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正堂。
      
      楚清和冷着一张脸,眉眼锋利,嘲讽地看着门口,等着小厮带人进来。
      
      她浓艳的妆容无不在昭示着强势的凌厉,虽然如此,却并没有苏七七的心焦,反而有些悠闲,仿佛胜券在握。
      
      连奕城皱着眉,似乎是在思索什么,盯着清渠看了许久不说话,直看得清渠瑟瑟发抖。
      
      他并不觉得苏七七会让人将那个宫女推进湖里,表妹是多善良的人,路边遇到只野猫也愿意将自己的零嘴给它,怎么会去害一个活生生的人!
      
      曾老夫人坐在椅子上,是三个人里面最平静的一个人了,虽是因为今天这出闹剧有些烦躁,却也不担心苏七七。
      
      她还是知道那孩子的本性的,这么多年相处,曾老夫人知道苏七七是多软弱的人,怎么可能去害别人?
      
      更何况,这不是还有她护着呢。
      
      等了半刻钟时间,苏七七终于携着一身月辉到了正堂。
      
      一轮弯月柔柔的挂在天边,沉默的看着堂内的人。
      
      苏七七翩跹行步到曾老夫人面前,行礼,“七七见过姨母。”
      
      她披着披风,面容有些白,虽是搽了些胭脂,但并没有让她的精神变得好一些。
      
      原主本就身体不好,早年还被黑心嬷嬷当着劳工驱使多年,如今更是一到晚间冬日和换季,都好像大病一场,病根根深蒂固。
      
      曾老夫人虚扶她起身,“好孩子,难为你这时间还因为这些烦心事不得安歇。”
      
      苏七七低头微笑,眉眼温软,声音清恬,在夜间的清凉中好像一湾柔柔的清潭。
      
      “不碍事的,怎么说也是府内的事情,七七也是将军府的一份子。”
      
      楚清和听到立刻冷笑一声,“还道苏妹妹是多守礼的人,这一句两句的就这么不知羞耻,不知道的还以为将军府表小姐多恨嫁呢。”
      
      苏七七:“......”
      
      她们的思维就不在同一个面上吧。
      
      连奕城皱眉开口,语气冷硬,凌厉面容多了几分不耐烦,“七七自小在将军府长大,自然是将军府一份子。”
      
      他完全没想到堂堂公主,会这么蛮横无理,虽然听说永安公主一向强硬,他接触不深,但总觉得女子最多是如曾老夫人一般,再不然就是苏七七这样柔软。
      
      何况他向来被教导要让着苏七七,所以面对着女孩子,都多少会柔缓很多。
      
      楚清和也知道自己是误会了,但还是咬着牙,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
      
      她的感知本就敏锐,即便是连奕城的那一点点不耐烦真的很细微,几乎看不到,可是她还是很认真的难过了一会儿,然后以更加坚硬的壳包裹住自己。
      
      她没有再看连奕城的表情,唯恐自己被他再次伤害。
      
      连奕城看向苏七七,面色和缓了不少,语气微低,低沉磁性的嗓音出现在苏七七耳边。
      
      “表妹可否告知,清渠是为何才会出现在沁湖边?”
      
      声音不高不低,正好是堂内所有人都能听到的程度。
      
      苏七七咬唇,看了一眼面色柔和的连奕城,又看了看一脸冷嘲的楚清和,低头道:“我那时在房中看书时,只听到一声巨响,接着就听到外面有人喊什么,于是让清渠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楚清和听罢,立刻冷笑出声,“外面仆从那么大的呼喊声,到你那里就是只能听到在喊,却听不到在喊什么?没有人去禀告,还要婢女出去看?”
      
      她说得太轻易果断,其他几个人听起来便觉得不舒服。
      
      曾老夫人先打断她,慈善的眉眼沉声道:“这是我特意叮嘱的,府内事情,一旦过了酉时,就不要去告诉七七,七七身子不好,不能太操劳。”
      
      楚清和咬牙,想反驳什么,却被连奕城拉住了。
      
      她倔强的眉眼美艳动人,因之前的凌厉作风,这时红了的眼眶反而添了些娇怜。
      
      见惯了她冷言冷语的样子,这个样子带来的反差直让人心惊。
      
      苏七七看着楚清和,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真的美人,即使是再狼狈,也还是美。
      
      甚至更加惊心动魄。
      
      连奕城盯着楚清和的表情明显的愣了一下。
      
      想到她毕竟是自己的妻子,何况昨天才刚嫁进来,看着她如今受惊之鸟一般的作态,叹了一口气,“之前一直是这般,表妹小时损了身子,便在暮色落下之后,府内不论发生何事都不会去惊搅。”
      
      冷厉的线条也多了些缓和,看着楚清和的眼睛,身上的凌厉褪去了大半。
      
      走了两步到楚清和身边,拉起了她的手,楚清和有些意外,刚想挣扎,却被连奕城握得更紧了。
      
      感受着手里与楚清和性格完全不同的柔软,不知为何,他的心里也软了大半,像是什么东西在细碎的塌陷。
      
      他接着道:“既然表妹已经解释清楚了,便就此散去吧,让母亲也早些歇息。”
      
      连奕城的本意是想要宽慰楚清和,但是说出来的话,更是气得楚清和甩开了连奕城牵着她的手。
      
      原本因为他牵了自己的手而心头泛起的涟漪立刻被冰冻,她脸色白了白,因为难堪所以上齿咬着下唇,咬出一道惨烈的白痕,胸口有些起伏,直直的望向连奕城那双深邃的丹凤眼。
      
      她嘴角微勾,声音冷得仿佛深层寒冰,转头对着一片空白的黑暗唤道:“秦墨,你来说说,这个狗奴才是如何鬼鬼祟祟在沁湖边,又是怎么把我的婢女推下湖的。”
      
      秦墨瞬间出现,面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露出精致的下巴和涔薄的唇,一双眼睛深如海,一身黑色更显得整个人神秘。
      
      这个人很危险,身上的杀意和凌砾浓得仿佛能化成实质。
      
      不是从刀山血海里闯出来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气势的。
      
      即便是皇家暗卫,也不会杀那么多人。
      
      连奕城看着秦墨的目光冰冷,面色阴沉如水,紧抿着唇不说话,将目光对上楚清和,沉默的疑问。
      
      楚清和只是看着苏七七,承受着男人认真阴鹫的目光,丝毫不为所动。
      
      秦墨也不在意连奕城和楚清和直接怎么暗潮汹涌,向楚清和行礼之后,低沉疏冷嗓音缓缓道:“我只看到清渠姑娘从蒹葭苑出来之后就走向沁湖,到了假山时,偷偷摸摸的躲在假山后看着另一个丫鬟叫喊。”
      
      楚清和得意的嘲讽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秦墨都说了你的丫鬟偷偷摸摸在假山后,看到有人掉下去不想着去叫人来救人,还要躲在假山后看,明显是知道了结果,这时候来验证!”
      
      她说得掷地有声,似乎有理有据。
      
      连奕城和曾老夫人神色未变,依旧不觉得是苏七七所做。
      
      一来,她不是这么恶毒有心机的人。
      
      二来,她也没有理由去害死楚清和的宫女。
      
      两个人都没有动,反而衬得楚清和像是一个跳脚的鸭子。
      
      秦墨隐在面具下的眉头微皱,隐隐觉得楚清和这样太过,死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一心要把苏七七拉下水。
      
      苏七七也没有理会楚清和的嘲讽,抿着唇想了一会儿,温恬眉眼看向秦墨,声音多了几分笃定,“你又是如何知道清渠是偷偷摸摸躲在假山后,而不是刚好走到假山?”
      
      秦墨皱了皱眉,他也觉得楚清和的理由未免牵强,何况这件事情未必卡着苏七七就能盖棺定论。
      
      他实话实说,“那婢女被公主遣去库房找东西,却长时间未归,所以公主派我去找,去时苏小姐的婢女一直趴在假山后,没有动作,所以我才把她带了过来。”
      
      苏七七笑了笑,柔和烛光下,面容娇弱似游丝,却还是强忍着心悸的闷痛感,说道:“即是这样,也说明不了什么,何况今日我回到蒹葭苑之后并未再出过蒹葭苑,公主又如何一口咬定我就是那凶手?”
      
      这身体真是柔弱到极致了,只要一焦急就会有闷痛感,她连心情起伏都不敢稍微大一点。
      
      苏七七真心觉得,她的身体要是这么虚弱,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时间里,也早晚被逼到心里阴暗。
      
      更别说忍受了十几年的原主,只是在这次事情之后爆发,之前一直是温软娴静模样。
      
      楚清和没有看苏七七,反而看向跪在地上颤抖着惶恐的清渠,清渠的发丝被汗水浸湿,腻乎乎黏在脸颊处,狼狈的跪在地上。
      
      随后回望苏七七,唇角微微勾起,有些冷讽的意味,“你没有出去,你的婢女也没有出去吗?”
      
      苏七七皱眉想了想,看向楚清和勾起的嘴角,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按捺住心头不太好的预感,轻声细语,“应是没有的吧,今日我并未让她们离开过蒹葭苑。”
      
      楚清和当即笑了,志得意满如同打了一场胜仗,“这却错了,如今正跪在你旁边这个狗奴才,晌午可是出去了一趟,地点正好是假山呢。”
      
      苏七七抿唇,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拿帕子遮着嘴角,皱眉看向跪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的清渠,俨然一副病弱西施模样。
      
      她轻咳两声,眉梢动了动,却没有立即说话。
      
      清渠中午出去过?
      
      她怎么不知道?
      
      清渠去假山旁干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