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马冬梅 ...

  •   
      梁雯好像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这是高二1班普遍的共识。
      
      分了班后,这个班既有梁雯以前的同学,也有从别的班升上来的同学,反正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觉得梁雯变了,不再腼腆不再文静,连身为女神的矜持都没得一干二净。
      
      以前的梁雯虽然喜欢楚昼,但表达得比较含蓄,不会这么露骨,只会各种花式巧遇接近他,放得不是很开,也比较没存在感,所以她虽暗恋了人家一年,但在楚昼眼中依旧查无此人。
      
      可是现在的梁雯,可能是压抑太久,所以开始放飞自我了,为了把楚昼搞到手,她显然已经无所不用其极,追得轰轰烈烈,以前梁雯喜欢楚昼还只在小范围流传,现在全班上下除了老师,没有一个是不知道的。
      
      本来以为她的爱心早餐被楚昼扔了,能让她多少收敛一点,认清残酷的现实。
      可是没想到,自那天后,梁雯非但没有退缩,没有红着眼睛哭唧唧,反而越挫越勇,像是故意和楚昼对着干似的,第二天,他的桌上又出现了一份完好无损的蛋糕,粉色包装盒别出心裁地用缎带绑了个心型蝴蝶结,特别少女心。
      
      虽然最后还是被楚昼扔了,但梁雯没有气馁,隔天照送不误,每天雷打不动地给楚昼送爱心早餐,一边送,一边坚强微笑,顺便卖个惨,绽放出堪比白莲花女主的圣洁光芒,她还温柔地说:“这不怪昼昼,一定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他才会这样,没关系,我相信我总有一天会打动他的心。”
      
      ……
      
      楚昼感不感动他们不知道,反正班上绝大多数人都被感动到了,这是什么宝藏女孩啊!漂亮温柔又痴情,为了喜欢的人连尊严都可以不要!被她看上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楚昼你不是人!!
      
      而以夏若晴为首的女生小群体对梁雯明里暗里的嘲讽则被淹没在了广大学生群众感动的泪水里。
      
      连楚昼身边的人都被收买了,包括一直对梁雯有点偏见的贺云东。
      
      “昼哥,你要不和梁雯交往试试?”
      中午吃完饭,在回去教室的路上,贺云东笑嘻嘻地勾住楚昼的肩膀,“我看她对你挺真心的。”
      
      楚昼一言不发地甩开他的手,面无表情。
      
      贺云东像是早就习惯了,也不在意,冲后面的赵亿豪扬扬下巴,“老赵,你说呢?”
      “你不是不喜欢我女神嘛,”赵亿豪低头玩手机,头也不抬道:“转性了?”
      曹博怪笑插嘴:“你是不知道,上次排座位,梁雯那闺蜜,苏浅,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神经,竟坐在了云东旁边,关系现在好像还挺好,让他对梁雯都看顺眼多了。”
      “要你多嘴。”贺云东羞恼地捶了他一拳。
      
      赵亿豪摇摇头,收起手机,大步走到楚昼旁边,“阿昼,说真的,人家姑娘都喜欢你到这个份上了,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柳下惠也不是你这样当的啊!”
      
      楚昼垂着眼沉默几秒,终于肯开口,莫名问了一句:“你真觉得她喜欢我?”
      “啊?”赵亿豪愣了,“你说的什么话,人家不喜欢你喜欢谁啊,难不成我啊?”
      
      “……”
      楚昼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比别人敏感很多,特别是在对谎言的分辨上。
      至今为止有许多女生向他告白过,可没有一个像梁雯这样,虽然面上看着挺真诚,口口声声说喜欢,可他却感觉不到多少真心,还隐隐有种说不出来的敷衍。
      
      “你就算不喜欢人家也不能怀疑人家对你的爱啊!”赵亿豪见不得女神被污蔑,“梁雯这样都不算喜欢,那天底下就没有真爱了!”
      “闭嘴。”楚昼忍无可忍。
      
      空气安静了。
      
      他们来到教室,还在门口就听到里面在闹腾。
      楚昼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他的座位旁边围了一圈男生在打牌,梁药也在其中之一。
      
      她背对着他,手里捏着一副牌,兴冲冲跨坐在他的凳子上,和旁边的男生交头接耳,两个脑袋凑得很近,她的手还搭在那男生的肩上,一点都不在乎距离,眉眼弯弯,笑得很开心。
      是真的很开心。
      他们做同桌这么多天,他就没见过她比现在更开心的时候。
      
      “靠,”赵亿豪惊呼一声,“牛逼了,竟敢在教室公然打牌……我去,还玩钱的,女神什么时候这么豪迈了?”
      
      他说完,感觉身上一冷,转头看了眼楚昼,虽然他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气压却低了低。
      
      *
      
      中午梁药回教室休息,看到一群男生在玩斗地主,还赌钱的那种,她的兴致立刻被勾了起来,过去围观,他们玩的是四人斗地主,两幅牌,两两对战。
      
      期间一个男生离席,梁药正好也想玩,就直接顶上了,她性格天生带点男孩子气,只要她愿意,很容易和别人打成一片。
      
      几个男生见女神来了,还这么随和没有架子,自然举双手一百个欢迎,没成想女神不仅美,牌技还那么好。
      
      已经快把裤衩输掉的小胖欲哭无泪,“雯姐,手下留情啊,再打下去我内裤都穿不起了。”
      他的队友拼命点头,“这是最后一把了,再玩我就是狗!”
      “啧,你们还是不是男人?”梁药嫌弃,一掌将张百元大钞拍在桌上,“下把我赌一百,来不来?”
      “来来来,必须得来!”她的队友,西瓜头喜滋滋地数钱,跟着梁药赢了那么多把,他也赚了不少,“雯姐你等着,我这就去喊……”
      他转身的一瞬,不知看到了什么,立刻惊恐地睁大眼。
      
      “怎么了……”
      梁药也跟着转头,发现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楚昼微微垂着头,脖颈修长,下颚瘦削,他的眼睛漆黑幽冷,居高临下俯视她。
      
      “……”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梁药默默闭嘴,不动声色地拿走桌上的小钱钱。
      她的动作自然逃不过楚昼的眼睛,他抬起手,白皙的指节轻轻敲了敲桌面,漫不经心说:“我好像是纪律委员?”
      
      没人敢吱声。
      
      楚昼的声音低而缓,“你们公然在教室里打牌……”他瞥了眼被梁药揣进口袋的钱,“还是聚众赌博?”
      “……”
      他们大气都不敢出。
      
      “楚昼,”西瓜头忍不了了,大着胆子吱了声,”我们只是玩玩而已,大家都是同学,低头不见抬头见,给个面子好吗?”
      
      楚昼淡淡瞥他,认出是和梁药勾肩搭背的路人甲,“你叫什么?”
      路人甲愣了下,“何才星啊。”
      楚昼:“我记住了。”
      “……”
      
      楚昼又望向对面两人,“你们呢?”
      小胖和队友对视一眼,赶紧收拾扑克牌跑路,边收边道:“我叫龙傲天,他是叶良辰,后会有期!”
      “等等我!”路人甲见势不妙,也赶紧溜了。
      
      “倏”地一下,本来热热闹闹的位置,就只剩下梁药和楚昼两个人。
      他们四目相对。
      
      “那个,”梁药舔了舔唇皮,“其实我叫马冬梅。”
      “……”
      “就是那个,一直被老公绿,却一直不离不弃的,马冬梅。”梁药现在都不忘记表白一波。
      
      楚昼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暴躁,冷冷吐字:“进去。”
      “啊?哦。”梁药才发现自己还霸占着他的座位,连忙往里挪了个屁股。
      
      楚昼坐下后就没再理她,拿出今天的物理作业,下午第一节课是数学,也是班主任的课,但程一帆早就说了今天有事不能来,于是改上自习。
      
      楚昼打开物理书,旁边,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纸币被小心翼翼地塞过来。
      
      楚昼一顿,听到女孩软软的声音,像撒娇的小猫挠着爪子,轻轻落在他心里。
      “给你十块钱,你别告诉老师好不好?”
      
      楚昼微微扬眉,偏过头去,“你这是贿赂?”
      “嗯……”梁药看他表情以为不够,又塞了张脏兮兮的五块,闭眼咬牙道:“十五块,不能再多了!”
      
      楚昼觉得十分荒唐,一瞬间竟然有了想笑的冲动,她是哪来的自信会觉得自己缺这又脏又皱的十五块钱?
      
      “不行吗?”梁药可怜兮兮地瞅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啊眨。
      
      楚昼沉默,看着她的眼睛,鬼使神差地接过钱。
      他刚刚只是随便吓唬他们,本来就没打算向老师告状,这种事只有小学生会做。
      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收钱让她闭嘴也好。
      
      梁药没想到他真的收了,兴奋之余,又塞过来十五块钱,“你好人做到底,下节课我想睡觉,别告诉老师啊,拜托啦。”
      
      楚昼:“……”
      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他皱了皱眉,察觉到自己也变幼稚了,刚要推开她的手,无意间发现她眼皮下有阴影,很浓的黑眼圈,他动作又顿了顿,很自然地收下钱,若无其事问:“你晚上没睡?”
      
      “……?”
      梁药这下是真的震惊了。
      楚昼竟然会关心她!
      他!在!关!心!她!
      
      熬夜不睡当然是为了画画赚钱,可梁药当然不会说实话,抓住机会充分表现自己,情话张口就来:“我每天想你想得睡不着啊,只要一想到你我的心就痛,呃不,是跳得很厉害,想到你未来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难受得不能呼吸,我保证会听话懂事小鸟依人,你真的不考虑看看?”
      
      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赶紧从了我吧。
      梁药想到在一中过的遭心日子就心塞,她已经很久没尝到自由的味道了。
      
      可惜她的土味情话并没有发挥作用,楚昼全程面无表情地听完,最后冷淡道:“不考虑。”
      
      梁药:“……”
      心更塞了。
      哀声叹气的她没有发现,少年神色有些微的不自在。
      
      *
      
      上课铃响了,梁药知道楚昼不会告诉老师后,便放心地趴在桌上睡觉。
      没过几分钟,楚昼就听到她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实力演绎了什么叫秒睡。
      
      楚昼看着书,没有管她,然而麻烦的人连睡觉都很麻烦。
      女孩似乎睡得不舒服,眉头轻轻皱起,嘴里喃喃着什么。
      
      趴着睡也能做梦?
      楚昼转头,冷漠地看着她,该说羡慕她的睡眠质量么?
      
      女孩咂了咂嘴,梦话的声音还不小,“我喜欢,好喜欢……”
      
      楚昼抿起嘴,垂下眼睫,心神有点不定。
      喜欢……
      难道她梦到他了?
      她真的这么喜欢他?
      
      他这样想时,女孩嘴中直直蹦出一个字——
      “钱。”
      
      楚昼:“……”
      
      *
      
      下课铃打响,梁药迷迷糊糊抬起头,按了按太阳穴,只觉得脑壳一抽一抽地疼。
      
      她睡眼惺忪地看到楚昼还在写作业,打了个哈欠,惯例地问了一句:“昼昼,你什么时候才能喜欢我啊?”
      少女刚睡醒的声音有点朦胧,软声软气的,带着几分撒娇味道。
      
      “……”
      
      梁药揉着眼睛,没指望他会理她,嗓子干得难受,刚想拿着杯子出去接杯水,谁知楚昼忽然缓缓转过身,面无表情看着她,第一次回应了她这个问题。
      “下辈子吧。”
      
      梁药:?
      
      胳膊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发现她给他的钱全部都被原封不动地退回来了。
      
      梁药莫名生出了一种,彩礼被退的错觉。
      
      发生什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注意!本文为了防盗,标题有时会改成【防盗章勿买】,但内容是正确的!!请大家忽视标题随便看!内容永远不会换成防盗,只会改标题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