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碰瓷 ...

  •   
      今天因为樊越要送他去医院的一顿耽搁,汪序真虽然‘据理力争’拒绝了,但回家的时间仍然比往常晚了不少。等爬上了高楼进门之后汪序真只觉得腰疼的要断掉,看着一桌子的残羹剩饭也没心情吃了,郁郁寡欢的扶着腰回了房间。
      
      比平常回来晚,没吃饭,然而陈穗凤和汪治国坐在客厅嘻嘻哈哈的看电视,甚至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更别提过来慰问几句了。汪序真回到自己那逼仄的小屋趴在床上,就忍不住有点愤愤的。原来的那个傻子好歹是能给这个家赚钱的,为什么父母就这么忽视他甚至是冷漠呢?
      
      还是觉得他是个傻子,就不会伤心,一切的关怀和慰问对于他来说都没有用呢?汪序真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是看过原著的,他知道自己这个角色戏份没多少,百分之二十之后就不会出来了,那他的结局是什么?再联想到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傻子其实是在病床上烧的九死一生......汪序真就更加细思极恐了。
      
      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灵异事件,傻子是不是就已经死了?
      
      “喂。”正当汪序真越想越深,甚至开始脑洞大开自己吓自己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声音。他犹如梦中惊醒的抬头看了过去,就见汪序濯靠在门口抱肩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怎么不吃饭?”
      
      哦,还是有一个人关心他的。汪序真怔怔的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
      
      “嗯?”汪序濯见他这模样有些奇怪:“你怎么......算了,问了你也不明白,你在那个剧组有没有挨揍啊?”
      
      汪序真觉得好玩,转了下眼珠笑眯眯的问:“濯濯怎么老是问这个问题呀?”
      
      “......你回答就得了。”汪序濯没想到汪序真居然会反问了,转念一想自己的确这个问题问的比较多,好像除了这个就不知道问什么了一样。汪序濯顿时觉得有些臊的慌,怒道:“记我的话你倒是不傻了!”
      
      “......”
      
      汪序濯的随口一抱怨让汪序真警惕了起来,登时不敢再表露智商的危险边缘反复横跳,老老实实的缩起脖子装哑巴。汪序濯看着他这鹌鹑样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情颇佳的走过去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扔在汪序真面前。
      
      汪序真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定在床上,顿时一愣,然后死死克制住才能忍住狂喜的冲动——手机!汪序濯居然真的给他弄来了一个手机!
      
      此时此刻,要不是再装傻子汪序真都想蹦起来抱着他这个白得的兄弟弟揉头毛了!然而汪序濯看着他的面无表情却不是很满意,一挑眉不满的问:“你不是想要手机么?怎么不开心?”
      
      汪序真从狂喜中回神,装傻子人设不崩:“这就是手机吗?”
      
      “哈,比你原来那个高级。”汪序濯说到此处向门外看了一眼,见陈穗凤没有关注这边的动静就悄悄关上门,走过去对汪序真压低声音:“你把你原来那个老爷机给我。”
      
      “嗯?”
      
      “真是傻,就......就那个,那个......”汪序濯想了想也觉得他词汇量匮乏,无法形容的让傻子明白老爷机是什么,干脆了当的伸手自己去汪序真裤子口袋里去拿——然而他这没有事先预告的突兀动作让汪序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侧身躲,一个巧合间汪序濯没轻没重的手就按在汪序真伤痕累累的老腰间——
      
      “嘶。”汪序真没忍住,忍不住皱着眉叫了出声。
      
      “啊?”汪序濯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看着眼前脸都皱成一团的汪序真,有些紧张:“你怎么了?”
      
      少年人的手劲儿不是一般的大,再加上受伤第一天痛觉最为明显,汪序真按着腰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没顾得上回答。然而此刻也不用他回答了,汪序濯自己就能看出来是因为什么,他一愣,二话不说的上前掀起汪序真的衣服——
      
      “......”
      
      汪序濯的动作很快,让人猝不及防压根没准备。要不是为了保持自己的人设,汪序真差点就要问你干嘛了。然后他就看着汪序濯盯着他清晰明显的伤口,脸色一沉,半晌后才抬起头咬牙问:“谁揍的你?”
      
      他就知道剧组是个鱼龙混杂没好人的地方,汪序真在那儿怎么可能不被欺负?!然而欺负一个傻子,那群人还有没有道德可言了?汪序濯越想越气,沉着脸怒道:“不行,我得去那狗屁剧组看看!”
      
      我天,汪序濯这小子捣什么乱?他去了知道自己干武替这行当不是什么都露馅了么?汪序真听了心里直叫苦,他连忙装作茫然无知的模样说着:“是从台阶上掉下来的。”
      
      汪序濯:“?”
      
      “上厕所人好多啊。”汪序真尽量用符合他设定智商的口气抱怨着:“挤来挤去的。”
      
      汪序濯也不至于傻到听不出来其中的意思,他眯了眯眼:“你自己从台阶上掉下来的?”
      
      汪序真点头,欢快的说:“是呀。”
      
      “......”汪序濯顿时无语,感觉自己刚才一腔担心为了狗,他愤愤的站了起来甩袖而去:“睡觉吧!”
      
      “濯濯晚安!”
      
      汪序真挥爪,伴随着卧室门被‘砰’的一声关上,才轻轻舒了口气。终于没人了,汪序真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拿起汪序濯帮他搞来的这个一看就有人用过的二手手机,但是是智能的!汪序真打开之后见里面的软件清空的一干二净,刚刚要下载的时候房间门就又一次被猛的推开——
      
      汪序真连忙把手机抓紧,脸色僵硬。
      
      “刚才还有事儿没弄完呢。”汪序濯去而复返,也没注意到汪序真脸色,嘟囔着抢过他手中的手机,然后又低头在汪序真口袋里把他之前用的那个老年机拿出来。
      
      修长的手指动作利落的把老年机里面的电话卡拿出来,插在新手机上面。原来......汪序濯去而复返是要帮他安电话卡。汪序真怔怔的抬头看着他,瞳孔闪过一丝复杂——他骗人一向毫无压力的,但此刻多少有点不落忍。
      
      “这回行了。”汪序濯满意的挑了下嘴角,把手机塞回给汪序真,还不忘嘱咐着:“别把我给你拿手机告诉妈,知道不?”
      
      汪序真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感觉你没彻底明白。”汪序濯觉得力度不够,再次警告了一番:“你要是跟妈说了,这手机就就没了知不知道?你还得挨揍!”
      
      “......”
      
      见汪序真又一次‘惊恐’的点了点头,汪序濯才满意的离开,这回是真的走了。汪序真在门关了之后等了半天,才埋在枕头里闷闷的笑了起来。
      
      汪序真笑够了才拿起手机下软件,等这一会儿就好像要断气的网络磕磕绊绊的把几个软件安装完,他才感慨的吁了口气。以前网络时代,真的不知道上网这种轻而易举的事情有什么好珍贵的。然而失去了网络,却是万万不行的。
      
      汪序真抱着一种‘回归’的心情打开微博,刚要注册一个微博号的时候,就被热搜榜上高高悬挂着的那条热搜吸引了视线:#周时祁费晗路透照#。
      
      剧组又买营销了?汪序真好奇的点进去观摩,看了一会儿就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周时祁费晗路透照,那个背影居然是他的!
      
      微博热搜高挂第一的那个营销号大V发的图片里,‘费晗’和周时祁并肩站在片场里,周时祁抓着‘费晗’的手腕跟导演说话,可那个穿着同款白西服身形纤瘦的身影分明就是他。这个场景,是周时祁拉着他去找陆导讨回公道的那个时候。
      
      但在外界看来,这套衣服是费晗拍戏的时候穿的,图片里他还都是背影侧身,两个人的身形有七八分的相似,模模糊糊的粉丝当然想不到会是汪序真这个武替。
      
      评论里一大堆费晗的鸡血粉见蒸煮能跟周时祁攀上关系,自然是已经齐刷刷的鸡叫起来——
      
      [啊啊啊啊两个人好配啊啊啊我们晗晗看起来真的好乖有木有!]
      [啊啊啊的确是配一脸!]
      [配一脸+1。]
      ......
      
      一大堆如出一辙的评论里费晗粉丝都几乎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巴不得自家蒸煮能攀上周时祁这根高枝儿,借此炒cp炒热度。毕竟跟周时祁合作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汪序真轻笑一声,没太在意。这种事情在娱乐圈里几乎天天都在发生,他当然没必要惊讶,这场热搜一看就是费晗那边的团队故意策划的,水军控评这□□的如鱼得水,显然有备而来。
      
      而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只不过是被费晗‘借’去了一个背影而已。但是他一时半刻又不会出道,费晗要借就借咯。汪序真退出这个营销号,去别的地方扫了扫风向,看着看着却忍不住微微蹙起眉头。
      
      虽然有水军控评,但周时祁粉丝量必然是逆天的,能把水军和费晗粉丝加起来一起吊起来打的,这么一会儿已经因为‘倒贴’和‘碰瓷’这两个关键字在广场上撕起来了,污言秽语辣眼睛。
      
      只是他们撕来撕去也就算了,有些费晗粉丝的评论在汪序真看来可真有些难以接受——
      
      [@晗晗家的小姑娘:周影帝粉丝也不要太过分好不好?一个剧组的应该共同抵制路透才对嘛,有路透也不是我们家想要的呀!再说了我们晗晗怎么了就碰瓷倒贴你们家了,忘了前段时间那个汪序真了?比起他我们晗晗跟周影帝站在一起不知道相配了多少倍,那个才是自己炒作送上门倒贴的小透明呢!]
      
      在这个晗晗家的小姑娘这条带节奏的微博下面,一大堆狗腿子就好像找到了什么突破口一样,纷纷的激情跟排——
      
      [就是呀,我们晗晗被路透出来也是受害者之一嘛,又没像那个汪序真一样自己雇团队炒作,周影帝家的粉丝不要太欺负人好不好!]
      [晗晗实惨,就跟顶流站一起被拍到也得被喷,全世界都想迫害顶流大人么?]
      [......]
      
      一大堆一大堆的评论都是借着汪序真这个‘靶子’去嘲讽周时祁家粉丝自视甚高的,那这周时祁粉丝能忍么?当即就分毫不让的回喷过去——
      
      [逼逼赖赖个什么东西?那热搜下面控评的明明白白的就是你们费晗家粉丝现在又不想认了?]
      [不都是贴着我哥炒作,跟那个汪序真有什么区别,现在还转移话题不怕狗咬狗一嘴毛啊?]
      [他们怕啥?那个汪序真家又没有粉丝?两家都是仗糊行凶罢辽。]
      [楼上集美说的对惹,这年头糊才是最大的保护色。]
      [排了,给这两家一个眼神就等于自降身价!]
      [撤了撤了,别给他们倒贴炒作的机会......]
      
      莫名其妙看着自己被骂了一顿且被安上倒贴身份的汪序真一脸懵逼:“???”
      
      什么鬼?在没有手机的这段日子里他是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么?为毛线他被人利用了还得被骂,千古奇冤啊!汪序真想了想,在微博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结果他就被广场上那刷屏的一条条惊呆了。
      
      好家伙,原来他是真的......被骂出了姓名了。
      
      在原来的世界里他跑了那么多年龙套都混不到什么角色,更妄论在网络上被人关注到了。结果没成想现如今阴差阳错的,他居然跟周时祁和费晗这俩人搭上边之后被骂出姓名了。
      
      汪序真忍不住有点想笑,嘴角略有些嘲讽的挑了起来,看着屏幕上那些污言秽语,忍不住陷入沉思——如果他未来想进入娱乐圈,没背景没后台,连个为他说话的粉丝都没有就先搞成了全网黑......那可真有点麻烦呢。
      
      不过对于一个不得不装傻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后话。汪序真也就是想了一下,想不出来什么所以然便躺下睡了,十足十的没心没肺。
      
      只是他今天有了手机,到底是围观了这么一场费晗利用他倒贴周时祁炒作还引流粉丝把他骂了一顿的事情,汪序真第二天去剧组再见到费晗的时候,难免就有些别扭。本来以为这家伙只是高傲无礼了一点,没想到坏心眼还挺多。
      
      而费晗今天却颇有一股‘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状态,见人就笑眯眯的,一点也不似平常那副一点就着的□□桶模样。甚至于见到汪序真,他俏丽的双眼中划过一丝意味深长,竟然都没找麻烦。
      
      汪序真:“......”
      他有点来气是怎么回事。
      
      昨天的热搜剧组的人当然也都看过了,大多也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此刻费晗这得意洋洋的模样让周围的人都不禁有些同情的看着汪序真,看的汪序真背后脊梁骨一阵的发麻,忍不住头疼的皱了皱眉。
      
      拜托啊各位大佬,麻烦请降低一下他的存在感吧,本来这个费晗就够针对他的了!
      
      但费晗得意开心的状态也没持续多一会儿,陈舟就怒气冲冲的推开剧组的大门闯了进来,略过神色有些惊慌的费晗直接找樊越——
      
      “樊哥,我之前是信任你信任剧组才跟你们签合同的!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儿?”陈舟大怒:“昨天那个热搜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之前说过不炒cp的,你这是违反合同!”
      
      “陈、陈老弟,你先别急。”
      
      其实这事儿完全是费晗的个人行为,樊越这个制片人和公关经理也是全然不知,昨天一看到那个热搜就是一阵头疼。已经料想到了周时祁那边会发难,但此刻面对陈舟的怒火,樊越还是止不住一阵发慌:“我们也是不太清楚这些路透图怎么传出去的......”
      
      “还能怎么传?”陈舟侧头,细长的眉眼看了心虚的费晗半晌,讥诮的嘲道:“有人刻意为之,妄想着碰瓷炒作呗!”
      
      这话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可就是明晃晃的打费晗的脸了,他脸色白了白,按住身后要说话的助理,装作恍若不知的模样:“陈哥,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想说我刻意把照片交给营销号么?”
      
      陈舟看着他这白莲花的模样就一阵来气,声音冷硬:“难道不是?”
      
      “怎么可能?”费晗状似无奈的笑了,伸手指向汪序真:“那个背影不是他么?是粉丝自己以为是我啊,我也是被无辜牵连进来的啊。”
      
      “......”
      
      这一招祸水东引让汪序真差点笑出声——费晗这是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呢?他的不要脸令陈舟气的半死,怒道:“你别给我打马虎眼,真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剧组保密性这么强,要不是刻意的照片怎么可能传出去?!”
      
      “这我就不知道了。”费晗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无辜的摊了摊手:“陈哥,你该问剧组才对。”
      
      费晗把锅推到剧组身上,总之怎么说都跟自己没关系,仿佛他是一朵清清白白的白莲花受到全剧组迫害的样子。这下子樊越也怒了,皱眉暗示道:“剧组可能不小心放了‘某些’无关人士进来偷拍了,但我看着那热搜评论下控评的水军,就不像剧组找的了吧。”
      
      “......”费晗的声音弱了些,可仍在嘴硬:“我、我不知道。”
      
      “行了。”陈舟皱眉,瞪了眼前费晗和汪序真这两个‘当事人’,不耐烦的道:“你们两个,跟我来一趟。”
      

  • 作者有话要说:  弟弟很萌我造,但是周哥也很萌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