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姜舒窈今天做的是云南过桥米线。
      
      食材和佐料有限,又有小孩子在,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鲜香清淡的过桥米线。
      
      取老母鸡、猪筒子骨炖汤,用砂锅架在灶上熬了一下午,最原始的柴火灶炖出来的汤别有滋味,只需要洒上一点点盐和白胡椒面,鸡汤就已经鲜美到人食指大动。
      
      炖煮好的鸡汤上面覆盖着一层鸡油,汤中炖烂的鸡肉软嫩香滑,下入焯烫好的米线,主料就备好了。
      
      姜舒窈再三叮嘱两位小朋友吃的时候要注意温度。鸡汤面上的油脂十分保温,足以让切好的薄肉片过汤而熟。
      
      但谢昭还是吃得很急,他挑起一片薄肉片从汤里过,夹着软糯醇香的米线一口塞入嘴里,滚烫的温度让他不断吸气,烫得小脸通红。
      
      谢国公府大厨房长年备着各种各样的新鲜蔬菜,就算是没有,主子一声吩咐,下人也会立马找来。
      
      不容易熟的蔬菜都焯过水,切丝摆盘,白白绿绿的配菜搭配着精致的瓷器,看上去赏心悦目。
      
      谢珣看这一大桌子瞧着新鲜,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姜舒窈从碗里捞出一颗鹌鹑蛋,轻咬一口,软嫩的蛋白破开,蛋香浓郁,鲜香可口。
      
      “米线。”她烫得倒吸冷气,又要回话,又要吸气,姿态实在是不雅。
      
      谢珣从未见过女子有这般吃相,居然和小胖子谢昭一样狼吞虎咽的,实在是不雅观。
      
      他微微蹙眉,道:“我当然知道是米线。”他好奇的是这种吃法以及摆了满桌的蔬菜肉片是何用途。
      
      只可惜姜舒窈听不懂他的疑惑,听他这样说,头也没抬:“哦。”
      
      “三婶,鱼片!”谢昭口里哈着气,朝姜舒窈伸出小短手。
      
      姜舒窈默契地递给他装着生鱼片的盘子,嘴里刚塞入一大口米线,一边嚼一边烫得满眼泪光。
      
      谢珣再次被无视了。
      
      他看着这吃相“豪放”的一大一小,再一次增进了对姜舒窈的了解,看来她在姜家的时候完全没学过礼仪。
      
      鸡汤的鲜香飘进谢珣的鼻子,小瘦子谢曜被两人感染了,吃相也越来越不收敛,大口吞咽,吃得痛快。
      
      谢珣看得头疼,将目光移向姜舒窈,她正巧吃到了一根很长的米线,鼓着仓鼠一样的脸颊“吸溜——”一声,把米线吸进了嘴里。
      
      谢珣难以置信。
      
      怎么会有大家闺秀这样用饭,简直像他在外游历时见过的塞北的女人一般,十分不得体,但是......看着也十分美味。
      
      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这么大一个人杵在这儿,姜舒窈也不能当没看见。
      
      她知道谢珣不待见他,也没想着跟他处好关系,见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碗,便道:“你用晚膳了吗?”
      
      谢珣居然有种被猜到心中念头的恐慌感,连忙把眼神移开:“尚未。”
      
      姜舒窈客气地问:“那你跟我们一起吗?”谢珣那一脸嫌弃的模样,一看就是不愿意的,她问的时候就知道了答案。
      
      却不料谢珣沉默了几秒,突然道:“好。”
      
      姜舒窈猛地抬头,吃惊地瞪着他。
      
      谢珣也没想到自己怎么就吐出了这个“好”字,心里后悔万分,面上还要强装淡定,掀袍坐下。
      
      他抬手,立刻有人上前摆碗伺候。
      
      姜舒窈见他连吃饭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模样,默默腹诽,这吃什么米线啊,喝露水算了呗。
      
      白芍见姜舒窈做过一次,焯米线不需要什么手艺,看一眼就会,她很快就把谢珣的那份端了上来。
      
      砂锅放在面前,鲜香的味道更浓烈,汤底清澈透亮,汤面上覆盖着一层黄灿灿的油脂,白米线浸在汤中,光是看一眼,就能想象到鲜甜清香的滋味儿。
      
      谢珣动筷,姜舒窈忍不住提醒:“小心烫。”
      
      谢珣微愣。
      
      若是把谢珣当成自己的丈夫来看,姜舒窈必然是会感到尴尬的,而此时她把他当做一个普通食客,态度就无比自然了。
      
      要知道吃货之间是很友善的,一般有生客问隔壁桌“你这是吃的什么,好吃吗?”,大多数食客都会热情解答并推荐菜单的。
      
      今天谢昭谢曜极度捧场,取悦了她这个做饭的人,所以再为谢珣介绍时,她态度热情爽朗。
      
      “先放入荤菜,再放素菜。”她讲解道。
      
      谢珣点头。
      
      姜舒窈看他一副优雅清冷的模样,实在是心焦,干脆往他那边移了一点,顺手给他利落地倒入一枚生鸡蛋。
      
      接着麻利地为他用公筷夹入生肉片、生鱼片、鸡肉片、腰花、肚片等肉食。
      
      她一边夹一边问:“这个吃吗?这个呢?这个不忌口吧?这个很好吃的,尝一尝?”
      
      谢珣被她倒豆子似的语速砸得头晕,不管吃不吃这些肉食,都随她去了。
      
      她又为他夹入嫩韭菜、菠菜、生菜丝、萝卜丝等素菜,只垫了个底的砂锅很快就堆了起来,满满一碗,色彩鲜艳却不浓烈,菜色丰富。
      
      “等菜熟了就可以吃了。”姜舒窈期待地看着谢珣,“试试?”活像个过年回家疯狂喂孙子的慈祥老太太。
      
      “多谢。”
      
      谢珣躲开她亮晶晶的目光,十分不自在,甚至有些愧疚。
      
      她果真是为他做了这一大桌子菜,否则怎会如此激动迫切地招待他用膳?而他却在新婚头一天,撇开妻子出门躲避。
      
      看着差不多了,姜舒窈提醒道:“可以吃了。”
      
      谢珣抛开心中的想法,把注意力转到锅中,挑起一筷子米线,里面混杂着各式各样的蔬菜丝,一口咬下去,口感丰富,浓郁鲜美。
      
      滚烫米线带着韧性,软滑可口,既有鸡汤的鲜美味,又掺杂着自身清爽的回甘和米香。
      
      蔬菜刚刚烫熟,鲜脆清甜,比起传统做法来说更为脆嫩,锁住了蔬菜本身原汁原味的清香,也保证了口感。
      
      夹杂在一起一口吞下,倒是能理解为何他们刚才如此狼吞虎咽了。
      
      谢珣十多年的用膳礼仪让他一直保持细嚼慢咽的用饭习惯,还在默默品味时,抬头突然撞见姜舒窈期待的眼神,吓得差点呛住,这才想起她还在等自己的评价。
      
      他匆忙咽下,滚烫的温度让喉咙微疼。
      
      “鲜香可口,别有风味。”
      
      姜舒窈得到好评了,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战场”继续扫荡。
      
      如果刚才谢珣给她差评,她一定立马抽走他的砂锅。
      
      谢珣见姜舒窈眼巴巴等着自己的评论后才放心地用膳,突然心软了一下,就算他厌恶她耍手段嫁给自己,但她这份心悦自己的心意确实是真的。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心中一有事,用膳时就忘了速度。
      
      薄到透光的肉片入口鲜嫩,咸淡合适,滋味醇厚浓郁,混着米线入口,一口接一口,根本停不下来。
      
      等到他身上的薄衫微湿时,砂锅已经见底了。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吃得这么痛快了。
      
      转头一看,姜舒窈和两个小侄子早已吃撑了,懒洋洋地倚在一旁,一副没骨头的样子。
      
      他从小大到大用饭都是吃到有微微的饱腹感即可,从开没有吃撑过,所以不能理解撑得动不了的姜舒窈。
      
      谢珣忍不住带着训斥的口吻道:“你那是什么坐姿?”
      
      姜舒窈懒洋洋瞟他一眼,不动。
      
      谢珣:......
      
      他转头往周围扫了一圈,没见着有小厮在旁,微微松了口气。
      
      松了口气后又有点疑惑,自己为何担心男人看见姜舒窈这幅没骨头的懒样子,她丢脸也是她自个儿的事啊。
      
      他没有深想,背上的薄汗让他有些恍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得这么痛快开心了。
      
      他看着姜舒窈,欲言又止。
      
      复杂的情绪还未翻腾起来,姜舒窈就捂住胃哼哼嚷着撑,谢珣的情绪立马被砸了个七零八落,不忍直视地移开目光。
      
      “给她泡杯山楂茶吧。”他吩咐白芍道。
      
      “不用不用,我散会儿步就好了。”姜舒窈站起来,牵起同样吃撑了的两位小朋友去院子里溜达去了。
      
      谢珣看着她的背影,十分无奈,想不通是怎样的人家才能养出这样的女子。
      
      不过很快他就能明白了。
      
      三朝回门那天,谢珣起了个大早,到达院子时发现姜舒窈并没在屋内。
      
      他正要开口问,姜舒窈抱着个小坛子从小厨房里钻了出来。
      
      谢珣忍不住抽了抽眉脚。
      
      “你为何这身打扮?”
      
      姜舒窈今天这一身要多素净有多素净,脸上扑了厚厚一层白米分,看上去毫无血色,一双倒八眉不伦不类地挂在脸上,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般,和她那双顾盼生辉张扬明媚的眸子一点儿也不搭。
      
      姜舒窈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有多辣眼睛,高挑起眉,倒八更明显了:“我?今日这身是我特意打扮过的,我娘就喜欢这样的。”
      
      谢珣怎么也是个审美正常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见到她这样实在是难受,直想掏出帕子把她眉毛给擦了。
      
      姜舒窈才不管他看得难受不难受的,自顾自地抱着小坛子上了马车。
      
      谢珣见她一副很宝贝小坛子的样子,把视线从她的眉毛上移走,好奇道:“这是什么?”
      
      姜舒窈得意道:“这是茱萸油!”
      
      倒八眉更倒了。
      
      谢珣快要忍不住掏帕子了,幸亏姜舒窈先一步动作解救了浑身难受的他。
      
      “你要尝一尝吗?”她抱着小坛子坐过来,白芍很有眼力见地递上一根筷子。
      
      谢珣不想看她脸,胡乱地点了点头。
      
      姜舒窈迫不及待地打开盖子,一股辛辣味瞬间溢满整个马车车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