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金句王 ...

  •   
      此话一出,屏幕外的汪序真都惊呆了——这人这么拽的么?身处处处需要谨慎细微的娱乐圈里,居然这么敢说?
      
      他不禁觉得有些新鲜,因为‘周时祁’这个名字,在剧本里也是出现过的。他设定是娱乐圈中最为红火的流量小生,主角受也就是他弟弟未来老婆的爱豆偶像,为之花痴的男人。基本上就是一个用来刺激他弟弟的‘纸片人’而已,有没有戏份汪序真都忘了。
      
      但没想到,纸片人居然这么有个性,张扬不逊极了。
      
      那些幼稚热血的青年人喜欢周时祁,把他捧上顶端,除了长的帅以外也是可能因为他的人设太新奇,太‘真性情’了。
      
      而前座的樊越听了周时祁的话这回倒是没有着急,还呵呵笑了两声,习以为常的模样:“时祁这小子,又胡说八道了。”
      
      “哥,这哪是胡说八道,这分明是一针见血。”小刘嘿嘿笑着,一幅花痴的模样,显然也是视周时祁为男神,感慨地说着:“我周哥是金句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把记者又怼的无话可说了。”
      
      的确,电视里的记者被周时祁一句嘲讽弄成了闷葫芦,在一片同行的窃窃私语中面红耳赤的又咬了咬牙,还没找到反驳的话就被新闻官打断,便也就不能再借题发挥了。
      
      毫无疑问,这家伙肯定会马上爆上热搜榜。汪序真正无所事事的琢磨着的时候,车子就停了下来。原来是樊越已经开到了汪家那个老小区,车子不方便进去,只能在门口停下。
      
      “真真家住六楼。”走到楼下的时候,程叔讥讽的问了一句跟周边环境很是格格不入的樊越还有小刘:“你们要上去?”
      
      说实话现在哪儿哪儿都有电梯,爬楼这种事情樊越是真的很久没有干过了,更别说六楼。他面上闪过一丝简短的为难,心里其实也因为这个程老头的不识趣有些恼火,然而......看了看汪序真‘天真懵懂’的脸,樊越又强压住了。
      
      美人永远是动力的第一生产力,樊越只要一想到这样一张脸在剧组里演傻子传出去的热度,这一切都能忍了。
      
      他一脸欢悦的笑道:“当然,正好中午吃多了,锻炼锻炼。”
      
      中午在一片尘土飞扬中压根没吃几口饭的汪序真听了这话,牙根顿时有些泛酸。他必须承认他嫉妒了,他也想吃好吃的,从小到大没亏待过自己嘴和胃,一天挣一百块都能花八十八块买全家桶的汪序真登时贼委屈。
      
      不过樊越可能是走了狗屎运,说话间刚要进楼道,里面却走出来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女人——正是赶巧下楼的陈穗凤,见到他们登时一愣,瞪大眼睛:“程哥,这怎么......汪序真闯祸了是不是?”
      
      她下意识以为是自己的傻儿子闯祸了,抬头就恶狠狠的瞪了汪序真一眼,汪序真觉得自己真是巨冤,戏精一般的泪眼汪汪躲在了一上午他就摸透了是个憨厚仗义脾气的程叔背后。
      
      “穗凤。”果然程叔不赞同的瞧了陈穗凤一眼,语带斥责道:“你怎么老说真真,不是他的问题,是......”
      
      他瞄了一眼旁边笑的得体的樊越,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是这俩人,找你有事情谈。”
      
      陈穗凤闻言一愣,看着樊越,她上挑的丹凤眼一眯,十分戒备的问:“你们找我?”
      
      “您好,您是汪序真的母亲吧。”樊越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啊,他一打眼基本上就能看出这个人的脾气秉性大概如何——陈穗凤就是那种典型的利己主义者,小市民类型尖酸刻薄的女人。细长的眉毛吊着,眼角一瞟,就是满满的防备算计。
      
      不过汪序真的母亲是这样的人,反倒让樊越放心。因为对付这样陈穗凤这样的人,他最有经验,基本上把钱亮出来就行了。
      
      于是樊越也没搞迂回战术,直接了当的说:“陈女士,事情是这样的,我是梓涯公司的制作人,你们家汪序真......在长相这方面非常突出。我们公司正筹备一个片子,里面有一个角色十分适合他,能不能请他客串一下呢?”
      
      “啥玩意儿?!”陈穗凤听完,整个人都惊呆了,几秒后,她竟然在几个人面前大笑了起来,笑的捶胸顿足,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她边说边指着汪序真,眼神中迸射出一股极为荒诞的光,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你们,你们要找一个傻子去演戏?”
      
      陈穗凤连他们是不是骗子这件事都顾忌不上了,她只觉得她这活了半辈子第一次遇到这么滑稽的事情。带给她一辈子劳累痛苦,时时刻刻让她心脏犹如烈火烹油一般的傻子儿子,此时此刻居然有人说要让他当明星?
      
      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可笑的事情么?如果不是她疯了,那就是眼前这俩人比她的傻子儿子还要傻。
      
      “呃,女士,请你冷静一点,我们不是骗子?”樊越被陈穗凤疯狂晶亮的眼神瞪的从脊柱骨开始发凉,忙说道:“您若是不信,我们可以事先支付一部分片酬......五千块你看怎么样?”
      
      其实按照本来的规矩,本来是没有这样干的——所有人都巴不得能上梓涯,他樊越的戏,他用得着先给片酬诱惑么?但偏偏汪序真不一样,他有如此美貌,却偏没有如此智商,所以特殊人还得用特殊方法对待才好。
      
      陈穗凤一顿,这才冷静下来,她倏的反应过来樊越不是说着闹着玩的,心里顿时犯起了嘀咕,她觉得这俩人也有点像傻子。但不像骗子,哪有骗子主动给钱的?难不成......是真的相中汪序真的脸了?
      
      陈穗凤不由得转头打量了一眼只知道低着头往嘴里塞糖的汪序真,深深的叹了口气——就算她烦透了汪序真,也不得不承认这皮相是顶顶的好的,唇红齿白,一双眼睛水光潋滟活色生香的。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能靠脸吃饭,偏生放在他身上......活脱脱的暴殄天物。
      
      但人总没有把送上门来的钱拒之门外的道理,陈穗凤叹了口气,指了指小区里破旧的凉亭,道:“去那儿谈吧。”
      
      见有戏,樊越和小刘眼前一亮,毫不犹豫的跟着去了。
      
      汪序真跟在最后面,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咪咪的把手中的一袋子糖倒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轻轻的哼了一声——他可是要保持身材,这东西才不能吃太多呢。
      
      最后交涉了一番,因为钱的诱惑,陈穗凤从一开始的颇为怀疑,最终还是答应了汪序真去剧组‘客串’的要求。
      
      对于这种她什么也不用干就有钱拿的事情,陈穗凤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而樊越和小刘欢天喜地的留下钱就走了,所有人都很开心的样子。
      
      只有汪序真有些肉疼的就是他出卖‘色相’得来的那些片酬,居然直接就到陈穗凤手里了.......连一百块钱都不给他!而且说起来汪序真还有点郁闷的就是他在以前活着的时候和现在,居然都避不开扮演傻子的命运,他这算是什么套娃行为?扮演傻子专业户么?
      
      这让汪序真想要挣钱改变伙食的第一步就受到了阻挠,他整个兜比脸干净,肚子比大脑还要空。晚上汪序濯回来的时候,只在他手里敷衍性的塞了一把大白兔,便皱眉问:“哥,我听说你要当明星了?”
      
      噗,这‘谣言’传播的速度还真是快,汪序真想了想说:“有一个哥哥给妈妈钱,让我去演一段戏。”
      
      “演一段戏?”汪序濯不是陈穗凤那种眼里只有利益的钱串子,他虽然一张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想的事情可要比陈穗凤周全多了,忍不住冷笑:“妈没事儿吧,你这样的怎么去演戏啊?”
      
      到了剧组别人见汪序真是个傻子,还不轮流欺负他?汪序濯想想就不放心,干脆的说:“要不然我逃课陪你去吧。”
      
      “谢谢濯濯。”汪序真一双潋滟水眸眨了眨,忍着把大白兔吐出来的冲动大声叫道:“妈妈,濯濯说他要逃课!”
      
      “卧槽!”汪序濯忍不住骂起来:“笨蛋,你不用什么话都跟妈说!”
      
      但那头陈穗凤知道傻子不会撒谎,听了后嗓门立时就大了,远远的质问声就传了过来:“汪序濯,你说你要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回去写作业!”
      
      对于家长来说,高三学生想要逃课,本身就是一种罪无可恕的行为。怕被打,汪序濯瞪了汪序真就可怜巴巴的去写作业了。汪序真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响动,才躺平在床上眯着眼睛笑了笑,他牙齿缓缓咬动着嘴里的糖,只觉得这甜腻又黏牙的味道他大概永远都喜欢不起来了。
      
      总喂他糖吃,他怕是要得糖尿病。不行,得想个办法赚点钱才好。
      
      汪序真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想的都是改善伙食的问题。直到第二天一早樊越亲自开车来接他时,汪序真揉了揉爱困的眼睛,还演技演全套的问了陈穗凤一句:“程叔叔呢?”
      
      “今天不去程叔叔那儿。”陈穗凤没有哄他的兴致,指了指笑容满面的樊越简言意要的说:“你今天跟这两位叔叔演戏去。”
      
      “......”才刚刚过了三十岁就被称为‘叔叔’的樊越忍不住有点委屈,但看着智力有缺陷的‘大龄儿童’汪序真,他一口气咽下去,又释然了。
      
      樊越十分温和,宛若一个男幼师的笑道:“走吧真真,叔叔车上有糖。”
      
      糖糖糖,又他妈是糖,原身到底为什么是个爱吃糖的小破孩?汪序真忍气吞声的沉默着,只天真烂漫的抬起白净的小脸笑了一下。
      
      上了车,樊越就开始跟人进行视频会议电话,车里除了是他家亲戚的一个司机就汪序真这个傻孩子,他也不怕暴露机密什么的,举着手机就大声嚷嚷着——
      
      “我说了,不接受后台安插进来的人,滚远点。你答应了裴轻寒经纪人?OK,那你就自己去解决,我没那个义务给你去擦屁股。”
      
      “什么?范怡雅想客串我的戏,我的排面这么大?呵呵,不接受。”
      
      汪序真靠在车座上,饶有兴致的听着樊越在那儿边打电话边骂骂咧咧——不同于面对他时候的好脾气,这个时候的樊越架子拿的比天还高,的的确确能看得出来是个金牌制作人。肆意妄为的暴躁拒绝着四面八方的‘请求’。
      
      汪序真能听出来,樊越嘴里说的那些名字应该都是一个个上赶着想要个角色的明星,只是不知道樊越手中筹备的是什么戏,居然能自负成这个样子。
      
      还好,汪序真没有好奇太久,没一会儿樊越的话中就自动自发的告诉他答案了——
      
      “我说了,不需要范怡雅客串的热度。”樊越皱眉,冷冷的嘲道:“她不就是想跟周时祁演对手戏么,以为谁不知道呢?用不着。”

  • 作者有话要说:  真真:哥告诉你们,脸就是一切
    我们周哥是弟弟以后的假想情敌23333
    你们的评论我好喜欢哈哈哈哈爱各位小天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