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皇帝第三发 ...

  •   第三章
      
      瞧瞧,瞧瞧,这么美的衣裙被卫珩弄成什么样了!
      
      锦色连忙蹭到了榻边,来拢卫珩身上的外衫,可卫珩却从不喜别人触碰自己的身体,就是他自己,也不行,他一下抓住了锦色的手腕,她愣住,随即看向他。
      
      这分明就是自己看自己,自己嫌弃自己,两个人在彼此眼中都看见了错愕以及说不清的嫌弃,同时放手了。
      
      卫珩顶着皇妃的皮囊,依旧是一身戾气,他再近一步,锦色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很好,她还知道害怕,卫珩负手而立:“怎么回事?”
      
      锦色坐回榻上,抱住了双膝,现出了一副娇柔姿态:“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掉到水里就昏迷了,才醒过来。”
      
      卫珩目光更冷:“不许用朕的身体做那样的动作。”
      
      虽然现在锦色是皇帝的皮,但是当着正主的面,她还是不敢造次,鬼知道她们什么时候会换回来,如果把他得罪了,那不等他死了……等等!
      
      还有被杀暴毙的剧情在等着她,所以她们什么时候能换回来,怎么做才能换回来,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时候没有别人了,锦色直接了当道:“我们必须得换回来。”
      
      这是当然,可是怎么换回来是个问题。
      
      互换灵魂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卫珩现在是女人的壳子,在皇宫中都不便到处行走,他看着锦色,吩咐道:“将徐太医叫过来,旁敲侧击看看,自古以来可有这样的事。”
      
      徐太医才让她撵走,锦色往外面指了一下:“可是,徐太医才被我赶走。”
      
      卫珩冷漠地看着她,完全是那又怎样的眼神,也对,暴君向来随心所欲,锦色坐直身体,模仿着平时的卫珩身姿:“那你得回避一下,不然徐太医来了,看见你我这个模样,只怕他会看出什么端倪。”
      
      卫珩却已经想到另外一处去了:“晚上没人,你出来,去池塘。”
      
      去池塘干什么?
      
      别说她不会水,就是会水,晚上那么冷的水,也不能沾水,锦色没有动:“我不会水,这么晚了,再下水受了凉,就算你不担心我,也得担心你自己的身体吧。”
      
      的确是,连续两次入水,若是受了凉,也很麻烦。
      
      卫珩转身:“你跟我来。”
      
      跟他去哪里?
      
      目光追随着纤细的身影,锦色连忙下榻穿上了靴子,她随手抓了件外衫,这就跟上了卫珩的脚步,卫珩对寝宫环境比她熟,走得很快,这对于平时疏于锻炼的锦色来说,真心心疼自己的身体。
      
      曹郡还在大殿外面望天,殿门一开,他还以为自己幻觉了。
      
      皇帝追着皇妃走了出来,还给皇妃披着外衫。
      
      曹郡连忙上前:“皇上,这么晚了,您这是要去哪里?”
      
      皇妃在前面冷着一张脸:“沐浴。”
      
      皇帝身上只着中衣,点着头:“对,沐浴。”
      
      曹郡连忙在前面引路,心中的喜悦已经变成了汪洋泪水,他万万没有想到,主子平时看起来那么男人,关键时候竟然这么快就不行事了,难怪他平时不近女色,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龙颜何在!
      
      锦色哪里能想到前面的小太监已经脑补了太多,她一听沐浴就知道卫珩想干什么了,皇宫里面有一地宫暗池,里面引的温泉水,她和卫珩是在水中发生的意外,想必他是想去水中试试。
      
      小太监引着他们走进地宫,近了热池,回头看见皇妃走在前面,错开两步,等皇帝到了面前,这才躬身:“皇上,需要奴才准备些花瓣,添置些情趣吗?”
      
      锦色只是摆手让他下去:“不必了,你先出去吧。”
      
      说着,她看向卫珩:“下水试试?”
      
      对,下水试试,水里和床榻上不一样,说不定就能重振雄风了,曹郡低头告退,默默祈愿主子的男女之事能顺利,这样的话,大家的日子都能好过一点。
      
      不等曹郡走远,卫珩已经下了水。
      
      锦色在池边看着他动作,那女子的躯壳是真的肤如凝脂,一经入水,衣裙都贴在了身上,玲珑有致,凹凸之间带着致命的诱惑。
      
      卫珩将自己埋入水中,锦色紧张地看着他头顶的水波,犹豫着要不要下水。
      
      很快,卫珩浮出水面,看着她,命令道:“下来。”
      
      锦色脱下靴子,慢慢顺着阶梯走了下去,温暖的水流一没过腿肚,舒服得她差点轻音出声,她只敢站在潜水区域,这就算是配合卫珩了。
      
      不脱衣服,就这么泡着,其实不是很得体。
      
      当皇帝真是好啊,就连洗澡沐浴的地方都高人一等,锦色划水,在一边拍着水花。
      
      卫珩看着她以男人的姿势玩水,眸色渐沉:“你在干什么?过来。”
      
      锦色看着他,没动:“我不会水的,不敢去太深的地方。”
      
      卫珩耐心渐失:“过来!”
      
      锦色已经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皇帝,连忙走了过去,到了卫珩面前,水已经快到颈间了,她对水的恐惧可不是一天两天,不敢再往前了。
      
      卫珩等不得,上前拉住她手腕,一下将她扯进了深水区。
      
      进水底的瞬间,锦色下意识抱住了他。
      
      她闭着眼睛,不敢呼吸,一进水里几乎是一动不敢动,窒息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卫珩如今是女人的皮,哪里有她力气大,用尽力气才浮出水面。
      
      呼!
      
      两个人都得到了呼吸,卫珩用女子的软糯嗓音发怒了:“你干什么!”
      
      锦色还抱着他,睁开眼睛了,还不敢放手:“别动,别动,我要掉下去了!”
      
      卫珩怒不可遏:“放手。”
      
      锦色就不放,都要哭了:“我要死了,放手我就死定了……”
      
      没有办法,卫珩只得揽住她的腰,推着她往岸边走:“把腿从我身上拿下去,站起来!”
      
      卫珩竟然在走路,锦色反应过来,水池并没有想象得那么深,这才站住了。
      
      锦色不会水,如果把她弄昏迷了,只怕不等他们换过来,他的身体就会死了吧,还有,他这个女人的身体也似乎太弱了点,卫珩一路推着她走到池边,也感觉到了体力的不支。
      
      锦色娇生惯养习惯了,白天已经受了惊吓,这会在水里这么一泡,也没什么力气了。
      
      她伏身在池边,委屈巴巴,故意自言自语着:“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闻所未闻,这可怎么办,我可装不来皇帝啊!”
      
      卫珩站在她的身旁,拿过池边的摇铃摇了摇。
      
      铃铃铃,铃铃铃。
      
      很快,曹郡捧着衣物来了。
      
      卫珩看了他一眼:“放下吧。”
      
      曹郡把衣物放在了一旁,余光当中瞥见这水中的两个人都还穿着衣服,不由暗自替皇帝着急,皇帝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皇妃的脸色不太好,看来换个环境了,在水里效果也不太尽人意。
      
      这可如何是好!
      
      卫珩:“宣徐太医。”
      
      曹郡蓦然抬眸:“……”
      
      皇妃今日真是好大胆,一直是她在发号施令,他看向皇帝,锦色见他目光,立即明白了过来,轻咳了声:“没听见爱妃的话吗?宣徐太医,到寝宫候着。”
      
      她现在多叫两声爱妃,或许很快换过来,还能受益。
      
      曹郡这才答应一声,赶紧走了。
      
      等曹郡一走,卫珩开始脱衣服了,他把碍事的裙子里外都脱下来扔了池边,很快就□□了。
      
      女子柔软的身体和男人的差得太多,尤其是胸前两团雪白兔子,卫珩的指尖轻抚过红樱桃,眸色又沉了沉。
      
      锦色看着自己的身躯,见他动作反应过来了,恼羞成怒:“喂,你干什么!”
      
      口气不太好,触及卫珩冰冷目光,又委婉了一些:“我都很尊重你的身体,你别又摸又什么的,尤其是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好尴尬的。”
      
      卫珩不理会她的抗议,坐在池边石阶上面,两手搭在了玉石栏上面,姿势很是豪放:“朕的身体,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这是恩赐。”
      
      看他这模样,是打定主意要泡一会温泉水了,睡前能泡一泡当然好,可锦色却不想和他一起这么泡,怎么想怎么尴尬:“徐太医还等着,我看咱们也快些回去吧,好问问他可知道些什么。”
      
      卫珩嗯了声,依旧低着眼帘,看着水中那两只白兔子若有所思的样子。
      
      锦色敢怒不敢言,转过去也脱了衣服。
      
      好在这一次,卫珩手脚还算老实,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事,两个人分别沐浴,也没叫曹郡进来。
      
      锦色伺候着卫珩穿上了衣裙,她也不会穿男人的衣服,卫珩还帮她了下,算是扯平了。
      
      从地宫出来,曹郡迎了二人直接回了皇帝寝宫。
      
      一走进内殿,卫珩就坐在了榻上,锦色很累,很想睡,可这出戏还得演一下,她瘫倒在龙榻上面,对曹郡摆了下手,想立即结束假扮皇帝的工作:“叫徐太医进来。”
      
      想了下,又看向卫珩:“爱妃,回避下?”
      
      还不等卫珩答应,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嗓子:“太后驾到!”
      
      曹郡连忙出去迎了,惊得锦色一下坐了起来,看向卫珩:“怎么办怎么办?”
      
      卫珩还很冷静,用女子那特有的软糯的声音淡淡道:“不可在太后面前露出马脚,你现在全无朕半分的风骨,最好用最快的速度敷衍过去。”
      
      那是当然了,她怎么知道平时皇帝在太后面前是什么样的,只是她一个人好敷衍,现在寝宫里面有两个人,这解释起来就不怎么简单了。
      
      后宫的事,锦色太了解了。
      
      太后一直对新皇的不近女色颇有微词,她本家还想着再出一位皇后,皇帝落水受伤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带人过来。
      
      现在要敷衍过去,飞快地敷衍过去……
      
      耳边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锦色飞快地脱下了靴子,弯腰把卫珩的鞋也蹬掉了,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一把将美人推倒,这就覆身过去了。
      
      “皇儿……”
      
      太后当然是有别的想法,她本家才送了侄女进宫来,为了遮掩这种想法,她还特意带了徐妃一起过来探望皇帝,可她万万没想到一进寝宫,看见的是这样的场景。
      
      皇帝压在一女子身上,还不等看清模样,她的好皇儿已经扯过被子遮住了他们二人。
      
      曹郡已经扑腾跪倒在地了,锦色微偏着脸,看着太后强装镇定,故意低哑着声音叫了声母后,这意思多么的明显,太后哪里还能带人上前,她别开眉眼,说了句胡闹,赶紧带着人走了。
      
      锦色这也是急中生智,眼见着人都走了,可是松了口气。
      
      这口气松下去了,她几乎是瞬间就瘫软了下来,躺平了。
      
      曹郡才送了太后离开,临走的时候太后可是问了,寝宫中是哪位妃子,曹郡不敢隐瞒都说了,这会思来想去还是回来跟主子说一声,结果一进内殿,就看见皇帝伏在皇妃胸前,没想到皇帝今天还能来第三发,吓得他大气不敢喘,轻手轻脚后退着倒了出去。
      
      锦色疲惫至极,真是一动都不想动。
      
      可是,很快,她想起来身下是哪位人物了,僵住了身体。
      
      很显然,我们的皇帝陛下也已经忍无可忍了:“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三章的红包都将在明天一起发放,另外明天双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