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傻子哥哥 ...

  •   
      汪序真天生皮肤白,发色瞳色都偏浅,一张巴掌脸蛋线条柔和而精致,淡红色的唇瓣微微扬起,一双线条优美上翘琥珀色的桃花眼轻轻望过去就显得温柔而多情——这本来是天生一张聪明脸的面向,只可惜眼睛里的情绪,却永远像小孩子一样天真而稚气。
      
      而汪序濯却敏锐的感觉到刚才一瞬间,他眼里的情绪有所不同。但当自己抬头望过去的时候,看到的还是那张漂亮无辜的面孔,眼睛。
      
      “谢什么谢。”汪序濯哼笑了一声,故意吓唬他:“小心吃多了长蛀牙,疼的你哇哇哭!”
      
      汪序真:“......”
      
      不行,装傻子实在是太好玩了,汪序真忍着想笑的冲动,眉眼微微弯起看了汪序濯一眼。汪序濯莫名被这一眼看的心中‘咯噔’一声,随后竟然怦怦的跳了起来——他怎么感觉他哥经过这次生病从医院回来后更帅了呢?
      
      就是无意中和那双桃花眼对视一眼,就有种被闪到的感觉。
      
      “好!”汪序真继续装着,单纯的点了点头,装就要装全套。延续着剧本里傻子有钱就大方的全部给家人的人设,从口袋里拿出全部家当二百块就递给汪序濯,充满期待地说着:“一定要给我买糖糖哦。”
      
      钱留在汪序真身上也没用,还有可能被陌生人骗去,所以汪序濯看着二百块钱微微一挑眉没什么犹豫的就接了过来。正好,打游戏钱有点不够了。
      
      “行,过两天给你买,走,吃饭去吧。”
      
      汪序真没动,站在原地翘了翘莹润的唇角,漂亮的双眼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为了演好这个傻子,本身就做了许多工作,了解了方方面面的人设,就算这个傻子只是一个路人甲,没有过去的记忆,也没有未来的戏份,汪序真还是要演好。
      
      吃饭的时候,汪序真边用着傻子的吃饭方式,一句话不说的低头扒拉着碗里焦糊糊的饭,只感觉胃里有点犯恶心——他这么多年吃了上顿没下顿攒不下来钱的原因就因为本身极其败家,汪序真本身对食物要求极高,现如今面对这些东西还要装作吃的特别香......
      
      真是考验演技。
      
      结果吃到一半还被cue了,陈穗凤用筷子敲了一下只顾着低头吃饭的汪序真白皙的手背一下,力气大的打的汪序真生疼,让后者抬起头的一瞬间眼睛里差点喷火......又硬生生的压下去了。
      
      汪序真只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着她,听陈穗凤说:“现在是不是能吃下去饭了?”
      
      汪序真点了点头。
      
      “能吃下去饭就没事儿了。”陈穗凤转头对着旁边黑黝黝一脸沟壑直抽大汗烟的男人说:“明天你送他去工地。”
      
      汪序真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要送他去‘复工’啊。原身虽然智力有问题,但身体倒是挺好的,力气颇大。成年后就被陈穗凤联系了工地认识的朋友他让去干活了,搬搬砖扛扛麻袋什么的,这种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活计五岁智商当然也能干。而挣钱了就被陈穗凤,汪治国他们要去,反正一分是落不到劳动傻子的口袋里的。
      
      但这对于汪序真来说可真是有点犯愁......他长这么大还没搬过砖呢?搬砖抗麻袋这些,靠演技能弥补么?不过去工地,也比呆在这破屋里窝着强。
      
      “哎。”抽烟的汪治国应了一声,痛快的答应:“好,明早我去送。”
      
      第二天一早,汪治国把睡的迷迷糊糊的汪序真叫起来,临出门之前在他脸上抹了把煤灰。
      
      汪序真:“......”
      
      这举动就让他有点难受了,从小汪序真就是一个‘美而自知’的人,这也不能怪他自恋——实在是从小到大追的人都能从他们家门口排到□□去,跑龙套的时候也有无数个编剧制作人对他发出‘潜规则’的邀请。
      
      但汪序真把脸看得很重,又是有着情感洁癖的一个人,他宁可一辈子不火,也不愿意陪那些秃头肥猪的老家伙上床。他怕这样还没等自己红呢,就先被恶心死了。
      
      可现在自己白皙的脸蛋上被抹糊的黑乎乎,头发长长的像个不修边幅的非主流子,再加上破破烂烂的大汗衫......汪序真觉得他整个人就像一个山顶洞人。
      
      但他对此也早有预料,只能忍气吞声了——剧本里汪家父母就是因为觉得傻子脸蛋长的太招人,怕出去被卖了,所以从小到大每次带出去都是故意给他打扮成这副模样的。
      
      “儿子。”去工地的路上汪治国问:“你身上还有红票子没?”
      
      这一家人在他面前都把钱叫红票,可能因为对原身那种智力迟缓的人更好理解。汪序真摇了摇头,果断说:“给弟弟了。”
      
      “艹。”汪治国骂了句,脸上的表情颇为遗憾——似乎在寻思怎么自己没先要一样。然而对于这个结果他也并不意外,汪治国转头又问:“那你程叔叔说什么时候再给你发红票了么?”
      
      汪序真略微思索一下,觉得这个程叔叔就应该是在工地上照顾傻子的工头,他摇了摇头。
      
      “下次再给你红票。”汪治国拍了拍胸脯:“先给爸爸,爸爸给你买糖去。”
      
      汪序真:“......”
      
      这一家子,都是逗比吧?
      
      汪治国把汪序真送到工地之前还把家庭住址和联系人的牌子挂在他脖子上,一本正经的嘱咐了一句:“刚才跟你说的,别告诉你妈妈。”
      
      看着汪治国转身离开的背影,汪序真有些哭笑不得——他忽然觉得,假如原身不是个傻子,汪治国和陈穗凤养傻子养累了,心神疲倦怨天尤人,也许他们是能当一对好父母的。
      
      只是自己怪倒霉,幻想的‘新奇遇’居然是从搬砖开始的,汪序真回头看着那些砖头,就觉得犯愁。幸好真的搬起来的时候,汪序真才发现傻子设定的‘力气大’这点不是白设定的,工地里这些活真的没他想象的那么难熬。
      
      中午休息,汪序真跟着一群工人躲着烈日炎炎的大太阳窝在马路牙子边上的屋檐下吃盒饭,突然觉得自己这‘奇遇’就是过来遭罪的。
      
      装傻子,搬砖也就算了,但这饭吃不好可真是愁人。现在他吃个午饭都得用手挡着,小心马路边上过路的车卷起来的滚滚尘烟,低着头边默不作声的吃边漫不经心的听着旁边一群大老爷们儿的粗话——
      
      “艹,今天盒饭又没肉?工地就不能给咱们出大力的好点待遇!”
      
      “谁说不是呢,这次好像是一个剧组让咱盖大棚,不都说那些大明星可有钱了么,还不能多供点肉吃。”
      
      “那些钱啊,都到工头手里去了!”
      
      “去他妈的,又堵车,赶紧吃,都是灰!”
      
      在极为嘈杂凌乱的环境里吃着满是‘泥土味’的盒饭,汪序真忍不住觉得心态有些崩,他咬着的牙让下颌线都紧绷了起来,隐隐约约可以看出精致的线条。
      
      ——正好吸引了别人的视线。
      
      午休高峰期导致道路停滞了快十分钟,车内的周时祁被堵车闹的心烦,清隽俊挺的眉轻轻皱起,无意识的往窗外一扫,目光就是一顿。几秒钟后,周时祁摘掉了墨镜,一双锋利如鹰隼般的双眸仔仔细细看了看路边那群像是要饭一样的工人里面那张黑乎乎的煤灰脸,眼中略过一丝诧异。
      
      虽然形象有点狂野,但周时祁还是可以看出那人就是汪序真。小时候他们家没搬走,隔壁邻居家的傻子哥哥。
      
      周时祁对其有印象,不止是因为那个汪序真相貌几乎是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好看,他十四岁才搬家,以前真的没少见过汪序真。所以即便汪序真现在整个人埋埋汰汰,破破烂烂,他也能认得出来。
      
      他有印象是因为......
      
      “时祁。”旁边的经纪人陈舟见他视线盯在窗外有些不悦的样子,有些纳闷的问:“看什么呢?”
      
      周时祁抿了抿唇,戴上墨镜继续靠在车靠背上闭目养神,冷漠地说:“没什么。”
      
      不过偶然见到了一个小时候记忆深刻的邻居罢了,而这个邻居的身份又有点特殊,但总体来说,跟他没什么关系。
      
      “这堵车真是,闹心。”陈舟忍不住催了下司机:“有没有别的路走?”
      
      “陈哥。”司机无奈的应了一声:“这是单行道啊。”
      
      “麻烦。”陈舟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骂道:“真他妈的,一会儿开机发布会要是迟到了媒体又得造谣咱们耍大牌了。”
      
      “耍他妈的大牌。”周时祁脾气不好,闻言就冷笑一声桀骜不驯的说:“堵车是我安排的?”
      
      “......媒体不就是无风不起浪么?”陈舟见到他这副模样,就知道大少爷是又生气了,连忙顺毛撸的安抚道:“再说你前两天刚得罪他们,这段日子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我得罪他们?”周时祁听了这话却是更火,干脆把墨镜摘了下来,一双上翘的桃花眼蕴含着再明显不过的‘本少爷怒了’的情绪,阴沉的瞪着陈舟:“他们偷拍我,我还不能说?”
      
      ......那也不用在微博上公然骂,和媒体作对啊!陈舟在周时祁凌厉的瞪视下也不敢再说这句话,只好忍气吞声的避而不答,顺从道:“那个,是媒体的问题,他们太狗逼了。”
      
      这样让周时祁听了还比较舒服,他沉默着戴上墨镜,又靠在椅背上,摆出一副‘勿扰’的姿态。陈舟默默的叹了口气,只感觉要当周时祁的经纪人,首先要做好少活十年的准备。
      
      但谢天谢地,这车总算是不堵了。
      
      车流缓缓移动的时候,周时祁那辆车后面是同剧组的车,里面坐着的制片人樊越在车子开到周时祁刚刚停着的地方,他一个转头正巧看见已经吃完饭站起来的汪序真,手里拿着饭盒,侧脸线条精致如细细雕刻——
      
      “停车!”樊越眼前一亮,望着汪序真身姿修长绰约的背影,眼神活像发现了宝藏:“快点停车!”
      
      他在娱乐圈混迹十年,眼光毒辣老道的几乎是没人能比的。樊越远远看过去,看到的不是汪序真破烂像个乞丐一样的装扮,而是他清瘦修长如松的身姿,和黑乎乎的脏脸也挡不住的精致线条。

  •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奉上,我想给真真当爸爸=v=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