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谢珣没闻过这么刺鼻的“食物”,忍不住怀疑道:“这是吃的?”
      
      “对呀。”姜舒窈得意地点头。
      
      谢珣皱着眉头,十分抗拒,姜舒窈撇嘴,“啪嗒”把盖子合上了。
      
      车内一时无言。
      
      姜舒窈的母亲出身不算显贵,但祖辈正赶上开国皇帝改革商制,一跃成为赫赫有名的富商,又有皇家做靠山,一代比一代富有。
      
      据大丫鬟白芷称,姜夫人胃口一直不太好,身子骨也越来越弱。要想后半辈子过得好,娘家撑腰必不可少,姜舒窈想抱紧襄阳伯夫人大腿,便从饮食方面入口,紧赶慢赶熬制出了这罐茱萸油。
      
      姜夫人倒不是健康方面出了问题,只是当年和襄阳伯后院的莺莺燕燕斗法时在饮食上吃了亏,节制饮食了数年后,胃口就一直不大好了。
      
      作为一个有名的美食博主,姜舒窈曾经出过几期古法美食专题,其中就有专门介绍过茱萸油。在辣椒传入中国前,食茱萸是川菜辣味香料的主要来源之一。
      
      《本草纲目》记,食茱萸“味辛而苦,土人八月采,捣滤取汁,入石灰搅成,名曰艾油,亦曰辣米油。”
      
      要说开胃,川菜绝对是排在前头的。有了茱萸油,配上生姜、花椒,就可以制作出川菜的麻辣味了。
      
      马车摇摇晃晃到了襄阳伯府,谢珣先一步下马车。
      
      襄阳伯夫妇早在门口等候,见到了谢珣均是眼前一亮,又想到这是自己的女婿,两人颇有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和糟蹋了他的愧疚感。
      
      谢珣觉得两人目光有些奇怪,但未做多想,先见礼,随后侧身扶姜舒窈下车。
      
      一回头就愣住了。
      
      只见姜舒窈颤颤巍巍下了车,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踩着脚凳轻飘飘地“飘”了下来。
      
      平眉倒八,眼里水波浮动,上前见礼,声若蚊蝇:“父亲,母亲。”
      
      谢珣一项无波无澜的脸上难得露出错愕的神情。这和车上中气十足说话抱着缸不撒手的姜舒窈是两个人吧。
      
      襄阳伯夫人见状满意地点头,上前扶住她的手:“窈窈……”
      
      襄阳伯见她行事规矩,应该没给襄阳伯府丢脸,便对谢珣笑道:“小女娇纵,望伯渊多多担待。”伯渊是谢珣的字。
      
      谢珣轻咳一下,又恢复了谦谦公子的模样,连忙附和,落后襄阳伯半步入府,几个来回就和襄阳伯相谈甚欢。
      
      姜舒窈在出嫁前也和襄阳伯夫人相处过些时日,一眼就看出她此刻面色不佳,关切道:“娘,你怎么了?”
      
      襄阳伯夫人握着她的手力道加大了几分,终究没能忍住,抱怨道:“你可知道,刚才后院那几个也想凑到前头来迎接你们,这么些年咱们府上闹着也就算了,今日你回门她们还想往跟前凑,真是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那老糊涂东西居然还同意了,若不是我跟他细细辩了一番,恐怕今日就如了她们的愿了。”
      
      她压低了嗓门,但火气上来了,声音还是不够小。襄阳伯听不见,耳力非凡的谢珣确是听得一清二楚。
      
      姜舒窈劝道:“娘,别气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
      
      “放心,我只是受了点气,她们可是一点好也没讨着。”
      
      谢珣听到这些难免尴尬,加快了脚步。襄阳伯府后宅果然是如传闻中的荒唐,襄阳伯夫人听上去也和一般主母差距甚大。
      
      “嗯,这是当然了,娘你最厉害的。”姜舒窈知道,襄阳伯夫人已经把和后宅几位妾室通房斗法当成日常了,只要襄阳伯后宅不死光,襄阳伯夫人就会始终留一口气来对付她们,大概也是这么多年斗出了乐趣吧。
      
      襄阳伯府人丁单薄,只有襄阳伯在前院招待女婿,姜舒窈和襄阳伯夫人携手到了后院。
      
      一踏入后院,襄阳伯夫人就容光焕发。此时此刻嫁给谢珣的姜舒窈就是她的战利品,平素里总是跳出来惹她讨嫌的妖精们今日都一个个窝在院子里没出来。
      
      她颇为感慨:“窈窈,娘这么多年的恶气总算是出掉了,她们再怎么钻营招摇,也永远没法翻身踩到你的头上。”
      
      进了主院,跨过门槛,她身形突然一晃,差点没站稳。
      
      姜舒窈连忙搀扶着她坐到椅子上:“娘,你怎么了?”
      
      襄阳伯夫人缓过了这阵,摆摆手道:“不妨事。”
      
      旁边嬷嬷上前解释:“夫人这几日食欲不振,从小姐出嫁到现在,只食了两三碗素粥。”
      
      姜舒窈知晓她胃口不太好,也没想到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她担忧地望着襄阳伯夫人,这眼神让襄阳伯夫人心口一暖,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窈窈,母亲这一辈子也没吃过什么苦头,娘家富裕,祖辈世代积累的财富无论怎么挥霍这辈子也挥霍不完,我时常睡不着便胡思乱想着,偌大的家业是否有败空的一天。当然,这事万不会发生的,我在经商方面颇有些天份,钱财累积的越来也多……”
      
      姜舒窈:……
      
      “哎,我只得你这一个宝贝闺女。钱财,你是不用担忧;权势,有你姨母表弟撑着,好吧,你爹那个混蛋也勉强算上,我最操心的便是你的婚姻了。如今见你嫁得好,我也放心了。”襄阳伯夫人语气愈发温柔,“娘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好了……”
      
      姜舒窈的心又揪了起来。
      
      此时,有丫鬟匆匆过来,绕到嬷嬷身旁说了什么,嬷嬷上前打断了襄阳伯夫人的话,附耳说了几句。
      
      “身子骨越来越不好”的襄阳伯夫人一甩刚才那副病弱的模样,手掌狠狠一拍,桌上的茶盘果盘糕点盘齐齐腾飞,又“哐”地落下。
      
      “好啊,这群没皮没脸的东西还敢来招惹我,看我不撕下她们一层皮来!”她猛地站起来,中气十足地吼道,无视蹲在她身前的姜舒窈,领着一堆丫鬟婆子就冲了出去。
      
      等姜舒窈反应过来,院子里早没了她们的身影。
      
      “小姐?”白芷见姜舒窈僵在原地久不动弹,轻轻唤了一声。
      
      姜舒窈回神,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走吧,去厨房。”
      
      白芷眨眨眼:“啊?”
      
      “母亲最近食欲不振,我能做的只有为她做几道开胃菜,其余方面……”想到襄阳伯夫人刚才气势汹汹的模样,她还真插不上手。
      
      白芷点头,跟着她到了大厨房,早有丫鬟把茱萸油抱了过来。
      
      姜舒窈迅速扫了一下厨房里的食材,定了两道川菜,袖子一挽,开始做菜。
      
      周遭众人胆战心惊,围着她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干活呀。”姜舒窈道。
      
      厨房里又恢复了平素的热闹,只是无数的目光时不时向姜舒窈扫来,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把厨房给拆了。
      
      本朝开国皇帝能力极强,兴修水利,改革商业,开通航运,推行科举……然而,这位大佬却不是位重口欲的人,开国前烹饪方式还停留在水煮菜,开国后大佬也只是顺手发明了铁锅炒菜而已。他本人饮食清淡,也就导致时下菜品多偏清淡鲜香。
      
      姜舒窈比不上大厨的手艺,但见多识广,即使每日变换花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可以不重样。
      
      众人看她手法利落,无不惊愕疑惑,待到大料入锅煸炒,厨房里腾起层次丰富的辣味时,众人也顾不得规矩了,纷纷交头接耳切切私语。
      
      虽然这次宴客加主人只有四人,但菜品依旧丰富精美,襄阳伯夫人把后院一堆糟心的人收拾完以后正碰上跟着上菜丫鬟们往堂屋里走的姜舒窈。
      
      “你身上是什么味?”她刚刚靠近,就闻到姜舒窈身上淡淡的麻辣味,忍不住皱眉。
      
      姜舒窈见她又想说教,连忙抱住她的胳膊:“娘,你不是说最近胃口不好嘛,女儿就去厨房为您做了两道菜。”
      
      “窈窈,你有心了。”襄阳伯夫人语气瞬间温柔了不少,“有你这份心意,娘今日吃什么都香。”
      
      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襄阳伯夫人虽然感动,但到了屋内第一件事就是吩咐上菜丫鬟:“把小姐做的菜摆在老爷跟前。”
      
      襄阳伯正在和谢珣谈北地风貌,耳朵听了这一句,眉头一跳,转头看向襄阳伯夫人。
      
      襄阳伯夫人在谢珣面前断不会下了姜舒窈面子:“窈窈知道我今日胃口不佳,便特意下厨做了两道菜,孝心可嘉。”
      
      襄阳伯干笑了两声,转头对谢珣道:“哈哈,窈窈一向贤惠孝顺。”
      
      谢珣面色不变,点头附和。
      
      襄阳伯话已出口,哪怕姜舒窈做的是毒药,他也得挑上两筷子并附上称赞。
      
      丫鬟鱼贯而入,摆盘揭盖,一番动作行云流水。
      
      摆在襄阳伯面前的菜盘被揭开盖子,一股陌生的浓郁麻辣鲜香味瞬间弥漫开来,霸道的麻辣味让人下意识吞咽唾沫。
      
      姜舒窈开口介绍:“这道是麻婆豆腐,这道是水煮鱼片。”
      
      麻婆豆腐八个字,麻辣酥香鲜烫嫩整。大小均匀的豆腐丁堆砌在一起,酱汁色泽红亮,葱段点缀其间,中央一圈铺着花椒碎、蒜末、葱花,装盘后用淋上热油,哗啦啦一声,麻辣蒜香充分激发了出来。
      
      水煮鱼片用深口磁盘装盛,表面浮着一层鲜亮的红油,颜色清透,下面扑满了嫩白的鱼肉,上方点缀着星星点点翠绿的葱花,光是强烈的颜色对比就叫人食欲大开。
      
      “爹,你尝尝?”姜舒窈期待地看着襄阳伯。
      
      无论如何,色香味三者中前两者都能算上上品,襄阳伯用筷子挑了一片鱼片,滑嫩的鱼片裹着汤汁,落入白瓷碗,微微荡了一下,弹性十足。
      
      甫一入口,鲜麻微辣的味道就席卷而来,全然没有鱼的腥味,独特的鲜味却翻了倍,滚烫的鱼片加剧了麻味,从舌尖到喉咙,泛起一线热意。
      
      只见襄阳伯二话不说,又连续挑了好几片放入口中,过足了瘾后才痛苦地吐出一个词:“很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