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四章 ...

  •   安以柔轻笑了一声,“你说得对。”将手中的燃了一半的烟扔到地上,用脚踩了踩,拍了拍手又说:“那他今天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可千万别来找我,我可承受不起。”
      
      冷少绝表情冷了下来,瞥了她一眼就进了办公室。
      
      慕怀轩走到安以柔面前,将她染血的头发用手帕擦了擦,说了句“好自为之”也走了进去。
      
      比起冷少绝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慕怀轩是真的很好心,心底也善良,即便上一世她沦落到那种境地,他却还是嘴上嘲讽她几句,然后让人给她送来些衣服和吃的。
      
      似乎在可怜她,可事实上只是觉得良心过不去,看不下去她这么堕落。
      
      就连林清悠陷害风乐,他也只是迅速打垮了林家,将林清悠送出国,又给林清悠留够下半生的钱,只说是眼不见为净。
      
      可他又很了解风月三人的作风,还特意雇了几个雇佣兵,保护林清悠的安全。
      
      安以柔想到这儿,低头笑了笑,向楼梯口走去。
      
      人呀,真是复杂。
      
      ******
      
      冷少绝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南长恪手里拿着把小刀,肩膀处还在流血,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拍了拍南长恪的另一个肩膀说:“先处理伤口吧,她的事完了再说。”
      
      南长恪扯了扯嘴唇,最终也只说了句“好”。
      
      慕怀轩则直接进去将医药箱拿出来,手法熟练的为南长恪处理伤口。
      
      “你这条胳膊,恐怕以后都不会像以前那样灵活了。”慕怀轩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恪和安以柔那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又怎么会把恪伤的这么重,而且恪还半点都没有反抗。
      
      “没事”南长恪顿了顿,又说,“你们帮我多照看一下她,我总觉得她的情绪很不对,可能是经历了什么。”
      
      冷少绝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慕怀轩嗤笑了一声,“她能出什么事,她不作妖就很好了,你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接着又碎碎念道:“这条胳膊的经脉被挑断了一根,这几天你就不要提重物什么的,安心养伤吧。”
      
      南长恪笑了笑,没有说话。
      
      冷少绝则说:“我这几天要去长生阁,最近有些不太平。”想了想还是加上了一句,“安以柔的事还是尽快处理吧,她......拖久了不好。”
      
      南长恪点了点头,看向窗外,大片大片的蓝色鸢尾花开的极好,远远的看见那抹烟青色身影,脚步缓慢的移动着,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向他这里看了过来。
      
      他微微笑了笑,为这发现,他突然觉得愉悦。
      
      ******
      
      安以柔又来到兰园,坐在长椅上。她身上的烟绿色这个时候像是要飘起来,清纯模样,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这个时候却没有焦距,及腰的黑色长发将她的神色掩住,发梢落在她手边。
      
      她很爱护她的头发,即使上一世她已经那样狼狈,她也没有去剪掉。
      
      她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的头发,还是真的,她也还没有死。
      
      真好。
      
      活着真好。
      
      安以柔看着她的头发,沉思。
      
      她从来没想过要复吸,只是戒-毒太痛苦,可是她也不会就这样放弃。
      
      安以柔笑了笑,笑容有些释然。
      
      其实有这一次的机会就已经很好了,她怎么还能去要求那么多?
      
      风月到兰园的时候就看到安以柔安静的坐在那儿,有些意外。
      
      她的手心的血迹已经干涸,显出条条斑纹,低着头看着手里抓着的发梢,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黑色长发甚至盖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背影纤瘦单薄。
      
      风月走进她,在距离她两米处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她。
      
      “你来这里干什么?”安以柔的声音有些冷,清亮的嗓音因她此时的动作显得有些飘忽。
      
      良久没有听到面前的人说话,安以柔拨了拨头发,抬起头来看见是风月,有些意外。
      
      “怎么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南长恪?”风月冷笑了一声,表情有些嘲讽和不屑。
      
      安以柔站起身来,她比风月要高一点,面对这个上一世折磨自己最狠的人也没什么情绪,斗不过是她输,也没什么好怨恨的。
      
      “总之,不是你。”
      
      她没什么好和风月说的,转身欲走却被风月拉住手,疼痛让她顿时“嘶——”了一声,她立刻甩开了风月的手。
      
      这个时候安以柔才正式看向面前的女子,同样精致的面容,只是她更像父亲,而这个女子,却是像那个女人多一点。其实小时候,她是很喜欢她的,从来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她是真的想要将她当做亲妹妹看的。
      
      可是向来人心不足,贪婪让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对人痛下杀手。
      
      真是想不到。
      
      风月看着安以柔,嘲讽的说:“安大小姐,你还是这副天下就你最高贵的样子,别人谁都看不上,你看到我,惊讶么?”说着,她又笑了一声,“你看我说的,你可是安大小姐啊,怎么会对我这样的蝼蚁出现惊讶呢?”
      
      安以柔没有说话,冷淡的看着面前风月对自己嘲讽。
      
      风月知道她不会说话,自顾自的说:“你们三个人,白纯然虽然表面上高傲,其实心很软,林清悠看着可爱,其实心狠手辣,只有你,最伪善,明明就不亲切还要假装和善。”
      
      安以柔还是没有说话,她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你看,你总是这样,就好像你就是最干净最高贵的,其他人都高攀不起。南长恪就没觉得你虚伪吗?”风月问道。
      
      安以柔没有说话,表情有些茫然。
      
      风月也没指望她能回答自己,犹自笑了笑,却也没再说什么,低头看了看安以柔受伤的手,笑了笑,转身踉跄向前走去。
      
      她的手,是废了。
      
      那么喜欢画画的安以柔,她的手却废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觉得很痛快。
      
      留在原地的安以柔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笑了。
      
      虚伪么?
      
      原来在他们眼中,自己就是这个样子么?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己又有什么义务为他人而改变?
      
      ******
      
      安以柔也没站多久,就向教室走去。
      
      教室中现在却是一片安静。
      
      平常总是不见人影的三位殿下不知道抽什么风跑到教室来上课了,这也就算了,还只是趴在位子上睡觉,搞得他们这些小喽啰一个一个心惊胆战,就怕吵到哪位殿下,明天自己的家族就不会出现在z国了。
      
      不过在林清悠这几个人眼中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然然,你有没有见到阿柔啊?”林清悠长了一张萝莉脸,让人觉得很萌很可爱。
      
      “没有。”白纯然正在磨指甲,“沙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林清悠转过来转过去的走,烦躁的坐在安以柔的位子上对白纯然说:“你都不担心吗?她那么长时间不回来,伯父伯母也都说没见过她,她那么娇弱,会不会被绑-架,被撕-票......”
      
      白纯然放下磨甲刀,吹了吹指甲,将手伸在面前边看边说:“别脑补了,她没事的,今天还有人说在公交上见到她了。”
      
      “什么?公交上?阿柔怎么可能坐公交呢?这不符合她的逼格啊!”林清悠一脸惊讶,又难掩好奇之色。
      
      少女,你的重点抓错了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