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的相亲对象出现了 ...

  •   周日的下午,我和乱步决定在晚饭前离开镰仓。
      
      妈妈不太高兴:“为什么不在家吃过晚饭再走?”
      
      我解释:“天黑了路上难走,乱步明天上班还要开会。”
      
      实际上是乱步想去横滨新开的一家海盗主题餐厅吃晚饭,但是直接说出来肯定会挨骂。
      
      一提到乱步的工作,妈妈就不再坚持了,她翻出了很多保鲜盒,开始将各类丸子打包,絮絮叨叨地叮嘱我:“这些是我中午包的,很新鲜,白盒子里是虾丸,绿盒子是鱼丸,红盒子是肉丸,紫色盒子是香菇丸,你回去加蔬菜煮给他吃,记得让他把蔬菜也吃掉,不许挑食,要按时吃饭……”
      
      我说:“知道了。”
      
      妈妈还是怕我不记得,在每个盒子上都贴了标签,写了备注。
      
      歪歪扭扭的字迹,却是一笔一画认认真真写的。
      
      “让他每天睡前喝一瓶牛奶,补钙的,比吃钙片好,药补不如食补。”
      
      “嗯。”
      
      “看着他,少吃点零食,薯片虾条那种膨化食品,味精很多,吃了要没胃口的,饭菜就不香了。”
      
      “嗯。”
      
      “有空陪他去健身房,身体是本钱,不指望他赚什么大钱,但是要健健康康的。”
      
      “嗯。”
      
      “我发给你的菜谱,你有不会的打电话问我。你自己也是,要多吃点饭,你都这么大了,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都是你爸爸,要送你去什么西伯利亚上学,去打熊啊——”
      
      妈妈说起这件事来就没完没了,幸好这时候乱步进来了,他看到桌上的保鲜盒,兴奋地说道:“哇塞,有这么多丸子啊,是妈妈特意为我包的吧。”
      
      妈妈冷了他一眼:“是包多了吃不完的。”
      
      “可是你和爸爸都不吃香菇丸子啊。”乱步继续拆穿她,“别不承认啊,这就是特意包给我吃的。”
      
      妈妈依然不肯承认:“你废话真多,香菇是邻居送的,不做成丸子也要浪费了。”
      
      乱步没再继续拆穿她了,扭头朝我做了个鬼脸。
      
      妈妈又整理出了各种食物,连蜜渍柠檬都有,一样一样地打包好,基本上都是乱步爱吃的东西。
      
      上车前,爸爸给乱步展示他做的鲤鱼旗,因为男孩节要到了,他把它送给乱步当礼物。
      
      已经二十七岁的成年男人,居然还要过男孩节挂鲤鱼旗,就为这件事,妈妈差点把爸爸骂死,但是今天爸爸没想起来拿鲤鱼旗时,倒是妈妈提醒了他:“你不是做了那个破旗子吗?快点让他们带走,别碍我的眼,否则我放火烧了,多大的人了。”
      
      旗子从来都是放在柜子里,又怎么会碍她的眼?
      
      趁着爸爸在和乱步看鲤鱼旗,妈妈偷偷塞了个红包给我:“妈妈打麻将赢钱了,给你和乱步买衣服,我年纪大了,眼光落伍了,你们年轻人自己买吧。”
      
      可是根据乱步的推理,妈妈昨晚应该输的很惨才对。
      
      “拿着啊。”妈妈直接把红包塞到了我的口袋里,然后又压低了声音,“乱步整天就一套衣服,在外面上班,不能让人笑了去,笑他多穷呢。”
      
      “不会的,他同事人都很好的。”
      
      “让他带些丸子给公司里的人吃,别光吃人家的,有来有往,遇上难事还有个照应。”妈妈顿了顿,声音压得更低,“他虽然贪吃爱玩,但心眼不坏,你们两个结婚了,是一个家了,要好好过日子。”
      
      我收好红包,轻声说:“好,我们会的。”
      
      尽管每个星期都要回家,但妈妈的唠叨永远都是一样。
      
      回来时,对乱步处处不满意。
      
      离开时,又开始说他的好话。
      
      她可真是一个矛盾的人呐。
      
      乱步抱着鲤鱼旗,美滋滋地坐上车,妈妈又大声提醒道:“乱步,系安全带。”
      
      “我知道啦,爸爸妈妈再见。”
      
      “清溪,路上开慢点,到家给我发个邮件。”
      
      “嗯。”
      
      车子开出去很远了,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爸妈站在路边,一直看着我们。
      
      乱步松了一口气,立刻从储物箱里摸出一包薯片,又摸出一瓶汽水。
      
      “清溪,我们今天吃过晚饭,再去买点零食吧,我还要吃这个新出的薯片。”
      
      我没吭声。
      
      乱步见我没什么反应,递了一片薯片到我的嘴边:“麻辣香锅味的薯片,你吃吃看,超好吃。”
      
      我偏过头:“我在开车,你自己吃。”
      
      “好叭。”
      
      乱步扁了扁嘴,咔擦一声咬碎了薯片,然后又说:“……顺便再买点小雨伞。”
      
      我问:“不是上个月才买的吗?”
      
      “已经差不多用完了,坚持不了一星期了。”
      
      我沉思了一下,说:“或许我们应该提高时长,减少频率。”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因为乱步停下了吃薯片,车里变得十分安静。
      
      ……该不会戳伤他的自尊了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到底算不算时间不长,网上说是正常的时长。
      
      “乱步,我——”
      
      “清溪,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乱步突然严肃地板起脸,“这种事是可以练习的。”
      
      “……嗯。”
      
      “你千万别自卑,我会带着你的。”
      
      “……”哈?我自卑?
      
      我自卑什么了?每次先睡着的是谁啊?
      
      乱步又开始吃他的薯片和汽水,他的时间点卡的很准,我开到西风广场时,他刚好全部吃完。
      
      海盗主题餐厅在三楼,我在地下车库停好车,让乱步先去按电梯,我去洗个手。
      
      洗手池的水龙头似乎换过,我拧了两下没拧开,这时候旁边有人在水龙头上方按了一下,终于有水了。
      
      “谢谢——诶,是中原君。”
      
      在我旁边站着的,居然是我的熟人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从水龙头上移开手:“你很久没去花丸婆婆那里了。”
      
      “……”
      
      花丸婆婆是我的外婆,而他,曾经外婆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
      
      据说是全日本最优秀的青年。
      
      我和中原中也架不住外婆的热情,去看了两次电影,第一次是战争片,第二次是爱情片。
      
      他看得都格外认真,全程不和我交流。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尝试着去牵他的手,把他当场吓到了。
      
      我大概知道他对我没有意思。
      
      当一个男人对你没意思时,你亲昵的举止,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
      
      再后来,我和乱步结婚邀请他当伴郎,原本伴郎是中岛敦,但乱步要求伴郎的身高不准超过他,于是外婆邀请了中原中也。
      
      他虽然和乱步不和,也压根不想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但外婆的要求,他都尽量满足。
      
      “源,你有空去她那里一下。”
      
      我刚要答应,乱步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了:“可爱的帽子君,称呼不对哦,清溪现在不姓源,她姓江户川哦。”
      
      他嘴角一牵,露出一口白牙:“你应该叫她江户川太太。”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