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小可怜叫莫闲,为什么叫莫闲呢?
      说来话长,莫大娘新婚之夜,看到夫君长得貌似潘安,英俊潇洒,还暗自窃喜自己命好,嫁了如此英俊的郎君。
      可是莫大娘万万没想到,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美,脾气比谁还柔的男人,完全就是一个废材。新婚大半年都不事生产,眼看带来的嫁妆都要坐吃山空了,就劝着自家夫君下田干点农活,莫子生那比女人还长的睫毛,大而漂亮的眼,竟然有些湿,看得莫大娘都有些不舍得,这个很废材的男人唯一的好,就是听娘子话,虽然十万个不情愿,还是听话下田了。可是,被阳光一晒当场晒晕在田里。莫大娘哪里料想得到自家的夫君,竟然生得如此娇贵,武不行吧,文多少也能行点,把嫁妆那点钱都供她家的相公读书了,可是没多久,自家相公被赶回来了。
      “从未见过如此愚笨的人,本来师不择学生的,但是为了避免日后有辱师门,你还是趁早回去吧。”那个乡里小有名气的,德高望重的夫子这么说了,莫大娘唯一的希望都断了。
      本想责备自家夫君几句,可惜还未出口,自己夫君就一脸内疚的样子,眼角看起来似乎又湿了,看起来楚楚可怜的,让莫大娘责备的话卡在喉咙说不出来。文不能读诗,武不能提锄头,文不行,武也不行,唯一能行的就那张比自己还要俊俏的脸蛋了,生得好脾气,跟他说什么,永远都是行,却什么都不会,莫大娘看着,叹息,好吧,就认命吧,挑起了生计,开始为生活忙碌。
      生了个女儿出来,就怕女儿生得像她爹,闲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就取名叫莫闲,注定了莫闲一辈子操劳的命。或许是名字真有几分作用,这孩子从小就懂事,还会分担点家务,可是毕竟太小了,起不了多少作用。莫大娘一个弱女子,担当起生活重担,常年下来,积劳成疾,看来支撑不过今夜了。
      “闲儿,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爹,他什么都不会,我怕他吃苦了……”莫大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夫君,偶尔也会恨铁不成钢,但是确实真心实意的爱着那个什么都不会的男人。
      莫闲一愣,别人家交代遗言,不都是要求让大人好好照顾小孩吗?为什么,她就得倒过来,要照顾那个废材到不行的爹呢?莫闲抬头瞪了一眼莫子生,莫子生被瞪得有些羞愧的埋下头,莫闲又看了两眼娘,娘一脸恳求的样子,让莫闲不忍拒绝。
      莫闲一咬牙:“好,我会好好照顾爹!”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闲儿肯定比你爹能干……你爹交给你……我就放心了……”莫大娘说完这句话,就放心的走了。
      莫闲看着已经断气的娘,难过得哭出声,那个比自己哭得还大声而夸张的男人,她怎么看都不顺眼,娘的心怎么就生得如此偏呢?只有娘把那个废材爹当宝,要是自己的话早把废材爹给休了,免得拖累自己。好吧,从此这个废材就是自己的责任了,想到这里,莫闲感觉未来一片惨淡,就哭得更大声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特别有个不事生产的父亲的莫闲就更早当家了。
      莫闲以魔鬼般的训练模式,终于把自家的爹给训练会缝衣服了,虽然那个过程爹无数次弱弱的抗议,就像现在这样。
      “闲儿,秀儿从来不会让我干这些,你看我手都扎出血了,秀儿在的话……”莫子生的声音越变越小声,因为闲儿眼神泛着凶光,让莫子生有点怕怕的,莫子生觉得娘子死后的日子变得好难过哦,他手被针扎得好疼,肚子好饿好饿,还好想哭……
      不说还好,一说莫闲就生气了,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的手还嫩得跟豆腐一样,自己才八岁,手都已经粗糙到不行。以前娘就是太宠着这个废材了,以致于养得越来越废材了。
      不过只让他缝缝补补,干最轻松的活了,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自己要洗衣服,要砍菜,要提水,要煮饭,要找活干,还得小偷小摸的干点不光彩的事,才够养活这个又能吃,却无比废材的男人,自己八岁,站出来都没人相信。瘦小,干瘪,看起来哪有一分像是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男人生的。自己一天吃一顿,让这个男人吃两顿,她都还没抱怨,他倒是先给自己抱怨起来了,搞得自己虐待他似的!
      “闲儿,肚子好饿……”莫子生感觉要饿得发软了,看着莫闲的眼神可怜无比。
      “你吃过饭,还不到三个时辰,等晚上再吃。”莫闲断然拒绝,她到现在都没吃,都快饿得冒金星了。
      “秀儿在的时候,她从来都没让我饿过……”莫子生好想死去的娘子。
      “你还敢提我娘,要不是你不成器,我娘能饿死吗?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男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却什么都不会,你不羞,我都替你羞了,长得人模人样的,干脆去给人当小白脸去。”莫闲教训她爹跟教训儿子一般,很有小大人的气势,怒其不争,她咋会摊上这样的爹呢?
      莫子生父纲不振的羞愧的低下头了,搅动着手指,跟个娘们儿似的,莫闲对男人的好感,断送在她老爹身上。莫闲叹息,朽木不可雕也,算了,骂得太凶了,娘会生自己的气,娘在世的时候,都没对她没用的爹凶过。
      “好了,你再挺一会儿,晚上我买米回来,我现在出门砍柴。”莫闲一摆手出门了。
      长期营养不良,瘦小干瘪又黑的小女孩,长得还真是很丑,莫闲看着河中自己的倒影,有些叹息,日子可真艰难,肚子好饿,莫闲摘了几颗野果充饥,然后开始砍柴了,瘦小的身体,还挺有劲的。
      
      把砍来的柴卖掉后,买了三个馒头,也只够买三个,她爹两个,她就一个,她今天不想煮饭了,太累了,就奢侈一下。
      可是回家的时候发现,她爹不在了,留书离家出走了,莫闲看都没看,扔在了地上,反正她不识字,而且又不是第一次,第一次的时候还稍微紧张了一下,让别人看那歪歪扭扭像蚯蚓一般的字都写了什么,后面干脆就不看了。
      不是她看不起她家的爹,而是她爹真的是太没用了,第一次离家,不到五个时辰就自己回来了,第二次只挺过一个晚上还是回来,第三次还是……
      莫闲还偷偷开心了一下,今晚终于能吃饱了,一个人的日子真的是幸福了,她爹离家出走,还是争气点,多出走几天吧。
      
      莫闲没想到,这次她爹玩真的了,七天过去了,她爹还不回来,她有些担心了,开始找了,一个月过去了,莫闲都没找到,莫闲跪在她娘坟前忏悔了,“娘,我对不起你,没遵从你的遗愿好好照顾爹,把爹弄丢了……”莫闲哭得凄惨极了。
      虽然那个爹,没用得想抽他,但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莫闲真的怕,那个跟自己有着唯一牵连的人也消失了。她宁可继续养无用到极点的爹,也不想她爹真的丢了。
      
      就在莫闲哭得悲惨极的时候,莫子生突然回来了,穿得花俏而贵气,加上本身就俊美的脸蛋,还真像个公子哥,差点让莫闲认不出来了。
      等莫闲认出来的时候,哭得乱七八糟,比她娘死了时候还凄惨,没法子,她娘死了,她觉得她娘是解脱了,她爹要丢了,她觉得她对不起她娘,而且人生的重心一下子都没了。
      “你死去哪了?”莫闲含着鼻音问道。
      莫子生说,他饿晕在路上,然后被一个大户人家的夫人给救了,那家夫人死了丈夫好些年了,莫子生以身相许报一饭之恩。莫子生很简单的概述了一下这个月的遭遇,说的时候,脸上还有一点红晕。
      他说家里还有个女儿,夫人人很好,就让自己回家接女儿过去。
      莫闲打量着自家的爹,脸色红润了不少,本来俊俏的脸更加俊俏了,还穿的人模人样,看来入赘生活过得不错,她爹勾到一家有钱的寡妇,哈哈,也好,跟着他爹去那个大户人家享福去。
      
      莫闲跟着莫子生进了城,第一次进城,发现城里好繁华,莫闲兴奋极了,但是在那家她爹口中的大户人家的家门口有些腿软,这比路过的所有人家都大户,她爹竟然入赘到这么有钱人家的去了,简直让莫闲有些不可置信。
      莫闲不安的扯了下他爹的衣袖。
      “爹,你没走错地方吗?”莫闲怎么也不信,她爹这次这么有出息。
      “没走错。”她爹敲门了,守门让他们进去了,还对她爹恭恭敬敬的,她爹走得倒是自然,莫闲可是紧抓着她爹,还不至于腿软下去,她爹这次真的是太给力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