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二章 ...

  •   一舞终了,仍旧有很多人没有回过神来,有些羞涩的女生,被安以柔的舞蹈燥得满脸通红。
      
      这支舞,真的震惊了一片人。
      
      林清悠红着脸问白纯然:“然然,以柔......这是受了多大刺激啊?这都开始放飞自我了......”
      
      白纯然勾起一抹笑,却只是说:“她可不是放飞自我,她是自我放纵。”
      
      安以柔这时也走过来,恰好听到这句,有些无奈,却也没有说什么。
      
      想了想,她们这样震惊也是正常的。
      
      毕竟这种舞蹈,怎么也不像向来端着架子的自己所学的。
      
      冷少绝等着差不多了也退场了,手揣兜一脸生人勿进的表情向白纯然走来。看到安以柔之后对安以柔点了点头,“跳得挺好的。”
      
      可不就是挺好的么?南长恪呼吸都重了。
      
      这两个人也真是让人搞不懂。
      
      冷少绝也没再说什么,微微笑了笑。
      
      只是不常笑的人,笑起来有些僵硬,还有些惊悚。
      
      安以柔也点了点头,将高高扎起的马尾松开,挠了挠头皮,坐在了沙发上梳理自己的头发,右手端起一杯果汁喝了两口。
      
      果汁是风尚言让人送过来的,鲜榨,是她喜欢的味道。
      
      冷少绝没有再评价什么,转头看向白纯然,言简意赅道:“放学,我家。”
      
      林清悠听到后将嘴里的果汁都喷了出来,本来看见冷少绝和安以柔打招呼就已经够惊悚了,现在竟然还能看见冷少绝叫白纯然去冷家,这简直就不是惊悚两个字所能概括的。
      
      抽了张纸巾将嘴边的果汁擦干净,转头看向白纯然,“哇塞,然然,你也太厉害了吧!这么一座大冰山,就真的为你融化了!快说快说,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谁主动的?”
      
      白纯然瞟都不瞟她一眼,只道:“你来接我?”
      
      冷少绝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准备走出教室。却又被林清悠拦住了问道:“冷王子,你和我们家白女王是什么时候关系这么亲密的?你们有没有做那种嘿咻嘿咻的事情?白女王是不是很攻?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做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让冷少绝本就冷硬的面容更冷了,唇紧紧地抿着,唯有白皙的耳朵爬上了可疑的绯红色,只是皱着眉,却没有说话。
      
      白纯然看了冷少绝一眼,知道他在想什么,突然大笑了起来,而安以柔也听见林清悠的话放下了手中的果汁,笑了起来。
      
      一脸苦闷的林清悠暗戳戳的想:至于吗?不就问几个问题?白女王,你家冷王子好可怕,嘤嘤嘤......
      
      冷少绝低了低头,“忘了。我。没。是。吃饭。”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而休息室中白纯然张扬的笑声更是让他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
      
      这日,风尚言约了安以柔吃饭,显然是在为给自己的三个女儿找妈妈奋斗者。
      
      餐厅经理毕恭毕敬的站在他身边等候着风大老板的指示,直到听到他说:“先就这样吧,等一会儿她来了再看。”这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搓了搓手心的汗,默默地为自己今天的优异表现而感到幸运。
      
      他的升官之路啊......指日可待!
      
      默默地为自己加油打气一把,经理心里暗道:老板,等你真的和老板娘在一起了,可前往别忘了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啊......
      
      风尚言看了一眼手表,显示六点五十。还有十分钟到他们的约定时间。
      
      第一次主动约女生出来吃饭的风老板有些紧张,虽然对自己很有自信,可是这种事情,怎么也不是自信就能真的有用的嘛!
      
      过了五分钟,安以柔来了。
      
      她今天穿着红底黑色高跟鞋,又搭着黑色v领的连衣裙,看起来很干练。
      
      “不好意思,来晚了。”安以柔坐下笑着说。
      
      “是我来的早了。”风尚言说。
      
      接着就是各种商业互吹,或者是场面话。
      
      本就没有什么交集,现在又是这样的身份,实在安以柔觉得有些尴尬。
      
      但其实也还好,毕竟自己对风尚言有所求。
      
      “风叔叔,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也清楚,我并不想和您结婚,但是可以将安氏的股份转让给你,只要你帮我照顾我的父母。”安以柔道。
      
      这样的决定是她认为最好的,只要自己的父母不再像上一世一样就好。
      
      真的,哪怕自己付出些什么代价。
      
      “好,我答应你。”风尚言喝了一口红酒,“也希望以柔不要让我失望啊。”
      
      安以柔微微颔首。
      
      风尚言得到她的保证,缓缓笑出了声。
      
      对于吃了这一顿饭所得到的结果也表示很满意,先是把关系做到不像以前那样清清楚楚,那之后拐-人就很方便了。
      
      至于感情,还可以慢慢培养嘛。
      
      毕竟,来日方长。
      
      这时的风尚言这样想着。
      
      只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人意料,更加让人措不及防。
      
      ******
      
      要说这一顿饭吃的最为心惊胆战的就是经理本人了,万一老板娘过来就拒绝了老板,而老板君王一怒,那自己还不得卷铺盖走人啊。
      
      还好还好,看他们的样子聊得还算愉快。
      
      自己不用被迁怒,还有可能升职!
      
      经理目送风老板和老板娘相携走出就酒店,心中一时激荡难平,竟然没控制住自己的泪水,旁边的小服务生看见,问:“经理,你怎么了?”
      
      经理瞪了这个小服务生一眼,暗暗想,还好自己没让这个不识眼色的上去,要不自己的饭碗早就没有了。
      
      又觉得自己有点凶了,淡淡说,“被风迷了眼。”
      
      小服务生:“......”
      
      这个经理可能生病了。
      
      都在餐厅里了还能有风?
      
      是个狠人,比不起比不起。
      
      难怪现在自己还是个服务生而不是经理。
      
      ******
      
      这件事情过去没有多长时间,最后一场比赛就要开始了。
      
      题目是宣扬xx文化,比的是诗歌底蕴。
      
      淘汰赛制,而且只要有一道题没答出来就出局。
      
      六个人并排坐,轮流答题。
      
      林清悠这几天每天起来都念念叨叨的要背,真的是下足的功夫。
      
      白女王还是一如既往地盛气凌人,对这种题目,能上就上,不能上,不是还有冷少绝帮她作弊么?
      
      冷少绝不负他忠犬的称号,早就已经为白纯然裙下称臣了。
      
      这么一只吉祥物在,白纯然有没有同兰公主的称号有什么关系呢?
      
      南长恪和风月正式确立了关系,慕怀轩和风乐还是一见面就吵,只是这吵出来的感情嘛,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就燃的感觉。
      
      像是现在这样——
      
      “我告诉你慕怀轩,不要在我面前摆什么大少爷架子,本小姐不吃这一套!”
      
      “风乐,你别欺人太甚,我一没打你二没骂你,我怎么着你了?”
      
      “慕怀轩......”
      
      “风乐......”
      
      跟小学生一样。
      
      总之,安以柔看见这两个人真的有点烦。
      
      又过了两天,比赛开始。
      
      主持人说完台词之后,场上的各种打气声就连翻响起。声音大的刺痛人的耳膜。
      
      只有安以柔的粉丝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前几次安以柔被他们的打气声吓得都跑了,现在只要安以柔没说话,他们也不敢喊什么。
      
      安以柔开始还有些意外,接着点了点头,还是她的粉丝最沉得住气。
      
      粉丝团的团长看见,顿时觉得自己做的真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