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咸鱼皇妃不想上班 ...

  •   第二章
      
      按照原来的剧情,风无双会暴露身份,并且落水。
      
      她被人救起之后,下了天牢的风家才受到暴君的重视,眼看着风无双高举匕首冲上前去,在场多少人都惊呼起来,然而,并没有血溅当场的场面,这姑娘口号喊得响亮,但动作着实慢了点,她被后面冲过来的侍卫拦住了。
      
      长剑架在风无双的颈上,其中一人的剑锋还不经意地扫落了她的帽子,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赫然散开,就像飘柔广告,多少电视剧里面呈现过的经典镜头就这么出现了。
      
      风无双恼羞成怒:“狗皇帝,今天我杀不了你,我迟早杀了你!”
      
      卫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狗皇帝?”
      
      风无双一手还握着匕首,一手握掌成拳,丝毫不受颈上的匕首威胁,还愤怒地朝着卫珩挥舞了下:“你这个是非不分、不修德政,妄戮无辜的昏君!我风家一门忠烈,父兄忠心为君,君是怎么待他们的,不是狗皇帝是什么!”
      
      可能还没有人敢这么当着他的面骂他,这大概就是古早言情的套路,一般这种情况的女主角会受到瞩目,大概这就是该死的女人,你成功地让我注意到你了的名场面。
      
      锦色一旁看戏,不知不觉被徐妃挤到了池塘边上来。
      
      果然卫珩一摆手,侍卫队退后,风无双重获自由了。
      
      卫珩眼帘微动,似乎已经知道她是谁了:“风家是忠是叛,送你进宫的那个人,没告诉你吗?”
      
      风无双愣了下,随即脸上出现了一丝可疑的红晕:“没、没有人送我进宫,是我自己混进来的!”
      
      她长发披在肩上,身形娇小,完全是一副小女儿家姿态。
      
      卫珩一双美目已尽是冷霜:“他是不是说,你爹在战场上救过我性命,众目睽睽之下,朕不会把你一个弱女子怎么样,还会帮你给你父兄翻案。”
      
      一下被戳中心事,风无双更是脸色复杂:“我爹本来就是被冤枉的!”
      
      卫珩不为所动,看着她的目光更是冰冷。
      
      风无双意识到伸冤无望,挥着匕首又冲了上去:“那我就和我爹我哥哥一起去死!”
      
      结果想当然的,她哪里是卫珩的对手,轻而易举地被他挥袖,扑倒在地。
      
      卫珩就站在她的面前,负手而立:“你爹的确救过朕的性命,朕不伤你。”
      
      说着,他回头叫了随侍,要他送风无双出宫,这姑娘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突然朝着池塘边上跑了过来,锦色以为她气急了要投湖,没太在意,可等徐妃和玉美人都跑开了以后,风无双一把搂过了锦色,匕首这就搭上了她的颈边。
      
      纳兰锦色:“……”
      
      姑娘!这和剧情不符啊!
      
      风无双可是把她搂得紧紧的:“别动,对不起了。”
      
      锦色没动:“我不动,但是你别乱来啊,现在你闹得越厉害,越不好收场,还不如跳进池塘示弱,置死地而后生。”
      
      她声音很低,不知道风无双听见了没有,这姑娘揽着她,对着卫珩还叫嚣着:“我父兄的确是受冤入狱!你身为皇帝不进忠言,算什么好皇帝!现在你必须得还我风家清白,否则我就杀了她!”
      
      他是什么好皇帝啊,他就是个暴君啊!
      
      对牛弹琴,试图用真情实感感化他?
      
      果然,卫珩不为所动,只是向前走了两步:“杀了她,你想杀了她?”
      
      风无双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杀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是匕首就在她手里,她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你干什么,你别过来!”
      
      卫珩已经站在她们的面前了:“杀过人吗?知道怎么杀人吗?”
      
      风无双的情绪已经被他刺激得快要崩溃了,在锦色耳边尖叫:“你别过来!”
      
      卫珩上前,她再次拽着锦色后退,锦色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是波光粼粼的池塘,顿时浑身发凉,卫珩能有什么恻隐之心,怎么可能会救她。
      
      “姑娘你冷静点,你会水吗?我不会水。”
      
      风无双此刻已经听不见她说什么了,两眼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卫珩,可他步步紧逼,丝毫没有顾及之意,还一手抚上了那匕首:“用点力,才能见红。”
      
      惊得风无双啊的一声,几乎是下意识地放开了匕首,她紧接着后退一脚踩空,这就拉着锦色直直往池塘里落了去。
      
      锦色随着她也倒向池塘,就在后仰的瞬间,她本能地两手一抓,握住了卫珩的手臂,然后,三人落水,对水有绝对恐惧的锦色入水,这就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后,一会冷,一会热,锦色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锦色在温暖的软褥当睁开了眼睛,陌生的熏香令她有点头晕,殿中摆设有点陌生,身边也没有人,春桃不守着她去哪里了呢?
      
      她一手抚额,轻轻点着额角:“春桃。”
      
      一开口给自己吓了一跳,怎么是男人的声音!
      
      纳兰锦色还以为自己迷糊了,又叫了一声:“春桃!”
      
      的确是男人的声音,惊得她一下坐了起来,身体一动,有个从未有过的身体构造的东西动了下,锦色察觉出了自己的不同,低头拉起被子看了眼,差点叫出声来。
      
      听着动静的小太监曹郡急忙奔到了龙榻前:“皇上,您醒了?身上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锦色连忙放下了被子,看向曹郡,曹郡一接触到她的目光已经跪了下去:“皇上息怒!太后已经叫人把那风家女关起来了,您想怎么处置,就等您醒过来定夺了。”
      
      身体上的变化,以及曹郡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她的灵魂竟然跑到了卫珩身上。
      
      现在她变成了卫珩,那卫珩呢?
      
      锦色清了下嗓子:“起来吧,那个……锦妃怎么样了?”
      
      曹郡愣了下,随即才反应过来,皇帝问的是纳兰锦色。
      
      之前都在传皇帝为了救锦妃落水,看来应该是真的,他站了起来,低头回道:“当时场面混乱,奴才只顾着皇上,就听着皇妃被救上来时也昏迷了,不知道现在醒过来没有。”
      
      看来,就是她们三人落水的时候,发生了灵魂的错乱。
      
      这得消化下,锦色点头:“我……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曹郡弓着身体,还有点迟疑:“皇上,徐太医就在外面,让他进来给您再看看?”
      
      锦色连忙拒绝:“不必了,没有朕的传唤,谁都不许进来。”
      
      曹郡不敢再问,低着头出去了。
      
      等他一走,锦色这才掀被下床,卫珩身形挺拔,与她的重心不同,她稳了稳心神才穿上鞋。
      
      锦色走出寝宫,曹郡就站在外面:“皇上,您怎么了?”
      
      偌大的殿中,只有他一个人,锦色与他面面相觑,想到现在她的身份,站住了:“你出去。”
      
      平时,新皇不喜身边有人,寝宫只有曹郡一个人,现在连他都要撵出去,他顿时跪了下来:“皇上!奴才死罪!奴才护驾不力是该死罪!”
      
      锦色:“……”
      
      曹郡开始咣咣磕头,这就哭了起来:“都是奴才的错,皇上怎么惩罚奴才都行,奴才该死!”
      
      锦色余光当中瞥见一旁的桌子上面,有一铜镜,她走了过去,镜子里面顿时出现了卫珩的脸,不得不说,这狗……哦不对现在她成了他,这新皇的皮囊是真的完美。
      
      卫珩长相俊美,眉宇之间是天生贵胄,身后的小太监还哭着,锦色还有点不能接受自己变成男人的事实,转回身径直走过了曹郡的面前。
      
      面无表情的:“起来吧,留着你。”
      
      对于曹郡来说,这已是大赫了,又是新一轮的谢主隆恩。
      
      锦色走回内殿,直愣愣地躺倒在软褥上面,随后她想起了什么,立即蹬掉了靴子,她上辈子没谈过恋爱,男人的身体还只是在影视作品里面看过,完全没有真的接触过,现在是个好机会!
      
      锦色身上只穿着中衣裤,她好奇地掀开裤子,看了眼,有点羞耻。
      
      太丑了,她想戳瞎双眼。
      
      现在她该怎么办,先别说这男女之别,一想到卫珩的结局,锦色就头疼,正是胡思乱想,外面传来了喧闹声。
      
      什么人竟敢在皇帝寝宫外面吵闹,真是不要命了,锦色刚要问,心中一动,真的又惊又喜。
      
      这么大胆的,还能有谁,一定是正主回来了!
      
      锦色眼前一亮,才要动,一道女子身影疾步冲了内殿来。
      
      曹郡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还试图拦着她:“皇妃留步,皇妃留步!”
      
      当然拦不住,人已经走进了寝宫,见曹郡一味阻拦,眉眼间尽是戾气:“放肆!”
      
      软糯的声音此时听起来也略有狠戾,这还是锦色第一次以别人的视角看自己,小乖乖,面前的这个纳兰锦色披着长发,明明是熟悉的娇美容颜,此时看着竟是气场全开,四目相对,两个人都看着自己。
      
      曹郡冷汗都要流下来了,这锦妃可是犯了新皇的大忌,他赶紧上前:“皇妃请回吧……”
      
      不等他说完,人家已是走向了龙榻,还吩咐着他,完全是一副主子神色:“你出去,关紧殿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曹郡下意识看向皇帝:“皇上。”
      
      可他口中的皇帝,此时两眼都粘在皇妃身上了,很显然,卫珩还不能习惯女子的衣裙,下摆扯坏了,肩带也开了,简直是衣衫不整啊衣衫不整。
      
      锦色连忙对曹郡摆了下手:“出去出去。”
      
      主子都发话了,曹郡不敢再留,他转身之际,余光当中瞥见皇帝拉扯皇妃的衣衫了,万万没想到平日不近女色的主子竟然这么迫不及待,他不由一阵窃喜,脑补了下一会可能发生的激烈战况,娇羞着撒欢一样跑出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