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女配重生日记
      文/春听
      
      “恪,你未婚妻今天没来学校!”慕怀轩看到安以柔位置上没有人,对南长恪说。
      
      南长恪也看了一眼安以柔的位置:“嗯,你帮我请个假,我一会儿去看看她。”
      
      “她怎么了?”慕怀轩好奇地问。
      
      “昨天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嗯,那你快去吧,我和绝就不去了。”
      
      “好”
      
      ************
      
      南长恪走到病房门前,犹豫了一下,敲了敲门后走了进去。
      
      VIP病房的设备都比较完善,床上的女孩正在低头削苹果,听到敲门声顿了一下,也没有抬头,继续削苹果。
      
      “以柔,还好吗?”
      
      安以柔听到这久违的声音有些恍惚,又不知以何表情面对,墨色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庞,让人想不出她如今的神情。
      
      南长恪走到床边,看着女孩修长白皙的手指缓慢地削着苹果,明显对于削苹果这项技能很不熟练。
      
      他伸手去接过刀子却被安以柔一躲,锋利的刀子划破了南长恪的手指,血立刻渗出。滴到了雪白的被子上,滴到了还未削完的苹果上,滴到了安以柔的手心,滴到了安以柔的心上!
      
      安以柔的声音有些喑哑:“对不起,我帮你叫护士吧。”
      
      “没事,病房的抽屉里有创可贴,你取一个给我就好了。”
      
      “嗯。”
      
      南长恪注意到安以柔全程低着头,有些奇怪,又有些好笑:“不是只有腿摔伤了吗?难道还摔伤了脸?”
      
      “没有”,安以柔仍旧低着头,将创可贴从抽屉取出递给他:“你去清理一下伤口吧。”
      
      她确实没有摔伤脸,她只是单纯的不想看见他而已。
      
      南长恪看了安以柔一眼,有些意外她今天异常的行为,却没有深究,接过创可贴走进病房的隔间。
      
      安以柔看着南长恪走进洗手间的背影,眼神复杂而晦涩,带着难言的爱意和恨意。
      
      她也很疑惑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已经死了不是吗?
      
      为什么还要回到以前?就这样死去不好吗?何必呢?不过是再经历一世的痛苦罢了。
      
      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被卖到红灯区,陪-笑-陪-酒-陪-睡,被逼着吸-食-毒-品,折磨的骨瘦如柴像女鬼一样的自己,真的还想在经历一次吗?
      
      不,不要了。
      
      那样的痛苦......
      
      安以柔靠在床头,疲惫的闭上眼睛,黑色的长发落在前肩,将她的半边脸遮住,在寂静的病房显得格外诡异。
      
      南长恪从病房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有些意外,安以柔一直是温温的笑着的,极少见到她这样的形象。
      
      向来她都是极为在意她的仪容的,在任何场合下都表现得无懈可击。对于这个未婚妻,他谈不上多喜欢,总之也不是很讨厌就是了。
      
      “快到中午了,要吃什么吗?我去帮你买。”
      
      “不用了”,安以柔拒绝道,声音有些淡,没有多少情绪,“我叫了外卖,会送过来的。”
      
      南长恪点点头:“伯父和伯母呢?”
      
      安以柔坐起身,将散落的头发拢了拢,淡淡道:“我让他们先回去了,总归也不是什么重伤,不需要他们时时刻刻留下来照看。”
      
      南长恪有些意外她的态度,对于她的话不置可否。
      
      十六岁的年纪总是希望别人可以多关心自己一些的,安以柔虽然很懂事,可到底还是个女孩子,自然也是希望父母可以多关心自己一些的。
      
      又且她的父母对她真的宠爱,有时他都会嫉妒。
      
      “我有些累了,你回去上课吧。”这样直白的话从安以柔嘴里讲出来似乎格外不可思议,安以柔喜欢他,这一点南长恪很清楚,但是相比较安以柔来说,他更喜欢风月。
      
      起码......风月更有趣,更神秘,也更让人有征服欲。
      而安以柔呢?
      她没有灵魂。
      
      更何况......
      
      南长恪并没有多想什么,伸手将安以柔的长发拨至耳后,看着她精致美丽的脸庞开口:“你休息吧,我去学校了。”
      
      ******
      
      安以柔重生回来已经有一个周的时间了,再次踏入同兰学院,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她以前都是将上课当做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来做,而这个时候,她却觉得很开心,就好像这是又一种新生。
      
      新生,如若这样,倒也好。安以柔想了想,又想了想上一世的遭遇,只觉现在的想法着实可笑。
      
      真的已经隔世。
      
      门口的烫金大字——同兰贵族学院仍旧在阳光下耀耀生辉。
      
      同兰学院是一个私立贵族学院,由六大家族共同建成,这六大家族分别是——冷家,安家,慕家,南家,林家,白家。
      
      所以学院的诸多事宜都是由董事会决定而不是校长本人决定。
      
      安以柔作为安家唯一的继承人,在学校的优待自然是不少。
      
      刚踏入校门,就听到学校整耳欲聋的呐喊声。
      
      “月公主......”
      
      “柔公主......”
      
      “乐公主......”
      
      “纯公主......”
      
      “悠公主......”
      
      “馨公主......”
      
      安以柔同白纯然林清悠一道走,刚听到这声音还被吓了一跳,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很久没见到这样的场景,竟然会觉得有些害怕。
      
      上一世也就是这些人,在她落魄后对她开始大肆折辱,所受屈辱半点不比她之前所受到的荣耀和赞赏少。
      
      面前有保镖为她开出一条路,她穿着同兰的校服,低着头从这条路走去,不敢有片刻停留。
      
      ******
      
      学生会二楼会议室中的,南长恪,冷少绝,慕怀轩三人站在窗前,都是十七岁的少年,发梢略长,显得十分秀气,白净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无怪于让众多少女倾慕了。
      
      慕怀轩穿着红色的衬衫,扣子只扣到第二个,露出精致而又白皙的锁骨,双手揣兜,整个人显得十分妖艳,矜薄唇瓣显着淡淡的粉色,缓缓开口:“恪,你那未婚妻好像有些奇怪啊,不是以前都挺喜欢这种被人捧着的感觉么?”
      
      整天笑的跟张面具一样,好像很平易近人,实际上骨子里比谁都傲慢。
      
      他就不止一次看见安以柔脸上笑容如初,眼中险恶微露。
      
      简直......虚伪至极。
      
      不过安以柔并不是很在乎他的看法,虚伪怎么了?又没碍着他什么,一副就他最真性情的样子,好像就他最纯洁一样。
      
      何况他的好兄弟南长恪不也是这样的人么?既虚伪又恶心。
      
      安以柔虽然平时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那么脾气好。就像他说的一样,她也不过是装出来的。
      
      南长恪微微笑了笑,不知道在想什么,温润的声音缓缓道:“大约是大病一场,看透了人生。觉得生命如此虚妄,何必在意这些无聊的事情。对了,最近那几个转学生怎么样了?”
      
      他没有纠结安以柔的问题,况且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他巧妙的转移了慕怀轩的注意点,果然,听到转学生三个字,慕怀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别提了,那次在冷夜遇到他们三个,跟人打得热火朝天,尤其是风乐,穿得那么......那么......哎呀,算了,提到她们就烦。”
      
      冷少绝倒只是皱了皱眉,想到白纯然,唇角微微翘起,却也没有说什么。
      
      其实说真的,他对安以柔的感觉一般,总归是六大家族的人,他也不好做过多的评价,何况她还是南长恪的未婚妻。
      
      对于转学生,他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只要她们不会伤害他想要保护的人。
      
      “是么?我倒是觉得她们三个,还真是,既神秘,又有趣呢。”南长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从侧面看上去有些邪肆,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的温文尔雅刻在骨子里,与安以柔的伪善不同。
      
      冷少绝觉得无趣,丢下一句“我去教室了。”就向门口走去。
      
      南长恪和慕怀轩相视而笑后也跟了上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