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找茬 ...

  •   
      书店的安静不知何时被打破,人们的目光从书本上移开,偷偷看向柜台前的颀长身影。
      
      少年理着利落的短发,面容清隽,气质淡然,他垂眸看着梁药,脸上没什么表情,透着股懒散矜贵的味道。
      
      他一进来就得到了极高的注目礼,小姑娘们拿书挡住脸偷偷瞄他,兴奋地压低声音——
      “你们看穿一中校服的那个男生,贼他妈帅有木有!”
      “赶紧拍下来发朋友圈!”
      “我总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他……”
      
      然而她们议论归议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看都只敢偷偷看,少年气场太强,神色冷淡,给人不好相处的感觉。
      
      然而这不包括梁药,她没脸没皮惯了,从不知矜持为何物,难得遇到帅哥,本能地想调戏一下。
      
      “小哥哥,能不能加个微信?”梁药捧着下巴,笑吟吟地瞅着他,表情玩味。
      
      楚昼目光略过女孩浓妆艳抹的脸,漂亮明艳,媚态天成。
      
      他平淡开口:“不加。”
      
      “为什么?”
      
      “手机没电。”楚昼眼皮耷拉着,理由一听就很敷衍,他手指轻敲桌面,“麻烦快点。”
      
      “稍等。”梁药本来就只是逗他玩,没真想干嘛,她拿过那四本书看了看。
      
      《睡眠革命》
      《和失眠说再见》
      《高效睡眠你值得拥有》
      《教你快速睡着的一百个小妙招》
      “……”
      看来这位哥睡眠质量不太好。
      难怪看着没精神。
      
      梁药在电脑上查到书的价格,开口:“一共128块。”
      
      闻言,楚昼拿手机扫了下贴在桌角的二维码。
      随后电脑一响,提示钱已到账。
      
      梁药故意调侃:“你不是说手机没电了?”
      
      楚昼没说话,似乎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
      寡言,高冷,浑身都散发着“别靠近我老子不想搭理你”的强烈气场。
      
      没意思。
      梁药在心中摇头,虽然他长在了她的苏点上,可性格实在闷得可以。
      是她最难应付的类型。
      
      彻底消去了勾搭的念头,梁药拿袋子给他把书装起来。
      
      手边的手机忽然响了。
      梁药边装边瞄了一眼。
      是王芹芹。
      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梁药很有敬业精神地摁断了,可两秒后铃声又响了。
      难道有什么急事?
      
      梁药加快速度把书装完给楚昼,然后接起电话,“喂”字还没出口,王芹芹大声在耳边吼:“梁药你在哪儿?我刚刚看到许艳带了好多人朝你离开的方向去了,八成是来找你麻烦的,你现在赶紧找地躲一躲!”
      
      梁药皱眉,正要问详细点,就听到书店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两个打扮流里流气的男人走进来,一个脸上有刺青,一个染着黄头发,看着就凶神恶煞,他们四处张望,好像在找着什么。
      
      梁药反应迅速地挂掉电话,听了王芹芹的话,直觉他们的目标就是自己!
      
      对面,楚昼哪管周围发生什么,拿到书后转身就走,而梁药在那两人要看向这边时,条件反射地伸手抓住楚昼的衣角,潜意识里想借着他的身体挡一下。
      
      这个动作一出来,两人都愣了一下。
      
      楚昼蹙眉,耐心彻底告罄,以为这个女人还想纠缠不放,正要甩开她时,下一秒,身后一轻,拉扯的力量主动消失了。
      
      “抱歉。”
      女孩飞快道,声音没再刻意拉长去故显成熟,带着几分本来声线的轻轻软软味道。
      
      楚昼转头,看到梁药整个人蹲了下去,躲到了柜台下面。
      
      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对面两个男的已经注意到了他,楚昼相貌太过出众,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喂,小子,你有看到一个穿橘色外套,长相很骚的女人吗?”黄毛满面凶光地问道。
      
      躲到柜台下的梁药闻言,攥紧手心随时准备冲出去,刚刚会抓住楚昼的衣服纯属身体条件反射,她没有向人求助的习惯,也不觉得楚昼这样性格的人会多管闲事。
      梁药在脑里飞速计算,对方才两个人,不难对付,麻烦就麻烦在这里是书店,打起架来不方便。
      
      就在她想着脱身的办法时,听到了楚昼淡淡的声音,冷感低磁,像一阵凉风吹进她的耳朵里。
      “不知道,让开。”
      
      梁药动作顿住,意外地睁大眼。
      
      “你什么态度?”
      黄毛被楚昼激怒了,见他穿着校服,想当然把他当作好欺负的学生,伸手就要推他一把。
      可手还没碰到他,就被楚昼面无表情地截住手腕,用力反剪到身后。
      
      “啊!”黄毛疼得吸气。
      
      周围寂静无声。
      大家目光齐刷刷落在楚昼身上,约莫是想不到这个看上去瘦削高挑的少年会有这么大力气。
      
      梁药虽然看不到外面发生什么,但还是能从黄毛的惨叫中感知到战况,对楚昼这个人越发好奇起来,她还以为一中的学生尽是只会读书的木头呢,竟然还会有高手。
      
      她想探出头去看情况,又怕被人发现激化矛盾,便忍住好奇按兵不动。
      
      “我操.你他妈!”
      被这么多人看着,黄毛怒火中烧,只觉颜面扫地,刚要操起拳头挥向楚昼,却被刺青男拦住:“行了,你忘了我们来干嘛的?少惹事生非,那女人也不像是会来书店的人,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看。”
      
      黄毛听了,只好忍下来,狠狠瞪了楚昼一眼,“算你小子走运,别让我再碰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楚昼冷眼睨着他,没说话。
      
      “行了,快走吧!”刺青男拽着他胳膊把人拉走,表情有些不自在,黄毛没感觉不代表他没有,楚昼阴沉盯着人时让他本能感觉到了危险。
      
      梁药听他们脚步声渐远,有些始料未及,这就结束了?
      
      她探出半个脑袋往外看,只来得及看到楚昼离去的修长背影。
      高瘦,笔直,不紧不慢。
      就和来时一样。
      
      *
      
      楚昼提着书走出书店,看到赵亿豪等在门口。
      
      “哎呦我的爷!您可总算出来了!”
      赵亿豪一看到他就嗷嗷叫,立刻粘过来,“你知道你进去多久了吗?半个小时!整整半个小时!拉屎都不用这么久吧?”
      
      楚昼懒得理他,长腿向前走,“回去了。”
      
      “哎哎,我刚刚在门口看到你和人起冲突了,咋回事啊,你没事吧?”
      赵亿豪忙跟上去,和他并肩走。
      
      楚昼打了个哈欠,没答。
      赵亿豪立刻改口:“我是问,那男的没事吧?”
      
      楚昼似乎无语了,瞥他一眼,“你没看到他出来?”
      什么白痴问题。
      
      “我就开个玩笑。”赵亿豪嘿嘿一笑,“你还没说里面发生了什么呢,好端端地怎么动起手了?”
      
      “谁知道。”楚昼脑中闪过梁药妩媚的脸,这个罪魁祸首。
      
      他没想多管闲事,说一句不知道就已经仁至义尽了,没想到对方不识相,偏偏自己要往刀口上撞。
      
      他想起梁药抓住他又马上放开他,那个时候,她没有求救,只是道歉。
      能被那种人找麻烦,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茬。
      就算他不出手,她也能完全自己解决吧。
      楚昼漫不经心的想。
      
      赵亿豪见他不说话,也没再问了,提起了别的事,恨铁不成钢道:“梁雯的生日party你竟然真的没去,我他妈简直服了!那么漂亮的妹子你都看不上!楚昼,你真的该去检查下你的性取向了!”
      
      “滚。”楚昼把整袋书砸到他身上,很不耐烦,“有完没完,想去你自己去。”
      
      赵亿豪抱着书哀嚎:“我也想啊,可人家看上的又不是我……对了,你买的啥书啊,我看看……”
      
      “睡着,失眠,睡觉……”
      他念着每本书关键词,一愣,表情逐渐严肃,看着楚昼:“你现在晚上还睡不着?”
      
      “嗯。”楚昼懒懒应了一声。
      赵亿豪皱眉,“找医生看了没?”
      “不看。”
      “为什么?”
      “不想吃药。”
      “……”
      
      *
      
      梁药决定离开,知道自己被盯上后,为了不给书店惹麻烦,还是走为上策。
      她发微信给老板说明了原因,然后把同学叫来顶替就走了。
      
      一出书店她就留意到附近布满了许艳找来的人,特征很明显,都膀大腰圆,穿黑T凹造型,满身风骚,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是社会青年。
      
      梁药以前在外面瞎混的时候见多了这种人,只要有人出钱什么都肯干,她数了数,总共大概十多人,许艳是下了血本啊,看来真把她恨进了骨子里。
      
      梁药躲在书店附近的大树下,望着路上到处搜寻她的人,有些头疼。
      人数这么多,硬闯肯定行不通。
      怎么办?
      她四处看了看,发现旁边一家女装店还开着门,内心挣扎了几秒,无力叹了口气。
      真没办法。
      梁药潜入了女装店。
      
      *
      
      二十分钟后,街道边。
      
      刺青男一脸烦躁地问黄毛:“人还没找到吗?”
      “没,”黄毛摇头,“我都让兄弟们把这附近翻遍了,可就是没有人影。”
      
      “梁药真的在这里?”
      “不会错的,许艳有发照片,看到她进来这条街,两个出口都被我们的人堵住了,她不可能出得去。”
      
      “操,老子就不信了!”刺青男吐了一口痰,“我他妈就守在这里,看她能躲到什么时候!”
      
      黄毛挠了挠头,也很烦,拿出根烟点上,忽然看到前方走来一个人,昏暗中看身材体型,是女的无疑。
      
      “老大,你看前面!”他惊喜喊道。
      刺青男望过去。
      
      一个穿白色风衣的女生迎面走来,长腿细腰,身材纤细,戴着连衣帽,看不清面容。
      女生目不斜视,平静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喂,你!”
      刺青男叫住她,危险眯起眼,嘴里含着烟道:“把帽子摘下来。”
      
      女孩停步,转身看着他,还真拿下了帽子。
      
      刺青男和黄毛不禁屏住呼吸。
      刚刚有帽子遮着,他们没看清她的脸,还以为是梁药,可当帽子拿下后他们立刻就不这么觉得了。
      
      女孩肤白红唇,有一张纯美干净的脸,睫毛纤长,鼻子秀挺,乌发软软地散在肩头,双眸水光盈盈。
      乖巧,文静,内敛。
      和梁药完全是两个类型。
      
      “那个,请问我可以走了吗?”女孩似乎很怕他们,不安地小声道,语气弱弱的,惹人怜爱。
      
      刺青男回过神,刚要摆手放行,黄毛如梦初醒般,狂热地看着女孩道:“你是梁雯!是梁雯对不对!?”
      
      女孩没有说话,只腼腆笑了笑。
      
      刺青男看他:“你认识?”
      
      黄毛拼命点头,“一中校花女神,谁不知道啊!”
      他一下露出本性,舔着嘴唇,色咪.咪盯着女孩看,“梁雯,这么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要不要我送你啊?”
      
      “不用,我坐公交就好了。”女孩肩膀缩了缩,软声婉拒。
      
      “不用和我客气……”黄毛想来硬的,被刺青男敲了一下脑袋,“送屁送!就知道泡妞,你还想挨揍是不是?”
      
      他对着女孩摆摆手,“好了好了没事了,你赶快走,以后晚上没事别到处瞎逛!”
      
      女孩深深看他一眼,微笑颔首,“谢谢。”
      然后转身走了。
      
      她一背对他们,脸上柔弱的笑消失得干干净净,手插在口袋走了一段距离后,把一直紧握手心的石头随便扔在了路边。
      
      然后打车回家。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
    楚昼:我讨厌吃药。
    以后
    楚昼:没有药我活不下去。
    每!天!都!必!须!吃!
    梁药:……我怀疑你在开车,而且我有证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