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追妹夫 ...

  •   
      夜色朦胧,月明星稀。
      
      梁药故意磨到十点半才回家,心想这会儿生日趴应该结束了,她刚掏出钥匙开门,门就自己开了。
      
      梁母出现在面前,眉眼有些疲倦,看到她后眼睛一亮。
      
      梁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一把抱住,啜泣道:“傻孩子,不就说了你几句吗?往外跑什么,大半夜的,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温暖的气息环绕着她。
      梁药眨了眨眼,有点不敢相信,她双臂僵在空中,犹豫着要不要回抱,然后就听到梁母愧疚道:“雯雯,对不起,妈以后再也不对你发脾气了。”
      
      梁药全身一僵,表情淡下去,“阿姨,你认错人了。”
      
      “你叫我什么?”梁母重点歪了。
      梁药微笑:“我是梁药,不是什么雯雯,您再仔细看清楚?”
      
      梁母惊呆,立刻把她从怀里揪出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女孩皮笑肉不笑的脸。
      不施粉黛,乌发细唇,纯净得像白雪似的。
      分明就是梁雯!
      
      “你开什么玩笑……”
      梁母话没说完,被另一道声音打断:“妈妈,你和姐姐在门口干嘛呢?”
      
      梁母抬头,真正的梁雯不知何时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不解地看着她们。
      “……”
      
      “咦,姐姐,你卸妆了?”梁雯看清梁药的脸,很吃惊。
      
      “嗯。”梁药点点头,似笑非笑看着石化的梁母:“妈,以后记得擦亮眼睛,不然连女儿都认不清多尴尬啊,我回房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便越过她,脱鞋进屋回房间。
      
      *
      
      梁药脱去新买的衣服,拿上睡衣准备洗澡,她走出房间,看到妈妈和妹妹真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聊天。
      
      梁雯眼圈泛红,好像受了什么委屈,说话抽抽噎噎的,梁母则搂着她的肩安抚,又是哄又是劝。
      
      梁药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
      梳理起来就是梁雯在学校喜欢上一个叫楚昼的男生,然而人家对她没意思,无论怎么做都打动不了他的心,为此弄得整个人都魂不守舍,茶不思饭不想。
      
      而梁母在晚饭时就看出她不对劲,经过一番逼问,梁雯终于说了实话,梁母非常生气,在她看来早恋是大忌,特别是梁雯这样洁身自好,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更是不能有这样的苗头,所以难得严厉斥责了她。
      
      梁雯哪里受得了骂,心里又不服气,所以一气之下也学着梁药摔门而去,才有了梁药进门那一幕。
      ……
      
      梁药听着无聊,没多久就抱着睡衣去卫生间洗澡了。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她洗完澡出来,发现爸爸回来了,还在厨房就听到梁母的抱怨声:“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女儿的生日都过完了!”
      
      “抱歉抱歉,公司临时加班,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有给药药和雯雯带礼物……药药呢,快叫她出来!”温和的男声笑道。
      
      “姐姐刚刚去洗澡了。”梁雯道。
      
      梁药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客厅,目光望向沙发上穿着西装的温煦男人,叫了一声:“爸。”
      
      “药药来了,快过来……”梁远国抬头看清她的脸,声音顿住,不可思议道:“你是药药!?”
      
      不仅他,梁母和梁雯也直直望着梁药,表情有些恍神。
      
      梁药很少卸妆,不,应该说她从不在外人面前卸妆,就算在家里也一样,所以他们已经很久没看到梁药素颜的样子了。
      也快忘了她和梁雯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现在她刚洗完澡,乌黑的湿发顺直披散开来,肌肤莹白如玉,看上去更像了,跟一个人似的。
      
      不过气质还是好分辨的,一个温婉柔弱,一个慵懒散漫,性子迥然不同。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梁药被看得不自在,迈开脚步要走,“我回房间了。”
      
      “等等!姐姐!”梁雯看到梁药和自己近乎一样的脸,一个疯狂的想法冒出来,急急抓住她的手,“你能帮我追一个男生吗?我们长得那么像,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
      
      全家都被她的话震撼到。
      
      “哈?”梁药第一个反应过来,“你是说要我帮你追那个楚什么昼的?”
      
      “嗯嗯!”梁雯可怜巴巴点头,“我胆子小脸皮薄,又没有恋爱经验,一看到他就紧张得说不出话,你就不一样了,你谈过那么多次恋爱,对男人的了解比我多多了,求求你了姐,帮我这个忙吧!”
      
      “……”梁药沉默,一时品不出她是夸是贬,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没等她回答,梁母就斩钉截铁道:“不行!小小年纪谈什么恋爱,你还是学生,就该以学习为重,别跟着你姐学坏了!”
      
      “妈!”梁雯不乐意了,“我不是和你说了,楚昼成绩全校第一,和他在一起绝对不会影响学习,学校好多女生追他的!”
      
      梁母皱了皱眉,还是没松口,梁雯都快急哭了,梁远国最疼女儿,见不得她落泪,最后联起来一起劝,才让梁母勉强同意,最后确认一遍:“你说他家很有钱?”
      
      “是啊,”梁雯点头,“他爸爸好像是开公司的,具体哪家我也不清楚,不过他和他那些朋友穿的衣服就没有低于一万的。”
      
      梁母没作声了,他们家不算富裕,作为一个母亲,自然希望女儿能嫁进一个好家庭,如果楚昼真的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品行又好,那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
      
      梁药在一旁听他们说得都快睡着了,“我可以走了吗?”
      梁雯紧张看着她,“姐姐,你还没说答不答应呢!”
      “不去,我脑子又没病。”梁药懒洋洋打哈欠,“喜欢自己去追。”
      
      “你什么态度,妹妹有困难帮一下怎么了?”梁母看到她就来气。
      
      “你别和孩子急啊,”梁远国知道现在的梁药软硬不吃只吃钱,连忙把梁母拉到一边,商量许久后,郑重对梁药道:“经过我和你妈一致同意,事成后你每月零用钱翻五倍,也就是5000,这样行吗?”
      
      梁药想都没想:“行!”
      她真挚地握住梁雯的手,“妹妹,一秒钟内我要得到妹夫的全部资料!”
      
      “……哦。”
      梁雯还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人,傻傻应了一声。
      
      既然接下任务,梁药便用心打听楚昼的情报,梁雯知道的也不多,总结下来就三点——
      有钱长得帅,学习第一名,高冷禁欲系。
      兴趣爱好一概不知。
      让人无从下手。
      
      梁药无语地问梁雯:“你真的追过他?”
      起码得搞清楚人家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吧?
      
      梁雯认真回答:“偷偷跟在他后面算吗?”
      “……”
      
      因为楚昼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要追也只能在学校里追,所以她们必须互换身份上学,也就是说,从明天起,梁药要扮成梁雯去一中上课。
      
      这样太耽误学习,梁母又有意见了,于是定下期限,一个月内无论梁药追没追到都必须换回来,而每月五千零花钱也被强制改为只有一个月有五千。
      
      梁药强烈怀疑她是故意的。
      不过肉少也是肉。
      她决定忍了。
      
      *
      
      事情定下来后,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梁药还有稿单没画完,打开电脑连上数位板。
      
      大多数画手都喜欢在电脑上用软件画画,方便省事,渲染效果强大。
      
      一个人画无聊,梁药顺手开了直播,很快就有粉丝刷屏。
      “啊啊啊!药药终于上线了!等你好久啦!”
      “前排围观神仙画画!”
      “今天画哪一个单子啊?”
      “呜呜呜,为什么没露脸!就只有我是冲药药的颜值来的吗?快给我开摄!像!头!”
      “药药什么时候再发一个美妆视频啊?我期待好久了!”
      ……
      
      一条条弹幕从眼前划过,让人眼花缭乱,直播间的人气一下就破万了。
      梁药不由失笑,最开始是因为无聊才玩的直播,没想到会收获这么多粉丝,倒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她喝了口水,挑了几个问题回答:
      “今天没化妆,见不得人,就不开摄像头了。”
      “美妆视频的话要等休息日,平常有点忙。”
      
      “今天要画的单子……我看看啊,”
      梁药打开文件夹里上次没画完的单子,是个半成品,已经勾好线了,只差上色。
      她把这副画最大化,放给粉丝看。
      “就这副了。”
      
      画的内容一出来,粉丝跟炸了锅似的,激动不已。
      “啊啊啊!药药在开车啊!爱了爱了!”
      “这么色气的吗?嘿嘿,我喜欢。”
      “前方警告,你的号要没了。”
      ……
      
      梁药没再看弹幕,认真握着电子笔给画上色,房门忽然被敲响。
      “药药,睡了吗?”
      是梁远国。
      
      梁药去开门,看到他偷偷摸摸抱着一个小纸壳箱子,奇怪问:“怎么了?”
      
      梁远国神秘一笑,拍了拍箱子,“你猜这是什么?”
      “小黄书?”梁药倚在门框,“你要瞒着妈藏我这儿?”
      
      “乱说什么!”梁远国拍了下她脑门,把箱子递给她,“给你的生日礼物,自己打开看吧。”
      
      梁药将信将疑去拿剪刀拆箱子,怀疑里面是一套三五,梁远国做得出来这种事。
      当她看清里面的东西时,愣住了。
      黑色的……数位板。
      梁药一眼认出是X9型号,市面价两千。
      
      “你之前不是说画画的板子坏了,想换新的吗?”梁远国把她的沉默当感动,洋洋得意,“我早就买好了,留着给你做生日礼物。”
      
      “……”梁药不好意思说,她前不久存够钱买新的了,VIR系列,市值一万。
      
      “谢谢爸。”
      该谢的还是要谢,梁药真的有被感动到,“竟然用冒死存下来的私房钱给我买这个,你对我真好。”
      
      梁远国用力咳了咳,“瞎胡说,我哪有私房钱,这是我和你妈一起买的。”
      
      梁药笑笑,没有揭穿他,轻轻抱了抱他,“总之谢谢啦。”
      
      梁远国很满意她的表现,都说教育叛逆期的孩子,不能来硬的,否则只会像老婆那样,把孩子越推越远。
      他采取的是怀柔策略。
      要用爱唤醒她对亲情的渴望,用行动去融化她心中的尖冰。
      他觉得自己成功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就是走进她的内心世界,摸清她的兴趣爱好。
      然后打!成!一!片!
      把她从孤独的深渊中解放出来。
      想想就觉得很伟大呢。
      
      “你在画画啊?”梁远国看到电脑还开着,心想正是了解女儿的好时机,便走了过去,“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平常都画些什么。”
      
      梁药正蹲地上检查他买的数位板有没有被坑,闻言吓得站起来:“等等爸,你别看!”
      
      可惜来不及了。
      梁远国已经走到了电脑前。
      他看到屏幕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一张红色的大床上,两个男人衣不蔽体,滚作一团,满满的色气。
      
      “这……这是什么?”梁远国颤抖地问。
      
      梁药默默咽口水,她接单范围广,像这种耽美工口的画也有,不过接的少就是了。
      没想到就被亲爸看见了。
      
      “如你所见,”梁药斟酌字词,“这是两个男人。”
      梁远国:“我问你他们在干什么!”
      梁药:“呃……就是在干?”
      “……”
      父女俩大眼瞪小眼,相对无言。
      
      最后,梁药把三观受到冲击的老人家扶出房间,正要继续画画,可想到明天就要去一中了,又有点烦。
      像是骨子里天生带着抗拒。
      
      不过有些事还是要交代一下。
      梁药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王芹芹。
      
      王芹芹接起就道:“你没事吧?之前怎么突然挂电话了,害我担心好久!”
      “没事。”梁药一笔带过许艳的事,道:“明天我要和我妹换身份上学,你帮我罩着点她,有事打我电话。”
      
      “什么?”王芹芹没听明白,直到她说了一遍事情经过后才懂,臭骂道:“你疯了吧,好端端去给她追男人干嘛?”
      
      梁药叹了口气,“为了她的幸福。”
      “说人话!”
      “为了钱。”
      “……”
      
      

  • 作者有话要说:  【注意!本文为了防盗,标题有时会改成【防盗章勿买】,但内容是正确的!!请大家忽视标题随便看!内容永远不会换成防盗,只会改标题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