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一趟超市没白来,陈老师拿出手机,仔仔细细地把今日观察所得记在了备忘录上,密密麻麻地写着阳阳同学的饮食喜好,可以说是十分体贴合格了。
      喜欢的:美式(以后每天早起要做一杯)、苹果(小熊猫吗)、葡萄柚、西红柿(爱吃的真少╮( ̄▽ ̄”)╭ )
      一般喜欢的:香菇、芹菜、菜心、生菜(小兔子2333)
      不喜欢的:甜食(跟我一样,天生一对www)
      大嫌い!!!(雷区注意!):胡萝卜、鱼(胡萝卜做错了什么嘛真是的emmmmm)
      长长的list写得满满当当,陈老师在不为人知的暗处也是一样的戏精呢。
      坐在副驾驶上已经系好了安全带,在车里默默等待着的柯阳还以为陈老师聚精会神盯着手机是在处理工作,也没做打扰,就安安静静地等他处理完,顺手拿起车上的乌龙茶喝起来。
      刚刚记完放下手机的陈浚抬眼就看见这一幕,柯阳露出的一截白白的脖颈,因为喝水的动作而自然仰起的弧度,微微能瞥见的青筋,小小的秀气的嘴唇……
      这一眼看得陈老师血气上涌,赶紧把车里空调又调低了些,发动车朝着家的方向驶去了。
      回到家,迅速处理好食材,陈浚手脚麻利地不到半小时就炒了四个菜。
      柯阳在旁看着都无从下手,端上桌居然卖相相当可以,一荤三素,还有他爱吃的菜心,看起来很是健康。
      柯阳尝了一口葱爆羊肉,颇为意外地说道:
      “你这水平可以啊,万万没想到这么不正经的大作家居然是个居家妇男款哈哈哈哈”
      陈浚抽出纸巾,给他擦了下嘴角:“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心动,明天领证吗?”
      “一顿饭就想把我拐走,有那么容易吗?”柯阳撇了撇嘴,十分傲娇地抬起头直直盯着陈浚看。
      被这么纯真清澈的眼神直直望着的陈浚还真有点受不了,心里一荡,凑近对着柯阳的嘴巴轻轻亲了一口,纯情的像个刚刚懵懂的青春期少年。
      突然被亲的柯阳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默默吃饭,又老实又乖巧,惹得陈浚又狠狠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头。
      吃罢饭,柯阳在厨房开始洗碗,态度堪比做高数题一样认真,一丝不苟。
      陈老师半靠在厨房门框上看他,对此颇为满意,脑海里已然畅想起了未来小洁癖承包家庭洗碗任务的暖暖和和的居家温馨小日子。
      等到全部收拾完,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两人坐在客厅中央那块柔软的地毯上,陈浚从背后抱着柯阳,头靠在柯阳肩膀上闻着他身上干燥的、柑橘沐浴露的香气,忍不住蹭了蹭。
      “你看过《这个男人来自地球》么?”陈浚问柯阳
      “听过,好像是讲活了万年的穴居人的故事?”
      “嗯,挺有意思的,我写《天杭之辰》的时候灵感就来自这部电影,好的艺术作品是可以给观者带来很多衍生的纵深思考的,希望我的也是。”
      “那就看这个吧。”
      屏幕里几个学者在一间不大的山间小屋里围着壁炉促膝对谈,男主语气平静地讲述着自己14000年间的经历,故事在一种奇巧而微妙的气氛中展开……
      “你相信会有男主这样的人存在吗?在漫长的时间洪流中充当着一个平静的观察者,看惯了物种演变、盛衰循环却又看起来普普通通与你我一样。”
      进度条行至影片快要结尾处,陈浚好奇地问柯阳,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柯阳想了想,慢慢地回答道:
      “宇宙如此恢弘,亿万年间里有这样的人真实存在又有什么不可能,我们的所知所识如此浅薄,随着时间推移被无数次地证实就是无法触及究极,那么就正如那位黑人教授所说,我们无法完全相信他,可我们同样也无法证伪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真是个可爱的阳阳。”说着亲了一口柯阳的脸颊。
      “说起来,影片中有个我很在意的点。”
      柯阳转过头看着陈浚的眼睛说。
      “嗯?什么?”
      “当男主说是人类学家给了穴居人定义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克鲁玛努人,这在某种意义上佐证了福柯的思想不是吗?身份是文本赋予而非天然存在的,是一种社会建构,这种建构也因文化和历史时期的不同而异。”
      柯阳的话让陈浚若有所思,抱着他的双臂也不由得紧了紧,回应道:
      “所以说啊,人的种种身份不过是由语言文本创造出来,刻意陈义而已,德里达也说过“There is nothing outside the text.”,抛开任何外界赋予的、强加的身份,跳出来看看自己,人生又何苦那么难呢。哎,希望林朔然也能想得明白。”
      柯阳感觉到了陈浚此时陡然低落的情绪,没说什么低下了头,默默打开手机备忘录,开始写写画画。
      这时陈浚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提示有一条新微信。
      打开竟然是怀里的小对象发来的,低头不解地看柯阳,柯阳故作神秘地让他打开看看。
      只见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张极其简陋的简笔画。
      一堆黑色的粗线条交叉相叠看起来像是一堆柴火,上方一团乱七八糟、相当随意的红色圆圈可能大概也许代表的是正在燃烧着的火焰,旁边的两个简笔人形倒是十分清楚明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画的……哈哈哈哈哈简直灵魂画手!”
      “呸!你懂什么?这种状似乱异的笔触里完美地传递出了作者内心深处激荡的情感和与自然世界的联结。”
      柯阳很是得意地给自己的这幅简笔画作品配上了华丽的文案。
      陈浚笑得前仰后合,一扫之前阴霾的情绪,越发觉得自己真是捡了个千金不换的宝贝。
      等到第二天柯阳打开微信时,才发现陈老师竟然默默地把他画的这张图换成了新头像。
      柯阳心想也不怕被人笑话,艺术家就是艺术家,果然是不一般的烟火。
      电影放完,两人腻在一起又看了会儿相声,柯阳有点困,靠在陈浚身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低头看着怀里睡相老实、安安静静的柯阳,像个温顺纯真的小动物,睫毛又长又密,五官秀气,白白净净。
      陈浚轻轻亲了一下柯阳的额头,就把他抱到卧室放床上了,自己也去快速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后才翻身上床,伸手把早已熟睡的柯阳抱进了怀里。
      真暖和啊还有股淡淡的柑橘的香气,忍不住一阵睡意袭来,陈浚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的林家大宅里,林朔然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出过家门了。
      头发乱糟糟地翘着,眼下泛着青灰,挂着浓重的黑眼圈,还有些新冒出来没来得及刮的胡茬。
      整个人显得既疲惫又憔悴,连下巴都尖俏了些。
      那天在篮球馆里陈浚的话仿若力道万钧的重锤敲击在他心上,以致这几日间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他突然间就感到很困惑,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又总是感觉心里烧着一团猛烈的怎么也熄不灭的火,未知的前方似有无尽的迷雾,拨不开也出不去……
      没睡好头有点疼,反应也跟着有点迟钝,就给自己泡了杯浓郁的意式浓缩。
      林朔然随手想在书架上拿本书,一不小心却碰掉了架子上的一本被封起来的相册,上面还落着一层薄灰。
      俯下身将它捡起来吹了吹,才发现那是他放在心里最珍贵的,甚至都舍不得拿出来看看的一段记忆。
      翻开来里面的照片就是林朔然拍的第一部也是目前唯一一部的文艺电影的片场花絮照。
      他盯着其中的一张看了很长时间。
      背景是一片视野极开阔的荒野,夜色很沉,压着远处的地平线,无人区一般的荒凉僻静。
      过了好半晌,林朔然突然拿起一件外套和桌上的车钥匙,就冲出了宅邸。
      此时已经是傍晚,林朔然独自驱车向着郊外的方向就驶进了茫茫夜色中……
      临近照片上的那片荒野时,沿路是很多砂石场,暗夜里寂静无人声,只有车子碾过砂石的咯吱声此起彼伏。
      站在这片空无一人的旷野中,视野极开阔,一抬头便是皓月中天,苍穹澄澈。
      就那么静静地站了良久,这个年轻人终于难以抑制地痛哭出声,泪水瞬时间模糊了眼睛。
      尽管今晚月明星稀,林朔然却仿佛就在这里看见了梵高的画里那片汹涌躁动的星空,脑海里闪过一行字,清晰而真实:
      ——Remember to look up at the stars and not down at your feet.
      躺在砂石上仰望着夜空,一个个过往的画面并列又交叉地从脑中闪过,就像是蒙太奇式的镜头把他从小到大的人生毫无叙述逻辑地快速回溯了一遍。
      林朔然感觉有些疲惫,但继而却重新找回了那份遗失很久很久,久到差一点就要消失不见的热望。
      毫无预兆地对着夜空笑了一下,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泪。
      林朔然起身开车回家,他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此时就连呼吸都轻松起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