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出头 ...

  •   
      “不用。”
      
      一句微凉的声音让陈先生惊愕的抬头,顺着握住自己手腕的莹润手指向上看,只见汪序真天真无邪的对他笑着:“我能自己找到。”
      
      “你。”陈先生一怔,下意识的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但转念手腕上温和细腻的触感又让人心猿意马,想着眼前这人不过是个傻子罢了,要想占便宜还是很容易的。陈先生黏糊糊的笑了起来,压低声线轻笑着说:“我这不是怕你找不到,来,我带你......”
      
      “周哥哥。”汪序真突然抬头,看着出品人背后的方向兴奋的喊道,顿时把陈先生吓了一跳。剧组里的人都知道汪序真口中的‘周哥哥’指的是谁,陈先生生怕龌龊心思被识破,连忙把手腕从汪序真手里挣脱出来,有些仓惶的转头摆出笑脸,刚想跟周时祁说几句什么的时候,只见身后空无一人。
      
      “这......”陈先生愣了一瞬,反应很快的回过头——刚那个傻兮兮的傻子竟然跑了,身后的走廊里一片空空荡荡。
      
      *
      
      艹,老色鬼。
      
      汪序真心中暗骂了一句,趁着陈先生转头的时候就毫不犹豫飞快的跑了,也顾不得这举动容易被那老色鬼发现端倪。一路跑到洗手间,汪序真咬着唇打开水龙头冲了半天那只刚刚抓过出品人的手,冰凉的水流划过指尖手腕,躁郁的心头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刚才跑的太快,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腰似乎又拧到了。汪序真又疼又气,把手擦干之后就扶着腰看着洗手池上镜中的自己,一个郁闷的表情还来不及摆出来身后就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你在这儿干嘛?”
      
      汪序真听到声音连忙转过头,只见周时祁站在厕所隔间前面,削薄的唇间咬着一根烟,想是好容易找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过来吞云吐雾,正有些纳闷的看着他。
      
      “嗯?”周时祁锐利的凤眸上下扫了一圈僵硬的汪序真,皱起眉毛:“你表情怎么了?”
      
      刚刚汪序真转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压也压不住的愤愤模样,期间还夹杂着一丝胆怯。难得见到他这张脸上除了呆滞和傻白甜以外的表情,周时祁忍不住有点好奇的走近了两步。
      
      实际上周时祁没比汪序濯大几岁,有的时候难免少年心性,孩子气。他凑近了之后就忍不住恶劣的戳了下汪序真白净的脸蛋,戏谑的问:“被谁吓到了?”
      
      呃,他没被吓到,就是被恶心到了。但这话汪序真又不能说,可沉默不语又骗不过周时祁......憋了半天,汪序真才想出来一个应付的办法。他眨了眨眼掀开衬衫下摆,把腰上鲜明的那块淤青展示给周时祁看,以示自己表情糟糕是有原因的——
      
      “好疼。”
      
      周时祁眼睛在汪序真那纤细的腰身上停滞了片刻,眉尖轻蹙:“怎么搞的?”
      
      汪序真:“从桌子上滚下来的。”
      
      地上没铺垫子么?周时祁沉吟片刻,对汪序真说了句:“跟上来。”
      
      其实他今天的戏份都拍完是准备走了的,但心里生出这个疑问,就打算再去一趟前台的片场。助理骆白在洗手间门口守着,见到周时祁出来身后还跟着汪序真就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然后再跟着周时祁走却发现他不是回休息室的方向就更纳闷了——
      
      “周哥。”骆白忍不住问:“这是去哪儿啊?”
      
      “片场。”
      
      周时祁简略的说了一声,抬手示意骆白闭嘴,走过去一把推开了前台片场的大门——里面正在拍一场交涉的群戏,人员众多,群众演员入戏还慢,ng了好几次,气的陆导刚才的火气还没降下去就又被撩起了一波,连连大骂:“就让你们摆出惊慌的表情抱头鼠窜很难么?是不是很难?!一群废物!”
      
      导演在片场骂人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而且生起气来别说演员,就算你咖位是天王老子的级别都得乖乖听骂,都得害怕。就像费晗刚刚下戏,看到周时祁回来就眼前一亮,但由于陆导大怒也不敢凑上来,只眼巴巴的看着。
      
      但周时祁不怕,他扫了一圈刚刚拍鸿门宴武打戏的位置,地砖上干干净净空空如也,周围的保护措施也不齐全就皱了皱眉。周时祁在众目睽睽下走过去陆导旁边,声音清冷:“导演。”
      
      “?”陆导心头旺盛的火气被周时祁的声音降了温,连忙回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去而复返的周时祁:“时祁,有事么?”
      
      他刻意把周时祁的戏份集中在一起,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走了才对。
      
      “有。”周时祁指了指不远处的布景:“保护措施是不是有点不到位?”
      
      陆导一怔,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什么,他侧头看向布景团队,沉声问:“你们保护措施弄全了么?”
      
      “呃。”布景师有些尴尬,连忙说:“弄全了啊,陆导,都是全的。”
      
      “全?”周时祁忍不住嗤笑一声,把缩在他背后的汪序真揪了出来,反问:“那他腰怎么磕青了?”
      
      “啊?真的?”刚才陆导并没有看见汪序真的‘惨状’,闻言连忙关切的看了看他包裹在西装底下的腰处:“受伤严重么?”
      
      “理论上都得去医院了。”周时祁一本正经的夸大其词,看着心虚的布景师:“地上一个垫子都没有,这叫保护措施全面吗?”
      
      为了演员和替身的安全,这场戏陆导其实是没拍地面的画面就为了好布景的,但刚刚全程犹如吃了□□一样激愤,他竟然没注意到这一点。此刻被周时祁点醒,陆导登时更怒了,大骂布景师:“你怎么回事儿?!”
      
      “陆导,我我我我错了!”布景师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连忙点头哈腰的道歉:“下次一定不敢了,这次是我的疏忽!”
      
      “......”他如此干脆利落的道歉反而让人一肚子火骂不出口,要是继续教训倒显得小气了,陆导气的心肌梗塞,沉默半晌转头看着汪序真,有些歉然:“你腰还疼不疼,不行去送医院吧——樊越?樊越呢?!”
      
      汪序真是樊越找来的,陆导第一时间就想把他叫过来,在另一头忙活的樊越听到陆导的高声呼唤,连忙跑了过来——然后再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一脸懵逼就变成了一脸惊恐,他连忙握住汪序真的手臂上下看了看:“没事儿吧?”
      
      人是他找来的,因为汪序真的情况特殊,樊越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一切相关安全他全权负责,如果汪序真要是摔坏了什么的他还能有好果子吃么?虽然汪家没钱没势,汪序真自己本人也痴呆不会说什么,但樊越在娱乐圈能混这么多年,基本的良心还是有的。
      
      他表情肃穆了起来,拉着汪序真就要走:“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汪序真没说话,很顺从的就跟着樊越走了,心想着正愁没个借口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呢。其实他拍那场戏的时候就察觉到保护措施不全了,但是他一个傻子又不能说,只能硬挺着拍完,心里当时就有数这大概是有人故意的。至于谁这么想找他麻烦......那基本上除了费晗也没第二个人了。
      
      只是汪序真没想到,周时祁居然因为他一个借口就那么敏锐的想到防护措施的事情,嗅觉敏感度真的是极高,让汪序真对他很是改观了一番——看来周时祁平日的日天日地不是没脑子,而是性格就是如此。
      
      还有更让他意外的是,周时祁居然会帮他出这个头。
      
      “真真,你身上还疼不?”汪序真正琢磨着就听到樊越问他:“没事儿,现在就去医院。”
      
      “不要。”汪序真摇了摇头:“我想回家。”
      
      “啊?”樊越纳闷:“你不是摔了吗?”
      
      “不疼的。”
      
      “要不然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我想爸妈。”汪序真为了不去医院只好说出昧良心的话:“要回家。”
      
      *
      
      剧组内,陆导回看那场动作戏的剪辑片段,屏幕上穿着白西装的汪序真从桌子上滚了下来,不能露脸的镜头里男生身姿修长而美,滚在地上的时候有种被人欺辱的破碎感,黑色的短发下只露出的小半张侧脸被剪辑师截掉,换上了费晗。
      
      倏尔有种期待之后的落差感,陆导顿了一下,问旁边站着的周时祁:“是不是很好看?说起来得感谢你。”
      
      要不是周时祁当初坚持推荐汪序真这个傻小子,他就见不到动作这么舒展美丽的画面了。
      
      “嗯。”周时祁不否认,垂眸看着屏幕。
      
      “对了,我很好奇。”陆导转头,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说话也不避讳,有些戏谑的看着周时祁:“你小子怎么对汪序真还挺关心的?管了他几次了。”
      
      他和周时祁私交不错,这次电影也是因为人情关系周时祁才答应出演的,因此陆导之后周时祁是个一身傲骨,极度自我的人。印象里他对别人的事情一向漠然,几乎就没有过‘管闲事’的举动,但这汪序真,他管了几次了?
      
      在陆导好奇的打量下,周时祁沉吟片刻,冷哼着说:“谁让你们曝光他了。”
      
      “啊?”陆导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纳闷的问:“啥意思?”
      
      周时祁只简短的嘲了句:“事多。”
      
      要不是剧组非要他炒cp,害的汪序真曝光,也就没后来这些事情了。曝光他,一直关注自己动向的家里人就会认出汪序真是他们家小时候的邻居,他名义上还没解除的‘未婚夫’,如果他要是不照顾着点汪序真被老爷子知道了......非得收拾他不可。
      
      啧,真是麻烦。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周哥:啧,这小傻子真是麻烦
    以后的周哥:真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