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两个人含情脉脉的望了一会儿,直到曾老夫人出声提醒才双双脸红着收回目光。
      
      曾老夫人看着两人这般动作,欣慰地点头,“那便如此吧。只是七七自小身子骨弱,不能服用那烈性汤药,若是有了身孕……”
      
      烈性汤药,自然是指避孕的汤药。
      
      连奕城接话,“我会尽快迎娶表妹,不会让表妹和孩子受半分委屈。”
      
      曾老夫人满意地笑了,手指缓慢地拨着佛珠,“天色也不早了,奕城先去准备迎娶公主吧,七七留下。”
      
      连奕城垂首作揖,“是。”
      
      苏七七颔首不语,过了一会儿抬头发现连奕城目露担忧的看着她,待她笑着点头才转身离开。
      
      收回视线瞬间对上曾老夫人含笑的眼,不好意思的再次低下头。
      
      “七七,这下你该安心了吧?”
      
      曾老夫人一只手拉过苏七七的手放在膝上,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看她羞红的脸颊笑出声。
      
      又惆怅地叹了口气,“小时候我就看出你喜欢奕城,本想着待这次奕城有功归来再与他提这事,不料朝中情况竟严重到这地步,居然还要皇上最宠爱的公主来拉拢朝臣,也不知……唉。”
      
      曾老夫人看着苏七七娇弱的小脸,想起自己在怀上奕城后,她与胞妹素汐一起去寺庙还愿,最终却只有她一人回府的事情。
      
      当夜局势混乱,等她再去找素汐时,就已经遍寻不到。
      
      再后来,便是七七拿着玉佩来府上认亲了。
      
      七七这孩子,命苦,被那黑心嬷嬷当着丫鬟养到七岁才被青城府尹送到将军府来,好在七七偷听到了那母子俩的对话,不然也不知这孩子要受苦到何时。
      
      当时见到这孩子,除了一双泪光闪闪的杏眸,三九寒冬只有一件遮她全身的长褂,脚趾被冻得乌青,嘴唇干裂,天可怜见的。
      
      虽是在进府之后一直金贵养着,可到底是落下了病根。
      
      曾老夫人心疼的摸着她的脸颊,“我知道你做奕城的平妻是委屈了你,只是没想到你这样冲动,居然想出这法子。”
      
      苏七七红着眼看曾老夫人,“姨母,我......我......”
      
      终是只看着她,却没有再哭。
      
      哽咽片刻,她坚定表决心:“只要嫁给表哥,我就不后悔。”
      
      曾老夫人更是怜爱,叹气,“你这孩子,真是同素汐一般固执。”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在天色已经蒙蒙亮的时候,曾老夫人回到荣寿堂换上了绛色金丝花纹新衣,脸上带着淡淡的慈祥的笑,向正堂走去。
      
      苏七七在宴席开始后才收拾起身。
      
      ......
      
      这天将军府人极多,来往的人又大都是上级官员,有不识眼色的人,也早被曾老夫人叫人请了出去。
      
      连家满门英烈,如今却只剩曾老夫人和连奕城两人撑起整个门庭,故此公主来拜堂时,堂上只有曾老夫人一人。
      
      两位新人的婚礼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曾老夫人在期间有些担心的看了苏七七一眼,苏七七对她露出难过又坚强的笑。
      
      待两位新人被送进洞房后,宴席上才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公主也不如传闻那般霸道,如今这堂都拜了,日后总该守德了。”
      
      一向奉行男权的王御史说:“可不是嘛,听说之前这公主啊,凭的霸道,居然要去边关,还道,为何世间男子皆可三妻四妾,而女子却只能固守在家中。如今不也是嫁与人为妻,可见这世间规则,还是该遵守的。”
      
      他周围坐着的都是与他同阶的同僚,听过后顿时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话。
      
      苏七七坐在席间,听着身边女子一个个嫉妒得眼红的话,悠悠的叹了口气。
      
      书中在公主嫁进公主府不受宠的传闻传出去后,被嘲讽的声音愈演愈烈,甚至连坐在庙堂之上的皇帝都叫了连奕城问话,却也没有让公主过得更好。
      
      现在这样,也不过是站的高也摔得狠而已。
      
      苏七七眼眶红红,看着公主的兜纱。
      
      啧,太惨了。
      
      ……
      
      半天时间,她也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叫楚朝的朝代,社会性质大约和宋朝类似,对女子却没有那么多约束,又是天子脚下,民风教化,朝中甚至还有女子为官,这都是前朝皇后为女子挣取的利益。
      
      苏七七等着宴席散尽后才向蒹葭院走去。
      
      身后的清渠和如许两个丫鬟猜测着是不是她因为将军结婚所以伤心,不然往常盈盈笑着的女子,今日时间却总是泪眼婆娑。
      
      泪眼婆娑的苏七七正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要嫁给连奕城这件事势在必行。
      
      想到这儿,她就忍不住叹气。
      
      如果她再早一点穿过来,她完全可以不用嫁给连奕城,也就不用时时刻刻都想着针对公主,最后把自己作死,还把做了一手好助攻。
      
      她哀怨地叹了口气,对一直待在脑海里的系统道:“系统,你说我如果悔婚绞了头发做姑子,这剧情会不会继续那样发展?”
      
      系统的声音过了两三秒才出现,像是听到什么罪大恶极的话,语调严厉,“宿主不能破坏剧情,小说里提到的重要剧情节点你都要走,否则直接失败。”
      
      苏七七无语,“……你之前怎么不说?”
      
      严厉的声音片刻和缓,“因为宿主还没有破坏剧情。”
      
      苏七七沉默片刻,“所以接下来,我还要不停地针对公主,下药害死她的孩子,再把她送进土匪窝?”
      
      系统:“是的。”
      
      “……”
      
      昨晚还在感叹任务不算太难的苏七七有点想哭,这完全是玩了一个C级游戏,却突然增加难度到S级,还要时不时提防自己的生命安全。
      
      这真是,太刺激了。
      
      苏七七嘤嘤嘤,生活太难了。
      
      ……
      
      走到花园旁的凉亭边,清渠看着石凳,眼神微闪了一下,轻声提议道:“小姐,不如先在这里歇息一会儿,今日见你席间也未多进食,想必是饿了,我同如许去为小姐取些吃食。”
      
      苏七七还想着快点回到蒹葭苑,所以没有说话。
      
      清渠有点慌,低头看见一颗石子飞在苏七七脚下,又看向石子飞来的方向,更慌了。
      
      “哎呀——”
      
      苏七七一脚踩到石子上,身子一歪差点栽倒。
      
      好在清渠离得近,立刻拉住了她。
      
      苏七七抽气,“你们去叫人抬软轿来,我在这边等着。”
      
      “是。”
      
      清渠扶着她在石凳上坐下,早有丫鬟在上面铺了貂席,所以不但不冷,迎着晚风的凉意,还颇有几分惬意。
      
      然后低头行礼,“奴婢先行告退。”
      
      苏七七点头。
      
      清渠拉着还想说什么的如许下去,留下苏七七一个人待在凉亭。
      
      ……
      
      四周寂静无人,偶然的虫鸣都能引起苏七七仔细倾听,不知道脑补了多少场惊悚片之后,苏七七才意识到,清渠和如许怎么还没来?
      
      她心惊胆战的坐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站起了身,这条路上一直没有经过人,她就连问人都不知道要去问谁好。
      
      “苏姑娘。”
      
      一道清冷的嗓音突然出现在身后,苏七七打了个颤,在原地颤颤巍巍站了一会儿。
      
      然后鼓起勇气转过身,垂眸只看到青色长衫,显然不是仆从的身份,又称呼自己为姑娘,她没抬头,谨慎的问道:“公子有何事?”
      
      像是没有听出来苏七七明显飘忽的语调,晏隽清泠低哑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苏七七耳边,“昨日姑娘已成事,今日便该为晏某办一件事了。”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苏七七迟钝的表情,“想必姑娘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晏某就将这药交给姑娘了。”
      
      苏七七:“……”
      
      药?
      
      什么药?
      
      她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青年人,珠玉般面容,身姿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放置身前,有种天生的寥落和孤寂。
      
      眼角一颗泪痣,潋滟澜山泛起媚意,唇却白,像是病态。
      
      苏七七有点迷茫,还是没想到书中有没有提到这个人。
      
      按理说,长得这么好看,也该是公主的裙下臣吧,但是能这时候出现在将军府,显然是府内人才对。
      
      苏七七一边伸手去拿瓷瓶,一边问系统,“这是谁啊?”
      
      系统好像还在忙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才说,“晏隽,连奕城这次在吴城带回来的幕僚,实际身份是当朝皇帝的亲子,你昨天的迷药和让身体出现那些青紫反应的药就是他给你的。”
      
      苏七七:“……”
      
      这就是那个扒了苏七七的皮给公主消恨的幕僚???
      
      还是皇帝的私生子???
      
      不,不对,书中怎么没提到他的身份,还有迷药和那种药是他给的?
      
      但是现在还容不得她想那么多。
      
      “晏公子……”
      
      苏七七干巴巴的笑着,身体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冷,微微打着颤。
      
      晏隽挑了挑眉。
      
      前一秒还不认识,下一秒就未语泪先流,他有那么短短一瞬间,几乎要怀疑她是被鬼上身了。
      
      他看着苏七七脸上表情不停地变,眼眸微深。
      
      这蠢货,搞什么名堂?
      
      下一刻却笑了,唇畔三分冷意,语气咄咄,全然没有面上笑意的善,“莫非姑娘要言而无信?”
      
      苏七七:“……”
      
      “自然……”苏七七咽了咽口水,“自然是不会的。”
      
      她怂,真的怂。
      
      一想到后来被面前这个人骨感修长的手扒了皮,她就止不住的颤抖。
      
      虽然刚刚心里还感叹这个人长得好看,手又好看,现在……她再也不敢以貌取人了。
      
      能生生把一个人的皮扒下来,这他.妈是个变/态叭。
      
      苏七七眼眶积蓄着泪水,好像下一刻就要留下来。
      
      偏偏面前的人好像一点都没意识到一样,还向前走了一步。
      
      晏隽收起三分笑意,眸光捻着少女的清影,嗓音疏懒,“那晏某便翘首以待了。”
      
      苏七七想嘤嘤嘤,但是看着晏隽挺拔如松的身姿,春风十里的笑容,她……她真的嘤不出来。
      
      太难了。
      
      这人太难搞了。
      
      苏七七再一次哀叹。
      
      晏隽抬头看了一眼无语凝噎的苏七七,接着转身离开,风吹起他身后青色长衫,带出飘逸远雾感,似是下刻就要羽化。
      
      这么轩然霞举,濯如清风的美少年,怎么会是个变/态呢?
      
      苏七七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收回目光“系统,这个药下给谁的?”
      
      系统:“给公主。”
      
      苏七七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是有这么回事。
      
      书中的原话是——
      
      “苏七七将药涂抹在楚清和进食所用银箸之上,只等第二日早晨药发挥作用,却没想到公主竟无丝毫反应,让苏七七咬牙暗恨许久。”
      
      想了没一会儿,清渠和如许就带着仆从抬着软轿来了。
      
      苏七七坐上软轿,回到蒹葭苑,等待晚上开始行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