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被迫晨跑的老公 ...

  •   早晨六点钟,我妈准时敲响了我们的房门。
      
      伴随着铿锵有力的“咚咚咚”,是她中气十足的声音。
      
      “起床了!乱步!一天之计在于晨,动起来!乱步!动起来!”
      
      我放下手里的逗猫棒,回过头看了一眼在床上团成一颗球的乱步。
      
      他的耳朵动了一下,闭着眼睛往被子里缩了缩,丝毫没有起床的打算。
      
      平时在家里,他睡到八点才会起床,然后洗洗刷刷去侦探社上班,周日却只能睡到六点钟。
      
      我妈觉得他身体素质太差,长得又是细胳膊细腿,因此每周日都要逮他去跟她晨跑,绕着湘南海岸线迎接从海平面上升起的日出,以此达到强身健体之功效。
      
      我拍了拍那团球:“乱步,妈妈在叫你了,你该起床了。”
      
      球没理我。
      
      我清了清喉咙,又说:“江户川乱步,今天早上你没有草莓泡芙吃了。”
      
      乱步“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靠了过来。
      
      “清溪,我们昨晚讲好会有的!”
      
      “因为你赖床,所以没有了。”
      
      “不行!讲好了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他的声音有些低,还带着慵懒的睡意,呼出的热气环绕在我的颈间,痒痒的。
      
      我想躲闪,他不让。
      
      我实在很怕痒,只好说:“好吧,你现在起床的话,早餐还是有草莓泡芙的。”
      
      “太棒了!”乱步得意地笑起来,然后他捧住了我的脸,“啵”一声亲在了我的眉心,“我要双份的草莓泡芙!”
      
      “你啊。”
      
      门外传来了我妈的再次催促:“清溪,乱步起床了没有啊!”
      
      “起了!起了!”乱步边应声边朝我扮了个鬼脸,然后皱着眉跳下床开始换衣服。
      
      周日早晨的“酷刑”,是他无法逃避的一关。
      
      我妈是附近一所小学的体育教师,她年轻时的偶像是第一英雄欧尔麦特,她曾期待能找个像欧尔麦特那样拥有饱满肌肉的丈夫,后来嫁给了脸好看但身材并不强壮的我爸,梦想落空,就把这份期待转移到了她未来的女婿身上。
      
      当她第一次看到身高不到一米七,身材纤细,抱着零食袋子不停地往嘴里塞薯片的乱步时,大失所望。
      
      但她没有绝望,反而定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要把乱步训练成一个硬汉。
      
      ……硬汉乱步,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清溪,我不是偷懒不想跑,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分开~”
      
      我正在庭院里给植物浇水,乱步可怜巴巴地从背后抱住我,像只树袋熊似的挂在我身上。
      
      我妈已经站在马路对面叫他了,脖子上还挂着上体育课用的哨子。
      
      “哔哔——”
      
      吹哨子的声音拖得很尖锐,意思是在催他了。
      
      “乱步!磨蹭什么呢!快点过来!”
      
      “……知道了!”被迫中止撒娇的乱步一脸生无可恋,跑了两步还不忘回头朝我扁扁嘴,“我的两份草莓泡芙,你不要忘了!”
      
      “乱步!”
      
      “来了!不要再喊了!”
      
      我看着两人跑远,放下了洒水壶。
      
      爸爸在门口的信箱取了藤泽早报,看到我在换鞋,问道:“你为什么不陪你妈和乱步一起去晨跑呢?”
      
      我解释:“妈妈不让我跟去,说是防止乱步胡闹。”
      
      爸爸无奈地叹气:“唉,你妈对他太严厉了,嫌他孩子气太重。其实乱步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我没有吭声,换好跑鞋后走了出去。
      
      我的训练在早晨四点钟就结束了。在乱步呼呼大睡的时候,我已经绕着湘南海岸线跑了很久了。
      
      原本我的生活作息也没有这么变态。
      
      只能怪我的前任老板。
      
      他是我见过最任性的家伙,每晚临睡前都会突发奇想,提出一些让我想捏死他的要求。
      
      有时是第二天早晨想用南岸的蓝冰来煮茶,有时是想要北岸的松果来点缀餐桌,更多的时候让我拿来松果和蓝冰,再放回原处。
      
      总之,从那时候起,为了升职和加薪,我基本就没睡过懒觉了。
      
      ……
      
      昨天的雨一直下到后半夜才停,早晨的空气潮湿而清爽。
      
      道路两旁的树木湿答答的,在微熹的晨光中舒展着焕然一新的枝桠。
      
      天空被掀开一角,从海平面的尽头掀出一点橘红,慢慢的,变成了多种多样、富有层次的红,像是画家不小心碰翻了暖色系的颜料,在画纸上尽情地晕染开来。
      
      我悄悄地跟上了我妈和乱步。
      
      乱步哭丧着脸,累得像条死狗,时不时还伸手捶两下自己的腰。
      
      我妈远远地跑在他前面,还时不时回头吹两声哨子再喊:“乱步,利索点!利索点!”
      
      乱步一边喘气一边抗议:“……我已经很利索了!”
      
      除了规定乱步要早起跑步之外,我妈还给乱步办了健身房的卡,让他平时下班后去健身房举铁。
      
      乱步举铁的场景我也难以想象,这无异于让安德瓦走猫步,逼着欧尔麦特跳芭蕾。
      
      我嘴上答应她会监督乱步锻炼,实际上从来不管这些事。乱步只要一回到横滨,就会开心得像只冲上云霄的鸭子,彻底放飞自我。
      
      但只要在镰仓老家,乱步就飞不起来。
      
      我对乱步的处境深表同情,但看到他遇到克星被搞得垂头丧气,倒也觉得很有意思。
      
      “清溪。”
      
      听到背后有人叫我,我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
      
      扑面而来的,是柔软湿润的海风。
      
      “真的是你。”
      
      还有青年比海风还温柔的嗓音。
      
      他眉眼一弯,面上泛起柔和的笑意。
      
      “是幸村啊。”我也朝他微笑,“好久没见了啊。”
      
      我在俄罗斯留学的时候,偶尔也会回国,但时间都很短。幸村是有名的职业网球选手,比我更忙。
      
      幸村补充道:“两年零三个月。”
      
      “你记得真清楚啊……其实你每年的比赛,我都有在电视机前给你加油的。”
      
      “那清溪不如来现场加油。”幸村笑着说,“那样对我来说,更有效果。”
      
      “可是你的票太难买了。”
      
      事实上我对网球比赛也很感兴趣,但是去看现场需要花很多钱,幸村的黄牛票更是炒到了天价。
      
      我还是省省吧。
      
      “明明每次都——”幸村的话音突然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才又听到他问,“听真田说,你结婚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是没有笑意的。
      
      他背对波光粼粼的海面,表情有些让人看不真切。
      
      “嗯。”
      
      “为什么没告诉我呢?”
      
      “你当时在准备重要的比赛,我就没通知你,想着等你回国时再告诉你,顺便再请你吃个饭——”
      
      我正在滔滔不绝,突然有一只手从后面搭在了我的肩膀,然后身体前倾,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偏过脸,看到满脸汗水的乱步。他的发丝被汗水浸湿了,黏在额角。
      
      他很难得地睁开了平日里总是眯着的眼睛,朝幸村抬了抬下巴:“你消息不太灵吧,我们都已经结婚半年了。”
      
      幸村一怔,随即说:“抱歉,只是觉得有点突然。”
      
      “不突然啊。”乱步从我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清溪对我一见钟情,我也很喜欢她,见过家长之后我们才结婚的,哪里突然?”
      
      我早已适应了乱步的说话方式,但幸村并不能适应,两人的对话逐渐变得尴尬起来,于是幸村很快就向我道别,约定下次见了。
      
      我盯着幸村的背影发呆,被乱步不客气地敲了敲头。
      
      “喂,你还看什么呢?”他强行把我的脸掰到他这一边,气鼓鼓地说,“不应该先表扬一下你聪明帅气又完成了狮子妈妈任务的老公大人吗?”
      
      狮子妈妈是他给我妈取的绰号,很符合我妈的性格特征,但他答应我,只能在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这么叫。
      
      我从他手上拿过手帕,仔细地替他擦了擦额角,表扬道:“我老公真厉害!全世界最聪明最帅气!”
      
      乱步被我夸得有点飘了,举起手臂对我说:“快摸摸看我的肱二头肌,我感觉我要练出来了,我有感觉了!”
      
      我:“……”
      
      从来没听说过跑个步还能练出肱二头肌的,我有点为难,但是他的上司福泽先生之前拜托过我,要给他信心,不要打击他。
      
      “清溪,快摸摸!”
      
      我艰难地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细胳膊,哦不……是乱步款的肱二头肌。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特别的肱二头肌了。
      
      “怎么样?”乱步笑眯眯地问。
      
      “好!”
      
      除了说好,我还能说什么呢?
      
      乱步非常开心,拍了拍肚子说:“呐呐,为了奖励我快练出肱二头肌了,早餐我要吃三份的草莓泡芙!”
      
      “绝对不行!”
      
      哼,原来阴谋在这里等着我呢。我坚定地拒绝了他的要求,我可不想被我妈知道后连我一起骂。
      
      乱步的笑容垮了下来:“为什么嘛?难道你都没有奖励给我的吗?”
      
      我想了想,说:“吃三份的话,你这一天的热量都要超了,你还想不想练出腹肌了?”
      
      乱步皱着眉说:“……区区腹肌而已,我有。”
      
      “一块腹肌不能叫腹肌。”
      
      “清溪,不准歧视一块腹肌!”
      
      “我可没有歧视哦。”我转身迈开脚步,朝家里方向走去,“行吧,偷偷给你再加半份,不准讨价还价了,千万别让狮子妈妈知道。”
      
      虽然达不到他要求的三份,但两份半也让他很满意了,“狮子妈妈不会知道的,她和路上碰到的老虎女士去打麻将了。”
      
      “所以她就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了?你不认识这边的路诶,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吧。”
      
      “是我说清溪一定会在路上等我的。”
      乱步歪过头,牵起了我的手,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我的手背上擦过,“我不需要分得清东南西北啦,我只需要跟着你走就行啦。”
      
      

  • 作者有话要说:  清溪的前老板是陀思,很多小仙女都猜到了。
    【已知】
    1.幸村是清溪的第一任男友。
    2.乱步一眼就看出了第一条。
    3.乱步练出肱二头肌是假的。
    4.乱步只有一块腹肌是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