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几人正闷头吃饭时,门口窜进来一个小萝卜丁,一眼锁定姜舒窈:“三婶!”
      
      姜舒窈低头一看,正对上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
      
      大房生了对双胞胎,一胖一瘦,一个活泼好动,一个文静寡言。胖的那个扯着姜舒窈袖子,瘦的那个躲在他背后偷看。
      
      姜舒窈记不得他们的名字,揉了揉小胖的圆脑袋,糊弄道:“是你们啊。”
      
      小胖自来熟,笑出一口大白牙:“是呀,到了四弟喝药膳的时候了。”
      
      原来药膳是煨给小瘦子吃的。
      
      小胖说完,立马切入自己关心的话题:“三婶,你在吃什么啊,闻起来真香。”
      
      厚蛋烧还剩几块,还没凉,姜舒窈便夹了一块递到小胖面前:“尝尝?”
      
      厚蛋烧颜色好看,金黄中夹杂着橙红的胡萝卜碎和嫩绿的葱花,最讨小孩子喜欢了。
      
      小胖大口一张咬了一大半,以往没有吃过这种口感的食物,吃了个新鲜,好话跟不要钱似得往外冒:“好吃,真好吃,再给我咬一口可以吗?”
      
      姜舒窈又喂他吃了一个。
      
      小胖吃得欢快也没忘了弟弟,把小瘦子从身后拽出来:“三弟,你吃吗?”
      
      小瘦子怯怯地抬眼看了下姜舒窈,清澈干净的黑眼珠里尽是好奇,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姜舒窈顿时心都要化了,弯下腰给他喂食。他跟小奶猫进食一样咬了一小口,慢条斯理地嚼着,倒让姜舒窈有些忐忑。
      
      “好吃吗?”小胖在旁边问。
      
      小瘦子慢半拍地点了下头,姜舒窈松了口气。
      
      小胖很有话痨天赋,自顾自地介绍到:“三弟喜甜食,可能是平常苦药喝的太多了吧。他胃口不好,饭量很小,所以比我瘦太多了。”
      
      丫鬟们在双胞胎进来后就收拾盘碗站好了,双胞胎的大丫鬟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厨房,将盅盖打开查看火候,见药膳还未煨好,也跟着束手站在一旁。
      
      姜舒窈想到大夫人是执掌中馈的,等会儿她还要去大房找她商量小厨房的事儿,便留在大厨房和他们一起等药膳。
      
      看到圆圆鼓鼓的小胖,她突然想到一个快速简单的甜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动手试一试。
      
      姜舒窈从厨房一角取下晒过的玉米棒,剥粒丢入锅中,迅速盖上锅盖,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闷响声。
      
      小胖好奇地探头探脑,吓得大丫鬟上前把他拽远,生怕铁锅会炸开。
      
      不止她一人害怕,大家都或多或少地往远处挪了挪脚步。
      
      虽然刚才姜舒窈露了一手,但她的丫鬟们对她的印象依旧是不靠谱。
      
      铁锅很沉,姜舒窈废力地握住把手画圈状摇晃,以保证玉米粒受热均匀。
      
      噼啪声渐弱,过了一会儿,锅内基本没有玉米粒爆开的声音后,姜舒窈将铁锅从灶上拿开,焖了几秒后,在一众人怀疑的目光下打开了锅盖。
      
      大部分的玉米粒都爆开了。
      
      再重新架起一口干净的铁锅,凉锅倒入油和糖,吩咐烧火丫头烧中大火,糖很快融化变色,色泽逐渐变棕黄,用筷子一挑,刚好能够拔丝,焦糖就熬好了。
      
      将爆好的爆米花倒入焦糖中搅拌均匀,焦糖爆米花就做好了。白色的爆米花裹着晶莹剔透的焦糖糖衣,看上去香甜可口。
      
      姜舒窈拿了一颗放入口中,焦糖糖衣还未冷却,外皮不够清脆,甜度够了,总的来说比想象中成功。
      
      从她打开盖子后甜香味儿就溢满了厨房,见她拾了颗品尝,小胖终于忍不住了,挣脱大丫鬟朝姜舒窈跑去,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什么味道的?”
      
      姜舒窈顺手给他喂了一颗,两人一个自来熟一个性格开朗,明明今天第一次见面,倒像是认识了很久的姐弟般。
      
      小胖将爆米花塞入口中,外层的糖衣稍微凉了一点,咬下去有种微微清脆的口感。爆米花蓬软甜香,焦糖浓厚的甜味并没有掩盖玉米本身的香味,甜味儿很重却不会腻,只因焦糖自身带的微苦清香恰好中和了甜度。
      
      “嗯~”小胖瞪起眼睛,比起味道他更多吃的是新奇,“好吃。”
      
      他对弟弟招招手,想和弟弟一起分享美味。
      
      姜舒窈拿了个大碗将爆米花全部倒进去,递给小瘦子,小瘦子怯怯地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抵住对爆米花的好奇,接过大碗。
      
      正巧药膳好了,姜舒窈牵起小胖的手:“走吧,边走边吃。”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大房的方向走。
      
      小瘦子胃口不大好,但吃爆米花倒吃得津津有味,不断往嘴里放,等到了大房时爆米花已经下去半碗了。
      
      院子里正热闹着,屋前站着一排管事和嬷嬷们,大夫人徐氏桌前摊着账本正在算账。
      
      姜舒窈见状不好意思打扰,本想另寻时间再来找徐氏,徐氏却先开口把她叫住了。
      
      “三弟妹。”徐氏把账本一合,脸上带着热切的笑,站起身来往外迎了几步。
      
      她挥手让下人散了,又是吩咐倒茶又是吩咐上点心的,热情款待让姜舒窈感觉晕头转向的。
      
      徐氏比姜舒窈大了十几岁,但她对待姜舒窈亲亲热热的样子仿佛两人是亲密的小姐妹一般,姜舒窈甚至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两人第一次正式对话了。
      
      “大嫂,你这边若是正忙着,我就等会儿再来吧。”姜舒窈道。
      
      “你来的正好,刚刚忙完。”徐氏笑着摇头,挽着姜舒窈让她坐下,“弟妹找我有什么事吗?”
      
      徐氏面上看着亲切,心里不断猜想姜舒窈此行目的,新婚头一天不供着婆母不陪着丈夫,往她这个妯娌这儿跑是怎么回事?
      
      心思几转,她想到姜舒窈现今的处境,有些不屑。
      
      估计谢珣躲她躲得远远的,她不在屋里哭还腆着脸来出来晃悠,看来还真如传闻所言,是个脸厚的。
      
      姜舒窈不知徐氏心中所想,本来还有些尴尬,但没想到徐氏这么热情,那份生疏一下散了不少,她一边在心里把徐氏夸了个遍,一边品起徐氏推给她的点心来。
      
      绿豆糕清甜细腻,入口即化,甜度微重,很适合配茶吃。
      
      她咔咔咔几口吃完了擦干净手指,才想起正事儿来。
      
      “对了大嫂,我今天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小厨房的事儿。”
      
      徐氏正在内心鄙夷她的吃相,突然听到她开口,愣了一下:“什么?”
      
      姜舒窈以为徐氏是个善良大方的自来熟,自己也就敞开了说了,完全没有客套的意味:“我看三房的小厨房一直是空的没开过火,现在我嫁过来了,想把小厨房收拾出来。”
      
      徐氏微微皱了下眉,但很快恢复大方的笑容:“你想吃点什么直接吩咐大厨房做便是了。”小厨房收拾出来了还得分配人手,每月的账从哪走也有的纠缠,说的倒是轻巧。
      
      姜舒窈自然不懂徐氏的顾虑:“大厨房太远了,来来回回的不方便,而且我这人喜欢折腾点吃食,去大厨房未免碍手碍脚。”
      
      徐氏还真没和姜舒窈这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类型的女人打过交道,心里白眼都要翻出来了,面上还得保持和煦的笑:“这......不满弟妹说,若是真要开小厨房,每月的花销......”
      
      她话音拖得长,希望姜舒窈能明白明白。
      
      姜舒窈正在把罪恶之手探向栗子糕,听罢壕气地甩甩手:“没事儿,我有钱。”她本来就没打算让徐氏支钱。
      
      “呃。”徐氏憋了满肚子的话卡在了嗓子眼儿。
      
      几年前二房那边开小厨房,她可是和二夫人周氏明里暗里斗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还是老夫人拍板定了小厨房定例才消停的。
      
      本想着姜舒窈肯定也是来她这儿抠钱的,没想到她竟然打算自己掏钱。
      
      姜舒窈本就是现代人思想,折腾吃喝总不能花别人的钱吧。见到徐氏一副欲言又止的错愕样,她突然担心起来,把栗子糕囫囵咽下,转头问白芍:“我的钱够吧?”
      
      “回夫人的话,当然够了,不过是开个小厨房嘛,这用度不值一提。”白芍从小到大就在看着襄阳伯夫人和其他七房妾室的过招中长大,可以说是宅斗少年班尖子生,自然看得出徐氏对姜舒窈的鄙夷。
      
      她作为被委以重任的大丫鬟,熟知谢国公府各房的人。大夫人徐氏的父亲是出了名的清官能臣,她自身也是京城出名的才女,靠这两样名头嫁了谢国公,然而名头好听了有什么用,比起富裕的公侯之家来说,他们都是一群穷鬼罢了。
      
      徐氏听到白芍的话,脸上笑容僵了僵。
      
      她嫁到谢国公府后可谓是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生怕哪点没做好惹来别人的轻看,在吃穿用度方面上严格把关,没出过一次错,但也因此被诟病小家子气。
      
      姜舒窈没想着从公中出钱当然是好事,可是......怎么听着这么气人呢?
      
      姜舒窈完全没见到徐氏变僵硬的笑容,乐呵呵地道:“那就好。大嫂,麻烦你给管事那边打个招呼吧,给我寻些手艺好的泥瓦匠来,我想改造一下厨房。还有平常我这边采买蔬果粮食什么的也跟着公中走,也麻烦你让管事和白芍商量一下。”
      
      徐氏点头,让丫鬟唤管事来。姜舒窈也不懂这些,等白芍和管事商量完后,便起身告辞了。
      
      她没想到办事这么顺利,被徐氏送走的时候感叹地抓着她的袖子道:“大嫂你真好。”谁说的妯娌之间相处困难,她这不是挺顺的嘛。
      
      徐氏不动声色地把她手拨开,笑道:“弟妹客气了。”
      
      姜舒窈依旧热情:“那我先走了,以后我常来大嫂这儿坐坐,大嫂不会嫌弃吧?”
      
      徐氏想到刚才被吃空的两碟子点心,努力保持笑容不变,摇头温婉道:“不嫌弃。”
      
      姜舒窈笑着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给她招手。
      
      徐氏站在屋檐下目送她,看着姜舒窈那张明媚灿烂的笑脸,越看越扎心。
      
      看着看着发现从旁边突然窜出来两个小不点,一宽一窄的,跟在姜舒窈后面走远了。
      
      她眨眨眼,定神细看,这两个小矮子不是她的双胞胎儿子吗?怎么跟姜舒窈跑了?
      
      她惊讶地回头看大丫鬟,大丫鬟也摸不着头脑,连忙吩咐人跟着。
      
      她们俩摸不着头脑,姜舒窈也是。
      
      她看着跟着她身旁的两个小团子,疑惑道:“你们跟着我干嘛?”
      
      小胖扯着她的袖子道:“我想跟三婶玩儿。”
      
      姜舒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惹得小胖喜欢了,大概是因为......她长得好看?
      
      她摩挲着下巴想着,另一只手袖子被人扯了扯,低头一看是小瘦子。
      
      “我想吃糖。”他的声音很小,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
      
      姜舒窈反应了一下才想起他说的“糖”应该是爆米花。
      
      “刚才那一碗都吃完了?”
      
      小瘦子点头。
      
      “嗯......那不能多吃,小孩子吃多了不消化。”其实她也不懂这个,反正小孩子少吃零食就对了。
      
      小瘦子委屈巴巴点头,继续扯着姜舒窈的袖子往三房走。
      
      到了三房,姜舒窈就没空管他们了,全身心投入小厨房建设中。
      
      她也没有避嫌的意思,又是笔画又是作图,让工匠在小厨房外砌了个面包窑,当成简易版烤箱来用。
      
      两个小萝卜头津津有味看热闹,大有上手捣乱的模样,姜舒窈赶紧拦住,吵吵闹闹一番,最后面包窑上方多砌了一对猫耳朵。
      
      夕阳西下,谢珣跑完马回来,下意识地就跨进了正院,见到廊下忙碌的丫鬟们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娶亲了。
      
      他本来打算掉头就走,丫鬟们却纷纷顿足行礼,引得正在吃晚饭的姜舒窈朝他看来。
      
      这下可尴尬了,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和姜舒窈对视时,一声童音打破了这份尴尬。
      
      “三叔!”
      
      谢珣这才发现摆在屋门口的长案对面坐着两个小团子。
      
      他松了一口气,有两个小侄子在他总算不用单独面对姜舒窈了。
      
      他朝两人走去:“阿昭阿曜,你们是来找三叔的吗?”
      
      他嘴上这么问,心里早有答案。
      
      阿昭(小胖子)一项黏他,这次应当也是专门来找他的,只可惜他为躲开姜舒窈出府了,他们只能找到姜舒窈。
      
      谢珣愧疚又无奈,朝谢昭张开双臂,等待小胖像往常那样扑进他怀里让他举高高。
      
      ......然后他就举着手臂僵硬了几秒。
      
      谢昭瞥了他一眼,毫无反应,咽下口里的食物后道:“不是。”接着等不及多说一个字,又着急忙慌的下筷子挑菜吃。
      
      谢珣站在主屋十几步开外,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被无视是什么感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