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相亲对象为我痛心 ...

  •   花丸外婆之前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中原中也,真实身份是港口黑手党的一名干部。
      
      我还在俄罗斯半工半读时,外婆就经常打电话给我,话题永远关于中原中也。
      
      有时是他在西边山洞里发现了一窝野鸭蛋,有时是他抓住了一对混进鸭群里的胖鸳鸯。
      
      我从小到大都没听到她有那么快乐的语气,因此我很感谢中原中也。
      
      他给外婆买了智能手机,竟然还教会了她使用。
      
      外婆发过他的一些照片给我,我在写作业时翻看,翻到一张他发现自己摸鱼被偷拍有点不好意思的照片。
      
      我被他的表情逗乐,笑出了声。
      
      然后我就被当时的老板陀思发现了,他以不务正业为由,没收了我的手机。
      
      再还给我时,照片已经被全部删除了。
      
      陀思轻描淡写一句“手滑了”就打发了我。
      
      但我一直记得中原中也那个可爱的表情。
      
      说起来,外婆和他的缘分很奇妙,横滨港口黑手党的青年干部和镰仓乡下的一个老太太,听上去似乎永远不会有交集。
      
      外婆和外公都是中国人,以前在镰仓经营着一家中餐馆,十年前外公去世后,外婆关了餐馆,搬来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后觉得太无聊,于是去乡下办了一家“美滋滋”鸭场。
      
      妈妈最初还经常去鸭场帮忙,因为力气太大弄死了不少鸭子,外婆就禁止我妈再去了。
      
      外婆养鸭子连年都亏损,因为总有人欺负她年纪大,趁着天黑去偷鸭子,她请的两个员工又经常偷懒,但是爸妈都不阻止她继续办鸭场。
      
      因为她不找到一点可以忙碌的理由,会完全陷入孤单。
      
      那种看不到边的寂寞,我懂。
      
      中原中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那天鸭场经历了一场风暴袭击,外婆连人带鸭群一起被刮上了天,路过附近的中原中也出手救了外婆,也救了那群鸭子。
      
      他原本只是顺手做好事,不留名。
      
      但外婆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记着中原中也的长相,到处问人,最后拜托了一个叫工藤新一的名侦探,才找到了她的报恩目标——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中原中也。
      
      外婆定做了一面【中原中也先生是好人】的锦旗,还准备了一些鸭子以及鸭副产品,送去了港口黑手党总部。
      
      据说这件事的画风过于清奇,甚至惊动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中原中也在一开始是不情愿的,但在听说外婆是从镰仓一路走到横滨后,就收下了那面锦旗。
      
      他没有把外婆赶走,也没有拒绝她的土特产谢礼,给她购买了车票,将她送上了回镰仓的电车。
      
      本来这件事到这里也可以结束了,但是外婆却经常往他那里跑,有什么东西都当宝贝往那里送。
      
      中原中也有一次在五月五日回去,看到外婆在路上等他,她等了他一天,竟然是为了送他一面孩子才会有的鲤鱼旗。
      
      外婆打电话告诉我的时候,我说他不是儿童,以后不要再送小朋友的东西给他,但是外婆并不听我的。
      
      外婆说中原中也很高兴,我觉得不可能。
      
      中原中也没有隐瞒外婆他黑手党的身份,但外婆坚持说中也就是中也,是全日本最好的孩子。
      
      她怕他跟人打架会受伤,送了药酒给他,还做秋裤给他,甚至连风筝和酸梅汤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都送给他。
      
      我在电话里阻止过很多遍,外婆只跟我讲一句,中也很高兴。
      
      外婆问起中原中也父母的情况,中原中也说无。
      
      她跟他说:“那婆婆过年给你压岁钱。”
      
      我猜她一定还拍了中原中也的头,就像我小时候她拍我一样。
      
      再后来,中原中也可能是担心外婆在路上来来回回不安全,答应她每个月都会去看望她,休假时也会亲自在鸭场看护,因为他发现总有不老实的人欺负外婆年纪大,跑来偷她的鸭子和鸭蛋。
      
      那些小偷,来一个被他揍飞一个,最后已经没有人敢去鸭场偷东西了。
      
      甚至连“美滋滋”鸭场的名字都成了令附近小偷闻风丧胆的存在。
      
      我和乱步结婚后,乱步说想看小鸭子,休假时非要去鸭场帮忙,我寻思着乱步也是在乡下长大的,或许会有熟悉感,就带他去了。
      
      结果真正的鸭子和他的玩具鸭并不像,不仅不可爱,还把他咬伤了。
      
      他在鸭群旁边玩他的弹珠。装弹珠的盒子被鸭子撞翻了,弹珠洒了一地,被鸭群哄抢着吃了,他拼死只抢救出了两颗,气得他和鸭子打了一架……最后他是被我从鸭群里救出来的。
      
      我给他上药,他哀嚎道:“清溪,我的弹珠没了。”
      
      我安慰他:“下次再买吧。”
      
      “有几颗绝版买不到了呜呜呜。”乱步不想放弃,又问我,“它们还会再拉出来的吧?”
      
      “……嗯。”
      
      “可是拉出来的弹珠,我也不想要了啊啊啊啊!”乱步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我恨那些鸭子。”
      
      恨鸭子自然不情愿再来了,但实际上中原中也不欢迎乱步过来,他觉得乱步只会添乱。
      
      外婆热爱做饭,但年纪大了,味觉不灵,做的菜都很咸,乱步吃了一口就不吃了,跑去吃他的薯片,中原中也怕外婆伤心,将一桌咸的要命的菜全吃光了,还告诉外婆:“花丸婆婆,您的手艺很好。”
      
      我没能嫁给中原中也,是外婆的遗憾。婚礼那天,外婆和中原中也拼酒,两个人都喝多了。
      
      我想去安顿他们,听到外婆问中原中也:“清溪说你不喜欢她,但婆婆觉得你们俩还挺合适的。”
      
      中原中也说了什么,我没听到,因为乱步也喝多了,我得先安顿他。
      
      也许他什么都没说吧。
      
      事实上我总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唯二两次的约会,他很少主动跟我说话,几乎都是我在喋喋不休。
      
      我觉得我简直像是一只聒噪的鸭子。
      
      乱步倒是好懂,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饿了就嚷着要吃,不高兴了就噘嘴,开心了就会对我笑。
      
      就像现在这样,三个人在海盗主题餐厅门口,我问中原中也:“中原君,愿意和我们一起吃吗?”
      
      他还没回答,乱步已经替他拒绝了:“帽子君不可能愿意和我一起吃的。”
      
      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独自走了进去。
      
      他会来这种地方吃饭,本身就让人有点意外。
      
      说起来是海盗主题餐厅,实际上是一家普通的自助餐厅,只是装修成了加勒比海的风格。六岁以下的小朋友,可以免费领取一颗装有小贝壳的弹珠。
      
      乱步就是听说有弹珠可以领取,才非要来这里的,但他没有注意到六岁以下这个关键词。
      
      要是倒回二十一年前,他还能领到,但现在已经无缘。
      
      他不死心地向窗口的阿姨撒娇,希望给他破例,被完全无视了,于是只能化悲愤为食欲。
      
      我对吃向来没什么兴趣,匆匆扒几口就饱了,然后就不停地按他的要求替他拿取食物。
      
      在我第六次拿蛋糕的时候,我被一个大叔撞到,蛋糕差点掉到地上,被人稳住了餐盘。
      
      “谢谢……中原君,又被你救一次。”
      
      替我扶住餐盘的,正是中原中也。
      
      他看向不远处正在桌上大吃大喝的乱步,皱起眉:“他腿断了吗,为什么都是你在忙?”
      
      “因为他不太开心吧。”因为没能领取贝壳弹珠,在闹脾气呢。
      
      “……真让人看不顺眼。”
      
      我笑了笑,弯腰去拿布丁。
      
      “给你。”
      
      “诶?”
      
      我抬起头,看到中原中也递来一个兔子形状的冰淇淋。
      
      兔子形状……
      
      我突然想起之前我们两人第二次约会看电影后,他问我要吃什么。
      
      我看见有卖冰淇淋的车,顺口说道:“冰淇淋,不过我只吃蜜桃味的,就是那个兔子形状的。”
      
      我本来准备自己买,结果他很有绅士风度地替我排队了。
      
      一群小朋友的队伍里,混入了一个黑手党大佬,那画风竟然也很和谐。
      
      可惜轮到他的时候,兔子冰淇淋已经卖完了。
      
      他好像比我还失望。
      
      或许他也喜欢吃那个口味吧。
      
      那晚的兔子冰淇淋没有吃到,那晚的牵手也失败了。
      
      遗憾的是,那晚月明星稀,月色明明很美。
      
      自此我在和乱步交往前,和他再也没有交集了。
      
      “顺手拿的,最后一个了。”
      
      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紧绷着,有点凶,但仔细看,一点也不凶。
      
      最后一个了……
      
      是补回上次的么?
      
      我欣然接受,刚要伸手,乱步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了。
      
      他直接张嘴,啊呜一口直接咬在了中原中也手里的冰淇淋上,把小兔子的头给咬掉了。
      
      中原中也:“!!!”
      
      我:“……”
      
      “味道一般般吧。”乱步从他的手里拿过冰淇淋,继续吃了起来,“不过还是谢谢了。”
      
      我看到中原中也的表情终于扭曲了,然后他额头的青筋也瞬间暴起。
      
      正在这时,楼下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杀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已知】
    1.中也帮助过好多婆婆,但花丸婆婆是唯一有联系的。
    2.花丸婆婆打电话给清溪聊中也,又常和中也聊清溪,两人对彼此都有一个模糊的认识。
    3.中也在第二次约会之后被森首领派去出差了,中途有发邮件给清溪,清溪的手机早被陀思装了拦截软件,收不到白名单之外的邮件,两人就没了交流,回来时他被告知乱步和清溪已经准备结婚了(这两人是闪婚,原因后面讲)
    森鸥外:我的锅我的锅。
    中也(踩凳子):她这是嫁了个什么玩意啊!
    乱步(超凶脸):我明明也有帮清溪烤小丸子,我不是只顾着自己吃啊。 评论区那么多人希望我离婚吗?你们都欺负我!
    陀思(戴好帽子):婚肯定会离!要问为何?因为我来了。
    欧尔麦特:陀少年,不要随意修改我的台词!
    其他人(纷纷鼓掌):离吧,离了大家公平竞争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