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哥哥教你 ...

  •   
      樊越干制片人之前就是星探,他喜欢,而且擅长挖掘‘璞玉’。再将其细细雕琢后变成精品送进娱乐圈里,看他称王称霸,看他为所欲为。这几乎是作为一个星探来说最为爽的事情了,一种美妙绝伦的满足感。
      
      而刚刚那一眼,对于樊越来说就犹如惊鸿一瞥一般。
      
      樊越在司机踩了急刹车后连滚带爬的冲下了车,然后在一车人像看着精神病患者一般的眼神中,用着博尔特一般百米赛跑的速度挡在汪序真前面——
      
      “你好!”樊越镜片背后精光熠熠的双眼眨也不眨,兴奋的盯着汪序真,激动的伸出手:“认识一下,樊越。”
      
      汪序真只觉得周身刚刚被带起一阵细小的凉风,眼前一花,眼前就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仿佛兴奋的满脸通红的盯着他。汪序真完全不知道这个自称樊越的人想干嘛,出于设定,他也没有伸出手回握,只是呆呆的站着。
      
      “呃。”第一次碰到这种不理人的主,樊越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呵呵笑着问:“请问先生贵姓?”
      
      汪序真继续沉默,摆出一副怯怯的样子,甚至还向后缩了一步,茫然无措的问:“你是谁啊?”
      
      樊越也不介意,他看着汪序真怯生生的模样直觉这应该是个美而不自知,从乡下来打工的贫苦少年。这样一个遇到陌生人都会羞怯的少年,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美貌可以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财富。一想到此处,樊越更加兴奋了。
      
      因为这样的人,单纯,无辜,好掌控。
      
      “你这双眼睛,真是迷人的沉醉。”樊越看着汪序真虽然是琥珀色,但是犹如海洋一样双眸就忍不住感慨,大放骚话。
      
      汪序真:“......”
      请问这是哪个精神病院没把人看好,放出来一个‘作家’跑到他面前写小说么?
      
      “越哥,越哥!”车上有樊越的助理追了上来,大热天跑两步就出汗,他抹了一把额头,莫名其妙的看着樊越:“您怎么突然下车了?”
      
      “小刘。”樊越见到他,立刻吩咐:“拿出一张名片,给这位先生。”
      
      助理小刘一愣,眼神这才转到汪序真身上,一见到汪序真那张抹了煤灰黑乎乎的脸,小刘就愣了。他怔怔的转头看着樊越,艰难的问:“越、越哥,这是为什么......”
      
      “先生。”樊越认真的看着汪序真,拿出早年当星探时候的一派说辞:“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梓涯传媒有限公司呢?”
      
      ‘梓涯传媒’,听到这个名字,汪序真心头不禁跳了一下,终于抬眼认认真真的看了樊越一番——在剧本里,梓涯传媒是娱乐圈内最大的经纪公司,娱乐圈的半壁江山都在梓涯,这个人......是梓涯的人?
      
      冲过来对他说这些,难不成是星探?汪序真脑筋极快,眯了眯眼琢磨出了个所以然,就有点想笑——这樊越倒真的也是有两把刷子的,自己都打扮成野人了,他都能一下子看出面孔不赖追过来,厉害厉害。
      
      而他旁边的助理小刘自然就没樊越这么厉害了,他听了樊越的话,瞪大眼睛吓的都磕巴了:“越越越......”
      
      “越什么越。”樊越粗鲁且不耐烦的打断了小刘,继续充满期待的看着汪序真:“先生,您有兴趣么?”
      
      “咦?你们谁啊?工地里面不能随便进!”不待汪序真回答,身后就传来一道质问不满的声音,他转身一看,是那位陈穗凤的朋友,托他照顾自己的工头程叔。
      
      程叔是个朴实的中年男人,见到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樊越和小刘,下意识的就觉得‘来者不善’,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像护着小鸡崽子一样的把汪序真挡在身后,梗着脖子瞪着樊越,气势汹汹:“你俩谁啊?”
      
      程叔这虎背熊腰,一个人几乎顶他们两个,樊越和小刘下意识的就有点惧,沉默半晌才客客气气的说:“呃,我们没别的意思,就......就想和你身后的那位先生说几句话?”
      
      “真真?”程叔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老老实实缩在他身后的汪序真,更觉得穿着豹纹装骚气冲天的樊越不是好人,他虎目一瞪:“你跟他说什么话,一个搬砖的!”
      
      程叔觉着就是这俩人看着汪序真傻,想过来骗钱——这年头骗子太多,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傻子被骗,忙不迭的就撵人:“走走走,别再工地晃悠。”
      
      “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樊越无奈的拿出名片,执着的说:“我们是梓涯传媒的人,是觉得你身后的先生十分有潜力,才过来跟他谈谈的。”
      
      “啥玩意儿,什么传媒?”程叔都被樊越气笑了,回头看了一眼也忍着笑低头不语的汪序真,一把把他扯过来纳闷的问:“就他这样的,有什么潜力?”
      
      “先生,你此言差矣。”樊越早就准备好的湿巾一直在手里攥着,此刻总算有了用武之地。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飞快的伸手拿着湿巾,在汪序真脸上抹了两下,掩饰的煤灰顿时脱落,露出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蛋——
      
      “你看!”在小刘目瞪狗呆的眼神中,樊越激动的说:“这位先生的容貌,不去当明星简直就是可惜了。”
      
      汪序真完全没想到樊越会这么简单粗暴,他愣了半晌,想着傻子这时候该有的反应,顿时一撇嘴窝出两行泪来,委屈巴巴的搂着旁边程叔的胳膊嚷嚷着:“呜呜呜叔叔,他打我!”
      
      樊越:“......?”
      
      “真真不哭。”程叔宽厚的大手拍了拍汪序真纤薄的肩背,目光复杂的叹了口气,抬眼看向对面惊呆了的两个人:“你们看到了吧。”
      
      樊越表示,自己有点不懂,这怎么还哭上了呢?
      
      “我家真真,智力发育不完全。”程叔简单直白的说:“他呆头呆脑,反应迟钝,你说让他去当明星?”
      
      “你俩没搞错吧?”
      
      “......”
      
      一瞬间,樊越的心情可以说是从天堂跌落到了谷底,他都有点想哭了——这个好看到犹如天使在人间,只要稍微有点曝光就能火的不要不要的男孩,居然他妈的是个智力发育不完全的人?!还有比这个更打击人的么?!
      
      而短短两分钟内从被惊艳到被震惊,经历了重重‘打击’的小刘更是收不住嘴,下意识的就问:“他是傻子?”
      
      “傻子咋了?”程叔不悦的喊回去:“吃你家大米了?”
      
      “呀!”小刘被骂的好像是有点懵圈,但几秒钟之后,又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极其兴奋的一拍手,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无比郁闷的樊越:“越哥,咱们这个剧本里不是正好有一个傻子角色没找到人呢吗?让他试试啊!”
      
      樊越经他一提醒,顿时又像重新活过来一样,思索片刻就直勾勾的盯着程叔,诚恳邀请:“先生,我们不是骗子,是真的梓涯传媒公司的制作人和助理。您家这位......真真先生,长的实在是很对我们眼缘,不知道能不能去我们剧组里客串一下呢?”
      
      知名制作人要死要活的邀请一个工地搬砖的傻子去出演角色听起来有点魔幻,但真的遇到汪序真这种长相的,拿什么架子都是在后话。
      
      樊越混迹多年,看人眼光太准了。假如真能让汪序真去演剧组里那个傻子角色,也不用他出来说话什么的,就拍几张照片发到微博上宣传一下,那剧组的关注度就肯定蹭蹭往上升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年头,颜值就是一切!
      
      “这你们说啥呢?”程叔纳闷的一瞪眼,张口就要拒绝:“真真能演戏?可别去耍狗驼子[注]了,你们赶紧......”
      
      “哇,糖!”汪序真见到程叔马上就要帮他拒绝撵人,琥珀色的双眸转了转,看到樊越拿着的手机壳上有一个糖果装饰,就灵机一动冲了过去,看着糖果兴奋的叫着:“叔叔,我要吃糖!”
      
      错过这次机遇,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遇到,汪序真觉得不能让樊越他们就这么走了。
      
      “嗯?”而樊越也没让人失望,一下子就顺着汪序真的话‘领悟’到了一个妙计,他眼睛一亮不再理会皱眉瞪眼的程叔,而是对着汪序真忽悠:“真真想吃糖么?”
      
      汪序真一派天真的点头,弯起眼睛笑:“是呀!”
      
      这男孩,笑起来真想让人把全世界的糖送给他。樊越心头一动,循循善诱:“那你帮哥哥演一段戏,哥哥给你糖吃怎么样?”
      
      汪序真装作懵懂无知的问:“什么是演一段戏?”
      他说完,都有点感觉自己假的一批,太假了。
      
      “这个......哥哥教你。”樊越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明白,只能先含糊带过,然后用眼神暗示小刘去买一包糖去,自己则一本正经的看向气急败坏的程叔,认真道:“先生,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我们公司给的片酬待遇不低的。”
      
      *
      
      这场闹剧在樊越口中‘少说片酬一万’的保证和汪序真吵着闹着抱着糖不撒手的情况下,程叔纠结了一番,还是带着樊越和小刘这俩他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像骗子的人物去了趟汪家。
      
      是坐樊越的车去的,程叔在锃亮的奥迪车后座略微有些不安,这才认真的思考起来也许这俩花里胡哨的小伙子说的是真的。而汪序真在一旁佯装害怕的抓着程叔的胳膊,琥珀色的眼珠却不自觉的飘到前座的车载电视上——
      
      那里正播放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开机发布会的画面,大红色的条幅上写着‘星河问日剧组’几个大字,这名字让汪序真略微觉得有些熟悉,就好像在哪儿听过一样。然而更吸引他目光的还是摄像机正对着的镜头中央的男人,说得更严谨一点,像是个男孩。
      
      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级,黑发白皮,张扬明亮,一双线条优美狭长的眼睛锋芒尽显,唇瓣微扬,略带着一丝嘲讽。看起来就嚣张跋扈,不好惹的很,同时也实在是清隽俊气的很,十足十的少年感爆棚。
      
      这少年一定脾气不是很好,但是很火。汪序真几乎是不加思考的就能判断,这样的桀骜飞扬的神色,万里挑一的长相,他不火谁火?
      
      电视里记者正好问到少年问题:“时祁,你对自己饰演的男主角有什么理解么?”
      
      时祁?汪序真听到这个名字,修长的手指一动,略略有些惊讶的看着电视里面的少年——他薄唇轻启,公式化的回答了早就设计好的官方回应。
      
      记者又问了几个问题,都没什么爆点,除了欣赏周时祁的颜值以外基本上都可以二倍速播放了。直到下面有个小眼睛记者,举着麦克风出其不意的发问:“请问周时祁先生,您对于前段时间你在微博辱骂记者媒体,造成恶劣影响这见事有什么回应么?”
      
      这问题显然是不在剧本里,是记者私自杜撰的恶意发问,汪序真看到电视里的那群人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脸色立刻僵了。包括前座的樊越和小刘听了也忍不住你一句我一句,交头接耳的骂着——
      
      “艹,这记者是谁他妈放进去的?”
      
      “就是,不都经过事先筛选,哪家杂志社不想干了?”
      
      在一群人里,最冷静的反而是被发问的当事人周时祁,他单手支着头,闻言懒洋洋的一笑,瞳色泛着冷的反问记者:“嗯?什么影响?”
      
      记者一愣——他在问出刚刚那个问题的时候,就是抱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心态的,必须要挖出点猛料来才好。于是记者咬了咬牙,又问:“您微博上有将近一亿的粉丝,其中不少还是未成年,您没考虑过言辞不当会对他们的三观造成影响么?”
      
      “搞笑。”周时祁不屑的嗤笑一声,戏谑的嘲道:“你们黑我的时候说我粉丝全是水军,现在又说我有能力影响那几千万人,请问,那些人到底是不是水军僵尸粉?”

  • 作者有话要说:  耍狗驼子:在别人面前出洋相,属于土话23333
    社会你周哥,人狠话又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