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临近初夏,豆腐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傍晚,蒋娇娘盯着剩下的大半板豆腐暗自发愁。
      
      打开蒙着豆腐的麻布,微黄的麻布下,白嫩嫩的豆腐格外耀眼,稍微一碰,触手软绵有弹性,来上一块儿豆腐沾黄酱,能多吃下两碗饭去。
      
      怎么就卖不出去呢?蒋娇娘拧着眉看向胡屠夫的杂食铺子,他家生意格外好,隔了老远,就听见屠夫娘子在招呼客人,隔了一条街,就是人声鼎沸和门可罗雀的差别。
      
      要不,明儿和嫂子说说,少做两版豆腐得了,最近天热,放不得,实在是卖不掉!
      
      又等了半个时辰,金乌西垂,豆腐巷子深,来往的两三个人也没了踪影。蒋娇娘叹了口气,收拾了东西回家去,嫂子要骂便骂吧,说不定,骂痛快了,晚上她们也能煎块儿豆腐吃。
      
      蒋家是年初的时候逃荒到邯城的,北地粮荒,别说是豆腐,就连粮食都吃不起。一路南下,蒋父不改书生意气,万事不问,百事不理。,就连家里揭不开锅也不理会,每日里吟上几首酸诗,提个钱字就像是污了耳朵。
      
      蒋家大哥倒是年轻力壮,原本在北地伺候着家里的十余亩庄稼,来了这邯城之后,每日里靠去码头搬货为生,每日不过十五六文,连房租都交不起。蒋娇娘格外想念北地的日子,虽说都是卖豆腐,日子也不宽裕,可不像现在这般,吃了上顿没下顿。
      
      娘和大嫂都是利落人,娘年纪大了,每日里只能做些轻省活儿,大嫂带着小侄子,见日子实在熬不下去,一咬牙,卖了陪嫁的首饰,置办齐家伙,重新做起豆腐生意。
      
      只是他们刚来,往什么包子铺、小酒肆送,掌柜伙计欺生,挑三拣四,价格压得极低,每板豆腐不过赚上个三五文,生计艰难。
      
      得想个法子才行,蒋娇娘挑着豆腐担子想。
      
      等到了家,嫂子正在张罗晚饭,娘带着小侄子在井边洗衣服,打了声招呼后,蒋娇娘放下豆腐担子去了东间。
      
      他们如今住的地方是个四合院,房主正是前街生意极好的胡屠夫家,正南的方向一趟三间,角门处一个小小的厨房。蒋父蒋母住在东间,蒋大哥大嫂住在西间,余下的那些豆腐家伙,都在中间的堂屋扔着。
      
      蒋娇娘年纪大了,花骨朵儿一般的身材刚发育,今年已经十七岁,跟着哪边儿都不合适,蒋大哥索性找了两块儿板子,在东间屋角搭了个架子,再扯上一块儿麻布帘子,这便是蒋娇娘的闺房了。
      
      房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蒋娇娘揉了揉发酸的肩头,感觉稍好一些,便掀开褥子在床板上摸索,一个,两个,三个......,总共十八个铜板,他们家卖豆腐也十八日了。
      
      数来数去,也不见多一个,蒋娇娘索性起身,隔着窗户看见嫂子从厨房走出,掀开麻布,看见还有大半板的豆腐沉下脸,瘦到尖刻的颧骨凸出,薄唇一扬,张嘴就骂,“遭天谴的瘪犊子玩意儿,连个豆腐都卖不完,每日还要一文钱的工钱,早些赁出去算了!”
      
      骂声惊着小侄子,两三岁的孩子话还说不全,哇哇哭了起来,蒋老娘见状插口道,“行了行了,明日再卖也是一样的,你吓着狗蛋了。”
      
      蒋老娘一开口,嫂子越发来劲儿,索性坐到地上,“若不是老娘卖了嫁妆,如今哪儿有卖豆腐的好日子过,一个一个,都来嫌我!把家伙都卖掉,明日我就回北地娘家去!”
      
      “嫂子,”蒋娇娘见嫂子越发混不吝,出了东间立在廊下,“嫂子快别说笑了,最近天气热,豆腐不大好卖,我这里还有十几文钱,给你贴补家用。”
      
      “地上凉,快起身吧,大哥等下也要到家了。”听见钱,蒋大嫂顿时笑起来,“这,这是你的工钱,多不合适啊!”
      
      “咱们都是一家人,哪里需要分这么清,嫂子快起来,我把井里湃着的瓜拿出来,哥到家了,正好吃。”蒋娇娘不顾蒋老娘拼命使的眼色,伸手把嫂子从地上拉了起来,把手里的一把铜板放到蒋大嫂手里。
      
      “一个,两个,三个....”蒋大嫂立即数了起来,而后舔着脸跟着娇娘去了井边,“娇娘啊,这怎么才十个铜板?”
      
      “大嫂,”蒋娇娘把西瓜从井里捞出来,放在盘子上,回身道,“我还余下八个铜板,”
      
      “还有八个!!”
      
      “大嫂,这八个铜板我明日去打了高粱酒,再用上些粗盐,用咸菜翁子闷起来,就是上好的臭干子了。”
      
      “臭干子?你还会做这个?”蒋大嫂一听心底有些泛酸,合着蒋家这豆腐生意,还对自己留了一手。
      蒋娇娘不好意思的抿抿唇,“我往日爱看些杂书,在爹的书房里看到过。”
      
      见大嫂喜的颧骨横飞,蒋娇娘连忙道,“我虽知道有这法子,可也从来没用过,能不能做成,还不知呢!”
      
      “你尽管放心做,来,这十个铜板也给你,等下你大哥回来,就让他去买些酒和小翁子,咱们今晚上就把臭干子做起来!”蒋大嫂把铜板塞到蒋娇娘手里,不顾她再要说些什么,切了块儿豆腐就往厨房去,“今晚上打上两个鸡子,咱们啊,豆腐炒鸡子,也改善改善生活!”
      
      “这,”蒋娇娘看着大嫂迈向厨房的身影,回头看了看正欲搭衣的蒋老娘,连忙收了起来,“娘,我来帮你搭衣服。”
      
      蒋老娘挪动着小脚,艰难的在绳子上铺平衣服,见娇娘过来,低声嘱咐道,“你嫂子脾气怪,你别和她一般见识,等以后日子好过了,我给我们娇娘寻摸一个读书人。”
      
      “哎!”蒋娇娘不认为读书人有什么好的,像她爹那样,万事不理,每日里还要三五文钱去喝酒的,若真是嫁这样的,她这辈子岂不是没有出头之日了,不过,看向蒋老娘殷殷目光,蒋娇娘心底里就算是有一万个不满意,也都只化成一个字。
      
      罢了罢了,她才十七,家里日子不好过,嫂子怎么也要留她到十八九岁。还有一两年呢,她娘总有改主意的一天。
      
      等太阳完全落了山,蒋大哥还没回来,蒋老娘喂了狗蛋一个鸡子,把他哄睡了来帮娇娘的忙。
      
      明天磨豆腐的豆子要提前挑拣过,借着微小的油灯,蒋娇娘把瘪黑的豆子挑出去,若是不小心放进去,豆腐容易坏不说,味道还发苦,他们做吃食的,该万分小心才是。
      
      蒋大哥进门的时候,蒋娇娘已经在井边打水泡了豆子,石膏也提前泡了水。明天天未亮,大哥去码头之前,须得把豆浆磨好,石膏点上。家里嫂子和娇娘力气不大,娘已经老了,爹又万事不管,这些力气活都要大哥来做。
      
      别说嫂子尖刻,这样的日子,她也觉得没出头之日,怎么才能挣更多的钱呢?
      
      刚准备伸伸腰松快松快,门口传来脚步声,一道虚浮,一道沉重。蒋娇娘心头一喜,眼神猛的亮起来,“嫂子,大哥回来了。”
      
      话音刚落,柴门被推开,蒋大郎领着一高壮男子进门而来。
      
      “哈哈,妹子,快做几道好菜,我今日要好好谢谢杜兄弟。”蒋大郎身材极为消瘦,他每日里只能歇几个时辰,吃的不好,睡眠不足,干的又是力气活,年纪轻轻,脸颊黝黑,看上去比同龄人苍老一些。
      
      旁边儿的男子夜色下看不清模样,生的比蒋大哥还高上半头,一身粗布葛色衣裳,抬手间肌肉雄劲,极为怖人。
      
      蒋娇娘借着月光一瞧,来人正是前街铁匠铺的杜木,听说这杜木原本也是北地人士,落户在邯城已有几年,模样生的极俊,豆腐巷里许多人家的闺女都想嫁。
      
      蒋娇娘心叹难怪如此,粗布衣裳遮不住男人虎臂猿腰,剑眉星目,下颚线紧绷,立于廊下,显得房檐都低了些许。
      
      不过,这样的体格,怕是极为能吃的,大嫂那吝啬的性格,怕是会不乐意。
      
      果然,侧身只见蒋大嫂脸色刷的沉了下去,两眼冒火看向蒋大郎,他们自己家的粮食都不够吃,哪来的余粮给别人吃!
      
      “嫂子,”蒋娇娘略一思索,扯扯大嫂衣袖,“我去胡屠夫家割上点儿杂食,也算个荤菜,您拿豆腐去隔壁换个黄瓜,加上刚刚的豆腐鸡子,再来个柿子蛋汤,米饭压的实实在在,三菜一汤也过得去了。”
      
      “哪儿来的钱买荤菜!”蒋大嫂脸上仍是阴云密布,她气呼呼的转身,去厨房把湃好的西瓜拿出来,客人来了,总不能让人干等着,先吃点儿瓜吧。
      
      见大嫂虽然气冲冲,但仍是周到的照顾客人,蒋娇娘摸黑去了胡屠夫铺子,赶在打烊前,十五文买了大半斤猪脸肉,又添上三文,蒋娇娘拎了两块儿猪血,院里的韭菜长得不错,韭菜炒猪血也说得过去,两荤两素,怎么也算得上顶顶好的席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亲~新文开张大吉,前三章留言评论送红包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