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迈迹图南 ...

  •   趁着开饭前的间隙,玄炎陪着琴琴踢起了毽子,你来我往,玩得甚是开心。
      张清也不讲究,同景真一道坐在里院的台阶上。
      环顾一圈,是一间不大的院落,正中央还种有一颗杨柳。
      时值阳春四月,风起,偶有柳絮飘雪般簌簌落下来,像是烟笼薄雾掩蔽着,以致看不十分清片片柳叶的样子,花类雪、叶如云,朦朦胧翠氛氤氲。
      柳树在这当中间亭亭如盖,显得小院甚至还有些逼仄紧张。
      说来也是奇妙,只隔着一条短短的巷道而已,外面是喧阗鼓噪的熙攘闹市,这个小院落却如同流沙环抱中的一泓清流成泉,映月而无尘,隐匿于市井中安定平和。
      “景真,适才我看你谈吐间像是读过书,你是在哪间私塾上学啊?”
      张清坐在庭阶上,随手捻起吹落到庭前地上的柳絮,比白疊还净素些的绒毛轻轻柔柔,想着这满京城的柳絮绊惹春风,居俗世而自清,年年开年年都是这样。
      收回离散的思绪,张清忽而又转头好奇地问起了景真的境况,隐隐有种感觉这孩子与他儿时有着几分相似。
      “唔……我家穷,爹又死得早,家里只有娘亲一人给官宦人家的门客洗洗衣物才得以养活我们,哪里来的闲钱能去私塾啊。琴琴其实也不是我亲生妹妹,以前我们是住在南城的,那时琴琴一家就住在我们隔壁,可怜她那么小的年纪……”
      景真说到这儿径自垂下了头,还握着半截糖葫芦的手也不自觉暗暗攥紧了些。
      张清注意到景真的动作,抚了抚他的背,接着问道:
      “她怎么了?是……双亲不在了吗?”
      “琴琴的爹娘一直以来都悄悄虐待她,可旁人看来又总是一副温和慈爱的模样。是我有次出去玩,回来晚了无意中看到他们把她一个人扔在院外,琴琴身上穿得很单薄,那晚还飘着大雪怎么……怎么忍心!我……我实在忍不了就去敲了她家门,结果反倒被他们诬陷说是我拐带的琴琴……”
      “难怪她胆子那么小,眼里尽是怯惧,那后来呢?”
      “后来只有我娘相信我,我们又发现了琴琴身上有很多深浅不一的淤青,就告到了衙门,他们说哪有子女状告父母的怎么都不肯受理。当晚琴琴哭着跟我娘说她偷偷听见过爹娘是打算待她再长一些,就卖去给朱员外家做娈妾的,那朱员外可是远近闻名的卑劣无耻之徒,寻常人家姑娘见了都要躲起来的,若是琴琴真的落他手上肯定活不长的,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带着琴琴连夜从南城搬走了,这才落到这里的。”
      “那你们不怕她父母寻了来?”
      “整条麒麟大街这里最为繁华,我想越是热闹的地方越是容易隐匿其中,想来她父母也不会费尽心思寻她,就算找也断然不会找来这里,我也不后悔带她出来,琴琴跟着我们就算是日子拮据点也好过将来送去给人糟蹋□□!”
      张清安静地听着景真慢慢说完,一字一句都像是带着血力道万钧,镇得他心里很不好受。
      这种时候很难不由己及人,想起他小时候虽然环堵萧然,家贫壁立,但也过得无忧无虑。
      有亲善的邻里乡亲,有爱护自己的娘亲,有乐逸自幼陪伴,还有幸能读得了书,今日入得了朝堂,这一路走来顺遂非常又怎能想到这世上不幸悲惨之人处处皆是,既已入仕为官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哥哥,你切莫要与旁人说起啊,我看你跟其他富人家的纨绔公子都不一样,一定是个心地善良之人才跟你说的。”
      景真转头看向张清,眼珠漆黑明亮,瘦瘦的小脸上五官都不大却明晰秀气。
      “放心吧,哥哥保证绝不告诉别人,但是你看错了,我啊,才不是什么富人家的子弟,我小时候和你一样,只有娘亲相依为命,家里也很穷,就连来京城的盘缠都还是别人接济的呢。”
      张清笑着边说还边与景真击了掌,眼里波光盈盈流转。
      “不会吧,你莫要哄我啊,你们的锦袍刺绣那么精巧哪里是我们平常人家穿的起的,炎哥哥看上去那般贵气,定是从小在大户人家里养尊处优的,就你身上挂着的这个香囊也值不少钱吧。”
      “小小年纪还挺识货,眼光也厉害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啊正是炎哥哥家的门客,又虚长他几岁是负责伴读的。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既没有去过私塾,那又是谁教你识字念书的?”
      景真被问及这个顿时眼中含光,侧过身盘起腿来兴奋地说道:
      “小时候在蒙馆上过几日学,跟着先生学了识字,后来家里实在没钱供我再去私塾了,我又很喜欢读书,就去私塾门口等其他人放学了跟他们借笔记来抄写再还给人家,有时候南城的吕秀才也会给我讲些诗词典籍什么的。”
      “既然你这么喜欢念书,再长些就能去求取个功名,顺利的话一朝脱了寒衣入庙堂,也就能为很多像琴琴一样的孩子做些能做的事情了。”
      张清话音未落,又听到景真兴会淋漓地道:
      “功名有什么意思,我啊最讨厌先生们总是说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了,这种东西跟书本身又有什么关系?这些东西只要努力就能得到,非要将之与书捆绑在一起穿凿附会,岂不是辱没了读书的意趣。”
      张清听罢,遂而为之一怔,这么个半大点的小子竟能有这等宏放旷达的洞识,即使将来不入仕,也必定不是池中之物。
      转而又细想这话,让他想起了乐逸从来也是这般守静彻冗、不与世浊,不被任何旧来窠臼所限,反观自己倒是还真有些相形见绌。
      “那你又为何这么喜欢书呢?”
      景真认真想了想,把串上的最后一颗冰糖红果咽下去,才慢慢说道:
      “琼苞花友纵然明艳动人,可越是娇贵的东西越是脆弱易萎;黄金宝石虽然价值连城,可也不免俗庸粗鄙;古玩玉器雅致精巧,但是也得花心思好生珍藏;只有书,书是这世上最有意思的东西,无论何时它都安安静静地在那儿,即使纸张泛黄变得皱皱巴巴了也不要紧,书上的字是嵌进去力量的,有那么多前人用文字撰写成书,涉笔成趣、力透纸背,不用去经历也能知道赤盖下空曾发生过什么事,又能发生什么事,难道不有趣吗?”
      张清盯着他看了会儿,张口道:
      “以后我教你读书可好?哥哥这里有很多很多书,你说得对,读书本就该是件纯粹的事。”
      “啊!真的啊!!我们弄脏了你袍子你还愿意教我读书,我就说哥哥你定是个善良之人。”
      景真说罢还未等张清接话就嗖的一下就跑进了里间卧室,不消一会儿又急撩撩地跑了出来,像是个灵活的小老鼠。
      这小老鼠手上还多了一样东西,只见一张手掌大小的竹纸上放着一片早已风干的小小的四叶草,干燥的叶片呈青葱色,叶脉纹理仍清晰可见。
      张清仔细端详发现景真手上这株草竟与当年乐逸上课时送他的那片小叶子别无二致。
      “哥哥,这是我小时候一位准备去京城传教而迷路的景教传教士爷爷送给我的,他盘缠用完了只好在南城待了一阶段给富人家讲些奇闻异事来换取银两去继续传教,期间一直就住在我家了。他给我讲了好多好多其他国度的故事,可有意思啦!他告诉我这株草叫车轴草,本是只有三片叶子的,一片代表的是希望,一片代表信心,还有一片代表爱,若是能找到有着四片叶子的,那就代表着幸福,这四叶草就叫幸运草。他临走时把这片叶子送给了我,我把它给你吧,谢谢你没有怪罪琴琴还愿意教我读书,我娘常说善良的人会有福报的。”
      景真说罢小心翼翼地将竹纸折起来放在了张清的掌心上,又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这是我最宝贝的东西了,你不要嫌弃。”
      说着还很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梁,笑颜朗朗。
      张清拿着这片叶子突而觉得份量很重,承着一个小孩子赤诚的心意让他感到温暖而恍惚,大抵是极微小的善意也会换来些温暖的能量,无论是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
      将小叶子仔细收好在衣袖内,张清抬起手摸了摸景真的头,笑眼弯弯凑近说道:
      “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也有一片四叶草的,是我喜欢的人送我的,今日你又送了我一片,这样哥哥我就有双倍的幸福了,你这片我替你收着,先借你的运气蹭一蹭,等你长大了有朝一日有了心上人,再来找我要回去。”
      景真听罢嗖得一下站起身来,对着张清说道:
      “你都有了啊,那你还给我,真是的!我刚还思想斗争半天呢!”
      “哎哎,既已到了我手上可就是我的了,怎么处理当然是我说了算,君子之言岂能说反悔就反悔!”
      “我不是君子,我还是个小孩子!”
      “……”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