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四章 ...

  •   
      这天是安以柔约南长恪见面的日子。
      
      风清凉地吹在人身上,将安以柔身上的雾气都要吹散掉。
      
      阳光也很柔和,没有像往常一样火辣辣的照在人身上。
      
      他们是约定在盘龙山见面。
      
      那里有座旧庙,时常这条路是作为赛车比赛用道的。
      
      弯道多,道路窄,是亡命之徒长选的赛道,因为经常出事故而出名。
      
      安以柔约见的时间是下午,没有很多人在,零星的几个工作人员在休整路面。
      
      安以柔站在车旁,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心中十分平静,平静得让她自己都有些诧异。
      
      这日子,是要这样结束了。
      
      她这样想。
      
      风馨的暗中势力以及背后的产业她都已经告诉了冷少绝,冷少绝应该会保护好白纯然,上一世的意外应该也不会再发生了。
      
      至于林清悠,只要放手,也不会有什么事。
      
      安氏已经交给风尚言,也委托了他将安父安母的事情搞定。
      
      至少他们不会在有生之年知道结果了。
      
      还有风尚言……
      
      说爱,好像尚且过早,要说一点都不喜欢,倒也不是,会被他迷惑,也是因为有几分愧疚和动容的。
      
      不过,好像她又一次骗了他。
      
      上次就是她告诉风尚言,自己想一个人出去,然后去了那个卖货的巷子,被风月的人抓了回去。
      
      想想还真的有些好笑。
      
      安以柔低头,她的头发被风吹起来,有几分飘逸的感觉。
      
      “以柔,”身后传来南长恪的声音将她从纷飞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应,又听到风月说,“柔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安以柔有几分恍惚,这个称呼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了。
      
      她突然笑了,转身望向面前的两个人,说:“是的呢,我第一次见你你才四岁。”
      
      她向风月的方向走了几步,“人长得不大,心眼倒是挺多,也不知道你这十几年有没有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招人厌的地方,当年才会被我推进海里。”
      
      风月也向前走了几步,没有理会安以柔的嘲讽,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来和安以柔对峙的,她扬高了声音,说:“你还不明白吗?你所拥有的一切,都不会属于你,他们都会被我一点一点的拿走,所有的一切,不会一直像小时候一样。”
      
      她开始笑出声来,像是一只得意的刺猬,见到谁就扎谁一下。
      
      她嘲弄的看向安以柔,“如果不是你将我推下海,我也不会遇到风家掌舵人,不会认识风馨和风乐,更不会有和南长恪的认识……”
      
      她说到这里时,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一旁的南长恪,嘲讽的意思更浓了,“我的好姐姐,你一定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其实早就恨透你了。”
      
      安以柔愣住,低下头没有接话,这个结果她其实有所预料。
      
      风月积怨已久,早就想在自己面前说说自己了,实在这是最好的炫耀了,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样。
      
      然后就又听风月说:“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就该知道馨和乐跟白纯然和林清悠的关系。你看,什么六大家族,连自家事情都无法解决,竟然还能引起这种情况,真可笑。”
      
      她嘲讽的起劲,一点没有平时的淡定。
      
      安以柔想想,也是,一个憋了太长时间的人,是需要在一个点爆发出来。
      
      她没有理会,转而说起了另一件事,“安大长老在教导我的第一课时就告诉我,没有什么可以让完全你信任,包括你自己。我当时是不相信的,你看起来那么可怜,有那么可爱,我觉得你不会害我,我认为你还小,我觉得你还是个孩子。”
      
      她吸了吸鼻子,突然有点难过,眼睛也有些酸涩,真的,被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这样对待,实在太委屈。
      
      即使时间已经离得远了,可是心中的不甘心反而更多了。
      
      她这样说着,拿出了一把匕首,问道:“还记得这把匕首么?”
      
      风月的神色变了变,抿着唇,没有说话。
      
      安以柔也没有理会,继续说着:“被人把刀刺进胸口的感觉可真不好,我到现在还有咳血的毛病,不就是拜你这把刀所赐么?只是你没想到,我一直都在接受训练,身体素质比常人要好得多,会反手将你推进海里。”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微微笑了笑,有些讽刺,“反复算计落空的滋味不好受吧?”
      
      听到这话,风月突然大笑起来,看向安以柔的眼中带着极重的雾气,让她一时无法看清安以柔的面容,声音微微哽咽,“我也是那是才知道,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在乎我,我在安家到底是什么地位?你安家养的一条狗么?因为安家未来家主之位早在你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是你了,而我只是日后或许可以作为联姻的棋子。哦,当然,看你对我的态度,又或许不会。可是那时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多可笑。”
      
      她没有停下来,“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你安以柔一生下来就有万千宠爱,所有想要的东西都会有人双手奉上。而我,我就要在安家过和佣人一样的一生,最后还要被安家衡量是否可以作为日后利用的对象。”
      
      “凭什么?就凭你投了一个好胎么?明明我也没有比你差,你看,现在的你,又拥有些什么呢?而我,会将你所有失去的全部拥有!”
      
      她实在压抑太久了,这些话,她早就想告诉安以柔了。
      
      是的,凭什么?
      
      从来她都不比她差,凭什么安以柔拥有的比她多,比她好?
      
      安以柔笑笑,其实风月上一世是成功了的。
      
      除了安父安母,她什么都没有了。
      
      南长恪也是,安氏也是。
      
      她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
      
      想着,她笑出声来,她真的挺失败的。
      
      她看想南长恪,男子仍是她喜欢的翩翩君子模样,脸色是化不开的复杂。
      
      没有看她,只是拳头握得紧紧的。
      
      他今天只穿了件白色衬衫,扣子只扣到第二个,露出身体上上次被她刺伤的疤。
      
      那疤是再好不了了。
      
      她这样想。
      
      安以柔动了动站的有些麻木的腿,身体晃了晃,长裙看起来有些飘逸,像是要被风吹散掉。
      
      她想到她第一次见到南长恪的样子。
      
      小男孩模样清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略微发黄的白衬衫,走路的时候微微低着头,像是在与世界为敌。
      
      他当时多孤独啊。她淡淡的想。
      
      后来,后来怎么就这样了呢?
      
      她一直没有想明白,可是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以柔,你一定要这样吗?”
      
      她听到南长恪这样问。
      
      这一刻,她有些想放弃,可没有,她还是这样看着他。
      
      人之所以畏惧,是因为在这样的日夜中,他们无法预知,自己的结局。
      
      可现在是没有了。
      
      南长恪知道了她的答案,突然笑了。
      
      他的以柔啊,一直都是这样。
      
      固执的让人心疼。
      
      可有什么办法呢?
      
      他还是喜欢这样的她,喜欢的都想放弃心中的仇恨。
      
      可这怎么可以?
      
      他如何放任自己幸福,他的母亲会在天上咒骂他的。
      
      他笑了笑,往日清风明月般的笑意此刻皆化为疯狂和潋滟,几乎要晃花安以柔的眼,“好。”
      
      他这样说。
      
      安以柔走进自己开的车里,南长恪和风月也走进开来的车里。
      
      其实最近盘龙山都是没有比赛的,山体发生坍塌,又且道路不平未有维修,那几个人也不过是来装个样子。
      
      在风月感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咒骂道:“你们两个疯子!”
      
      可是已经没有用了。
      
      两个抱了死心的人,怎么可能会让她逃走呢?
      
      “轰——”
      
      两辆车在这时发生碰撞,燃烧在了一起。
      
      这一生,就要结束了。安以柔想。
      
      终于结束了。
      但是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
      
      这样他们下一世就不要再纠缠了。
      
      她嘴角上扬,露出安详的笑意。
      
      一切结束了。
      
      ……
      
      安以柔再次醒过来,是在医院,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上次醒过来也是在医院,有些好笑。
      
      缘生缘灭,所有的命中注定,都是上帝早在一开始埋下的伏笔。
      
      她以手覆面挡住自己的眼睛,让自己得以片刻平静 。
      
      风尚言从门口走进来就看到安以柔这个样子,有些好笑,“以柔,你还是要在我身边才安全一些。”
      
      安以柔也笑了,有些轻松,有些释然,“风先生说的对,我也没有什么生存能力,刚走出鸟笼没多久就被猎人抓了。”
      
      风尚言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无奈,“以柔,你很好,没有必要妄自菲薄。”
      
      安以柔不解,若是在那场梦里,她可以以为是他喜欢她,可是在这里,她还不过是一个需要她救济的女孩子,为什么他已经这样对她好?
      
      她不明白。
      
      风尚言看出她是什么意思,缓缓笑出声来,抬起安以柔的下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以柔,我上一世一定见到你,爱上你,宠爱你,已成习惯。”
      
      ——完——
      
      初稿完成于2018.3.6
      
      修改完成于2019.3.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