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已经落了夜,仍旧来了个大客户,屠夫娘子一高兴,扭着腰去里面拿出些猪肺管子的下路子货,只说是自家吃不完剩下的,让蒋娇娘拿了回去吃。
      
      蒋娇娘忙千恩万谢的接了,这东西对胡屠夫家不算什么,可几个月不沾荤腥的蒋家人来说,已经是上好的荤食了。
      
      要说屠夫娘子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蒋家租着自己的房子,他大儿二儿都从商去了,唯独一个小的留在身边儿,老三性子懦弱,看上去没多大本事,她老早就相中了北地来的蒋娇娘。
      
      娇娘是这豆腐巷里数一数二的好闺女,小姑娘文文弱弱,可模样不差,细眉桃腮杏子眼,别说多好看了,唯一不圆满的,就是脸色蜡黄了些,身子骨也有些瘦弱,人品性格都是顶顶好的。
      蒋家嫂子那样尖刻的人,提起小姑子都是满嘴的夸。更别提他们这些邻居,看着更是惦记在心,更何况,这十七八小丫头做的一手好豆腐,这可是实打实能换钱的买卖。
      
      蒋娇娘自然不知道这些,她趁着月光往家走,一边走一边想,难怪胡屠夫家生意这么好,称给的高高的,临末了再添上一些杂食,爱吃这一口的,都往他家跑,不过十来文,就能吃上一顿荤菜,日子过的红火,的确是有道理的。
      
      不过,自家也不差啊,若是臭干子真做起来了,一文钱两块儿,放的久又下饭,买不起豆腐的人家也会买上两块儿尝尝,何愁生意不兴旺呢。
      
      等下回去把饭菜做了,明早上还能吃上一顿白菜炖猪血,蒋娇娘拎着手中的荷叶包,喜滋滋的想。爹娘多吃两口,狗蛋也均给他半碗,这样,娇娘自己也能吃上几筷子呢,来到邯城之后,他们家总算能沾点儿荤食了。
      
      到了家,蒋大嫂已经把菜拌好,娇娘一看,万事俱备只等荤菜,娇娘连忙搭黑去院子里摘了把小葱,拍了两三个蒜粒,又放两三个干辣椒,淋了些芝麻油,香香辣辣拌上一大盘猪耳朵猪脸肉,配酒吃正好。
      猪血两大块儿呢,一块儿切的薄薄的,另一块儿留着明天吃,配着院子里的韭菜炒了,盘子里装的严严实实,又把大嫂做好的豆腐鸡子连同鸡子柿汤端了上去,饮食就算是齐备了。
      
      大隋朝虽然教化不严,可蒋老爹自诩为书香门第,他科举过两次,向来注重这些,见蒋娇娘上菜就沉了脸,老婆子又偷懒,让女儿上菜,如此不顾男女大防,将来如何嫁得好人家。
      
      杜木见蒋老爹在上席沉了脸,又见蒋大哥笑的傻呵呵,心下暗度,这一家人怪得很,女儿生的聪敏机警,儿子倒是傻乎乎的,蒋老爹呢,更是个怪人,家境穷迫至此,还死守规矩。
      
      可惜了这个小娘子,生的窈窕又贤惠,他耳力极佳,方才在厨下安排的一桌饮食即好看又实惠,若得此女为妇,何愁家业不兴啊!
      
      叹了口气,杜木在心底嘲笑自己,以他现在这般身份,还想妄想人家好人家的女儿?简直是痴人说梦。
      
      加了块儿猪肺在口,香辣扑鼻,这小娘子料理厨艺果真了得!杜木暗道,起身倒了杯高粱酒送到上席,“蒋老爷子,还请满饮此杯。”
      
      “哈哈,我自酌自饮,你和大郎对饮,不必管我。”蒋老爹自酌自饮,也不去碰那荤食,只用豆腐鸡子下饭。
      
      蒋娇娘回到厨房,蒋大嫂早已盛好了三碗稀粥,并肺管子和大肠之类炖了白菜,见娇娘进去,递给她碗筷,“快吃,凭什么他们男人吃肉,女人喝汤。快多吃些补补,身子亏空了,月事可是不来的。”
      
      “大嫂~”蒋娇娘娇嗲喊道,她前两个月初来潮,红着脸找大嫂要了月事布。从此之后,逮着机会大嫂就要拿她寻开心。
      
      “快吃吧,”蒋老娘凑着炉火的余光,给儿媳妇夹了块儿肺管子,而后给蒋娇娘夹了块儿大肠,“都快吃,明儿得早起,又是买酒又是买翁子,还要出门卖豆腐,样样都耽误不得。”
      
      一时饭毕,杜木婉拒了蒋大郎再三恳请,辞了蒋家后,走夜路回家。
      
      他住的不远,就在前街的铁铺,位于街道中间,位置格外好,前院儿门脸儿一式三间,一间赁给卖杂货的,一间他自己住,一间打铁用,后院两进院落,屋门紧缩,没个人烟。
      
      借着酒兴,杜木把铺盖卷起去了后院儿,随意找了个房间把铺盖扔进去。点亮烛火,开始打扫院子,他总觉得,再过不久,这座院落,即将迎来女主人。
      
      等杜木转过街头不见踪影,蒋大郎随即叉上门栓,喊过家人,从袖口拿出一个绸缎荷包。
      
      “猜猜这里面是什么?”蒋大郎故作神秘。
      
      “哪个相好给你的荷包!”蒋大嫂一看荷包颜色怒了,大红色绸缎为底,上面绣着如意祥云,并蒂荷花,一把夺过荷包就要往地上扔。
      
      “哎哎,媳妇儿你别急,你打开看看。”蒋大郎心都揪起来了,这可不能扔,扔不得的。
      
      蒋大嫂疑惑的打开,如豆的油灯下,荷包里银光闪闪!
      
      蒋家人一下子都怔住了,这,银子?哪来的?
      
      蒋娇娘心口也也猛的一跳,这四五两银子,他们家一年也挣不到,哥哥搬了几趟货?就能挣这么多?
      
      见大家目光投向自己,蒋大郎得意的笑笑,“杜家的铁匠铺今日装了一批铁器去都城,哈哈,我去装卸了几趟,得来的工钱。”
      
      “铁器?这可是违禁的,干不的!”蒋老爹自言自语,拽着儿子往外走,“走,跟爹去官府,谋逆的事情做不的!”
      
      “爹!”蒋大郎挥开蒋老爹的手,“什么谋逆什么什么违禁啊,杜家人家卖的是铁掀,还有锄头这些东西,听说是北地要开荒,是杜木之前的军队同仁找他下的订单,足足近万把呢!”
      
      “北地要开荒了?”蒋老爹有些兴奋,“老婆子,快快快,收拾东西咱们回北地去!”
      
      “爹,咱们凑不够路费,五两银子,咱们回不去啊!”蒋娇娘见蒋老爹脸颊涨红,开口提醒。
      
      一盆冷水滋啦一声泼灭了蒋老爹的回乡梦,对啊,来的时候,他们把祖宅和田地都卖了,凑了足足近两百两银子,才一路从北地走到邯城,回去之后,要安家落户买屋置田,别说五两银子,五百两也不够啊。
      
      原本兴奋的情绪平缓好多,如果要回家,还需要一百个五两银子,一百个!
      
      “我滴个乖乖啊,你搬趟货,赚个五两银子,”蒋大嫂搬起指头数,“那个杜铁匠,得挣多少啊?”
      
      “咋不得千余两银子。”蒋大郎闷声应道。
      
      “啧啧啧,难怪人家不声不响买了大宅子,这日子,真红火!”
      
      “你明天把码头的工辞了,也学打铁去!”蒋大嫂戳戳沉思的蒋大郎,嘱咐道。
      
      “大嫂,打铁是个技术活,大哥不太适合。”蒋娇娘心疼大哥本就像是拉磨的驴,没个喘息的时间,开口道,“大哥如今瘦的脱了相,辞了抗麻包的活儿也行,咱们有这五两银子,可以赁个铺子,也不用走街转巷卖豆腐了。”
      
      “你说的倒轻巧,走街串巷还剩下大半屉的豆腐,弄个店铺,赔本了怎么办?”蒋大嫂一提这个来了气,每日都剩下半版豆腐,这可都是需要本钱的,日子本来就不宽裕,这下子更不好过了。
      
      “咱们这附近山头有个水月庵,初一十五的佛诞日,还有往来的素斋,都是尼姑们自己置办的。”蒋娇娘咬咬唇,继续道,“咱们做些素豆筋,豆皮豆翅膀,这些也比较稀奇,若是送到那水月庵去,经年累月也是一门营生。”
      
      “这个法子好,”蒋老爹一听他们提起生意,便厌恶的阂上眼,他这两个孩子满身的铜臭味儿,一点儿都不风雅,闺女的建议倒是不错,做佛祖的生意,来来往往的也都是非世俗之人,很是不错。
      见蒋老爹同意自己的想法,蒋娇娘继续说道,“大嫂,咱们可以寻摸个铺子,豆制品极为出数,三五文便买上好些,做菜又易入味儿,放的时侯久,比单卖豆腐合算多了!”
      
      “行,”蒋大嫂咬咬牙,跑回西间抱过来一个小痰盂,“咱家的钱如今都在这里,加上今天的,总共十二两五钱,明日就置办东西,咱们开始做。”蒋大嫂知道自己不如蒋娇娘聪明,同样是卖豆腐,蒋娇娘三板能卖两版多,她却连一版也卖不出去。既然公爹都同意这个法子,那肯定是能挣钱的,说不定,还能挣大钱!
      
      蒋娇娘见大嫂同意,抿唇微微一笑,“那明日大哥辞工后去卖豆腐,咱们就在家做些腐竹豆翅,改日送到庵里去。”
      
      晚上躺在床上,蒋大嫂左思右想觉得难受,她掐了一下呼呼大睡的蒋大郎,这同为亲兄妹,一个玲珑七窍,一个蠢笨如猪,蒋大郎就比蒋娇娘蠢这么多?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亲~鞠躬,谢谢收藏评论的小天使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