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蒋大郎懒得应声,翻个身又睡去了,今日他扯个谎把爹给瞒过去了,杜兄弟哪里还得周旋十多日,到明日,找妹子拿个主意去,眼下,别说是他婆娘,就是天皇老子,也别打扰他睡觉。
      
      第二日一早,鸡啼第一声时,东间的油灯亮起,蒋娇娘借着昏黄的油灯在铜镜前捋了捋头发,用头绳把发髻扎起,镜子是她从北地带回来的缠枝牡丹铜镜,日子久了该打磨了,饶是蒋娇娘目力惊人,也看不清自己的模样。
      
      屠夫娘子说自己脸上看着亏空不少,要好好补补,可家里哪来的银子呢,又到十五又要去给娘拿药,还有家里的吃穿用度,那一项都少不得,好不容易有了十多个铜板,本来想去拿包益母草,看来,下次来月事的时候,还得硬熬着。
      
      算了,丑就丑吧,反正她暂时也不嫁人,有什么关系呢。把镜子推在一边儿,蒋娇娘两三下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起身,昨日剩下的豆腐她湃在井里,要赶紧捞出来做成臭干子。
      
      去了厨房,大锅里先是用地瓜混合昨晚上剩下的干饭煮成一锅粥,小锅里剩下的猪耳朵和鸡蛋豆腐炖了白菜,又去院子里割了两把韭菜,还剩下一块儿猪血,韭菜炒猪血,咸鲜嫩嫩。昨日剩下的猪脸肉还有许多,那个个字高高的杜家兄弟,倒是吃的有些少,不过,今日倒是家里人正好可以多吃一些。
      
      刚做好饭菜,蒋娇娘来不及喘口气,连忙把昨日泡好的黄豆捞出来,夏日里黄豆吸水快,不过一晚上,豆粒饱满,外皮一捻即碎,若是再泡下去,这豆子就要发芽了,豆芽虽然好卖,可夏季里坏的也快,不如豆腐保险一些。
      
      刚把豆子控出来,蒋大郎伸着懒腰从西间走出来,见蒋娇娘累的气喘吁吁,心疼道,“怎么不喊我一声,早起井水凉的很,当心你身子骨。”
      
      蒋娇娘听了脸一红,不好意思的错开眼,她上个月才了来了初潮,许是因为逃荒的时候亏空了身子骨,破天荒的那几日,连床铺都下不了。
      
      蒋大郎粗心粗肺,他还记得媳妇儿说起娇娘来事儿艰难,疼的厉害,平日里万万不能做力气活儿,这怎么一不留神儿,娇娘就自己做起来了。他到底是个哥哥,不好意思直说,只推开蒋娇娘道,“快去喊爹娘起身,这些我来弄!”
      
      “天还没亮呢,哥,我先把臭干子腌起来。”说着娇娘就要去刷翁子,控干水晒干了好用。
      
      “别别别,我让你嫂子来刷,你去歇着。等下做什么豆翅就好,这些都让我来弄。”蒋大郎见蒋娇娘伸手去拿翁子,忙不迭的跑向前,慌忙拦住。
      
      “哥?”蒋娇娘疑惑不解,大哥今日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没事儿,我先去磨豆腐,然后去码头辞工,等我回来去卖豆腐,你就在家里做些豆翅豆腐皮什么的,可千万别出去乱走动。”蒋大郎低声嘱咐娇娘。
      
      “大哥?你在码头惹出什么事情了?”蒋娇娘沉下脸,她对大哥自认是了解的,耿直一条筋,昨日突然搬运铁匠铺的东西,还拿回家五两银子,还带回来个凶神恶煞的杜家兄弟,要知道,平日里大哥一天也只有十五文,一下子挣个五两,要说没猫腻,蒋娇娘自己都不相信。
      
      “嘘,你小点儿声,”蒋大郎连忙拉住妹子走到厨房,小小声说道,“昨天那一批,是弯刀!”
      
      “弯刀?”蒋娇娘倒吸一口凉气,难怪,难怪!拉着他哥就往外走,“快把银子拿过来,咱们去退给他!”
      
      “那是我应得的,不退不退,”蒋大郎脸一沉,摆出哥哥架势,娘下个月又要去医馆拿上几包药,若没有这几两银子,怕是连药都接不上了,“我中午还要去搬运一批,娇娘啊,你可千万帮我圆过去!”
      
      中午的时候阳气旺,的确适合搬运铁器这样邪.性的东西,不过,蒋娇娘稳住心神,“大哥,你怎么和杜铁匠搅合在一起了?”
      
      “什么叫搅合!杜兄弟那是胸有沟壑,”蒋大郎音量提高,随即音调降低,“可千万不能让爹知道啊,他那个老古板,会打死我的!”
      
      “哎,你干嘛去啊!”蒋大郎见娇娘去厨房拿了面盆,有些不解。
      
      “昨日剩下的豆腐,炒了做香辣包子,我跟你一块儿去码头。”蒋娇娘两三下化开老面,活了面放在炉灶旁,温度高,大半个时辰面就能发起来。
      
      “娇娘啊,那码头上,男的一个个衣衫不整的,光着臂膀的到处都是,你还是别去了!”蒋大郎越发着急,这要是未来有一天穿了帮,他爹不得杀了他。
      
      “这豆腐又沥了一晚水,现在包包子正好,你先磨豆浆去,大嫂和娘在家里揭豆腐皮,咱俩去码头卖包子。”蒋娇娘两句话就把这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蒋大郎暗暗捶了下额头,让你多嘴!让你多嘴!看你怎么和杜兄弟交代。
      
      等到日头当空,小小的院子里满是包子香,狗蛋抱着包子坐在蒋老娘怀里啃的津津有味儿,蒋大嫂狼吞虎咽了三个,才抱着肚子感慨,“娇娘啊,以后你可别下厨了,这样下去,咱家的粮食不够吃啊!”
      
      “就是,这般好吃的包子,一文钱一个未免太便宜了!”蒋大郎忙不迭的点头,他一眨眼就吃了四个才觉得饱。明明调料很简单啊,就是院子里的大葱和娇娘自己腌制的香辣酱,还有他家剩下的豆腐,可这简单的东西,娇娘怎么就做的好吃呢!
      
      “大嫂,这个做法简单,我今日先去码头试试,若是好卖,等初一的时候,咱们去水月庵门口卖去!”蒋娇娘抿抿唇,眉眼弯弯笑道。
      
      “好!只要麻绳往一块儿拧,我就不信咱们不发家!”蒋大嫂揉揉肩膀,她给酒肆送完货,气得牙疼,竟不相信她家能做出豆翅什么,这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蒋老娘和蒋娇娘都会做,她不过是偷懒了些,用心学,肯定也能学会。
      
      到了码头的时候临近中午,蒋大郎见时侯不早,慌忙帮蒋娇娘占了位置后,拔腿跑向停着的大船,每日一千把,连着十日,他能挣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啊,可以买上十亩上好的麦地了,加上家里的,可以在码头附近寻摸个小屋子了,他们家,就算是正式在邯城落了根。
      
      不止是蒋大郎挣钱心切,蒋娇娘也是如此,这不,蒋大郎刚走,蒋娇娘便吆喝起来,“卖包子啦!香香辣辣的豆腐包,一文钱一个,买十个赠一个啦!”
      
      清甜的嗓音在码头回荡,隔壁蔫哒哒卖干果的大婶儿顿时提起精神,“小娘子叫卖声真清脆,第一次来码头卖货?”
      
      “看见没,现在吆喝没有用,要等到那些人下了工,才有生意来。”大婶儿指了指远处,蒋娇娘顺着方向看过去,一望无垠的运河河面,纤夫拉纤的号子声,船桨划动的水声接次传来,还有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的搬运工,她生了十六七年,头一次见这样繁华的景象。
      
      蒋娇娘半晌回了神,赫然看向一侧的大婶儿,“我,没见过这样的世面。”
      
      “这算什么世面,你没见运粮船来的时候,就连咱们现在摆摊的地方,都是粮包。”大婶儿一下子来了兴致,抓了一把瓜子递给娇娘,“来,咱们边嗑边聊。”
      
      “我夫家姓许,你喊我许大娘就成,你是哪家的闺女啊,长得真俊,许人家了没有啊?”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蒋娇娘有些发晕,没等她缓过神来,许大娘倒是自报家门,“我家有一个不争气的侄子,姓杜,在前街路上开的铁匠铺,父母都不在了,生的人高马大,家里前后进的院子带临街商铺,日子过的红火极了!”许大娘见这姑娘模样极好,性子又好,配她那个木头一样的侄子简直是天作地设。
      
      “没~,”蒋娇娘羞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上个月来了初潮,才觉得自己成人了,这嫁人,她还没准备好。
      
      “大姑娘找女婿,都是头一次,别害羞啊,在哪里住?”许大娘见蒋娇娘低头不语,这好人家的闺女就是这点儿不好,稍微一提当家的,脸就红起来,这样可怎么成!
      
      “豆腐巷,蒋家。”蒋娇娘好半晌才缓过神儿来,见远处搬运工和纤夫都慢慢停下,便知生意来了,忙递给许大娘一个包子道,“大娘快尝尝我家的包子,生意要来了!”
      
      许大娘原本想推辞,只是闻到这面香味儿有些嘴馋,嘴里道,“这多不好意思啊,给,给你把西域来的果子,回家慢慢吃。”
      
      等到这日晚上收了摊,许大娘惦着小脚拎着篮子往前街跑,逮着她侄子杜木在店里,把蒋娇娘夸的跟天上的仙女一样,末了问,“怎么样?你姑眼光不错吧,这姑娘就是瘦,看出来日子过的艰难,可是你日子好过啊,好好养着,模样身段不比柳烟巷里的姑娘差!”
      
      蒋娇娘?杜木在心底暗付,倒是个会过日子的,就是太瘦了点儿。昨日见她,小腰净还不如自己的臂膀粗。
      
      只是,娇娘年纪未免太小了点儿,模样看上去刚刚十四五岁,他都二十四了。
      
      见杜木闷着头不讲话,许大娘急了,“我可告诉你,好人家的姑娘可是一家比一家少,你别老想着你前头跑的那个,那是她没福气!这姑娘若是嫁进来,你可得好好对人家!”
      
      “行!大姑你做主就成,只要她肯嫁,我就娶!”杜木一咬牙,那姑娘日子过的艰难,嫂子看上去也不是仁慈的,爹娘不管事儿,哥哥性子又懦弱,护在自己羽翼下,好歹不用奔波受苦。
      
      “成,有你这句话,大姑明天就给你提亲去!”把篮子里的馒头放下,拿过菜刀,颤巍巍的走了。
      
      等到第二日,蒋家人没等鸡啼就起了身,昨日整整两锅一百多个包子卖的一干二净,装回来两大捆铜钱,更别提蒋大哥不能说的五两银子。日子有了奔头,就连病歪歪的蒋老娘都有了精神气儿,带着狗蛋拿了五六个鸡子,又把昨日熏干的腐竹泡了一点儿,鸡子炒腐竹,往日里就是过年,也没有一口气放五六个鸡子的道理!
      
      第二锅包子出炉的时候,许大娘到了蒋家,一进门就是扑鼻的包子香,想到昨日里吃过的包子,许大娘笑的满脸菊花,她昨日里可打听清楚了,这姑娘手艺极好,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一手抓,若是娶了这姑娘进门,何愁家业不发。
      
      上前来先找蒋老娘,上来就是一句恭喜啦!
      
      “这,喜从何来啊?”蒋老娘刚把包子装进柳框里,回头就见一白发老妪朝她道喜。
      
      “喜鹊喳喳叫,姑娘喜眉梢,我啊,来给你家姑娘说媒啦!”许大娘笑不拢嘴,这亲事要是真能成,她可算是对得起死去的弟弟弟媳了。
      
      “什么!说媒?”蒋大嫂尖刻的嗓音在院子响起。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亲~鞠躬,谢谢收藏评论的小仙女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