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在嫁过来之前,姜舒窈已经了解了谢国公府的情况,来的路上谢珣又为她讲了一遍。
      
      谢珣排行老三,前面两个哥哥都是嫡子,年岁较大,孩子都和姜舒窈差不多大了。他后面有一位庶弟和一位嫡亲妹妹,庶弟只比他小了一岁。
      
      两人踩着点进屋,丫鬟一打帘,所有人都齐刷刷转头来看。
      
      姜舒窈略微紧张,跟着谢珣向公爹婆母见礼。
      
      老夫人对这个媳妇儿不太满意。在定亲后她派人打听过姜舒窈,传回来的话一个比一个难听,无论从品性还是家世来讲,姜舒窈都配不上谢珣。
      
      现在见她礼仪挑不出半分差错,老夫人神色稍微好看了一点。
      
      姜舒窈按照学过的礼仪恭恭敬敬地给二老敬茶,老夫人却没有伸手来接的意思。
      
      谢国公一向是个和善性子,自顾自接了茶,老夫人也就不好刁难姜舒窈了。
      
      第一关轻松过了,后面的见礼就容易多了。姜舒窈挨次收了红包,又把早准备好的礼物发给小辈。
      
      大房二房的小孩多,年纪稍长的和姜舒窈一般大了,红着脸叫她“三婶”的时候让她有种过年回家仗着辈分占同龄人便宜的错觉。
      
      她抿着嘴偷笑,笑意让本就明艳的长相更加生动朝气。 
      
      一旁的谢珮看到这一幕觉得无比刺眼。
      
      她是谢国公府的嫡幼女,自小是众星捧月的人物。上面三个嫡亲哥哥一个比一个能干,尤其是三哥,多少贵女为了打听他的消息来巴结她,没料想三哥最后娶了姜舒窈。想想以后自己要管姜舒窈叫三嫂,她就觉得自己脸都丢尽了。
      
      轮到谢珮时,她接过礼物转而递给丫鬟,敷衍地说了声谢,摆明了是要给姜舒窈下脸子。
      
      气氛有些尴尬。
      
      姜舒窈早已做好了被刁难的准备,没想到长辈那边过关了,倒是小丫头这边过不了。
      
      她笑容不变,仿佛并没有察觉到谢珮的刁难:“不用谢,小妹喜欢就好。”
      
      谢珮被噎了一下,她连盒子都没有打开看过,何谈喜欢?姜舒窈果然是个厚脸皮的。
      
      她气呼呼的从丫鬟手里夺过盒子来,打开轻飘飘看了一眼,笑道:“三嫂真是有心了,不过这套头面太华贵了,我向来喜好清雅素净一些的首饰,怕是用不着了。”
      
      姜舒窈一向被人讽刺长相俗气,打扮上不得台面,这话明里暗里夹杂着针对的意味。
      
      被针对的姜舒窈不痛不痒,正打算接话时,谢珣先开口了:“你还年幼,以后有的是机会用到。”
      
      他虽不喜姜舒窈,但也没想着要欺负她,不想在今天生出是非。
      
      他说完后就领着姜舒窈越过了谢珮,把谢珮都给弄懵了。
      
      在场的众人也没想到谢珣会开口帮姜舒窈说话,毕竟昨日新婚当晚他的态度可是摆得很明确的。
      
      姜舒窈偷偷瞄了一眼谢珮,发现小姑娘委屈得眼睛都红了。
      
      谢珣这个猪队友。
      
      明明可以糊弄过去的,非要帮她惹仇恨,还惹上了个玻璃心的小姑。
      
      敬完茶后,众人陆陆续续散了,姜舒窈也没想着凑到婆母面前讨巧弄乖,见谢珣要走了,连忙跟上他。
      
      成亲这几日不当值,谢珣不想待在府里面对姜舒窈,便计划着约上友人去城外跑马。
      
      走出一段路,谢珣发现姜舒窈一路都跟在他身后,莫名地有些心虚。
      
      他停步,清了清嗓子:“我要出府找友人聚一聚。”说完又察觉自己这话像是在对媳妇儿交代一样,更加不自在了。
      
      姜舒窈不理解他怎么突然对自己汇报行程了,她疑惑地点头:“哦。”
      
      谢珣再次迈步前走,结果姜舒窈还跟在他身边。
      
      他忍不住道:“你为何要跟着我?”
      
      姜舒窈一头雾水:“我没跟着你啊。”她歪着头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我是去大厨房,正巧和你顺路了。”
      
      谢珣没想到刚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耳根迅速泛上一抹红。
      
      姜舒窈见他垂眸不说话的样子,默默后退一大步:“要不,您先走?”
      
      谢珣本来还想着说些什么找补一下,姜舒窈这么一说,他总感觉她在嘲讽自己刚才自作多情,这下羞得耳根红透了。
      
      他抬头看向姜舒窈,姜舒窈眨着眼睛一副无辜样,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谢珣被噎了一下,羞恼地暗自咬牙。
      
      他生得好看,羞恼的时候黑眸莹亮,谪仙一般的模样染上了几分生气,显得明朗又活泼,总算像一个朝气蓬勃的俊美少年郎了。
      
      姜舒窈半点没察觉自己哪做的不对,见谢珣看她,还继续道:“或者我先走?前面拐个弯就到大厨房了。”
      
      “不用!”谢珣利落转身,迈着大长腿飞也似得走了,活像身后着了火。
      
      姜舒窈看着他的背影,默默感慨:少年人还是要活泼一点才好,神采飞扬的模样真养眼。
      
      感叹完,她领着丫鬟们往大厨房方向走去。
      
      早上起迟了没用早膳,现在她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大厨房的下人们见姜舒窈来了,纷纷慌乱地行礼。
      
      姜舒窈挥挥手,直接进了厨房。
      
      大户人家做菜讲究个精细,量很少,剩菜剩饭一般下人们都会解决掉,所以姜舒窈在厨房逛了一圈,只看到给主子们煨的汤。
      
      “三夫人,您这是......”常事嬷嬷见她东瞧瞧西瞧瞧,忐忑地上前问道。
      
      “没事儿,我就是找点吃的。”
      
      “您想用点什么?”
      
      嬷嬷恭敬地弯腰颔首紧跟着姜舒窈,姜舒窈不习惯,道:“你先去忙你的吧,我随便弄点吃的就好。”
      
      昨日谢珣睡在书房的事全府的下人都知道,他们不由得轻视姜舒窈这个三夫人,她这么一说,嬷嬷便没再跟着她了,行礼后退出了厨房。
      
      姜舒窈没有用早膳,四个丫鬟们也饿着肚子,大家都饿得慌,她便选了两样快手菜来做。
      
      等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的时候,才意识到厨房里五个人没一个会烧火,于是又叫人去外边喊了个烧火丫头进来。
      
      小丫头个子不高,身形瘦弱,干起活来倒是麻利。
      
      烧起火后,姜舒窈把大锅架上,烧水准备煮面。
      
      她找了胡萝卜、青菜和葱,利索地切丁备用。
      
      丫鬟们被她露得这手刀功吓了一跳,互相使眼色回忆小姐什么时候会下厨了。
      
      这时水烧开了,姜舒窈往大铁锅里丢下须面。
      
      她取一个大碗打入鸡蛋,放入切碎的蔬菜丁和葱花,洒入盐和淀粉,搅拌均匀。又让烧火丫头又起了一灶,烧小火,放油热锅。
      
      油热后,倒入四分之一的蛋液,搅拌成滑蛋形态,在鸡蛋没有完全凝固时将蛋皮卷起来,用锅铲按压来定型,等到内里闷熟后又倒入四分之一的蛋液。
      
      这样反复几次,最后一份蛋液倒入锅中后,面已经煮好了。
      
      姜舒窈让丫鬟捞起面条过凉水,自己将做好的厚蛋烧装盘切块,分成五份。
      
      “快来尝尝。”她朝丫鬟们招招手。
      
      丫鬟们错愕,没想到一向不好伺候的姜舒窈会为她们几个下人做饭吃,几人心里转过几番念头,一致认为这是姜舒窈兴致来了想下厨,这试菜的任务可不就落到她们头上了嘛。
      
      白芍是四人中最稳重的那个,见其余三人闷不吭声不敢上前,便自己站了出来。
      
      不就是难吃了点嘛,最多是没煮熟,难不成还能有毒吗?
      
      她心里面安慰着自己,接过姜舒窈递给她的盘子。
      
      凑得近了,浓郁的蛋香味钻入鼻中,白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她挑起一块厚烧蛋,蛋皮金黄,内里软嫩,夹起的时候十分有弹性,微微颤动着。
      
      白芍在众人或期待或同情的注视下咬了一口,刚出锅的厚蛋烧有些烫,咬下的时候内里鲜香的汁水在口里爆开,滑蛋软嫩,浓郁的蛋香味混杂着蔬菜丁的清香,口感丰富,直叫味蕾都活了过来。
      
      “怎么样?”姜舒窈问。这种土灶的火候不好控制,她第一次下厨也有些忐忑。
      
      “嗯!”白芍支吾不清地点头,咽下嘴里的厚蛋烧,“好吃,好吃,你们快尝尝。”
      
      其余三位丫鬟心里咯噔一声,往日看着白芍冷静稳重,没想到拍起马屁来也是功力深厚,还想着拉她们三人下水。
      
      她们端起盘子,屏气咬下一口厚蛋烧,然后就被打脸了。
      
      她们本就饿着肚子,期待感又低,自然觉得厚蛋烧美味到了极点。
      
      滋味浓郁却不腻,口感新鲜,这可比往日吃惯了的清粥小菜惊喜多了。
      
      姜舒窈自己尝了一块,味道比她想象的要好一点。
      
      她吃了两块垫垫肚子,又回到灶台旁边,用酱油白糖调好酱汁,切葱段,剁蒜末。热锅烧油,大火,丢入葱段和蒜末。
      
      “唰啦”一声,浓烈的葱香味溢出,比起刚才醇厚的蛋香味,葱油的味道要霸道不少。
      
      待到葱段微焦时,倒入备好的酱汁,熬一分钟左右,葱油就做好了。
      
      将葱油倒到沥过凉水的面条上,拌匀,简单的葱油面就做好了。
      
      几人刚刚吃了厚蛋烧垫了肚子,闻到葱油的味道馋虫又被勾了出来,飘满屋子的葱香让她们忍不住狂咽口水。
      
      葱油面一端上来,不等姜舒窈招呼,四人便端着碗吃了起来。
      
      入口便是浓烈的葱油香味,酱汁增鲜,更好地衬托了葱香的浓郁,面条劲道,咀嚼间口齿留香。
      
      大家都顾不得礼仪了,靠着长桌案大口大口解决美食。
      
      姜舒窈见烧火丫头站在旁边眼巴巴地望着,也给她盛了碗,她推脱了两次,没忍住美食的诱惑,接过碗盘开始狼吞虎咽。
      
      厚蛋烧和葱油面都算不上什么绝顶美食,但一个味鲜一个味重,口味上配合得当,被襄阳伯夫人逼着吃了一个多月清汤素菜减脂餐的姜舒窈总算过了把嘴瘾。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是容易被评论影响心情的读者,就不要看这章评论啦。
    如果是想吐槽的读者,可以看一看,其实评论已经把可以吐槽的点都吐槽过了,意见和批评我都看完了,最前面的评论也有回复过。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在转折和过渡的地方很突兀,以后我写文会在这些地方多琢磨、多思考的,谢谢大家的指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