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从球馆出来回家换了身衣服,心情郁郁难平的陈浚干脆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开车去了P大,此时他就想见见那张纯真可爱的小脸。
      短短半个月里恨不得来八趟的陈浚已经让柯阳的同学们完全适应了,该要的签名合影也都要过了,当陈老师再一次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大家已然视若无睹,这让陈老师不禁怀疑起最近是不是颜值下滑,看来是时候在咖啡乌龙茶里加党参了。
      吃完晚饭,在已被夜幕笼罩、彻底暗下来的校园里散着步的两人谈论起今日林公子的热搜事件。
      “我不是对朔然有多失望,我只是……只是感到很可惜,可惜这世上那些不甘麻木,与扞格不入的日常生活对抗着的人们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忘记了自己的艺术家梦、导演身份、舍弃了自己诗意的生活。”
      陈浚又一次深感自己的幸运,他的确比绝大多数的人幸运多了,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还能借此养活自己,早早地实现了财务自由,不为生存烦扰。
      柯阳在陈浚的身上看到的是一个艺术家对这个世界深切真挚的关怀,反衬着看似对生活充满热切实则像个站在局外的温暖的机器,事事漠然的自己,实在很难不心生惭愧。
      看着陈浚月光下轮廓清晰的侧脸,柯阳慢慢说道:
      “不是每个人都有着那般“强力意志”,能够放弃任何现实的致盲,敢于自由而纯粹的凝视自己,时刻握持、笃信着自己的艺术家梦、导演身份,坚守着自己的诗意生活。”
      伸出手拂过陈浚额前垂发,柯阳接着又继续说:
      “没什么可惜的,人生本就不存在什么确凿的正途。林公子无论选择哪条路,那都是他最终乐于接受的,因为真的热爱是无法熄灭的,即使过着最最普通的日常,心底也会烧着不平凡的炬火。如果那把火灭了,也就不是真的热爱了。”
      暗夜静谧,月光柔和。
      陈浚本是想来学校看看这张可爱的小脸好舒缓一下原本抑闷的情绪,怎么也没想到整整大柯阳十一岁的自己反倒是让这个小朋友开导拯救了一把,还真是捡了个宝贝啊。
      念及此陈浚实在忍不住一把将眼前人抱进怀里,两人也不说话就那么默默拥抱着,传递着彼此的温度,安定平静。
      
      “哎,你们听说了吗?隔壁T大有个被导师性侵的姑娘昨天跳楼自杀了,据说一直被骚扰了好长时间,啧啧,这个社会怎么了?高校里也有这种事。”
      推理社里刚刚结束读书活动,坐在教室里的成员们八卦起T大昨日发生的高校女生自杀事件,瞬时引发起热议。
      “这下T大怕是药丸,国内的“Me Too”看来也要开始了。”
      咬着笔杆坐在教室左上角的王皓转身回头参与讨论。
      “那既然被骚扰干嘛不反抗,还持续好长时间这不科学啊,搞不好那姑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论文、保送名额什么的,哎,女人就是好啊我们想抱导师大腿还没路子呢”
      王皓身旁的纪杨拿着手机边玩着游戏边说道,视线都没离开屏幕,一脸的不以为然。
      “卧槽纪杨,看不出来你就是个刻薄的傻逼啊,怎么说话呢?果然这个社会就是个对女性充满恶意的直男癌世界,人都死了还要被你这种人拿出来侮辱诋毁,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教室角落正在收拾桌面的王思佳听到纪杨的话瞬时火气上涌,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忍不住出言反驳。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田园女权整天叫嚷,社会才是真的药丸,一到争夺权益的时候就开始叫嚣男女平等,要房要车的时候怎么不讲平权了?说白了还不是占着性别红利又当又立。”
      纪杨也不知道被戳到哪根敏感的神经,放下手机从座位上站起来,冲着王思佳怼道。
      “你说谁田园女权!我都不敢相信跟你这种人同在一片屋檐下读书学习,我看你就跟那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根本是一种人!以后就是从P大毕业出去也是为祸社会!”
      这两人争论间,不大的活动教室里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眼看两人都快打起来了,一直坐在座位上没有急着收拾东西,拿着kindle安静看书、沉默不语的副社长叶墨这时也不得不出言打破这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
      “吵什么?!亏你们还是受着高等教育的P大精英学生,纪杨你这充满恶意的阴暗想法还真是很好的诠释了今天谈论的人性之恶,我们推理社容不下能讲出这种话的人,下周的活动你也别来了!熟人间的性骚扰本身就难以划定清晰的界限,怎么才算是,到底界限在哪儿,女性即使受到侵犯,在这种两可的遭遇下也会反复质疑、咀嚼痛苦,你对那种深陷性侵无力反抗的复杂挣扎一无所知就轻易给人泼脏水,自杀的那位姑娘无论真实情况如何,事实都是以她自我的牺牲在这黑暗里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光,又凭什么活该被你阴暗揣测!”
      这话掷地有声,震得在场所有人都停下来陷入了沉默。
      一直暗恋叶墨的纪杨此时被女神言辞犀利地指责,脸上也着实挂不住了,愤愤地拿起书包就冲出教室,临走还狠狠瞪了王思佳一眼。
      言罢,叶墨收起激动的情绪,又重新回到了高冷的三无少女状,这个操作简直行云流畅,瞬息劲放,没有半分做作,看得坐在她身边的李维、柯阳很是服气。
      李维还是第一次看到叶墨这么强烈的情绪起伏,本来只是单纯被叶墨身材颜值所吸引而开始的追妻之路,直到今天才发现外表如此冰冷的一个人内心竟充斥的满是善良热忱,不由捂住心口:太他妈动人了吧!这下更加立稳了往后的革命之路上的忠犬人设。
      柯阳作为一名哲学系在读、日常思索究极问题的少年在这片愈发严肃静默的气氛下,角度清奇地对今日论战做出了高度精辟而知性的终结:
      “后现代女权主义从福柯给予我们的全新的思维方式中获得的启示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应该做到的是促使女性脱离女性与男性针锋相对这种二元结构。这个世界不应该使用男人的话语,也不该使用女人的话语,何必总是把事物分成不是这样就是那样,不是王思佳这样就是纪杨那样,各自用自己的话语去发声,才可能摆脱权利的压制模式。好啦今天的活动就到这里,叶社长也向我们完美展示了今日论题的对立面——人性之善,散会!”
      “噗哈哈哈哈,平时上课从来没见你认真听讲,这会儿居然一套一套的,理论结合实践啊,柯老师!你们社藏龙卧虎啊!”
      李维浮夸地说道。
      “这叫人生处处是哲学,你懂个锤子。都不知道你当初报哲学系干什么,我看你就该去体院,白瞎这么硬朗的体格。”
      “谁他妈想学哲学啊,我那是当时手抖了一下填错志愿了,不过幸亏来了,不然上哪儿认识叶墨啊。”
      李维故意提高声调,可惜女神充耳不闻沉迷读书不可自拔,sad
      “难道不是为了认识你人生的导师我吗?”
      “呸!”
      跟李维瞎扯了半天,柯阳看了下手机,本该早就结束的活动让他们这么一闹这会儿都到6点半了。
      在车里苦苦等着小对象的陈浚已经发来了第7条微信:“阳阳同学,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抱你了TAT”
      为了防止明日头条八卦写上陈大作家的名字,柯阳迅速收好东西,一刻也不耽误地奔出教室开开心心的谈恋爱去了。
      “恋爱中的男人真是恶心!”
      李维望着早已不见人影的门口,又回过头看看自己身旁冷冷淡淡的高岭之花,不由得悲从中来,空气中都是李维满是酸气的嫉妒。
      因为今天正好是周五,柯阳明天不用上课,两人就决定干脆去超市买菜回家做饭,甜甜蜜蜜地度过个温馨的周末。
      推着购物车,认真挑选食材的陈浚一看就是很熟稔的居家操作,让柯阳还有些惊讶:“你经常做饭啊?明明那么忙我还以为你平时都是吃外卖的。”
      “小时候爸妈忙都没怎么吃过家里饭,后来我们这行业又经常在外四处奔波,外面的饭吃的够够的,所以只要不出差待在家里的话我都是自己做饭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那你嫁给我,天天给你做。”
      又往车里放进两颗葡萄柚,陈浚真是时刻不忘调戏小对象。
      “我倒是不怎么会做饭,不过在家都是我洗碗,别人洗的总觉得不放心。”
      “哎呀小洁癖,我最讨厌洗碗了,咱俩真是绝配,明天就去你家把户口本偷出来,嫁给我吧!”
      超市里人来人往,陈浚居然猝不及防地做出单膝跪地的动作,边说边演,让柯阳一把拽住胳膊,及时制止住了陈老师接下来的发挥。
      “不愧是作家,戏精吗?!”
      “哈哈哈哈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