经全身被汗湿透,疯狂的在地上打滚,圆润的指甲无意识的开始抓自己的皮肤,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痕迹,甚至隐隐可见血迹渗出。
      
      头发上和脸上都是汗水和泥土混合。身上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虫子在咬噬自己身体,她将头撞向地面,以图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自己身上无以复加的空虚。
      
      “呃......啊......我不要......放过我......”
      
      “我要......不......不要......”
      
      安以柔只觉冷汗淋淋,她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没有人,只是她已经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对毒-品的渴望,她甚至开始想,她要怎样瞒过安父和安母搞到毒-品,最好是纯度低的一号,还可以多买几袋。或者纯度稍微高一点的四号,一次就可以让自己爽好久。
      
      “我要......我要打针......会死的......”
      
      她现在的形象实在是太狼狈了,哪会有人想到她是同兰学院优雅美丽的柔公主呢?
      
      “求求你......给我......打一针......”
      
      “求你......”
      
      只是恍惚看见有人站在她面前,而她早就没有了意识,就只是麻木的跪在地上,像一只卑贱的狗一样祈求那个人可以给她吸一口,就一口,哪怕是含了很多水分的大P粉也是可以的,只要一口,就一口就可以让她现在不那么难受......
      
      她拉着那个人的裤子,不停地祈求却得不到半分回应,而她已经没有意识了,巨大的痛苦和空虚感折磨着她,她的脸颊早已没有平时的白皙干净,脸上布满了泥土和凋谢却未化为泥的兰花残骸,头发也黏黏糊糊粘在一起。
      
      “只要......只要一点......”
      
      后来她都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安以柔都已经记不清了,又或者她有没有因为那个人的同情吸到有没有爽到,她也记不清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她就开始昏昏沉沉,而这个人却久久未动。
      
      那个人站了很长时间,时间长到下午上课的铃声都响了,那个人才动了动脚,将地上的安以柔抱起,走出了兰园。
      
      ******
      
      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床上,床上的女孩微微动了动,便立刻翻身坐了起来。用最快速的时间收拾好自己后出去。
      
      她的衣服已经换了新的,身上也很清爽,明显是被清理过。
      
      而她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将她从学校带了出来。
      
      她所在的房间只是一间普通套房,送她来的那个人应该家里也不是很富裕才对......
      
      只希望他不会把昨天的事说出去,能用钱解决最好,若是不能......
      
      安以柔冷下表情。
      
      若是不能,她也不介意手上多条人命。
      
      她走到前台,问:“昨天的登房记录呢?”
      
      “在这里。”
      
      安以柔瞥了一眼那个前台,这么容易拿出来,明显是有人打过招呼的,她找到413房间,只见旁边的位置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安以柔。
      
      只是这字体,实在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了。
      
      南长恪......
      
      怎么会是他?
      
      他昨天不是应该和冷少绝去西区赛车么?
      
      不过也对,如果是别人,恐怕纯然和悠悠早就担心的来找她了。
      
      安以柔皱了皱眉,将昨天的那页登房记录撕掉,又看了一眼仍在微笑的前台小姑娘,头也不回的走出酒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