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皇帝不想上班 ...

  •   第四章
      
      卫珩:“下、去!”
      
      听着他用软糯的声音也能厉声厉色,锦色是服气的。
      
      她滚落一旁,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连忙解释了下:“这也是权宜之计,我只是想让太后她们快点走。”
      
      卫珩随即坐了起来,他现在是女子模样,毫无半分千娇百媚,真是可惜了纳兰锦色的那张脸,
      
      锦色以为,事分轻重缓急,现在她解释一下,就应该进行下一步了,然而卫珩定定看着她,目光却越发冰冷起来:“上一个试图接近朕的女人,知道她去哪了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锦色连忙跪在了他的身边:“皇上息怒,锦色不是故意接近皇上,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不得已?
      
      卫珩端坐在旁,虽然女子模样,却是一身戾气:“在水中那般模样,也是不得已?”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他可真是碰不得,不过现在锦色已是懒得解释了,她刚才求生欲太强动作太快,俨然已经忘了自己才是皇帝的壳子。
      
      现在,她想起来了。
      
      锦色毫无诚意地哼哼着,却是想着这皇帝正值年轻为什么不近女色,说不定是不行。
      
      “好吧,我知道皇上不近女色,是我错了,请皇上赐罪。”
      
      她乖巧地跪在身旁,可那分明是他的身体!
      
      是皇帝在跪,偏偏卫珩虽然恼怒,却偏偏毫无办法,更别说赐罪了,怎么赐罪,赐谁的罪!
      
      卫珩语塞,看着她用他的身体跪着,更是怒不可遏,可还不等他发作,曹郡去而复返,一路低着头回到了内殿当中:“陛、陛下,徐太医到了。”
      
      锦色的姿势一下从跪变成了坐,然后没吭声。
      
      曹郡忐忑地悄悄抬头看了眼,也不知道这折腾来折腾去的,皇帝到底有没有宠幸成功,反正皇妃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不过看样子,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静静等着皇帝指示,可皇帝没有开口。
      
      曹郡以为他没听清,又复述了一遍:“皇上,徐太医到了。”
      
      卫珩回头:“宣。”
      
      曹郡怔住,看向皇帝,平时皇帝身边可从未有过女人,今日破例留了锦妃,没想到锦妃竟然恃宠而骄,曹郡跟在皇帝身边久了,当然知道他什么脾气,他直为皇妃捏了把汗,很怕下一刻皇帝的口谕就是把皇妃砍手砍脚,扔乱坟岗。
      
      然而没有,但是皇帝也没有听皇妃的话:“让徐太医在外殿候着,朕这就出去。”
      
      曹郡收到指示,连忙出去了。
      
      等他走了,卫珩才回眸,锦色知道,他很不满她的自作主张,她已经凑到榻边去穿靴子了:“我们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只怕引人怀疑,尤其当着徐太医的面,问灵魂出窍的事,你想想可疑不可疑?”
      
      锦色穿上靴子,下了龙榻,见卫珩没有阻拦,知道他这是默许了。
      
      她飞快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卫珩在榻上都快睡着了,锦色才回来。
      
      还带着曹郡。
      
      曹郡还对着这个冒牌货笑得点头弯腰的:“下一次让御膳房送点凉糕来,皇上其实也可以尝尝别的口味的,最近出的几款糕点真的是很受娘娘们欢迎,要不,给紫宸殿送点过去?”
      
      这小太监还蛮有眼力见的,锦色知道,他进了内殿,这么说的原因,一是揣测圣意,二是为了讨好纳兰锦色,可惜他不知道,现在顶着皇妃壳子的人,正是他的皇帝陛下。
      
      锦色走向龙榻:“说的是呢,锦妃要是喜欢吃甜品的话,那就送些去紫宸殿吧。”
      
      后宫妃子是不允许留宿的,曹郡毕恭毕敬地来请:“那么,就由奴送皇妃回去吧,正好送点甜点过去。”
      
      这可是新皇登基以来,第一个宠幸的女人,皇帝竟然还为了她尝了甜点,看他那吃糕点的餍足模样,这可真是铁树开花了,曹郡心中激动万分,连对着皇妃的笑脸也真诚了许多。
      
      可惜皇妃似乎不满意,看着皇帝那脸色,明目张胆地写着四个大字:我不满意!
      
      这可就有点不识宠了,曹郡看向他那易怒的皇帝主子,可能男人事后都能好脾气,皇帝没有像往常那样恼怒,甚至一点恼怒的迹象都没有。
      
      锦色洗漱一番才回来的,坐在龙榻上面,她现在想睡了。
      
      平时养生,她都是晚睡早起的,生物钟到了,她现在只想睡觉。
      
      曹郡伺候着她脱了靴子,试探着:“那奴才送皇妃回紫宸殿?”
      
      锦色一沾软枕就闭上了眼睛:“嗯,送吧。”
      
      然而,软枕没紫宸殿她的那么软,而且,卫珩当然完全不会配合她,他甚至警告地按住了她的手腕,还稍微用了点力气。
      
      柔若无骨的纤纤细手,就按着她的手腕。
      
      如果她真的是个男人,也会心猿意马吧!
      
      锦色睁开了眼睛:“怎么?”
      
      但凡是打扰她美觉的人,都有罪,所以她语气当中,也自然带了几分不耐烦,当着曹郡的面,卫珩还不好发作,只是语气冷淡。
      
      “今天晚上,不回紫宸殿了。”
      
      曹郡蓦地抬眸,这个皇妃说话的口气,怎么好像她才是皇帝,要留宿寝宫一样,他再次看向皇帝,皇帝好像没在意皇妃说话的口气,难道他就喜欢这样胆大妄为的女人?
      
      后宫有后宫的规矩,妃子是不允许在皇帝寝宫留宿的。
      
      虽然现在还没有皇后,没有礼法,但是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别说曹郡觉得皇妃这样说不合规矩,就是锦色也觉得这很不可以,她知道现在情况特殊,摆手让曹郡先下去了。
      
      曹郡不敢再留,赶紧退到外殿去了。
      
      等人走了,锦色才看向卫珩,她自己的脸,真是越看越痴迷:“又怎么了?这么晚了,我想睡了。”
      
      卫珩还握着她手腕:“徐太医怎么说?”
      
      哦对了,是忘了跟他说了,锦色学着徐太医的样子,说:“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徐太医说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不要想了,他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回事。”
      
      卫珩怒目:“那你去那么久?”
      
      锦色嗯了声:“御膳房让人送来了晚膳,说是怕我饿,我是真的饿了,就吃了点,糕点还不错,不过我想你一定不能喜欢,所以吃得很少。”
      
      也就是说,他在寝宫等了快半个时辰,她一直在外面吃吃喝喝,酒足饭饱才回来的。
      
      卫珩眸色暗沉,锦色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吼,吃饱了才回来,把皇帝陛下给忘记了。
      
      她有点愧疚地看着他:“您也饿了吧,那就回紫宸殿吧,我让人送点东西过去,后宫妃子是不能留宿这寝宫的,不合规矩。”
      
      卫珩咬牙:“朕就是规矩。”
      
      锦色点头,配合着他:“好吧,您说得算。”
      
      看来,暂时是不能有什么好法子换回来了。
      
      但是,这个秘密不能被人发现,卫珩回眸间看见了榻边挂着的长剑,这就下榻拿在了手里。
      
      “过来。”
      
      干什么?要杀人?
      
      “锻炼你的风骨。”
      
      “……”
      
      锦色眨着眼睛,说什么也不愿意从枕头上起来:“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行吗?说不定睡一宿觉明天一早就换过来了。”
      
      卫珩微扬着脸,此刻的他,娇小而狠戾:“明天不一定换回来,但是你露出破绽的话,下场一定是死。”
      
      死这个字眼提醒了锦色,对,她不能死。
      
      穿上靴子下地,很快卫珩拿着长剑开始追着她锻炼行走的姿态,锦色这只咸鱼,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训诫,她走路一有点女气了,背后的剑身就到了。
      
      提臀,收腹,啪啪啪啪,听得外面的曹郡面红耳赤。
      
      他哪里敢细听,再者说殿内谈话的声音听不真切,他还担心着皇妃留宿的事,会不会惹得太后不高兴,脑海里已经开始脑补皇帝宠幸妃子之后多久会有小皇子了。
      
      而我们的咸鱼姑娘,是真的挨了几下子。
      
      一旦松懈,是真的打在身上,锦色轻哼出声,还直腹诽着这狗皇帝对自己的身体也下得去手,卫珩怕她当众露出马脚,不光训练她走路的姿势,还把朝事说了一些给她听。
      
      这就像是补课,幸好锦色虽然懒了些,但记忆力超群,很容易抓住关键点记住。
      
      但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在两个时辰把一个人的生平事无巨细地记住,她被实打实地折腾了大半宿,等卫珩终于放过她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之后,锦色一躺下就睡着了,直到……
      
      好像刚睡着,就有人在她耳边聒噪,她好烦,摆了摆手:“春桃,春桃……”
      
      春桃是谁?
      
      曹郡有点懵,皇帝可从来没有起晚的时候,今天到了要上朝的时候了,他过来叫了都没醒,这可真是稀奇了!
      
      锦色是没有醒,但是卫珩醒了。
      
      卫珩对着曹郡摆了下手:“我来叫她。”
      
      皇妃是真体贴!
      
      曹郡侧立一旁,等待为皇帝更衣。
      
      昨天晚上两个人一起睡的,此刻锦色侧身而卧,大半个人都在被下,卫珩伸手推了她一下,看似轻轻的没有用力,在那被子下面,却是探入了她的中衣下。
      
      锦色下意识按住了他的手,一下就醒了。
      
      曹郡在旁补刀:“皇上,该上朝了。”
      
      什么?
      
      这么早就要上朝了?
      
      还没换回来,她不想上班啊!
      
      锦色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是皇帝的壳子,她眨着眼睛无奈地看着卫珩,刚要坐起来,忽然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某一部分的变化,这哪里是不行事,这是很行,一大清早还真是血气方刚。
      
      卫珩已经进入了皇妃的角色,提醒着她:“更衣吧,该上朝了。”
      
      他过来掀被子,锦色连忙抓住了:“你们别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没写完,那就明天再双更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