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潜规则 ...

  •   
      只是少年人说的话,大抵都是信不过的。汪序真在汪序濯答应后眼巴巴的等了两天,亲眼看着这人就像忘了他曾经的承诺一样,天天上课睡觉打游戏三点一线,好像把手机这事儿忘的一干二净的模样就气的汪序真牙根有些痒。
      
      指望着汪序濯,还不如指望着自己的大姆手指盖,汪序真木然的想通了这一点,就不把希望放在没心没肺的汪序濯身上了。汪序真觉得靠自己才是真的,反正他还有一份武替的工资,趁着樊越没给陈穗凤之前想办法要过来才是正事。
      
      只是他一个傻子,该怎么合情合理的跟樊越提薪酬的事情呢?要不要利用一下陈穗凤要钱的名头问呢?
      
      汪序真被造型师拉到服装师化妆换衣服的时候,还一直琢磨着这个问题。不是他格局小,只是人没有手机就等于巧妇无米之炊,浑身难受啊。直到他又一次换上跟费晗的同款服装,脸上的妆也画完后,才被周围一阵阵噪杂的赞美声唤回了魂儿——
      
      “我去。”汪序真抬眼就看到胡天一脸惊艳的看着他,上下打量着,好像要流口水的模样:“真真,你穿白色衣服也太好看了吧。”
      
      汪序真一怔,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白色的西装——这场戏的剧本是费晗扮演的男二号设下一场名流贵胄的鸿门宴,引周时祁扮演的男主角入瓮想把他捉拿,结果却被男主角反杀,在宴席上乱战打斗的戏份。
      
      费晗饰演外表光鲜内心蛇蝎的贵族少爷,行头必须得足够光鲜亮丽,这场戏剧组提供的是阿玛尼的高定白色西装,剪裁修长规整,缎面的布料,穿上就给人一种......很有钱的感觉。且费晗和汪序真都是零号身材,细瘦修长像是松树一样,看起来精致又高贵。
      
      只是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费晗穿上这身拍几张剧照发出去估计会引起一堆无知少女的尖叫,但现在有了对比......就连眼睛瞎了的人都能看出来汪序真和费晗谁穿着更好看。
      
      其实费晗长的很是精致,蝶眼长睫,清秀精致,在现如今的流量小生中脸是能打的。但费晗五官虽然精致却并不大气,在网上也是常常被饭圈诟病的一点,跟汪序真比起来,就莫明显的太庸俗了一些。
      
      按理来说明星天天花大价钱医美包养是不应该有这么强烈的对比的,但不知道因为费晗在娱乐圈浸泡久了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一种‘铜臭气’,还是汪序真这个素人实在太出挑了。然而费晗在着装完毕后本来自信满满,像只花孔雀一样的抬头等赞美时,发现周围的人眼睛全黏在汪序真那个傻子替身货身上,登时就火了——
      
      “胡天,你怎么回事?!”费晗把火气冲着胡天撒:“一个替身也用得着化妆么?是不是闲着没事情干了?”
      
      费晗不讲理的把汪序真对他□□裸的艳压直接归功于胡天的化妆技术上了,一双眼睛几乎要喷火。
      
      “费、费哥。”剧组里的演员甭管多大全是哥,胡天被莫名其妙的教训了一顿,心慌的只挠脑袋:“之前导演说都得化的呀。”
      
      其实费晗也就是骂一句泄泄火,他深知再争辩下去自己也没理,冷冷的哼了一声就故作不屑的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圈汪序真。这回他学聪明了,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再好看有什么用,不还是我的替身。”
      
      汪序真:“......”
      
      他觉得这个费晗有一张好脸却始终不温不火的原因他找到了——剧组这么多人,他一个戏份不算少的男二号,前两天对戏NG次数多的天天被导演狂喷,结果不去打好关系不去阅读剧本磨练演技。就因为颜值和嫉妒的原因,天天有事儿没事儿盯着自己这个毫无威胁的傻子嘲讽,这不是闲的慌么?
      
      可能是跑龙套久了,汪序真总会珍惜每一次机会,他这次当武替的机会是‘处心积虑’算计着周时祁得来的,汪序真除了前两天故意逗周时祁说学不会之外,可是不敢怠慢。他在剧组给自己塑造了一副虽然傻但却记忆里体力都很好,武指讲解过的动作招式三遍内必然能记下来的人设,这段时间已经在剧组装傻装的比较如鱼得水了。
      
      他还指望着武指能看中自己,以后还找他呢,毕竟这个行业是属于‘背后工作’,又苦又不露脸,干的人少用的人多,他虽扮成一个傻子但还是有点希望的——如果进不了娱乐圈,那么在武替的领域里有一席之地也成啊!怎么都比搬砖要强。
      
      汪序真觉得他一个现如今被迫装傻子,还不知道要装到何年何月的人都对未来有一定的规划,怎么这个费晗就这么没脑子?
      
      好在自从上次被陆导警告过,费晗已经不能明着找他麻烦了。汪序真看着这小屁孩不屑的瞄他一眼,然后从头到脚都好像抽筋了一样扭扭搭搭的转身傲娇的走了,就感觉一阵头疼。
      
      幸好今天的替身戏不多,要不然汪序真感觉自己脊梁骨能被费晗阴恻恻的小眼神刺穿了。啧,不就是穿了同款西装么,又不是他想穿的,长的帅气也是他的错么?汪序真被瞪无语了的时候,也报复性的这么想了下。
      
      而且这脑残报复的手段也很幼稚,拍戏的时候,汪序真一条替他从桌子上滚下来的戏每次费晗的表情都很不配合的僵硬着,导致汪序真被迫滚了四五次才过,拍完之后感觉浑身都要散架子了。
      
      这下子就连陆导的表情也不怎么好,他斥责了费晗一句:“你怎么回事儿?都不用你真人上阵去滚就做一个疼痛的表情很难么?!”
      
      “导演......”费晗无辜的眨了眨眼,楚楚可怜的模样:“我、我没办法感同身受嘛。”
      
      “你干什么吃的?!”陆导骂:“你是演员!难道拍跳楼戏还真得从楼上跳下去么!”
      
      费晗:“......”
      
      呵,这导演倒是直性子。汪序真有点想笑,揉着酸疼的肩膀从桌子上站了起来,身下压着的西服一角随着他的动作掀起来,能清晰的看到在激烈的动作中已经揉乱了的衬衫下摆里露出一截腰身,纤细柔韧,白皙莹润,此刻有了一大块的乌青。
      
      就像是在最顶级的羊脂美玉上泼墨了一样的感觉,让人既可惜又觉得这有点......莫名其妙的美。美人在骨不在皮?不,是从皮到肉都美才对。
      
      汪序真不顾周围人扫射过来的视线,把衣服拉了拉,对着旁边樊越派来照看他的助理缪译说了句:“我想上厕所。”
      
      “哦哦。”缪译回过神,朝着左边的安全通道走廊一直:“你去吧,沿着前面走到头就是,自己能找到么?”
      
      汪序真笑着答应:“能的。”
      
      一走到走廊无人的视线中,汪序真就忍不住皱眉按住腰——次奥,疼死了妈的,费晗那死崽子他真想揍一顿,可怜他这一段时间没有做过什么‘复杂’动作的老腰在滚了几圈之后多少有点承受不住。
      
      走廊里昏昏暗暗的没一个人,汪序真也不用控制表情,靠在墙面上尽情的缓了半晌才觉得挺了过来。刚松了口气要直起身子就听到身后的大门‘啪’的一声被打开,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道略有些沉重的呼吸靠近汪序真,让后者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连忙转头看过去。
      
      走廊的应声灯随之响起,汪序真见到面前凑近了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头发梳的规整,一身西装,笑的温和有礼,眼神却控制不住的透露出一股子邪气,直勾勾的充满侵略性的看着汪序真:“你怎么还在这儿,没找到洗手间?”
      
      汪序真记得这人是剧组的出品人,一个姓陈的家伙,此刻偷偷摸摸的跟着他一起到这个走廊里意图真是司马昭之心了。汪序真眯了眯眼,觉得有些好笑——就这位陈先生这种不加掩饰的眼神,带着□□裸的性暗示的事情,他都不知道碰到过多少回了。
      
      他这张脸还真是招蜂,无论是以前当桀骜不驯潇潇洒洒的正常人,还是现如今装傻子竟然都逃不了有人上赶着想‘潜规则’他。真是无论在哪里,都能遇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肮脏事儿。汪序真觉得讽刺的同时,又免不了的有些悲凉。
      
      半晌后他转了转眼珠,不动声色地看着陈先生,只见那老色鬼嘿嘿笑了笑,急不可耐的模样:“找不到不如我......带你去?”
      
      陈先生说着就冲着汪序真伸出手,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腰,眼中的欲望几乎是压制不住。
      
      就在那油腻腻的大手要碰到汪序真那刚刚白的晃眼的柔韧腰身时,陈先生眼中跳动着兴奋的火光,急躁了起来,而那只手却在离汪序真还有几厘米的时候被人牢牢的捏住了手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