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莫闲进去之后,发现这个大户人家不是一般的大户,宅子非常非常大,光花园就好几个,厢房也多,连伺候的下人都很多,她跟着她爹绕来绕去,都快绕晕了。莫闲觉得这家大户人家寡妇,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爹,我们去哪?”莫闲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小心忐忑的问道,不过她确实没见过什么世面。又黑又瘦小穷酸惯的莫闲,小家子气的紧紧拽着她爹的袖子,就怕跟丢了。此刻莫闲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她有点不信自己突然这么好命了,想到可以跟着她爹吃香的喝辣的,她的内心就很激动。但是这种激动在对上庄严气派的大宅后,就变得有些不安。此刻,她偷偷瞄了一眼她爹,只见她爹一脸淡定的样子,似乎见惯这样的大场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自己那没用的爹好像变得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人模人样的,真有几分大户家的贵公子感觉。莫闲觉得,这大概是因为她爹天生就长了一张小白脸的脸,过分俊俏的缘故。虽然她觉得她爹虚有其表,好看不能当饭吃,但是现在她改变想法了,好看有时候就是可以吃软饭。
      “先去见见夫人。”莫子生在说到夫人的时候,扭扭捏捏的,那白皙俊俏的脸还浮上一抹可疑的红晕。
      莫闲觉得她爹真像个娘们儿,莫闲心里又鄙视她爹了。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对她爹口中的夫人充满了好奇和不安。想到这个夫人,莫闲就觉得自己刚才似乎高兴太早了,万一这个夫人不好,自己未必有好日子过,想到这里,莫闲有些不安,抓着莫子生袖子的手抓得更紧了。
      跟着莫子生又走了很久,在最中央的一座厢房前,莫子生停下了脚步。
      “公子。”莫闲看到大门口守着两个十七八岁女子,都长得很漂亮,并朝她爹行李,十分礼貌称呼道。看来她爹在这新家待遇还的不错的,这一声的公子,感觉都能把她爹捧上天了。
      “夫人在里面吗?”莫子生语气温柔的问道,这是莫子生的特点,他说话一向温柔,又很爱笑,如果不考虑其他的话,莫子生的皮囊还真的很能骗人,真有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夫人在里面。”回答的那个姑娘,都不敢看莫子生,低着头回答到。
      莫闲看着这场景,想起村里有些未出阁的姑娘,都会躲在远处偷偷看她爹,有时候和她爹说话,都会脸红,那时候她心里就会呵呵两声,真是一群傻姑娘。虽然她爹的俊俏会让很多傻姑娘想倒贴,但是村里的人都是实在人,在知道她爹除了好看之外,一无是处,并累死她娘之后,名声很差,没有人敢把闺女嫁给她爹了。她也觉得她爹娶了谁,都是在害人,所以能看上她爹的寡妇,要不是太丑太老,就是脑子不好使。
      所以莫闲对她爹的新夫人的预想是又老又丑的,但是当她跟着莫子生进了屋子之后,看到正在看账簿的夫人的时候,惊得嘴巴都快合不上了。这夫人也太年轻貌美了吧,这是莫闲见过最美的女人,和她在村里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同,就跟仙儿一般,没读过书的莫闲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只觉得真的是太美了,那种感觉说真的是说不上来,对,就像贵人一般,莫闲觉得怎么形容都不对。年纪看起来也很年轻,如此年轻貌美,还家财万贯的女人,她爹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被这样的寡妇捡到,还给人家看上了,她莫家祖坟要冒青烟了。
      “夫人。”莫子生轻声唤了一声,莫子生脸上那一脸的娇羞,显然也被年轻貌美的夫人迷得春心荡漾。
      “回来了。”夫人的语气淡淡的说道,不亲热,也不疏离。
      “这是我女儿,莫闲。”莫子生总算还有点良心,没忘记莫闲的存在,赶紧把女儿介绍给自己的新夫人。
      莫闲十分局促的看着夫人,她知道这个女人喜不喜欢自己,关系到她在这个家的日子好不好过。
      夫人看着又黑又瘦小的莫闲,微微有些诧异。乍一看,这女孩和莫子生一点都不像,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发现,他们眉眼之间还是像的,只是还没长开。
      “几岁了?”夫人轻声问道。
      “八岁。”莫闲怯怯的回答道,她其实有些怕这个女人,感觉她爹的新夫人,看着很温柔,很好相与的样子,但是莫闲的直觉告诉自己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个夫人会给她带来一股不怒自威得逼迫感。
      “看着很小。”年轻的夫人接着说道。
      莫闲当然知道自己形象不好,但是被夫人盯着看的时候,她还是有种自惭形愧的感觉。
      “我以后就叫你闲儿可好?”夫人问道。
      莫闲点头,只要给饭吃,叫什么都无所谓。
      “那……我怎么称呼您?”莫闲不觉得这个女人会希望自己叫她娘,所以为了不冒犯,还是事先问一下。
      谢瑾凝看了一下莫闲,微不可察的笑了一下,这对父女有点意思。
      莫闲捕捉到这一抹的笑意,内心十分惶恐,以为自己惹她不快了。
      “随你。”谢瑾凝说道。
      莫闲实在不太喜欢这种不确定的回答,那到底叫什么好呢?好像府里的人都叫她夫人,那自己这种拖油瓶,大概也不会比丫鬟好多少。
      “夫人……”莫闲试探性的叫道。
      谢瑾凝闻言,不禁笑了。
      “我和姐姐来给娘亲请安。”一个年轻少年的声音传了进来,人未到,声先到。
      莫闲这种耐不住好奇的性子,赶紧看向声源的地方。
      来的是一男一女,都十一二岁左右,男的稍高一点,贵公子装扮,很有贵公子的架势,另一个女孩打扮要雅致一些,没男孩那么骚包,莫闲看着女孩,就觉得赏心悦目。女孩有几分神似夫人,莫闲觉得夫人就是那女孩长大后的样子。莫闲直觉,这两姐弟很不好惹,莫闲的直觉一向很准。
      “这丫头长得可真丑,就像一只又黑又丑的老鼠。”那少年嘲笑的说道。
      “璋儿不得无礼。”谢瑾凝轻声斥责道。
      “姐姐,她难道长得不像一只又黑又丑的大老鼠吗?”谢璋问一旁的少女。
      少女淡笑不语。
      虽然莫闲承认自己长得很丑,被人当众说长得像老鼠,真的扎心了,人家毕竟还是爱漂亮的女孩子,被如此伤害,莫闲觉得这个长得人模狗样的少年简直罪大恶极,莫闲在心里把谢璋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但是想到以后要寄人篱下,莫闲只能忍了!至少,她可以做的,就是心理上讨厌谢璋,会一辈子讨厌下去。从此莫闲对长的好看的男的,都没什么好感。至于那个也长得好看的少女,虽然没回答,但是少女那淡淡的笑意,莫闲就知道,她是赞同她弟弟的观点的。而且还一直盯着自己看,看得莫闲浑身不舒服。莫闲故作黯然的低下了头,似乎很受伤的样子。
      “莫闲,长得不像老鼠,只是黑了一点,以后白了就好看了……”莫子生语气弱弱的说道,毕竟是亲爹,还是得为女儿说一句公道话。
      谢璋有些差异的挑眉看向娘亲找来的小白脸,显然对这个窝囊废一样的男人敢反驳自己感到有些意外。
      莫闲有些不可置信看向她爹,她还是有些感动的,作为吃软饭的男人来说,能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已经不容易了,不枉费自己以前天天饿肚子都要养着他。不过莫闲又担心,她爹为自己出头,以后被这个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公子哥刁难。
      “这就是我的新妹妹吧。”一只盯着她看的少女,这才开口说道,但是新妹妹三个字,让莫闲诧异的抬头看向少女,如此抬举自己,真的让自己诚惶诚恐,莫闲不认为她是真心要当自己姐姐的。不知道为什么,莫闲被她看着就觉得瘆得慌,只盼着女孩的视线赶紧从自己身上移开。
      谢道微觉得这个丑丫头,不但皮肤黑,眼珠也特别黑,特别有神,看着特别不老实,有点意思,特别是自己叫她新妹妹的时候,那双眼睛透着惶恐,着实有趣。这丫头察言观色,倒是机灵,看着不像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几岁了?”谢道微问道。
      不愧是母女,连问的问题都一样,莫闲心里暗暗想到。
      “八岁。”莫闲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真是可怜的孩子,姐姐以后会疼你的。”谢道微伸出手摸了一下莫闲的头颅,一副温柔的说道。作为姐姐的谢道微,果然比谢璋稳重多了。
      莫闲她记事以来,她娘亲就忙前忙后的忙于生计,对自己少有温存,并不是莫大娘不爱这个孩子,只是她真的是分身乏术。莫子生呢,啥都不会干,照顾孩子自然也不会,莫闲自小就是被扔在一旁,独自长大的。所以她很少有和别人肢体接触的习惯。所以谢道微,突然伸过来,摸自己的头的手,让她很不习惯,她本能的避开了。她不想避开的,身体的条件反射,她避开的时候,分明看到这个虚情假意的新姐姐不悦的微微迷了一下眼,吓得莫闲不敢动了。没错,她不但怕夫人,也怕眼前这个新姐姐,但是她觉得夫人不会为难自己这个小孩子,但是这个新姐姐就难说了。
      “头发有些脏了,作为女孩子,还是要爱干净的。”谢道微有些嫌弃的收回自己的手,这丫头到底多久没洗头了?
      莫闲的脸噌一下红了,不过好在她脸黑,不太明显。长得丑,那是没办法的事情,是不小心生歪了,还可以理解,但是被人说不爱干净,那简直比骂自己丑,还要过分。她就知道这个虚情假意的少女,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刚才还有一点点错觉,觉得她比谢璋好点,没有最讨厌的,只有更讨厌的。莫闲之前还觉得他们莫家祖坟要冒青烟了,现在她觉得莫家祖坟的草要长三尺高了,她觉得自己的未来不容乐观了。不过,话说,他们莫家祖坟在哪,莫闲记得,她和她爹好像从来没扫过墓。
      “妍儿,你带新小姐好好安置一番。”谢瑾凝对身边的贴身丫鬟吩咐道。
      这时候莫闲扯了扯她爹的袖子,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爹是她唯一熟悉的人。
      “夫人,闲儿初来乍到怕是不习惯,我去陪陪她。”莫子生对谢瑾凝说道,莫子生对莫闲还是不错的,基本也算有求必应。
      “也好。”谢瑾凝点头。
      叫妍儿的丫鬟带着莫闲和莫子生出去。
      屋里只剩下谢家母子三人。
      “璋儿,你说娘为什么要招莫子生入赘为婿?”谢瑾凝问道。
      “娘亲怕是闷了,想招个玩物罢了。”谢璋回答道。
      “微儿,你说?”谢瑾凝显然对谢璋的答案并不满意。
      “我们南召一向人丁凋零,娘亲年轻丧夫,又是我们南召唯一嫡系,朝廷打算为娘亲再招夫婿,与其收了朝廷硬塞过来的人,不如自己招一个听话的,绝了朝廷想往我们南召塞人的念头。”谢道微回答道。
      “原来如此。”谢璋恍然大悟。
      “微儿觉得莫家父女如何?”谢瑾凝又问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