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唇很软 ...

  •   
      “梁雯”追楚昼追得明目张胆,爱得感天动地,在得到了广泛支持的同时,也激起了一小部分人的危机意识。
      
      就比如夏若晴,近日她隔三差五地跑来找楚昼问题目,不管楚昼怎么无视她都没有放弃,始终笑脸相待,似乎也学起了梁药死缠烂打的那一套。
      虽然楚昼理都没理过她。
      
      梁药有时坐一边,闲闲撑着下巴看着夏若晴自问自答,觉得她有点可怜。
      又被逼疯了一个。
      
      每个人都有平等追求幸福的权利,这很正常,只是听到夏若晴连sin30等于多少这种弱智问题都提出来了,梁药就有点无语了。
      连她这种学渣都知道是1/2,夏若晴这个年级十四竟然不知道?
      她合理怀疑她是作弊考来的。
      
      梁药没有多管闲事,反正和她没关系,可夏若晴似乎瞧准了她脾气好,越发不知收敛。
      
      第二节课下课,梁药和苏浅做完课间操回来。
      梁药一进教室就看到夏若晴坐在了她的座位上,一边对着镜子梳头,一边笑着和闺蜜说些什么。
      
      苏浅也看到了,咦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梁药走过去了。
      
      “啊,梁雯,你来得正好。”夏若晴看到梁药过来,扬起眼角一笑,“下节课音乐课,能不能和我换个位置啊,我们隔得那么近,老师不会发现的,谢谢啦。”
      她看着像是在征求梁药的意见,可话里话外完全没给梁药拒绝的余地,更别说她的屁股还紧紧粘在凳子上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梁药淡淡看着她,只说了两个字:“起来。”
      
      “不就换个位置而已,别这么小气嘛。”夏若晴拨动着头发,撇撇嘴,“而且这位置本来就不是你的,如果不是你不要脸,楚昼怎么可能让你坐他旁边。”
      
      她这话说得算是非常不客气了,声音又大,一下就把周围的目光引了过来,神色各异地看着她们。
      
      苏浅有点怕了,拉着梁药的衣袖小声道:“雯雯,要不就算了,一个位置而已,她想坐就让她坐吧。”
      
      夏若晴不是什么好惹的人,性格张扬嚣张,身后有一群小姐妹,据说还认过什么干哥哥,学校许多女生都怕她。
      
      梁药像是没听到,垂眼看着夏若晴,声音又轻又慢,“你是听不懂人话么,我说了,起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我就不起来,你能把我怎么着?”夏若晴冷笑,认定她是在虚张声势,全校谁不知道梁雯性子柔弱好欺负?
      
      梁药点点头,朝她走了一步,“行,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楚昼回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声音洪亮。
      梁药脚步停住,抬头望去。
      
      *
      
      楚昼在教室门口,看到他的座位旁边又围了一圈人,微微皱眉,目光在梁药的脸上停顿了一下。
      
      “操,夏若晴怎么坐在女神的位子上啊,”赵亿豪从后面探头,“也太不要脸了吧。”
      
      楚昼双手插兜走过去。
      
      梁药看着他越来越近,黑发垂额,五官利落分明,表情冷漠淡然,辨不出喜怒。
      
      一阵风吹过,他背对着她站定。
      
      少年身形挺拔高挑,挡在了她前面,干净清冽的味道飘来,窜进了梁药的鼻子。
      她缓慢眨了下眼,看着比她高了半个头,背影清瘦的妹夫。
      莫名生出了那么一点点安全感。
      
      “楚昼……”夏若晴一看到他就委屈了,刚想说什么博取同情,就被他冷冷打断:“出来。”
      
      夏若晴傻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快点,”楚昼对她的容忍度早就是零,他阴沉地看着她,漆黑的眼眸没有半点温度,“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夏若晴的脸涨得通红,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感觉到周围似有若无的目光粘在她身上,隐隐像是嘲笑。
      她吸了吸鼻子,咬紧嘴唇起身,不过没有回自己的座位,而是低着头冲出了教室。
      
      事情落幕。
      
      楚昼来了后,梁药便在他身后看好戏,她承认是有点幸灾乐祸的,她追了那么久都没搞定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范?
      
      她偷偷勾起嘴角时,楚昼忽然转过身来,黑眸睨着她,“不进去?”
      “啊?”梁药一怔。
      楚昼平静问:“难道你还想爬桌子?”
      
      “进,当然进!”梁药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怕他反悔似的,她立刻坐进去了,边坐下边稀奇地打量他。
      今天吹的什么风,他竟然主动要和她坐。
      
      楚昼没表现出任何异样,神色无比坦然,见她坐进去后,便也慢条斯理地坐下了,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音乐书。
      是的,这是个连音乐课都会认真听的好学生。
      
      “……”
      梁药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身后,赵亿豪和曹博的表情比她更加稀奇,一直盯着楚昼看,像是今天才认识他似的。
      
      赵亿豪认真问曹博:“我刚刚是不是见证了大型双标现场?”
      不等曹博回话,他忽然板起脸,学着楚昼刚刚冷酷的语气,“夏若晴,你滚出来,我不说第二遍!”
      接着又捏起嗓子细声细气:“雯雯,你怎么不进去?难道还想爬桌子?不行!我舍不得!”
      “哈哈哈哈哈,你他妈真是绝了!”曹博趴在桌上笑抽了。
      
      “……”
      楚昼冷着脸,想也不想地把书摔在了身后人的脸上。
      “嗷!”赵亿豪捂着鼻子,鬼哭狼嗷。
      
      梁药也忍不住笑了,真是一群活宝,她摇摇头,经过刚才一折腾,肚子有点饿了,她这才想起来早饭还没吃。
      
      梁药在抽屉拿出两个蛋糕盒,今天起晚了,踩点到教室,买了蛋糕都没时间吃。
      
      按照惯例,她把其中粉红色包装的蛋糕给楚昼,认真看着他,柔软的声音充满爱意:“虽然晚了点,但这是我精心给你带的爱心早餐,虽然马上就要被你扔掉了,但没关系,我会一直一直送,直到你收下为止,就像我对你永不熄灭的爱。”
      
      楚昼微微侧头,看着她的真诚的笑容,没有说话。
      
      梁药像是习以为常,把蛋糕放在他桌上,随便他扔不扔,她悠然自得地打开自己的那份。
      
      今天她买的是黑森林。
      巧克力味的蛋糕和奶油,一看就很美味。
      她弯了弯眼睛,拿着叉子开动。
      
      楚昼看她吃得那么开心,微微挑眉,不过一块蛋糕,她却露出了很满足的表情。
      有那么好吃吗?
      
      “阿昼,你不吃就给我吧。”赵亿豪看着就眼馋,咽了咽口水,伸手就要去抢他桌子上的蛋糕,“反正你都是要扔的,我肚子正好饿了。”
      他的手还没碰到蛋糕就被楚昼拍开了,“滚。”
      
      “别那么小气嘛。”赵亿豪说着,看见楚昼修长的手指拆开了蛋糕盒上的缎带,震惊得都结巴了:“难、难难道您要亲自吃?”
      
      曹博也惊讶地抬起头。
      
      旁边,一脸开心吃着蛋糕的梁药脸色一僵,猛然转头,“你要吃?”
      反应特别激烈。
      
      楚昼略一扬眉,偏头看她:“不是给我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那块放太久可能变质了。”梁药目光游移,表情不自然起来,伸手要把蛋糕抢回来,“明天我给你带新的吧。”
      
      她越这样就越有鬼。
      楚昼眯眼,拿起盒子轻轻一躲,“不用了,我就要这个。”
      
      他一拿起盒子就发现不对劲,重量特别轻,很空的感觉,里面不像是装着蛋糕。
      
      楚昼罕见地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慢慢拆开了蛋糕盒。
      看到了一颗……圆滚滚、孤零零的茶叶蛋。
      “……”
      
      “里面是什么啊?”
      赵亿豪和曹博看他表情不对劲,凑过来一看,目瞪口呆,“怎么会是蛋?”
      
      梁药心虚地别开脸。
      
      楚昼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她,“这就是你对我的爱?”
      
      梁药咳了一声,“我还是爱你的,就是……我家很穷,经费有一点点不足。”
      
      穷?楚昼看了眼她桌上精致昂贵的蛋糕,陷入沉默。
      
      梁药从来不会在吃的方面亏待自己,她每天早餐都吃那种贵得要死的新鲜蛋糕,种类还不重样,有时慕斯,有时千层,一天一种。
      
      她今天吃的是黑森林,最上面还点缀了一颗娇嫩欲滴的草莓。
      楚昼看着自己的蛋,不仅寒酸,壳上还坑坑洼洼。
      她的蛋糕层层奶油包裹,鲜美可口;他的蛋在盒内滚过好几圈,汁水飞溅。
      她还买了一杯现榨豆浆搭配着吃;他就一颗光秃秃的蛋。
      一颗蛋。
      
      “那、那个……”
      梁药看着楚昼的脸色慢慢黑下去,小心翼翼问:“要不然你吃我的?”
      
      赵亿豪和曹博对视一眼,都识趣地没吭声,从以前开始,楚昼就最讨厌别人骗他,他什么都可以忍,只有这个是绝对忍不了的。
      梁药犯了他的大忌。
      
      就在他们以为她要玩完时,楚昼的手忽然动了,伸进盒子里,拿起了那个蛋。
      然后,有条不紊地剥起了壳。
      
      在场三人:“???”
      难道他真的要吃?
      
      “你、你不用勉强自己吃的。”梁药也被吓到了,以为楚昼气昏了头。
      楚昼没有理她,面无表情地把蛋剥干净,看着她命令道:“张嘴。”
      “啊?”梁药下意识张开嘴。
      
      楚昼直接把光溜溜的蛋一整个塞进她嘴里。
      梁药哽住,“咳咳!”
      
      “……”
      赵亿豪被他的操作惊到了,“你这是在干嘛?”
      
      楚昼拿纸巾擦了擦手,眉目浅淡,“扔垃圾。”
      刚刚把蛋塞进梁药嘴里时,手指无意触到了她的嘴唇,软软滑滑的,他有些不自在地拿纸擦了好多遍。
      
      “……”
      扔垃圾?
      神他妈扔垃圾!
      你家垃圾会脱衣服跳进垃圾桶?
      
      曹博和赵亿豪对视一眼,叹为观止,感觉到楚昼不对劲。
      太不正常了!
      如果是以前,如果有人敢这样对他,他不把那人塞进垃圾桶就不错了!
      
      不仅他们感觉到了,梁药也有这样的感觉,联想到这些天他的不正常,她慢慢咀嚼着蛋,有些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楚昼察觉到她灼热的视线,像往常一样没有理会。
      可梁药这次异常难缠,从下课盯到上课,从音乐课盯到英语课。
      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直勾勾的。
      
      楚昼终于忍无可忍转头,一字一顿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理我。”梁药眨了眨漂亮的眼,炯炯有神地看着他,“喂,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梁药是个自恋到只要男人多看她一眼都觉得人家喜欢自己的人,更何况楚昼是她的任务目标,她当然时刻关注着任务进度。
      
      这些天楚昼的种种反常行为,充分证明了他开始在意她!维护她!而就在一个小时前,他竟然还打着报复的名义调!戏!她!
      他绝对喜欢上她了!
      
      梁药看着少年精致白皙的脸庞,轻轻弯起嘴角,身体得寸进尺地靠过去,暧昧地贴在他耳边道:“别不好意思,你就承认吧,我不会笑你的。”
      
      “和我在一起后,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点,因为我改了好多遍呜呜呜,发一百红包赔罪!
    药药说:我是来赚钱的,不是来贴钱的,懂?让你扔茶叶蛋够给你面子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vaga 2个;O(∩_∩)O哈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O(∩_∩)O哈哈~、一粟 10瓶;回眸半夏仅知秋、青梨有点甜 5瓶;陳立農是心上人啊 3瓶;西诺 2瓶;十二、一世安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