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迈迹图南 ...

  •   “你们说什么呢,前面还凑在一起神神秘秘的怕我们听啊?”
      正打闹的一大一小闻声转头就见到玄炎牵着琴琴一同走了过来。
      玄炎平日里居于深宫都是不大走动的,这会儿陪小不点运动半晌还真有点疲累,自然也顾不上讲究地上干不干净,干脆就往庭阶上一坐。
      难得他面上多了分少见的血色,额上都渗出了涔涔薄汗,随手就拿出腰间别着的折扇扇了扇,神姿慵懒,哪还见得一丝龙案上正襟持重的样貌。
      “我们正在说念书的事情呢,景真天资聪颖,未来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杰。”
      张清话音未落,琴琴脆生生的童音就接了上来:
      “我哥哥最喜欢看书了,有时候抱着本破破旧旧的书能坐一下午呐,还爱在本本上划来划去,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嘛~”
      小姑娘这会儿才算是彻底放心托胆,也不见先前的羞赧拘缚了,坐在台阶上也不甚安分,两条小短腿晃来晃去,满身都是红果糖渍印子,阳光下忽闪一亮。
      “哦?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大多心野贪玩,难得你沉得下心思,既如此你给炎哥哥讲讲又有何收获?”
      玄炎合起了绸扇,饶有兴味地看向景真问道。
      “嗯……我什么韦编杂书都看的,收获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大概是让我看到了很多我所接触不到的那些不同的世界。战国尸子曾言道‘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所以我想这宇宙之阔大一定不止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或许寰宇四方之外还有很多很多与我们所不一样的世界吧。”
      “不同的世界啊……”玄炎停顿半晌,又接着问道:
      “景真,那你心里的理想国该是何种样貌的?”
      “嗯……我的话很想生活在这种地方,大抵是百姓都不会饿着肚子,能按自己的喜好自由的择业,行业也不分卑贱;人人都怀有信念,遇到天灾也不丧意气馁,面对权贵布衣一样不卑不亢,遭逢歧视不公敢于指出修正,遭遇外敌侵辱绝不屈服献媚;每个人的权利和义务都是对等的,也能拥有自由的意志为自己而做决定。啊……太大言不惭了,嘿嘿,这就是我瞎想的而已,炎哥哥你定是出身显贵之家,我……我没有要批评你们的意思,你能享受这样的生活也是因为你祖上承担了同等的大任,我……”
      眼前这位炎哥哥跟清哥哥纵然一样亲善,但身上总有种迫人的贵气,即使这般随和也依然让人无法忽视他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景真倏忽觉得自己出言有些放肆,急得站起身想要解释。
      “景真……”
      话音还未落,就被玄炎出声打断。
      玄炎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顶,景真一抬头就是一张明净璀璨的笑颜近在迟尺,炫目耀眼,瞬间就抚平了方才赧然慌乱的情绪,又接着听玄炎说道:
      “你说的很对!若是真有这样的国家我也想去看看。”
      玄炎坐在台阶上,伸直了双腿向后仰了仰,眼神离散,怅然若思。
      张清偷偷望向龙颜,似乎并没有不悦的样子,随即放下心来也细细思量起景真刚刚的设想,这世上真能有那般理想乡存在吗?
      “饭好啦,景真、琴琴快来端菜,人家两位小公子进门半天了,你们也不知道给客人倒杯水,哎呀真是的!”
      一声尖亢响亮的声音传来,众人也从方才微妙的气氛中被拉回思绪,两个小孩子动作灵活地就一溜烟就跑进了灶房。
      玄炎随即也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尘土,没有急着迈步,却对张清说道:
      “你觉得呢?一个这样的国家能够实现吗?”
      “臣下不敢妄言,先祖当年对内施行仁政,任贤使能且虚心纳谏,劝课农桑、休养生息以实现国泰民安;于外开疆拓土、攘外制敌,才得以创下盛世基业,国之盛盖数代而未之有。先祖已是千古一帝,并世无两,尚且未能做到如景真口中所言那般的大同之治,臣才蔽识浅,不能断言这世上真能存在如此理想的国度,但臣以为圣上既有仁厚信达之心定能继古开今,大有可为!”
      张清句句肺腑,言辞恳切地回道。
      相处数日伴君侧,皇帝虽年纪不大,却大有贤君明主之气度,便也放胆如实进言。
      “都说了在外面不要臣、臣的,莫要吓到他们。”
      “是……”
      “那……只要仁厚就够了么?”玄炎看着张清的眼睛问道,目光灼灼却隐隐泛起几不可察的一丝迷惘。
      为一朝君主最重要的究竟是什么,张清也想不明白,很多时候不到那个境地中是怎么也看不到高处的风景的,思虑片刻也只能说些自己的拙见了。
      “或许还要有足够的信念吧。若是心中充满信念,勇气、动力、坚持大抵就会随之而来。”
      “信念啊……”
      两人话音未落,欢脱的一对小兄妹就来拉着他们入座吃饭了。
      一顿最普通不过寻常人家的粗茶便饭吃得玄炎很是满足,就着清淡的小菜竟吃下去了两碗饭,还对大娘的手艺赞声不绝,逗得大娘更是觉得这小公子不端架子,平易可爱,眉眼都笑弯了。
      院内欢声笑语不断,暗中守候在外墙高处的星朗星墨也正目不转睛地观视着内院的一举一动,纵是再和谐也不敢卸下半分警惕。
      
      餍饱喝足后张清穿回了处理干净的衫袍,时间也不早了,他们就与大娘道了别,感谢了盛情招待。
      临走时张清还偷偷与景真约好了每周都带新书来给他讲习,景真牵着妹妹一直送他们到巷口才折返回去。
      穿过狭窄的小巷,二人走到了街市大道上,喧阗吵杂声倏忽又重新涌入耳膜,一时间都有些恍惚,感觉刚刚那样静落的小院是不属于这里的另一番洞天。
      夕阳西斜,落日熔金,玄炎和张清朝着楚彦一早就安排好的那家客栈慢慢逛着走去。
      “清兄,你老家是何种样貌的?不妨讲与我听听。”
      “嗯……是个很小的镇子,人口不多,村里的人互相也都认识,邻里间素来相助扶持、亲睦和洽。我自幼丧父家里只有母亲相依为命,虽然家贫壁立,幸得村子里大家都对我们多加关照,日子过得也算安稳平静。说来偏隅之地没有这般的喧哗热闹,正因如此那里才更显灵动非常,人与自然离得很近很近。晨曦微露时,我的书案上会有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日暮时分,站在村口的小桥往下看去浮光跃金、光影斑驳,还有锦鲤在溪中遊戏;到了傍晚,不若这京城里处处皆是灯火辉煌,那里地偏人静、风清月朗,我常常与故人躺在河岸边的草地之上仰望着夜空的月亮,安安静静,人的心也是,什么恼人之事都能散去……”
      张清说着说着,嘴角的弧度也随之渐深,眼波流转温柔溢水。
      “我见你总是步履缓慢迈不开腿似的,不像个气意盎然的青年人样子又是何故?”
      “啊…是因我左腿幼年时与故人嬉闹时不慎弄伤的,后来就走不快了,倒也不影响什么。”
      “是那位河岸边一起静夜赏月的故人?”
      “正是。”
      “那你高中状元后未曾回去看看他?”
      “我给他写了信,也不知他收到没有……”
      张清眼神柔怅,也看不出是低落还是赧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一本正经的张卿还会这幅样子,我还真有些好奇那人是个什么样貌。”
      嬉笑间两位小公子已走到了凌渊阁楼下,这京城里最大的客栈果然豪华气派,连门框的绘雕都匠心独妙。
      门口的小厮想必早被交代过,一看见两位身着锦服、面容尊秀,一个手持苏绸折扇、一个佩挂香囊的小公子立刻就认了出来,赶忙将两位大贵人迎了进去。
      幸得临川王如此周密的安排,接下来这段日子玄炎和他的伴读学士还真就放下心来,不理朝中事,得以在这民间好好体味一番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