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三章 ...

  •   
      这场比赛很快。
      
      淘汰的很快。
      
      第一个是风乐,她没有回答出来只是耸了耸肩,对着慕怀轩撇了撇嘴,就下台了,没有安以柔预想中的恼羞成怒,倒是让她挺意外的。
      
      接着林清悠,风月,白纯然,风馨也一个一个的淘汰掉。
      
      到最后,主持人问安以柔,“那么柔公主,其实你已经获胜了,那么这个问题,是否你还要回答呢?”
      
      “既然不用答,那就不答了吧。”安以柔神色淡淡的道。
      
      主持人:“……”
      
      不是这个套路啊……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大显神威,顺便挑衅一下,风月几个人?
      
      怎么和预想中的不一样?
      
      但是主持人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那好吧,就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来宣布今天的获胜者!”
      
      安以柔笑着看风尚言走到台上来,自觉将话筒让给他。
      
      风尚言一直笑着,理了理衣服,先接过话筒,然后抱了一下安以柔,“很荣幸……我宣布,第xx届的同兰公主分别是然公主,馨公主,和柔公主!”
      
      顿时掌声如雷。
      
      就在这时,风乐从台下站了起来,大喊一句:“我不同意!”
      
      她从台下走到台上,期间目不斜视,“我不同意。”她又说了一遍。
      
      “凭什么啊……”
      
      “就是,你都被淘汰了,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我看她呀,就是嫉妒……”
      
      “……”
      
      台下窸窸窣窣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可风乐仍旧没有动摇。
      
      她在这时转头看向安以柔,“安小姐,如果你自己放弃,我可以将你的事情说出来。”
      
      她这么有自信,让台下的观众都有些不敢肯定了。
      
      风乐的粉丝也开始骚-动。
      
      “乐公主说出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就是,凭什么放过她……”
      
      “她的粉丝都说的这么难听了,我们也没那么大的心胸……”
      
      安以柔没有说话,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风乐,像是在看一个调皮的孩子。
      
      等了两分钟,南长恪也从台下走了上来,“以柔,放弃吧。”
      
      南长恪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离场,或者是就这样看着安以柔陷落。
      
      可是终究不忍心。
      
      于是他这样告诉安以柔。
      
      “是一定要在这个时间开始吗?”安以柔抬头看南长恪。
      
      她已经有好长时间克制自己不去想他了,现在回想,其实也没多久,只是近一个月而已。和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相比,实在太短了。
      
      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她接着低下头,缓缓的认真的摇了摇头。
      
      南长恪也许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放开了拉着她的手,垂下了眼睑,不再说什么。
      
      是终究要开始的。
      
      早晚都一样。
      
      不如就从这里开始。
      
      她这样想。
      
      于是她走到风乐面前,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我不会放弃。”
      
      “就是嘛,凭什么她说放弃就要放弃……”
      
      “不管柔公主做了什么,我们都会一直陪伴着她的……”
      
      风乐冷笑一声,“你们会陪伴她?你们会支持她?那如果我说,安以柔是个瘾-君-子呢?”
      
      “啊……”
      
      “怎么可能?”
      
      “就是,你有什么证据?”
      
      “你凭什么这样说?”
      
      台下传来的都是这样的声音,可是风乐没有慌乱,她镇定又得意地笑着,看向南长恪,“如玉公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白纯然和林清悠也走上台来,站在安以柔面前挡住了风乐的视线,成一个保护者的姿态,“不可能,你说得是假的。”
      
      “呵,是真是假,你问问你身后的人不就知道了吗?”风馨也站在风乐的身边,右手把玩着发梢,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安以柔从白纯然和林清悠的身后走出来,对着她们笑了笑,站到话筒前,“她说的是真的……”
      
      她的声音有些清冷,睫毛微垂,遮住了她黑白分明的眼睛。
      
      会场此刻只有她的声音在回荡,没有任何人说话。
      
      ……
      
      那天安以柔说完那句话之后就走了,没有再解释什么,也许是不屑,又或许是其他什么。
      
      总之,后来人们还是该相信的相信,不相信的不相信。
      
      除了增加了同兰学生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没有其他什么事。
      
      风尚言在安以柔走后追了出去,临出去前看了南长恪一眼,却也没有说什么。
      
      冷少绝将白纯然劝了回去,不然以白纯然的脾气,可能会和风乐打一架。
      
      南长恪握紧了手掌,薄唇紧紧抿着,白皙的皮肤更加白,像是要被光刺破。
      
      风月没有走上来,在风乐说出安以柔是“瘾-君-子”的时候就退场了。
      
      这件事情也就是这样浅浅淡淡的掀过了。
      
      白纯然和林清悠帮着处理了之后的事情,也就是这样结束了。
      
      ……
      
      “我吩咐你的事情都办好了么?”
      
      “嗯,都准备好了。只是,大小姐……”
      
      “什么?”
      
      “没什么。”
      
      “嗯,那就好。我有分寸。”
      
      “是。”
      
      ……
      
      南长恪这天给安以柔打了电话,事情很简单,就是让安以柔等着安氏被收购。只要不负隅顽抗,他可以放过她。
      
      安以柔没有同意。
      
      这件事情本就不是她愿意放弃就可以的,只是就算她愿意,风月也不会愿意。
      
      当然,南长恪可以不考虑风月的感受。
      
      可是她不能。
      
      她不能承担这种风险,她怎么能让自己的父母再一次承受那样的痛苦。
      
      又或者,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再次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慢慢死去。
      
      于是才有了这个决定。
      
      ……
      
      安以柔想了很久,才决定这样做。
      
      她其实早就不在乎自己是否活着,又或者怎样活着。
      
      承受的折磨太多,早就忘记自己曾经那样美好的生活。
      
      再加上重生以来一直都提心吊胆,其实放弃也没什么不好的。
      
      人总是在那么一刻觉得其实生和死都是一样的。
      
      安以柔想,她是将事情都可以安排好了的。
      
      风尚言的人品她还是相信的。
      
      其实就算不相信也没什么,安父能将安氏一直牢牢握在手里,也不是靠人庇佑的。
      
      何况,最大的敌人都已经不在了,那么还有什么理由是安父和安母生存的阻碍呢?
      
      ……
      
      重生日记一百八十二晴
      
      这是一个好天气。
      
      今天心情也很好。
      
      我知道,这一天终于要到了,我想起上一世,我和南长恪还小。
      
      那时我在南区住。
      
      他家和我家就隔一条街。
      
      我经常去那条街上看猫,因为妈妈对动物的皮毛过敏,所以家里从来都是不允许养猫的。
      
      我只好去外面看。
      
      我就是在那条街上看到的他。
      
      那时他还不是南家少爷。
      
      他还只是个贫民窟的坏小子。
      
      但是他对我挺好的,因为我总是在去看猫的时候给他带些吃的。
      
      他家很穷,但是他妈妈很漂亮。
      
      他妈妈好凶,老是打他,每次我都告诉他,他可以来我家,我可以把自己的东西分给他。
      
      可是他不。
      
      他说那是他唯一的亲人。
      
      我有些不开心。
      
      我对他那么好,他怎么不认为我是他的亲人。
      
      他的妈妈可是每次都会拿藤条抽他呢。
      
      后来,后来怎么就变了呢。
      
      我一直在想。
      
      可现在我已经不这样想了。
      
      很多东西也许就不是我所能掌控的。
      
      也许,只是我们都没有缘分,或者,只是我们没有对的时间,或者对的场景。
      
      但是希望下一世不要这样了。
      
      千万,千万不要了。
      
      即使遇见,也希望只是擦肩而过。
      
      安以柔将日记本拿到花园,一张一张撕下来开始烧。
      
      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火焰如何一点一点变亮,玫瑰的香气又是如何一缕一缕混合着灰烬的气息传到自己的嗅觉中。
      
      而天空,又是如何缓缓的从蓝色变成灰色。
      
      一点一点,再看不到光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