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抬头是一双清冷的眸,苏七七猛的打了一个冷颤,后退一步,腰部却刚好撞到了椅子扶手,差点跌坐在地上。
      
      苏七七咬着牙,忍住没有抽气,剧烈的痛感几乎让她直不起身来,缓慢地扶着清渠的手站直,抬头就又对上晏隽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
      
      苏七七,“......”
      
      妈的,太憋屈了。
      
      低下头,听到晏隽清泉淙淙的声音。
      
      “将军,晏某有事相商。”
      
      连奕城立刻肃起脸,刚刚还与楚清和横眉冷对,此刻却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姿态,甚至脸色更和缓。
      
      看了一眼低着头的苏七七,又看了一眼楚清和,一时有些焦躁,忍不住选择逃离。
      
      他淡淡额首,“走吧,我们去书房。”
      
      晏隽垂手作揖,眉目温淡,面容俊美,动作行云流水般优雅,似乎完全没有因为自己只是个幕僚而感到对连奕城产生敬畏,亦或者是服从。
      
      “是。”
      
      苏七七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这才缓缓抬起头去看远去的影子。
      
      不料晏隽恰好转回头,看到苏七七洋溢着兴奋的脸,也露出一抹笑。
      
      苏七七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
      
      内心疯狂ooc:妈妈呀,这个变态,他在对我露出恶魔的微笑!
      
      但是也不过两秒,晏隽在看到苏七七脸上的笑僵硬住之后,嘴角的弧度似乎更深了,转过头去,接上将军的话,一路向书房走去。
      
      时有风吹过两人衣衫,卷起衣摆飞舞,留下飘逸的幻影。
      
      日光缓缓流出,在地上落下浓烈的光影,似是羽化的蝶,绚烂美丽。
      
      苏七七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胸口,轻呼了一口气,转身正好对上公主怨恨的双眸。
      
      楚清和恶狠狠地说:“苏七七!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苏七七:“......”
      
      不知道说什么,红着眼眶看着楚清和放完狠话。
      
      楚清和像一只努力伪装自己很强势的刺猬,眼角微红,即便是浓烈的红和强势的姿态也没有掩住她眼底的受伤。
      
      楚清和原本等着她说点什么,却静了两秒,只看见苏七七我见犹怜的眼神。
      
      她冷哼一声,对苏七七这种用楚楚可怜姿态赢取别人爱护的姿态实在不屑,“不要以为你一直装作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会放过你,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男人,你的心机在我面前没用!”
      
      苏七七:“......”
      
      姐姐,您的脑补能力有点强哦。
      
      苏七七抿唇努力扯出一个笑,正打算开口。
      
      但是没等苏七七再想说什么,楚清和就转身带着一众仆从走远。
      
      苏七七:“……”
      
      真是跟个跳脚的小女孩一样。
      
      ......
      
      留在原地的苏七七低下头,默默对系统说:“系统,你说楚清和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啊?刚一来就针对我。”
      
      系统:“因为有人告诉了她,你昨天和将军睡了,而且连奕城昨晚也承认了,两个人已经吵过一架了。”
      
      苏七七:“???!!!”
      
      “什么?!!”
      
      系统:“她知道你和连奕城的事情后,昨天主动和连奕城讲了她不同意纳妾。所以连奕城警告了她,两个人不欢而散,连奕城昨晚是在书房休息的,没有在新房休息。”
      
      苏七七心里卧槽卧槽的,面容却依旧清淡温然,眼角流出几分红,似是难过。
      
      “我的妈呀......原书里两个人现在不是已经睡了吗?怎么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系统:“系统只要保证最后的任务完成,并且不会大幅度改变剧情就好了。”
      
      苏七七不再问话了。
      
      既要保证最后的任务完成,又不会大幅度改变剧情。
      
      怎么可能?
      
      不说公主的那些桃花她每一个都要阻止,单说昨天,就已经出现了改变啊。
      
      何况蝴蝶效应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不存在好吗?
      
      原书本就是楚清和视角,她也没有拿到专属于自己的剧本,一言一行都不可能和原主一样。
      
      苏七七感到一阵头秃。
      
      想想自己离死亡还剩下的时间,更觉得时间紧迫。
      
      她咬了咬唇,又看了看堂外的景色,一片安逸的惬然,忧伤的叹了一口气。
      
      “我去陪姨母用膳吧。”
      
      如许:“是。”
      
      清渠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想,小姐可真是顶顶善良的人,连公主这样针对她,她都没生气,她一定要告诉公子,自己会好好效忠小姐的。
      
      ......
      
      到偏室时,曾老夫人正坐在凳子上,脸色很不好,看到苏七七来,也不过是微微扯了扯嘴角。
      
      苏七七走上前,先行礼道:“七七见过姨母。”
      
      曾老夫人摆摆手,示意她快快起身。
      
      苏七七抬头,看着她没眉目微蹙,一副愁绪的样子,上前宽慰。
      
      “姨母莫忧心,公主也不是为难人的主,今日也不过是多说了几句,她心里还是尊敬你的。”
      
      曾老夫人叹了一口气,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发,“七七啊,是我把你养得太好,须知这世上啊,并非人人皆如你一般心善,这世道多得是奸恶之人,日后可要多多留心。”
      
      虽然是教导苏七七多留心,但是想到之前的堂前对峙,苏七七还是敏锐的知道,曾老夫人是在说楚清和。
      
      原本楚清和与苏七七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第二天就争锋相对?
      
      曾老夫人活了这么多年,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米还多,第一想到的就是楚清和在府内安插了人。
      
      还没进门就开始安插人,曾老夫人虽然不觉得这有多过分,但还是感受到心里不舒服。
      
      尤其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以后就会和她疏离了。
      
      她看着苏七七那张娇如兰花的脸,心底多了些柔软,虽是教导苏七七要多多提防别人,心里却还是对苏七七刚刚那番话受用的。
      
      儿子终究有了媳妇之后就会和她疏远,虽然敬重,缺少了亲近。
      
      何况连奕城自小离家去学武,学成后就去了军营,这么多年都是七七陪她在府内度过。
      
      她早已将七七当做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会想要连奕城娶七七为妻。
      
      只是……唉。
      
      七七自幼都被她说以后要嫁给连奕城,若是成了,这自然是顶好的事情。
      
      若是不成……
      
      曾老夫人摸着苏七七的发,她自是会无条件护着她的。
      
      楚清和不过刚进门,到底日后还是要一直在将军府生活的,奕城是她的儿子,怎么说也不会真的对她不敬。
      
      只是七七......
      
      曾老夫人看着苏七七毫无阴霾的笑容,眼睛眯在一起,像是一只乖巧可人的小猫。
      
      罢了,且看着便是。
      
      ......
      
      一顿早膳最后只有这两人是平静吃完的,苏七七和曾老夫人免不了又多说了些话,然后才回蒹葭苑去。
      
      清渠在苏七七午间歇息的时候出去了一趟,除此以外,似乎没什么事情是不同寻常的。
      
      日光柔和,秋日如风,清凉淡然。
      
      苏七七整日都待在屋内看书,书中有原主的批注,可以看得出来原主是一个温柔知性的女子。
      
      虽然后来恶毒,但一个人,本就是复杂的。
      
      ……
      
      傍晚的时候,一道巨大的声响回荡在将军府。
      
      “死人啦!救命啊!”
      
      尖锐的声音回荡在将军府,一阵鸟惊振翅。
      
      苏七七原本正在看书,听到声音后,惊得手里的书没拿住掉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她压制住狂跳的心脏和强烈的不详预感,把书放下,看了看窗外,稳声道:“清渠,你出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清渠行礼,“是。”
      
      随后走出屋内。
      
      拉开门边时候,有一阵凉风吹进来。
      
      苏七七猛地打了一个冷颤,这才发现自己的脊背已经渗出了薄汗。
      
      她弯腰将书捡起来,继续坐着等清渠回来,书拿在手里,被手攥出褶皱的痕迹。
      
      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苏七七放下手里的书,看了看窗外,除了一棵树,再什么都没有,于是叹了一口气,对如许道:“你且去取我的披风来,我亲自去看看。”
      
      如许应声,立刻去拿了披风来,给苏七七披上。
      
      时值初秋,天色已经暗下来,空气沁凉,苏七七拉了拉披风,道:“走吧。”
      
      刚出门,就看到连奕城的小厮气喘吁吁地跑来。
      
      “表,表小姐,将军请你去正堂一趟。”
      
      苏七七疑惑,看着因为奔跑而脸颊通红的小厮,眉眼温然柔软,声音却冷静,“可有说是为何事?”
      
      小厮像是想到了什么,连连惶恐摇头,“奴才不知。”
      
      苏七七没有注意小厮的神色,沉吟半刻,“那我同如许先去正堂,你且去花园帮我寻清渠,再来正堂寻我。”
      
      小厮答:“表小姐,清渠如今也在正堂等候。”
      
      苏七七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太对,看着小厮明显紧张局促的神色,皱眉冷声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小厮这才抿了抿唇,恭敬答话,“是,是公主的暗卫发现清渠姑娘在花园鬼鬼祟祟,又巧发现是公主的陪嫁宫女不小心掉进河里,故此几位主子都在正堂等着,将军才遣我来寻表小姐。”
      
      一边想着,平时没发现表小姐显山露水,这刚刚气势也太吓人了吧,他的手心都沁出冷汗了。
      
      苏七七咬牙,哪是真的不小心掉下去的,看这情况明显是觉得自己是陷害那个宫女的罪魁祸首吧,直接抓了清渠去正堂,是要三堂会审吗?
      
      真是......太过分了。
      
      这个时间过来叫她去正堂,明显是清渠刚走过去就被带走了啊。
      
      何况公主的暗卫......根本不是什么暗卫,而是绝情堂杀手秦墨吧。
      
      男主二号的出场,还真是,和原文一模一样。
      
      本以为自己不去陷害公主,就可以避免很多人死亡了,原来......还是不行啊。
      
      今天她特意没有出门,用过早膳后就待在蒹葭苑看书,没想到还是避免不了剧情的发生。
      
      原本要死的那个宫女还是死了,并且和原文中同样的死法,之前听到那道声音之后就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到现在一切都如常出现,她的心反而安定下来了,至少这还在她可控的范围内。
      
      她对俯首恭敬的小厮道:“前面带路吧。”
      
      小厮应声,“是。”
      
      一边转身,一边轻呼一口气。
      
      原本还想着来找表小姐这差事比较轻松呢,谁知道表小姐根本就不是任人揉捏的小绵羊。
      
      天色渐渐暗下来,落下一地月辉,苏七七跟在小厮和如许身后,灯笼微弱的烛光安静的为苏七七点亮前方的路。
      
      只希望,事情不要太难解决才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