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转眼间到了周三,陈浚还真的来P大看望柯阳,算了下大致的下课时间,准备跟他吃个晚饭。
      到了校门口,正好下午5点20分,给柯阳发了信息,才知道他这会儿正在推理社参加社团活动。
      偏偏这社团据点还有点难找,陈浚问了一路才找到走廊尽头那间不大的活动教室。
      门口挂着推理社的字样,底下还有一行小字写着:
      “这世上没有不可思议之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发生可能发生之事。”
      看到这行字,陈浚觉得跟柯阳还真是很有缘,当年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他看的第一本推理小说就是《魍魉之匣》。
      京极堂这句话也是陈浚创作至今时常想起的。
      阳光下有至善也有罪恶,很多时候,我们眼中自我认定的事实或许要比我们认为的更加扑朔迷离,跳出事件本身的束缚从不同侧面看,才不至于囿于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中,事件才会呈现出真实的面貌。
      对他而言,戏剧创作也是如此。
      座位上的社团成员们此时突然都停了下来,纷纷看着教室门口。
      背对着门口的柯阳、叶墨觉得奇怪,随即转过身也顺着大家的视线朝门口看去。
      站着的是一个身姿高大挺拔的男人,穿着件黑T,戴着口罩、渔夫帽,但依然挡不住周身散发的强烈气场,额前垂下几缕不怎么安分的头发,跟人一样,透着些随性不羁。
      看见陈浚,柯阳转身跟大家交代了下就走了出去,眼神温柔,语气轻缓:
      “你怎么还真来了,不是说我这边活动结束就去找你的嘛,你这么全副武装更加惹人关注好吗?你是故意的吧。”
      取下口罩,把手上提了一路的咖啡递给柯阳,摸了摸他细软柔顺的头发,陈浚冲着柯阳笑了笑,眉眼舒和:“感动吗?感动的话,抱我一下好了,来来来,哥哥不介意的~”
      说着居然配合着张开双臂,惹得坐在教室里的同学们更是好奇,都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盯着门口,猜测着这位大帅哥跟柯阳的关系。
      柯阳见状赶紧把人拽走,再这么下去怕是要直接出柜了,正要往外走,碰到李维提着三杯奶茶迎面过来。
      “柯阳你干嘛去?我给你和叶墨买了奶茶,额…这位是谁啊,怎么有点眼熟?”
      “同学你好,我叫陈浚,是柯阳的朋友。”
      没等身旁的人张口介绍,陈浚就主动跟李维打了招呼,很是自然亲和。
      “……您,您是前一阵来我们学校演出的陈大作家吧,柯阳跟我提过一点,你们都是朋友了啊哈哈哈,柯阳这人傻归傻但人是真的好,那麻烦您多担待,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进去。”
      说罢李维眼神猥琐,一副识破奸情的样子拍了拍柯阳的肩膀就径直走进教室,拿着手里的奶茶跪舔女神去了。
      “……”柯阳无力地低下头懒得废话,快速把陈浚拖走了。
      从学校出来,一看这点儿容易堵车,没往远走干脆就近在离学校不远的商场六楼,一家潮汕牛肉火锅店里,伴着热气缭绕,两人边吃边聊。
      “尽管余味很糟糕,但也印象深刻吧。”
      喝了一口冰凉的乌龙茶,陈浚细细盯着坐在对面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酒精棉片认真擦着桌面的小洁癖,说道。
      “嗯?你在说什么啊?”
      抬眼满是迷惑,柯阳黑黑大大的眼珠衬的眼底格外清澈,不见一丝浑浊。
      “我的剧,不是吗?今天看到你们推理社门口那行京极夏彦的语录,我突然觉得你就像关口,孤零零地站在虚无迷惘的境界线上又脆弱又真实,可又比常人多了很多敏锐的感受力。嗯…能给我个机会好好了解你吗?”
      陈浚就这么望着,对眼前的人油然而生起一种莫名的保护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么个小孩这么上心,但此刻他只是单纯地想陪着这个少年一点点走下去,想要亲眼看看他会成长为怎样的人。
      拿着筷子的手一滞,夹着的土豆掉进了碗里,柯阳倏地被陈浚的话触了下原本平静无波的心绪。
      “你也看推理小说的啊,到底是大作家涉猎很广嘛。”
      放下筷子,柯阳给两人杯子里续添了茶,又摸了摸鼻子试图掩饰被看穿而不禁感到有些慌乱的窘迫。
      暗暗把这些细节尽收眼底的陈浚,也不继续逼近,顺着柯阳转移了话题。
      “一会儿吃完我们去看电影吧,约会就要做正经约会该做的事情嘛。《大侦探皮卡丘》怎么样,皮卡皮卡~”
      “……多大人了还卖萌,果然不正经。”
      “哈哈哈哈哈”
      周三的影院人还不算太多,基本都是一对对情侣捧着可乐爆米花陆续走进来。
      明明正中间的位置也有空,陈浚却故意选在最后一排左上角。
      大荧幕上广告放完,灯暗了下来,随即陈浚迅速握住了柯阳的手。
      柯阳转头就瞪了陈浚一眼,虽然一片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
      结果人家目不斜视地盯着屏幕,搞得柯阳根本无从宣泄。
      余光瞥到柯阳回头的动作,陈浚嘴角抑制不住扬起得意的弧度。
      柯阳挣了挣也没能挣脱开,也就随他去了,被比他略大一点的手掌紧紧握着,温热的触感传递过来,还是忍不住偷偷转头看向陈浚的侧脸。
      鼻梁高挺,几缕发丝垂下显得有些杂乱。
      望着这张侧颜柯阳想陈浚到底看上他什么,还是只是一时兴起逗他玩玩?
      思及此又觉得未免矫情了点居然还患得患失了起来,一点也不像自己,再说了他之于陈浚也的确没什么可被骗的。
      又转念一想,此刻的心动是真实的就够了,至少此刻黑暗中这一丝热度递进到了柯阳的心里,那么温暖。
      看完电影出来,柯阳被硬塞了一只陈浚买的毛茸茸的皮卡丘周边玩偶,说是作为两人第一次看电影的纪念,简直要被这位不正经的艺术家腻歪死。
      抱着这只萌神回到寝室,果不其然又是被李维一顿放肆耻笑,气得柯阳今日睡前刷牙的力度都加了几分。
      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在客厅的木地板上铺开来,一大片光束斜斜映在客厅正中那片柔软的地毯上。
      最近一周,日日文思泉涌码字到半夜的陈老师又是快到下午2点才睁开眼睛。
      取掉眼罩,翻身下床走到客厅拿了瓶乌龙茶就灌了起来,伸着懒腰打开了网络电视。
      随手点进历史纪录,屏幕里开始放着昨晚充当创作专用背景音乐的相声集锦,很是符合一位中年少男的日常定位了。
      刚给柯阳发了条并不能算是早安的早安问候,陈浚打开微博,一眼就看到热搜第一条赫然挂着林朔然的名字。
      点进去就是诸如“深八纨绔二代林朔然如何从不卖座的文艺导演转型新晋流量小生”、“星二代林朔然或将出演大热原作改编古装电视剧”之类的标题。
      又往后翻了几条,大致判断出可能是林朔然团队自己买的营销,这让陈浚心情有些复杂,犹豫半晌还是拨通了林公子的电话,约好了下午在两人常去的一家篮球馆里见个面,打打球。
      陈浚换好衣服一进去就看到早早到了的林朔然朝他招了招手,一如平时带着些散漫的纨绔气,看不出情绪。
      陈浚也不提热搜的事儿,上来没说两句就开始一对一打起球。
      林朔然今日状态很是投入,运球、上篮,每个动作都像是用了全力,与其说是沉浸其中倒更像是在发泄。
      热汗淋漓后,瘫坐在长椅上休息的两人调整着呼吸,片晌无言。
      良久,还是林朔然先打破了沉默:“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朔然,无论你选择走哪条路我都不会妄加评断,我只是……不希望有一天你会因为此刻被外力那些无谓的东西裹挟做了自己并不喜欢的事而后悔。你是个有才华、对艺术怀有热望的导演,无论你是不是林立的儿子,我一直这么觉得。”
      陈浚言辞恳切,句句肺腑。
      林朔然听到这话忍了忍还是禁不住眼眶一热。
      顶着父亲的光环长这么大,从未有人肯真诚而平静地对待自己,只有陈浚发自真心肯定他,且更甚于父亲对他的了解。
      之于林朔然陈浚就像是安定又暖人的兄长一般的存在,又像是暗夜里的灯塔,一抹乍现的光亮。
      他打从心眼里深深地羡慕着、瞻仰着陈浚,这个人好像从来对自己充满信心,不带一丝迷茫,才华禀赋仿佛没有枯竭的一天,如同自然向前航行的孤帆,既不寻求也不逃避,抬眼之处前方都是让人恍惚的阳光。
      “我只是想,人这一生怎么活不是活,既然他们都希望我走那条铺好的坦途,不如我干脆就坦荡地接受。其实可能我的确是个软弱怯懦的人,怕即使拼命努力后也只是得来个毫无意义的折腾,不敢……面对罢了。”
      林朔然低垂着头,怕被人看见眼里那抹化不开的悲伤,哪还能见一丝风发的意气。
      “人要是遗忘并放弃了对自己绝对笃定的信心,才是力度最大的精神阉割。”陈浚语气平静的说道。
      话已至此,多说也是冗赘,陈浚起身离开,留下林朔然怅然的身影在喧闹的篮球馆里显得那么孤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