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皇贵妃上线了 ...

  •   第五章
      
      “启禀皇上,大战刚过,天灾人祸一荒年,缘何加税?”
      
      “徐大人此言差矣,国库空虚,不加税,怎么充盈国库?”
      
      “自古以来,国以民为本,民不聊生,不救民,民将死,陛下才刚登基,自然应该先稳人心民愿,国库空虚当另辟途径,万事可当徐徐图之。”
      
      “……”
      
      “皇上容禀,北方楚地愿朝贡讲和,不如就此休战,休养生息,也缓解国库压力。”
      
      “……无需休战,只待三五月,可带军踏平那蛮夷之地。”
      
      上朝来得太早,以至于锦色心情不美。
      
      她靠坐在龙椅上面,看着大殿上面的朝臣们为了是否加税争吵不休,有点困了。
      
      来上朝之前,卫珩已经告诉她了,万万不可贸然行事,什么事都得回去与他商议之后再定夺,她来这一趟,不过是做做样子的。
      
      然而,听着朝臣们这么争吵,锦色忽然想起来了,卫珩之所以被称为暴君,也与他加税有关。
      
      百姓们称他为昏君,世人皆骂。
      
      现在锦色明白了,大周常年征战,国库空虚,新皇登基之后,接了个烂摊子,加税是充盈国库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但是这种办法,对待底层百姓太不友好了。
      
      如果是真正的卫珩在这龙椅上面,只怕会一意孤行,必然施行加税。
      
      然而,现在是锦色,她比卫珩感情细腻,能体会徐大人等人体恤百姓的心,并且,她知道,皇帝越快做百姓眼中的暴君,那就会死得越快。
      
      在换回来之前,她觉得这剧情还能挽救一下。
      
      打什么仗,加什么税,面前的折子都还没有批,锦色拿过来一个打开一看,佯装恼怒模样,这就站了起来,摔在了案上:“吵什么,朕知体恤百姓,也想充盈国库,什么时候想到两全其美的法子了再议!”
      
      这还是新皇登基后第一次当众发火,群臣面面相觑,各有心思。
      
      锦色回头看了眼曹郡:“退朝!”
      
      说完抬腿就走,完全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案上的折子都还没有看,曹郡连忙叮嘱了小太监把折子都送御书房,跟上了锦色的脚步。
      
      在曹郡看来,皇帝这突然发火,一定是有邪火。
      
      自从登基以来,皇帝从未迟起过,昨天晚上皇妃留宿,今天他就起不来了,好容易被皇妃叫起来了,还带着起床气,说不想上朝。
      
      看吧,上朝了,这么快就没耐心听大臣们啰嗦了。
      
      他从小伺候卫珩的,把这些反常都归纳为铁树开花,跟在锦色的身旁,曹郡还没忘记提醒他:“皇上,锦妃昨天晚上在寝宫留宿了,这消息现在一定是传开了,只怕太后会有所动作,您是不是担心她,所以急着回去?”
      
      曹郡还真的是一心为卫珩,锦色也有所担心,随便嗯了一声:“回去看看。”
      
      曹郡一看自己猜对了,更是大胆了一些:“昨晚上太后来的时候,带了本家的姑娘,如果奴才没有看错的话,那是太后的侄女,皇上也认识的,昨儿没能见上,今天下朝了,一定会再带过来的。”
      
      新皇现在没有子嗣,没有皇后,那位置当然有人惦记了。
      
      锦色没太在意:“嗯。”
      
      曹郡简直是贴心小棉袄:“皇上要是喜欢锦妃,那不如趁这个时候让她怀上孩子,有了子嗣,以后也好行事。”
      
      这家伙,是怕皇帝受太后要挟,保不住自己的妃子。
      
      然而,他的主子,是真的厌恶女人吧,怀什么孩子啊,这样的话可千万别传到卫珩耳朵里去,锦色低眸瞥了曹郡一眼:“你想的太多了。”
      
      曹郡一见他神色,立即低头:“奴才死罪!”
      
      锦色神色淡漠,负手而行,完全是卫珩平时的风姿,学了几分像。
      
      曹郡再不敢说什么,下朝回来,卫珩已经不在寝宫了,问了宫里的人,说是还不等走,太后就把人带走了。纳兰锦色从前在后宫没什么存在感,现在纳兰家风光不再,但是也不是随便就能被人拉踩的,就是太后,有心安置自己的侄女,按道理说也不会难为锦妃。
      
      锦色没太担心,回寝宫想补个回笼觉,可还不等躺下,曹郡来报,说风无双企图上吊自杀被救下来了,现在哭着要寻死,不让死就要闹着要见皇帝。
      
      锦色叹了口气,当皇帝连个早觉都不能睡,多辛苦。
      
      她认命地下了龙榻:“行吧,把那风家女带过来,朕见见。”
      
      曹郡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了,赶紧差人去带风姑娘。
      
      锦色走到了外殿,自顾着坐下了,日头出来了,平时这个时候她这个皇妃都还在睡懒觉。
      
      想着那个风无双,她有点头疼,人家是女主角,自带金手指是杀不死的,原文当中就是因为她,卫律才下了最后的决心篡位当上了皇帝。
      
      风家本来站队的时候就是站在卫律那边的,所以现在卫珩想治他们的罪,不过是清理政敌而已。
      
      风家是有些风骨的,绝对是忠臣,最好趁现在拉拢过来。
      
      锦色拿起茶碗来,低眸喝着茶,几口茶的功夫已经是动了几个心思。
      
      不消片刻,风无双被带了上来。
      
      这姑娘仅仅是一夜之间,便似消瘦了不少,任谁看了,都是我见犹怜的模样,锦色看着她的眼神不由带了几分怜惜。
      
      曹郡在旁看得一清二楚,心中又激动起来,皇帝这棵铁树这是又要开花了?
      
      他赶紧找个由头退出去了。
      
      锦色一直看着看着风无双,这姑娘可能已是失去了希望,跪在了她的面前,神色淡淡的:“皇上既然心意已决,那么无双一心求死,今生已别无所求,只愿能和父兄死在一起。”
      
      她穿着华丽的宫服,按着原文剧情,暴君把她留在了后宫,利用她逼风家反卫律。
      
      这段锦色没仔细看,不知道卫珩是真的看中了风无双,还只是利用她。
      
      现在锦色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已无斗志,放下了茶碗。
      
      她走到了风无双的面前,对着她伸出了手来:“死有何惧,都不怕死,为什么不能活着,去见你父兄。”
      
      风无双微怔之余,看向了锦色:“你是说……”
      
      她那毫无波澜的眸子,一下子有了光亮,风无双看了看锦色,又看了看她的手,好吧,是他的手,那是卫珩的手,修长,骨节分明。
      
      风无双紧紧握住了这只手,借力站了起来,然后不好意思地放开了,再看着锦色眼中都是雀跃:“皇上这是肯替我父兄翻案了!”
      
      替她父兄翻案,这还得卫珩同意。
      
      锦色看着她眸中已有激动的泪光了,轻点了下头:“朕姑且信你一回。”
      
      太好啦!
      
      风无双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差点跳起来:“太好了,太好啦,我父兄有救了!”
      
      这单纯的姑娘,锦色回眸瞥着她,忍不住逗她:“那么,朕现在还是昏君吗?”
      
      万万没有想到,那残暴的皇帝竟然还有这么风趣的一面,风无双被他那双美目这么一瞥,耳根都红了:“不是昏君不是昏君,皇上是大大的明君!”
      
      只是,给风家翻案,这还得从长计议,锦色抽出手臂来,回身又坐下了:“先别高兴得太早,朕答应帮你,但是你也得向朕保证,风家是忠于朕的。”
      
      风无双连忙冲到了她的面前,举起了手来:“我发誓……”
      
      后面的话没等说完,锦色已经抓住了那纤细手腕,轻轻一带就放了手:“不必这般,朕信你就是。”
      
      风无双愣住,随即红了眼睛。
      
      锦色看着她,正要再安抚两句,曹郡从外面冲进来了:“皇上,不好了,奴才刚才去打探了一番,结果发现锦妃在坤玉宫得罪了太后,这会儿正跪着呢!”
      
      他太急了,甚至都忘了殿内还有风无双这朵花,后面的话越说生意越低了。
      
      卫珩这才当了一天的锦妃,就得罪了太后,以后换回来,那她还能有好日子过?
      
      锦色顿时急了,撇下风无双就往出走。
      
      一出殿门,侍卫队就跟了上来,曹郡也紧紧跟着她的脚步:“皇上,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锦妃留宿的事,后宫多少人眼红着呢!”
      
      锦色当然知道,她只是没想到卫珩这暴脾气,顶着皇妃的皮也不能忍忍,什么事不能等她回来再发作,现在他是皇妃的身份,在太后那能讨什么好。
      
      幸好坤玉宫不远,二人也没惊动别人,一路疾行,这就直接冲了进去。
      
      “皇上驾到!”
      
      侍卫队直接留了宫外,曹郡退后了两步,锦色一进外殿,就看见了卫珩。
      
      他顶着日头,直直地跪在大殿之外。
      
      锦色快步走了过去,听着动静迎出了好几个人,徐妃和玉美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少女都跪了下来。
      
      皇太后倒是沉得住气,没半分动静。
      
      卫珩已经不知道跪了多半晌,此时抬眸看着锦色,面色平静,只那漆黑的眸子里,怒意翻涌:“怎么才来?”
      
      别说是卫珩恼怒了,就是锦色也恼了,那可是她的身体!
      
      她亲自把卫珩扶了起来,已有几分怒意:“怎么回事!”
      
      皇帝一发怒,跪下的那几个顿时面面相觑,徐妃看了看左右,顿时拿出帕子擦着眼泪,委屈地哭了:“请皇上做主,锦妃仗着昨日侍寝,太后传她她称病不去,这分明是不把太后放在眼里,我好心好意去紫宸殿提醒她过来,她还将我推倒在地!”
      
      徐妃旁边的玉美人也小心翼翼地看着这边:“是啊,姐姐没法子,只好请太后做主,太后就命人把锦妃押了来。”
      
      锦色抓住了重点:“所以,是你们没把锦妃放在眼里,到太后这乱嚼舌根?”
      
      徐妃顿急:“皇上冤枉啊,明明是锦妃她……”
      
      锦色却已经转过头去看着卫珩了,众目睽睽之下,皇帝看皇妃的眼神真的是满是心疼,皇妃似乎被伤到了冷淡了一些,不过仗着才那么一跪,又恃宠而骄了。
      
      徐妃话还没说完,就听着纳兰锦色看着皇帝,一字一句说:“我记得,皇妃上面还有一个品阶。”
      
      这简直,简直是不要脸!
      
      这还是在太后门口呢,皇帝得多宠她才能答应,徐妃已经忘了自己后面要说什么,定定看着皇帝。
      
      可惜皇帝的眼里,只有锦妃,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是柔情满满的:“好,那以后封你做贵妃,皇贵妃。”

  • 作者有话要说:  明日,明日一定双更o(╥﹏╥)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