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苏七七回到蒹葭苑,吩咐清渠和如许道:“都下去吧,这里现在不需要你们伺候了。”
      
      “是。”
      
      待两人退下之后,苏七七才开始和系统继续说起之前疑惑的事。
      
      “为什么小说中没有提到是晏隽给苏七七的药啊?”
      
      系统:“因为在小说前期,他就是一个不重要的路人甲。”
      
      苏七七下意识点点头。
      
      前期确实是这样,她在看小说的时候,只是通过作者的介绍,知道了晏隽是个很厉害的人,但是他几乎都是在别人的回忆或者对话中出现,还没有正式出场过。
      
      她拿着瓷瓶想了想,到后面晏隽也并没有出场啊,大概就是个不重要的人吧。
      
      原主还是挺聪明的,把药撒在公主的银箸上,这样就可以避免被发现,而且今天是公主进府第一天,这些专用的东西都刚摆放出来等待明天备用。
      
      她又坐了一会儿,将清渠和如许唤进来服侍自己更衣洗漱。
      
      ……
      
      夜半,万籁俱寂,偶有昏暗虫火可窥见些端倪。
      
      苏七七用昨天剩下的迷药把清渠和如许迷晕,披上披风,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看了看四周,快速走出去然后拉上门。
      
      装模作样的站直后,轻呼了一口气,继续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一直在暗处看着苏七七鬼鬼祟祟做贼心虚的晏隽忍不住想扶额。
      
      这个蠢女人……
      
      要不是他已经把周围的护卫和仆从都解决了,她这光明正大还不知所谓的行为不被人发现才叫怪。
      
      躲藏不算是躲藏,连基本都掩人耳目都不会,不是说她七岁的时候就是因为偷听到嬷嬷和她儿子的对话,才去报官让县令送自己回来的吗?
      
      现在看来,她一点都没那么聪明啊。
      
      晏隽摩挲着腰间的玉佩,表情冷落淡漠,黑夜下一双清亮的眸子添了几分兴味。
      
      跟来看她做坏事是一时兴起,想到她中午懵然呆愣的表情,晏隽手指紧了紧,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现在的苏七七与之前同他交易的那个人并不一样。
      
      可清渠回禀的消息,并没有提到苏七七有什么异常,而且到现在苏七七也确实没有出什么意外,还是一样的蠢。
      
      晏隽沿着苏七七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看着她做贼心虚的暗戳戳样子就觉得好笑。
      
      真的是,一点都不聪明啊。
      
      这样的脑子,居然还能想出来找他做交易,怎么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晏隽看着苏七七走进库房,又看了看西南方向一直躲在树上的人,那是公主楚清和救下的绝情堂杀手秦墨,因为五年之约一直守在楚清和身边。
      
      现在苏七七的行动全部都在他的视线下。
      
      这么谨慎的视线……
      
      晏隽隐在暗处思索,这样也好,真正下手的是谁不重要,只要事情抖出来有人背黑锅就够了。
      
      只不过现在,苏七七还不能死。
      
      晏隽顺手解决了差点看到她的婆子,跟在她身后走进库房。
      
      ……
      
      苏七七一路走到库房,过程顺利得不可思议。
      
      应该是那个傻x将军和公主结婚,所以仆从才松懈了吧。苏七七暗想。
      
      在做了三次的心理建设之后,她颤抖着手拿出瓷瓶,慢慢地打开,一点点涂抹在公主的银箸上。
      
      等瓷瓶再倒不出来液体之后,她才拍了拍胸口站起身,转身瞬间,一个“啊——”还没吼出口,就被人点了哑穴。
      
      “别动。”
      
      晏隽站在她面前,一双眸子清亮,有些许意外情绪飞速闪过,月光缓缓撒下,落在他身上,朦胧好似神邸。
      
      如果这个神邸神情再淡漠一点,没有皱眉的话,她会觉得更像。
      
      “唔唔唔?唔唔唔!”
      
      晏隽看着她气愤的一张小脸,轻笑了一声。
      
      “你还真是……这种伎俩能让楚清和中计吗?”
      
      苏七七怒瞪。
      
      怎么不能中计了?
      
      原书中就成功了啊!
      
      晏隽看着她气得绯红的脸,朦胧月色下有些淡淡的暧昧,手绕了一下,白腻皮肤的柔软触感几乎让他涌现出一种剧烈毁灭欲。
      
      眼里情绪翻涌,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轻嗤一声,“蠢货。”
      
      苏七七:“……”
      
      她还不能说话,被晏隽当麻袋抱着几个飞奔,从库房扔到蒹葭苑的床上。
      
      “早点睡吧,明天去看看你的成果。”
      
      听着他不屑的嘲笑,看着他来去自如的在自己的闺房里行走,苏七七气的牙痒,偏偏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屈的都能哭出来。
      
      变态。
      
      苏七七暗骂。
      
      晏隽看了看,没找到什么出乎寻常的东西,丢下一句,“穴位三个时辰之后自动解开,苏姑娘可以好好休息一晚”后从窗而出,再不见踪影。
      
      苏七七一开始还在心底想他今天的目的是什么,后来还是因为这两天太累而睡过去。
      
      ......
      
      翌日
      
      苏七七被清渠唤醒洗漱,去主堂见公主。
      
      一直到现在,苏七七才反应过来,她居然还没见过这个征服了本文中所有惊艳的男性角色的公主,堪称玛丽苏之神。
      
      到主堂的时候,公主和将军还没到。
      
      苏七七向前走了两步,请安,“七七给姨母请安。”
      
      曾老夫人笑着点头,拉过她的手,“你呀,也别着急,奕城是个负责任的,他要是敢辜负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这话曾老夫人还真不是虚说的,连老将军捐躯那年,连奕城还是个总角孩童,不是没有人觊觎将军府这么大一块肥肉,但是曾老夫人还是保住了,这就已经足以说明曾老夫人的手段多强。
      
      苏七七低头做羞涩状。
      
      又说了两句,外面传来了丫鬟行礼的声音。
      
      苏七七乖巧的站在曾老夫人身后,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两位新人。
      
      “儿子给母亲请安。”
      
      “儿媳给母亲请安。”
      
      不得不说,公主真的无愧她楚朝第一美人称号。
      
      一双夺人心魄的狐狸眼,风情万种不知道闪了多少人的眼,如远山般黛眉,唇泛着妖艳的红,盛气凌人的姿态更是给她添上几分高不可攀气势。
      
      看人的目光多少带着轻视,即使是故作低姿态,也不过是多给了别人些平易近人的感觉。
      
      但是谁都知道,能用到平易近人这四个字,她本身就不是低阶级的人。
      
      “儿媳请母亲喝茶。”
      
      曾老夫人皱了皱眉,看着楚清和冷着一张脸,眉梢挑起的嘲讽意味,当下不喜,却还是顾忌着她公主的身份,接过她手里的茶,微抿一口后放在桌上。
      
      “日后和奕城好好相处,早日为我连家诞下麟儿。”
      
      轻描淡写,连敲打都不痛不痒。
      
      苏七七看了一眼满脸写着桀骜和不屑的楚清和,一时真的没想清楚,她是真的觉得皇帝会管一个臣子的家务事,还是真的就觉得自己学的武功足够她横行将军府。
      
      楚清和扶着身边丫鬟的手起身,微昂着头平淡的“嗯”了一声。
      
      “那便一道去用早膳吧。”
      
      虽然知道连奕城和楚清和都是在新房里用了早膳,但是正堂上陪着曾老夫人用膳还是必不可少。
      
      美曰其名,立规矩。
      
      在曾老夫人扶着丫鬟的手站起来的时候,楚清和才屈尊降贵的开口了,“这位妹妹便是曾老夫人妹妹的孩子,一直住在将军府,同奕城青梅竹马一道长大的表妹么?”
      
      不得不说,楚清和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
      
      一句话,透露出三个意思——
      
      曾老夫人妹妹的孩子,谁都知道曾老夫人的妹妹当年是被掳走的,所以苏七七父不详。
      
      一直住在将军府,受将军府庇护,所以算是孤女。
      
      和连奕城青梅竹马长大,就是直接下战书?
      
      苏七七看了担忧的曾老夫人一眼,这才走前一步行礼,“给公主殿下请安。”
      
      楚清和冷笑一声。
      
      苏七七还没具体搞明白,就被楚清和冷笑一声给整的懵了。
      
      连奕城当下冷着脸,又因为本身气质冷峻,所以他靠近苏七七要把她拉起来的时候,苏七七还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连奕城收回手,以为苏七七是被楚清和吓到了,心中更是怜爱了几分,也没有继续去扶她,语气和缓了几分,“表妹起来吧,公主殿下不需要我们这些下人给她请安。”
      
      楚清和又是一声冷笑。
      
      苏七七:“......”
      
      她慢慢收起行礼的动作,站直之后,退后一步到曾老夫人身边。
      
      不管怎么说,曾老夫人都是她强大的后盾,连奕城可是注定要爱上玛丽苏的男人,哪有曾老夫人一直站在她这一边。
      
      “楚清和,你既已嫁进了我连家,我不要求你同我相敬如宾,但求你我二人不做那怨偶!”
      
      连奕城皱着眉,一张英俊的脸全是寒意,甚至泄出些不耐烦。
      
      楚清和闻言脸色更冷,眉梢的嘲讽像是要凝成实质。
      
      她作为公主,私逃出去到北戎,因为见识过了这个男人如何用兵成神,如何以少胜多,甚至在最危急的时刻挺身而出,从北戎人手里救出楚朝的战士......
      
      但是这些,在昨晚连奕城的警告中,全数倒塌。
      
      甚至她都打算不计较连奕城婚前失仪,这等欺君之罪,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连奕城,我楚清和不是一定要嫁给你的!你要是真喜欢你那青梅,你大可以抗旨不遵,何必在这儿朝我撒气!”
      
      曾老夫人皱眉,想打断他们的话,却被从小陪着连奕城的书童带到偏室去休息,而丫鬟和小厮也被连奕城吩咐下去。
      
      顿时主堂只剩下楚清和,苏七七,连奕城三个人。
      
      楚清和一双美眸瞪着苏七七,冷笑连连,“呵,连奕城,你不是想要和你的小青梅双宿双归么?我还偏要棒打鸳鸯!”
      
      连奕城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楚清和,你如果真敢用你那些腌臜手段对付七七,你就等着你所有的丫鬟为她陪葬!你,就永远留在将军府守活寡吧!”
      
      楚清和眼眶都红了,却还是倔强的看着苏七七,皓齿咬着红唇,再不作一声。
      
      苏七七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做尽了委屈状,这时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对连奕城说:“表,表哥,你不必如此。公主殿下才是你要共度一生的人啊!七七何德何能,表哥有这份心,七七就此生无憾了!”
      
      说罢,作势要往木桩上撞去。
      
      连奕城被楚清和拉着,没有来得及去拦住苏七七。
      
      苏七七预想中的痛感没有来,反而撞进了一个清冽的怀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