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都有点意思。”谢道微回答道。
      “谢家不怕多养一两个闲人,听话便好。”谢瑾凝语气漫不经心的说道。
      “看着,都像是会听话的。”谢道微说道,其实她不敢说的,莫子生有三分神似父亲。
      “不说他们了,说正事。”谢瑾凝显然不愿意再说莫家父女了。
      “微儿从南边回来,发现多地虫害严重,要及时防治,避免扩大到北边,而且应从东然那边尽快的预购一些粮食,有备无患。”谢道微那种沉稳和自信,完全不像一个十一岁的少女。
      “这事,你打算怎么办?”谢瑾凝又问道,看着谢道微的视线出奇的柔和。
      “这事让谢璋来办,谢璋去楚家买粮,最省钱,这层亲戚关系,不用白不用。”谢道微笑着说道。
      谢瑾凝闻言不禁莞尔,这丫头,鬼得很,能利用的,绝不放过。
      “好,我来办。”谢璋很是高兴的说道。
      
      当今天下,由四大世家把持,南召的谢家,西侯的王家,东然的楚家,北危的君家。
      王家是天下第一马商,天下宝马,尽出王家,高祖逐鹿中原之时,王家率万匹战马来投。楚家历代都是盐商,家财万贯,当年楚家散尽家财,资助高祖。至于北危的君家,以武立天下,各个身怀绝技。君家第一代家主君肇和高祖结义于汉阳,为周家天下立下汉马功劳。高祖曾立誓约,周以君,王,楚三家共天下。
      至于南召的谢家,世代生于南召,实力早在南召根深蒂固,南召多少山地,易守难攻。在周天下刚平定之际,谢家家主主动向周主动称臣,世代朝贡。周欣然接受,同意不干涉谢家朝政,继续让谢家自治南召。南召的谢家以药和毒闻名于世,并且女尊男卑,历代家主多是女人。谢家支脉众多,但是嫡系一脉,在谢瑾凝这一辈,就只剩谢瑾凝一人。
      十五年前,东然的楚家二公子楚非然一向体弱多病,楚家便把楚非然送到善于用药的谢家来调养。都说楚家二公子君才世无双,奈何天妒英才,慧极必伤,怕是活不过弱冠。
      楚非然在谢家之时,谢瑾凝悉心照料,两人日久生情,三年后,楚非然主动入赘谢家。
      楚家自然愿意和谢家结亲,只是把最聪明的儿子送去入赘,楚家却不愿意,如果不是楚非然体弱,以楚非然的聪明才智,楚非然必定是楚家下一任家主。只是楚非然坚持,再加上楚非然确实体弱,离了谢家的药和调养,怕不能久活,也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知道谢家向来有女尊男卑的传统,家业必定由长女谢道微继承,所以楚家在楚非然病逝之后,希望谢璋回楚家认祖归宗,但是谢瑾凝一口回绝了。
      谢道微完美的继承了楚非然的聪慧,也继承了谢瑾凝的用药和用毒的天赋,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莫闲跟着她爹和那个叫妍儿的丫鬟,又绕了好久,这谢家真的超出她的想象。莫闲心想等自己哪天有空了,吃饱了,一定把这里全都逛个遍,看看到底有多大。莫闲在想万一吃饭的地方和她住的地方离太远了话,会不会刚吃完回去又饿了?想到吃饭,莫闲感觉自己饿了,刚才因为神经太过紧绷了,忘了饿这回事了,这下没有那些夫人公子哥小姐们,她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生理状态恢复如常。莫闲觉得谢家这么大,想偶遇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只要自己夹紧尾巴做人,应该还是可以好好安生的,莫闲总体还是很乐观的样子。
      莫闲扯了扯莫子生的袖子,丫鬟妍儿走在最前面,她和她爹并排走。
      “怎么呢?”莫子生问道,他感觉闲儿没有以前凶了,这样很好,自己可以少挨一点骂。
      “我……肚子饿了。”莫闲小声的说道。
      “可是还没到饭点……”莫子生有些为难的说道,谢家属于规矩也比较多的那种,平时没到饭点,是不能吃饭的。当日他饿晕在路上,夫人捡回来,对着一桌的饭菜,他狼吞虎咽,吃到一半,就被夫人退下了,只说了一句,饮食要有时有度。从此以后,他三顿都是固定时间吃,固定的量。平时想添点零嘴吃,也是不允许的,虽然嫁入,不是,是入赘豪门,但是在吃的方面,莫子生还是觉得很不尽兴。
      莫闲一脸失望,她觉得这样大户人家随时都有饭吃。
      “那个……妍儿,你能不能叫厨房上一些糕点,闲儿想吃……”莫子生实在不忍让莫闲失望,便询问道,便以莫闲的名义要的。
      莫闲掐了莫子生一把,她觉得她爹太不会做人办事了,没错就算自己想吃,她爹也不能老实告诉人家啊,别人以为她很贪吃怎么办?
      莫子生吃疼委屈的看着莫闲,刚觉得闲儿没那么凶了,看来还是凶的。
      “既然闲小姐想吃,我让人送来。”妍儿体贴的说道,并吩咐了一个路过的丫鬟。
      莫闲觉得闲小姐这个称呼并不好听,但是她忍了,此刻她满心的心思都被那盘即将端来的糕点占据。
      终于,他们到了莫闲即将要住的地方,带入了一个对莫闲来说绝对可以算是豪华的厢房。
      “以后闲小姐就住这里。”妍儿说道。
      莫闲看着床上全新的丝绸制的棉被,简直都快哭了,再也不怕半夜冻醒了就睡不着了,她摸着凉凉滑滑的棉被,简直爱不释手。
      “等下会让人送几套新衣裳过来,闲小姐务必好好清洗一番,大小姐特别好洁净,还有,府里有些规矩,到时候会有人来教闲小姐。”妍儿继续说道。
      莫闲赶紧从床上下来,很显然,她们都嫌自己脏,还没规矩,不过莫闲觉得这些都不是事。只要能让自己吃饱喝足,穿暖,她就算每天洗三次澡,都是可以的。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先退下了。”妍儿对莫家父女说道。
      “没问题。”莫闲马上说道,她巴不得妍儿快走。
      在妍儿离开之际,另个丫鬟果然端了一盘糕点过来。
      糕点总共只有五个,还小,莫闲觉得这么小给自己塞牙缝都不够,但是十分漂亮精致,看着十分可口的样子。
      等丫鬟们全都离开之后,莫闲迫不及待的拿了一个糕点塞入嘴巴。
      “好吃!”莫闲觉得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莫子生看着馋了,伸手想去拿一个,被莫闲用力的拍了一下,莫子生马上把手缩回来。
      “你都在这里吃香喝辣的一个多月,还跟我抢!”莫闲控诉道,这些对她来说,完全不够吃,她才不要分她爹。
      “这个……我也没吃过……”莫子生弱弱的说道,夫人不让他多吃,他也很委屈的。
      莫闲看着她爹委屈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撒谎。
      “你只能吃一个!”莫闲割肉一般不舍的拿了其中一个给她爹。
      莫子生欢天喜地的接过莫闲的恩赐。
      三两下,就吃完了糕点,莫闲真的是意犹未尽,她想如果每天都来一盘这样的糕点,那就太美妙了。
      “你在这里过的还好吗,习惯吗?”莫闲这才想起来关心一下自己的爹。
      “很好,习惯。”莫子生据实回答,她觉得除了吃上不尽兴之外,其他都好,也很习惯。
      莫闲看莫子生气色比以前好太多了,以前莫子生只是俊俏,现在看着都快娇艳成一朵花了,所以看得出来,她爹还是过得不错的。
      “你觉得夫人怎样?”莫闲问道。
      “很好。”莫子生微红着脸回答,那一脸的春心荡漾,藏都藏不住。
      莫闲一想到她爹,娘刚死一年多,这么快就变心了,心里有些为她娘不值,觉得她爹真是水性杨花的臭男人,但是想到她和她爹那食不果腹的艰苦日子,莫闲就不得不降低道德标准,算了,只希望她娘下辈子不要在遇到她爹这种男人,特别不要冲着人家好看就捡回家。
      “那个少爷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有没有为难你?”莫闲其实有担心她爹会被谢璋欺负。
      “遇见他次数不多,他不爱搭理我,倒也没有为难我。”莫子生没说,谢璋虽然没为难他,他知道谢璋是很看不起他的,不过莫子生觉得不是太大问题。除了之前的娘子和夫人没表现出看不起他,就连闲儿都很嫌弃他,何况别人呢?他没有别的本事,脸皮再不厚点,那还得了。
      “那个大小姐呢?”莫闲最后问的谢道微,她总觉得谢璋要是坏,也是明着坏,那个大小姐则不然,总觉得会暗地使坏的样子。
      “虽然也不常遇到,她对我倒是客气又礼貌。”莫子生据实回答道。
      “你可防备着点,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看着那大小姐,我感觉也不像是什么好人……”莫闲一副和儿子说教的语气说道。
      “我会注意的。”莫子生乖乖应答,一副乖儿子的样子,其实他压根没放在心上,他觉得吧,谢道微压根懒得花心思在自己身上,只是怕不乖乖回答,闲儿会一直碎碎念个不停,闲儿和娘子很像,事事都爱操心。
      就在莫闲还有很多事要交代的时候,有人来敲门了。
      莫子生马上起身去开门,莫闲本来坐着东倒西歪的身子,马上坐直了起来,她特不习惯有这些一板一眼的下人们在身边,特别不自在。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嬷嬷带着两个比她年纪轻一点的嬷嬷站在外面,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特别是年纪最大那个,最是严肃。
      莫闲看着那张严肃的脸,心想,这老太太都不知道多久没笑过了,被她们盯着看,莫闲觉得瘆得慌。
      “大小姐吩咐老奴,来伺候闲小姐沐浴。”为首的老嬷嬷语气严肃的说道。
      莫闲感觉再次被羞辱了,很明显那个大小姐确实很嫌自己脏,这让让莫闲心里很不舒服,就算自己脏,碍她什么事,她不会眼不见为净吗?她又不是不爱干净,只是因为冬天没条件,她砍的柴,都舍不得的拿去烧热水,都拿去换钱了,每天只盼着多换几个铜板,买粮食。
      “我会洗澡的。”莫闲就算心里不满,还是很乖巧的说道,表示自己是很配合的乖孩子。
      “热水已经备好了,公子先出去,老奴们伺候闲小姐洗澡。”老嬷嬷一板一眼的对莫子生说道。
      莫子生以同情的眼光看了莫闲一眼,就乖乖出去了,被伺候洗澡他也有经历过。以前在家里,他是很爱干净的,娘子去世之后,莫闲就不准他冬天经常洗澡,嫌自己耗了太多干柴了,所以久而久之,他也变得又脏又臭,他被夫人捡回府里的第一天,他就被人抬去洗澡了,差点没被搓出一层皮,想想莫子生都心有余悸。后来说什么,都不肯继续被人伺候洗澡,现在特别好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天天洗澡。
      莫子生走后,三个老嬷嬷虎视眈眈的盯着莫闲看。
      “我自己洗,你们在外面等着就好……”已经八岁的莫闲,早已经有女性意识,还是很怕在别人面前暴露身体的。
      “大小姐让我们务必亲自伺候您洗澡。”老嬷嬷毫无商量的语气说道。
      “真的不用……”莫闲拒绝道,想想被三个老妇人强迫洗澡的画面就很不美好,莫闲撒腿要跑。
      三个老嬷嬷见莫闲这么不合作,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过去抓住莫闲,直接剥衣。
      就算莫闲力气比一般孩童大许多,但是还是败下阵来。
      莫闲感觉自己不但被洗得一尘不染,感觉自己皮都快被剥去一层了,那黝黑的皮肤都被搓红了,那滋味真的是酸爽酸爽的,让莫闲终生难忘,这辈子,她都不想别人伺候洗澡了。
      洗完澡,换上一身新衣服的莫闲,直接瘫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副生无可恋的姿态。
      
      “大小姐,已经办妥了。”老嬷嬷们完成任务之后,回到谢道微院子,显然她们原就是谢道微院子里的老人。
      “那只老鼠洗干净了?”谢道微随口问道。
      “洗干净了,看着像瘦皮猴,力气却很大,如果不是三人,差点还拿不住她了。”老嬷嬷觉得那孩子力气大得不同寻常。
      “哦?是吗?”谢道微挑眉反问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