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追男神 ...

  •   
      教室里很安静,熟知楚昼性格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他下一秒会揪起梁药的领子把她扔出去。
      楚昼讨厌女生是出了名的,别说做同桌了,坐前后桌他都觉得烦。
      连程一帆都微微皱眉,犹豫着要不要让梁药换别的座位。
      
      比起惴惴不安的他们,当事人明显要镇定许多,楚昼看着梁药至少沉默了十秒,才缓缓开口:“你就真的没有一点脸?”
      他应该很明确地拒绝她了。
      
      梁药在脑中搜刮着前不久在网上看到的土味情话,无比深情地对他道:“对你,我永远都不需要脸。”
      
      “……”
      楚昼漠然地把头转回去,不再看她。
      
      班上其他人:“???”
      就酱没了?
      宁竟然就这样平平淡淡接受了?
      没有甩脸色走人也没有动手赶人?
      太玄幻了!
      
      众人神色各异地望着梁药和楚昼,虽然在升旗仪式上校长拿他们开刀训早恋,但没几个人相信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可现在看来,他们可能也许大概……真的有一腿?
      
      隔着一条走道,夏若晴难以置信地看着楚昼冷漠平静的侧脸,整个人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火辣辣地疼,委屈和嫉妒填满了她整颗心脏。
      
      程一帆愣了下,马上反应过来,念后面的名字:“好了,我们继续,下一个,蒋顺宁。”
      
      十分钟后,所有人都选好了座位,由于身高和视力问题,程一帆适当调整了几个座位,大体上没什么改变。
      
      赵亿豪和曹博坐在了楚昼后面当同桌。
      
      “女神,你也太彪悍了!”赵亿豪给梁药竖起了大拇指,满脸写着佩服,“我他妈还从没见过哪个女的为了追人爬桌子的,你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真爱!”
      
      梁药谦虚:“过奖。”
      
      赵亿豪又看向楚昼,贼贼一笑,“阿昼,可以啊,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第一次和女生同桌是什么感觉?”
      
      楚昼冷道:“闭嘴。”
      
      “不要害羞嘛,我知道你心里其实乐开了花……”
      
      “你妈好像还不知道你成绩,”楚昼头也没回,食指轻轻敲了敲桌角,慢条斯理道:“你很想让她知道?”
      赵亿豪:“……我错惹,昼哥,对不起。”
      曹博忍笑拍了拍他肩膀,“别总去气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
      
      梁药咽口水,边整理书包,边偷瞄楚昼。
      少年白净的脸上浮着些许不耐,气压很低。
      
      梁药很有自知之明地没吱声,她心里知道楚昼肯定是不情愿和她坐的,只不过被她将了一军,堵死了退路,才不得不留在这里。
      据她观察,楚昼性格冷是冷了点,但还是比较听老师的话。
      又酷又乖的好学生。
      
      程一帆在讲台上拍拍手,“好了,大家都安静,座位就先这样坐了,以后有不合适再调,现在我们来选班干,有哪位同学自告奋勇来试一试?”
      
      底下学生你看我我看你,没一个人举手,在场的都是学校尖子生,大多都只在乎学习,哪里有空管别人?
      
      “没人的话我就点名了啊。”程一帆看着花名册喊名字,依次把班长,副班长,还有学习委员都定下来,最后还有个纪律委员怎么都没人愿意当。
      
      他沉吟许久,道:“楚昼,你来当纪律委员怎么样?”
      
      梁药听了,神经紧绷地坐直身体,开玩笑,如果让楚昼以后管纪律,她未来的日子还有活路吗?
      她突然后悔和他做同桌了。
      
      这么想时,她听到身旁少年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要。”
      
      nice!
      梁药放松下来,也是,楚昼这样的性冷淡,哪有兴趣管别人的死活。
      
      程一帆劝道:“管纪律很轻松的,我也不用你做什么,只要把每天违反纪律的人登记名字给我就好了。”
      在他看来,楚昼在班上乃至学校都颇有威信,有他帮忙管着纪律,开小差的人会大大减少。
      
      楚昼哪里会管这么麻烦的事,皱了皱眉,刚要再次拒绝,无意间瞥到梁药紧张的表情,心中微动,轻描淡写点了头:“那好吧。”
      
      嗯!?
      梁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转过头问:“楚昼同学,你认真的?”
      
      楚昼看着她僵硬的笑脸,胸口的闷气莫名消去了一点,淡淡开口:“希望我第一个记的名字不是你,同桌。”
      
      “……”
      这一定是报复!绝对的!
      梁药有些笑不出来。
      
      程一帆很高兴楚昼答应了,这下子所有的班干都已任命完,下课铃响后,他简短交代了一些班级注意事项就走了。
      
      “阿昼,你脑袋没抽吧,竟然愿意当纪委!”
      老师一走,教室立刻炸了,赵亿豪看着楚昼大呼不可思议,还要伸手去摸他额头。
      
      “滚。”楚昼偏头躲开了。
      
      赵亿豪又去看梁药,发现她撑头望着窗外,表情明媚而忧伤,他也往外望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不由奇怪问:“女神,你在看啥啊?”
      梁药叹了口气:“看我失去的自由。”
      赵亿豪:“……”好文艺,不愧是女神。
      
      楚昼平淡扫她一眼,“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梁药勾了勾唇,慢悠悠转头看他,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拉长声音道:“我才不要呢~”
      她微微笑着,上扬的语调像是有魔力般,一字一句敲在他心里。
      
      楚昼沉默地拿起书,没再理她。
      
      *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梁药其实已经快被一中的上课氛围整崩溃了。
      一中是市重点,教学难度比其他学校要大得多,进度还很快,梁药在九中上课都是在坐飞机,到了一中已经换乘为火箭了。
      
      最难受的还不是这里,听不懂就算了,旁边坐着纪律委员,手机还不敢玩,画也没时间画,每天一脸麻木地看着黑板,在外人看来很认真,其实她的思绪早已飘到了外太空。
      她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
      
      幸好作业还是梁雯做,要不然她早就撂担子不干了。
      为了摆脱现状,梁药开始了疯狂地追夫,呸,妹夫之旅。
      
      自从和楚昼做同桌后,梁药总算对他这个人有了那么一点点了解。
      
      楚昼是真的不喜说话,除了被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会开尊口说几个字,其他时间你休想听到他的声音。
      
      除此之外,他总是表现得很困,懒懒耷拉着眼皮,睫毛纤长细密,如同鸦羽一般覆在眼睑上,虽然没有黑眼圈,但总给人一种没什么精神的感觉。
      虽然他看上去很困,但梁药从没见他睡着过。
      一次都没有。
      
      有时候上数学课,讲到无聊处,全班都趴倒一片,梁药迷迷糊糊转头,看到她的同桌依旧屹立不倒,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转着笔,脸上表情寡淡。
      
      不过课后他会在桌子上趴一会儿,虽然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但梁药有种奇异的感觉,他并没有睡着。
      
      梁药想起了初遇他那天,他买的那几本书。
      他可能真的有失眠症。
      
      梁药还发现他其实很乖,是字面意思上的乖。
      虽然他看着不像是会听话的人,可老师在课上布置的任务、作业,他每天都会完成并交上来,梁药还记得语文老师随口要他们一礼拜后交一篇八百字的作文上来。
      全班都忘写了,只有他交了,当时老师都愣了一下,梁药怀疑她自己都忘记布置过了。
      
      追人要从他的兴趣着手,可梁药观察楚昼这么久,发现他真的就是那种,不抽烟不喝酒,不说脏话,非常干净的学生,连手机都很少玩。
      如果不是那天在酒吧碰见过他,她都怀疑他真的是一个不食烟火的圣人了。
      他对任何事物都表现得很淡,像是完全把自己和别人阻隔开来。
      难以下手。
      
      和他相比,赵亿豪他们简直就像是泥土里蹦哒的猴子,每天上课玩手机下课打游戏放学后还去夜店跳迪斯扣。
      梁药无语,楚昼竟然没被同流合污也是很了不起。
      
      但是,不管楚昼态度如何,都没有打消她的积极性。
      梁药努力走进他的世界,几乎每天都在告白,以“我喜欢你”为新的一天的开始,以“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给这一天落下句号。
      造成的结果是,楚昼已经完全不理她了。
      ……
      梁药唉声叹气,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
      
      “雯雯,你还要继续追楚昼吗?”
      早上去学校,梁药和苏浅走在一起,苏浅担心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被班上的人说成什么样了!”
      
      “什么样?”梁药随口问,推开蛋糕店的门,从今天开始梁母工作会很忙,早饭让他们自行解决。
      苏浅拧着眉:“说你不要脸倒贴什么的,反正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是嘛。”
      梁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目光看着橱柜里精致美味的蛋糕,对收银员姐姐道:“麻烦给我拿两个提拉米苏,谢谢。”
      “好的,要打包吗?”
      “嗯。”
      “两个?”苏浅一愣,“你吃得完吗?”
      梁药拿手机付款,“另一个给楚昼。”
      
      经过经验教训,她发现喜欢还是不能只靠嘴上说说,得拿出诚意。
      
      “你有没有听进我的话?”苏浅无可奈何,“雯雯,你已经沦落为别人的笑柄了。”
      
      梁药不在意:“我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喽。”
      反正说的又不是我。
      她心想。
      
      *
      
      她们到教室时还早,楚昼没有来,梁药坐到座位上,把买来的新鲜蛋糕放在他桌上,自己打开另一个先开吃。
      
      咖啡色的小蛋糕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梁药享受般吸了口气,觉得自己赚那么多钱就是为了这一刻。
      
      她拿着叉子开动,吃得差不多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果然是楚昼一伙人。
      
      楚昼依旧是那副没精神的样子,肤白薄唇,黑发有点凌乱,细碎地散在额前,略长,稍稍遮住了那双狭长的眼。
      
      “女神,早上好啊。”赵亿豪笑着冲梁药打招呼,发现了楚昼桌子上的包装盒,“咦,这是什么?”
      
      楚昼也看到了,脚步一顿,目光转向梁药。
      
      “我给昼昼带的早餐哦。”
      经过这么多天相处,梁药早就改了对他的称呼,笑着对楚昼道:“提拉米苏,希望你喜欢。”
      
      “爱心早餐啊。”曹博接了一句,坏笑,“阿昼,还不谢谢人家,正好你也喜欢甜食。”
      
      楚昼垂眸,看着桌上的蛋糕包装盒,图案是个爱心,还打了个蝴蝶结,一看就很费心思。
      
      他看了一会儿,漂亮修长的手指拎起袋子,转手扔给了赵亿豪,“拿着。”
      
      梁药笑容微敛,直直看着他。
      
      赵亿豪犹豫地看了看梁药,又看了看他,“人家送你的,给我吃不好吧?”
      
      “没叫你吃。”楚昼虽然是在对他说话,可眼睛却看着梁药,用平静的声音说着冷酷的话。
      “我是要你扔到后面的垃圾桶。”
      
      空气瞬间冻结。
      
      班上其他人都看过来,幸灾乐祸地看好戏,尤其是夏若晴,嘴角的笑藏都藏不住。
      “看啊,梁雯又在作死。”
      “活该,谁叫她要去惹楚昼。”
      “这就叫犯贱吧。”
      ……
      
      赵亿豪觉得头都大了,心里暗叹一口气,又来了。
      以前也有过这种事,一般情况下,楚昼是不会太为难女生的,可如果那女生太缠人,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从近日来看,梁药简直是踩在楚昼的雷区蹦迪,他已经不会忍了。
      
      赵亿豪沉默地拿着蛋糕,不敢抬头,生怕看到女神泪汪汪的脸,然而他刚转身就被梁药叫住了。
      “等一下。”
      
      赵亿豪一愣,转头,惊讶地发现梁药还是那副表情,没有一点受辱的难堪和窘迫。
      “你……”是要收回去吗?
      这是不是代表着彻底放弃了。
      
      赵亿豪张了张口,就见梁药拿纸巾抹了抹嘴巴,然后递过来一袋垃圾,“这是我刚吃完的蛋糕。”
      
      “啊?”
      赵亿豪没反应过来。
      
      梁药微微一笑,“反正你都是要扔的,不如也帮我带一下吧。”
      “……”
      
      全场一静。
      
      楚昼皱了皱眉,看着女孩无所谓的笑脸,第一次,有一种什么东西把控不住的感觉。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我卡了下文,删删减减呜呜呜,为此继续发一百红包,明天上榜,求收藏和评论哇。
    V后会双更的,这些天都在努力存稿。
    还有就是!楚哥下一章就动心了!什么一个月!我们药药说一个礼拜都不需要的(狗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_∩)O哈哈~ 2个;不佛系的读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依然 10瓶;4 9瓶;陳立農是心上人啊 8瓶;阳光、青梨有点甜 5瓶;果茶、西诺 2瓶;是惠鸭喔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