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戏剧相逢 ...

  •   
      梁药熬夜到凌晨两点才赶完稿,完后连闹钟都忘了调,浑浑噩噩关掉电脑倒头就睡,完全忘了明天还要上学这回事。
      
      她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竟然梦到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一中帅哥,他清俊的脸庞泛着冷光,挥起一把刀把黄毛和刺青男都砍死了。
      场面一度十分血腥。
      
      就在梁药以为她做的梦是恐怖片时,帅哥满身是血地朝她走来,冷冷睨着她:“把衣服脱了。”
      梁药:“?”
      帅哥:“蹲下。”
      “??”
      “给我口。”
      “!!!”
      怎么突然朝着色.情片的方向发展了?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梁药被吓醒了。
      
      她擦去额头的冷汗,慢慢撑着身子坐起来,梦中情节太清晰,让她现在都还没缓过神。
      
      一定是因为昨晚的工口画!
      梁药安慰自己。
      才会让她饥渴到对一座冰山发情,不知羞耻。
      以后还是不接这种单了,危害身心健康。
      
      窗外天光透亮。
      梁药揉了揉眼,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四十,差不多该起床了。
      
      她翻身下床,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回来后习惯性地坐到梳妆台前,打算化一个美美的妆,忽然想起了什么,动作一顿。
      
      对了,从今天开始要去一中上学来着……
      
      *
      
      客厅里。
      
      梁远国在沙发上拿手机看新闻,梁母穿着围裙在厨房做早餐,不多时,端出了四碗汤面到餐桌上,招呼梁远国过来吃饭。
      
      “来了来了!”梁远国坐过来,拿筷子吸溜一口面,笑着夸奖:“老婆做的面还是那么好吃!”
      
      “少贫。”梁母解下围裙,也坐了下来,眉头有些发紧,“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让女儿互换身份太荒唐了,万一露馅怎么办?梁药那个死样子,哪里像雯雯了,别到时候用雯雯的身份给我惹祸!”
      
      “你那是对药药有偏见!”梁远国摇头,“再说你昨天都没认出她们俩,何况是别人。”
      
      “我当时只是没注意看,如果认真看我肯定一下就认出来了!”
      梁母不服气道,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看到梁雯打着哈欠走过来。
      
      她梳着普通马尾辫,身穿一中的英伦风校服,修身白衬衫勾勒出纤细腰身,胸前系着两条黑色背带,下面是黑色百褶裙和保暖长筒黑丝袜,一双细腿又长又直,美丽,精致。
      
      “雯雯,今天起得真早啊,快过来吃饭。”梁母道,“刷了牙没?”
      “刷了。”梁雯乖乖点头,坐在她旁边。
      梁母把筷子递给她,“趁热吃吧。”
      
      “谢谢妈妈。”梁雯笑弯了眼,垂下洁白的脖颈,尝了口面条,赞扬道:“你煮的面条真是越来越好吃了!”
      
      “就你嘴甜。”梁母笑得合不拢嘴,满意地看着她,这才是她心中完美的女儿啊。
      
      梁远国看到这一幕,不住摇头,心想要是药药有雯雯一半会说话,和梁母的关系也不至于搞这么僵。
      
      “对了,妈妈,同学约我这个礼拜天出去玩,我的钱有点不够了。”梁雯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梁母了然,“要多少?”
      “五十就够了。”
      
      “五十哪里够?”梁母摇摇头,正好身上有三百块现金,便全部拿出来给她,“拿着,和同学去买点衣服零食啊,玩得高兴点。”
      
      梁雯有点被吓住,“这,太多了吧?”
      “没事,好好收着。”
      “被姐姐知道了会不会不太好……”梁雯犹豫地咬唇。
      “不告诉她不就行了,”梁母不以为意,“再说她哪比得上你。”
      
      梁远国忍不住皱眉:“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药药哪里不好了?”
      
      “你女儿你自己最清楚!”梁母冷哼,不想和他杠这个,对梁雯笑道:“雯雯,钱你安心收着,不够再找妈要。”
      
      梁雯没作声,表情有些奇异,目光忽而望向她身后。
      
      梁母奇怪转头,震惊地看到了另一个梁雯,她睡眼惺忪地走过来,身上穿着九中的蓝白色校服。
      
      电光火石之间,她想到一种可能,不可置信地看着身边的女儿,拔高声音道:“你是梁药!?你们已经换过校服了?”
      
      梁远国也惊呆了。
      
      “昨天晚上就换了。”梁药笑得可甜,故意朝她晃了晃手中的三张红票子,给了她一个飞吻:“妈,谢谢了啊,爱你哦~”
      
      “你!”梁母气得连话都说不出。
      梁药无视她的脸色,勾着嘴角起身,“我吃饱了,先走一步。”
      
      她大步走向梁雯,手肘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拖走。
      梁雯懵懵的,“姐姐你要干嘛?”
      “给你化妆,你这个样子哪里像我,难看死了。”
      “才、才没有。”
      “还有,我除了星期一从来不穿校服,回去给我脱掉。”
      “……”
      
      梁母脸色发青,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对梁远国道:“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女儿!敢这样骗我要钱,简直无法无天!”
      梁远国却乐不可支,“还不是你活该,没有认出来,而且如果她真想骗你钱,怎么可能只要50?是你自己要往上加,怪得了谁!”
      “反正骗人就是不对!”
      “她又没说自己是雯雯。”
      梁母一噎,无话可说。
      
      梁远国叹气,“你就是一直这么偏心,才会让药药变成这样。”
      
      以前的梁药可一点不叛逆,她从小到大都乖巧懂事,一直很让着妹妹,也听父母的话。
      梁远国还记得以前,每当梁药被误认成是梁雯时,都会很难过,会皱起小脸不厌其烦地纠正他们:“我不是雯雯,我是药药,下次别认错了哦。”
      
      所以,虽然现在看不怎么出来。
      但梁远国隐约觉得,没被妈妈认出来,药药心里还是难过的。
      
      *
      
      好不容易把梁雯折腾得像自己后,梁药才出发去一中。
      
      十月中旬,天气有些凉,只穿校服略显单薄,梁药临走前,书包被梁远国塞了一件粉色加绒外套,“这本来是我买给你妈的,她嫌颜色幼稚很少穿,你带去学校,冷的话就罩上,别冻感冒了。”
      
      “谢谢爸,拜拜!”梁药笑了,背上书包挥挥手走了。
      
      怕时间来不及,她选择打车去,现在是上学高峰期,她从窗外看到许多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走在路上。
      
      都是天之骄子啊。
      梁药暗暗想到。
      
      一中是市重点学校,几乎全市的尖子生都聚在这里,学校环境和师资配置都是顶尖,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的人都不少,所以好多家长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送进来。
      
      车停在校门口,梁药付钱下车,先是仰望了一下学校牌匾。
      市第一中学,五个大字,好像铺上了一层铂金,闪闪发亮。
      看着就很牛逼。
      
      “雯雯,你怎么不进去啊?”
      “雯雯!”
      
      直到肩膀被拍了一下,梁药才猛然发现人家叫的是自己。
      果然很难习惯啊。
      
      她回过头,面前站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她嘴里吸着牛奶,一脸奇怪地看着她。
      “雯雯,你怎么了?”
      
      “没事,刚刚有点走神。”梁药反应过来后笑道:“浅浅,你今天也这么晚来啊。”
      
      她一下就认出了这个女孩,苏浅,妹妹最好的朋友兼同学,还来家里玩过几次,性格偏文静。
      
      “一不小心睡过头了。”苏浅一笑,从书包里拿出一盒牛奶给她,“我多带了一盒,你喝吗?”
      
      “谢谢。”梁药接过,她确实有点渴了。
      
      “跟我客气什么。”苏浅自然地挽住她的胳膊,“我们快去教室吧,不然该迟到了!”
      
      梁药被她拉进学校。
      
      苏浅:“昨天的数学作业你做完了没?最后一题好难,我看都看不懂。”
      “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还喜欢吗?”
      “上次和你告白的男生你觉得怎么样?”
      
      一路上苏浅嘴巴都没停,问东问西。
      梁药哪知道这些,都含含糊糊略过。
      
      梁雯果然没告诉苏浅她们交换的事,毕竟不光彩,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
      
      梁药顺着她的话道:“不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谁。”
      “楚昼?”苏浅一愣,“你还没放弃呢,不是被拒绝了?”
      
      梁药将吸管插入牛奶盒,轻描淡写道:“没事,我会让他真香的。”
      还从来没有她得不到的人。
      
      “雯雯,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苏浅好笑又无奈,“楚昼真的不是我们能够得到的人,全校一大半女生喜欢他,连外校的人都跑来打听,还有好多有钱的千金小姐,我们这样的太渺茫了。”
      
      梁药假装没听到,看到前面公告栏前站了一堆人,“他们在干嘛?”
      苏浅看过去,想起来了,“对哦,今天是出成绩的日子。”
      “什么成绩?”
      “你忘了?就上次的月考啊,学校还会根据成绩重新排班。”
      
      说着苏浅就拉着她急急冲过去,“我们也去看看!”
      
      她们挤进人群看成绩单。
      梁药首先看到的就是排在第一名的楚昼。
      年级第一,数理化满分,英语差五分,语文……差十分。
      
      操。
      即使听说过楚昼的光荣事迹,梁药还是被深深震撼到了。
      这特么还是人?
      确定不是人工智能?
      
      梁药在第15名看到了梁雯的名字。
      702分。
      印象中梁雯的成绩一直在六百多分左右,看来这次是下了苦功夫。
      
      苏浅在旁边愁眉苦脸:“我才585……考成这样我妈回去非骂死我不可。”
      梁药:“……”
      常年考两三百分的她忽然觉得呼吸困难。
      
      身后忽然一阵骚动,混着女生兴奋的叫声。
      “啊!楚昼!楚昼过来了,快看!”
      “真的耶,难得看到他。”
      “他也来看成绩?没必要吧,一点悬念都没有。”
      
      梁药心中一动,顺着人们的目光望过去,终于可以看到妹夫的庐山真面目了。
      
      远处走来一人,身姿挺拔,清隽俊逸,他穿着藏青色校服,线条平整,白色的衬衫从领口露出,禁欲气息十足。
      少年被一群男生众星拱月般的围在中间,冷白色的肌肤在太阳照射下仿佛会发光。
      
      梁药看清那张熟悉的脸,惊讶睁大眼,呆住。
      竟然是那个在书店见过的帅哥……
      世界真TM小。
      
      楚昼身上好像自带冷气,所经之处会被自动清出一条道,短短一段距离偏偏让他走出了红地毯的气势。
      他浑然不觉,低垂着眼,漫不经心听着朋友们插科打诨,自己没张口说过一个字。
      
      他们似乎没有看成绩的意思,脚步都没停一下。
      
      公告栏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楚昼身上,眼睁睁看着他和他的小伙伴越走越近,同时身体不由自主后退,把星光大道让给他们。
      
      梁药不知不觉被挤到了人群最外层,呆呆看着楚昼一步步走近,还没从妹夫竟然就是春梦对象的残酷现实中回过神来,感觉身后有人狠狠推了她一下。
      
      巨大的冲劲让她往前倒去,眼看要摔个狗吃屎。
      好在身体反应能力够快,梁药双脚踉跄了几下勉强稳住身形,手中的牛奶却没这么幸运了,“piu”地一声飞了出去。
      啪。
      好像砸到了什么人。
      
      世界忽然安静。
      全场一片死寂。
      
      梁药预感到了什么,心头咯噔一下,缓缓抬起头,牛奶正好泼到了楚昼身上,白色的汁液淌过他精致的五官,沿着瘦削的下颌往下滴,汇成小流没入衣领。
      
      罪魁祸首的牛奶盒像死尸一样躺在他脚下,走得十分安详。
      
      而当事人楚昼,正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冰冷的视线仿若有实质的刀片刮在她的脸上,凉飕飕的。
      
      梁药:“……”
      完了个球。
      
      

  • 作者有话要说:  梁药:我想回家还来得及吗?
    楚昼:你说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