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爱撒娇的老公 ...

  •   正如婆媳关系难以调和一样,丈母娘也永远不满意自己的女婿。
      
      每个家庭都是如此。
      
      我家的情况……嗯,比较严重。
      
      我的丈夫江户川乱步窝在沙发上,边嚼薯片边看动画片,两条腿跷在玻璃茶几上,像个大爷。
      
      我妈在他的面前走来走去,扫地拖地擦桌子修剪绿萝,企图激发他的羞耻心,让他能主动帮忙做点事。
      
      但见眼生勤这种情况,在乱步身上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他甚至跟我妈说:“妈妈,往左边一点,你挡着我看电视了。”
      
      我妈非常生气,但跟我约法三章在先,不能骂他,于是她跑到厨房里数落我:“你看看,你把他惯成什么样子了!他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吗?”
      
      我正在做午餐里的牛肉汉堡,这是乱步早晨起床前提的要求。
      
      “乱步平时上班很辛苦,家务我一个人可以搞定。”
      
      今天是星期六,一大早我就开车带着乱步回到了娘家。
      
      半年前我和乱步结婚时,爸妈交待我,无特殊情况,每个周末都要回来。
      
      横滨距离镰仓不算远,我同意了。
      
      但乱步在婚后却经常不肯回来。每次都要跟我闹上一回,或撒娇或撒泼,我电话联系他的老板福泽谕吉,他才会同意。
      
      他跟我妈的关系不太好,方方面面。
      
      我全职在家,没有工作,收入来源全靠乱步。
      
      乱步是一名侦探,供职于武装侦探社,他在里面工作很多年了,十分稳定,工资也不算低。
      
      但他花钱大手大脚,吃零食毫无节制,遇到感兴趣的东西,不管价格都要把它买下来,因此我们没什么积蓄。
      
      我妈对此颇有怨言,可每次我藏起乱步的工资卡,他都能很快找到它。因为他非常聪明,一眼就能找到我藏匿工资卡的地点。
      
      他的高智商令我十分佩服,但我妈却坚持认为他是个笨蛋。
      
      之前一次她拜托乱步去我住在乡下的外婆家拿两只鸭子,路程不远,搭电车只要二十分钟。
      
      但是一直到天黑,乱步都没有回来。
      
      我给外婆打电话,外婆说乱步没有去,打他的手机也关机了。
      
      我开车一路找过去,才在河边找到了因为手机没电又迷路,蹲在那里苦恼的乱步。
      
      在乱步说出自己不会一个人搭电车的事之后,我妈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她认为我和乱步只认识三个月就闪婚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我倒觉得还好。
      
      对我而言,平静的生活本就是世界上最难能可贵的东西。
      
      我随口编了几句关于乱步的好话,暂时安抚了我妈,然后快速将午饭准备好了。
      
      我做了乱步爱吃的牛肉汉堡,我爸喜欢的炸猪排和味噌汤,我妈是中国人,我特意给她做了她喜欢的油焖大虾和淮扬小炒。
      
      我将所有的菜分成四份,摆盘装好,搁好了筷子和勺子。
      
      同一时间,乱步放下薯片袋,走了过来。
      
      “清溪,我的牛肉汉堡!”
      
      他的声音很愉悦,我指了指洗手间:“先去洗手。”
      
      乱步听话地去洗了手,然后像兔子一样蹦了过来:“哇,还有大虾啊。”
      
      我刚想说话,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
      
      我拿出来一看,是一封邮件,陌生号码。
      
      内容很简单,我也一下子猜到了发邮件的人是谁。
      
      [你食言了。]
      
      我没有回复,直接按下删除键。
      
      他很快又发来了一封邮件。
      
      [资料呢?]
      
      我回复了一句[烧了],然后彻底拉黑了这个邮箱号码。
      
      他是我的前任老板,一个奸商。
      
      他的公司规模很小,核心团队总人数加上我还是个位数。
      
      我在他的公司里做了十年,从念书时的兼职到毕业后的转正工作,整整十年。
      
      在他进入地下医院做一场大手术时,我被迫在病房外向他表示了忠诚,但我没有遵守我的承诺。
      
      我转身就离职了,并销毁了他收集的所有档案资料,拉黑了关于他的所有联系方式,然后回到了日本。
      
      这件事过去已经很久了,看来他的手术虽经历了一番波折,现在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了。
      
      我正想着,碗里突然被丢进一只剥好的虾。
      
      我抬起脸,乱步用手背敲了敲我的额头,鼓着腮帮子警告道:“其他的大虾我全部都要吃掉了,谁叫你一直在玩手机不好好吃饭。”
      
      我被他逗乐了,放下了手机,用筷子夹起了那只剥好的虾:“接受批评,感谢乱步长官给我剥了这么大的虾。”
      
      ……
      
      一顿午饭吃完,爸爸和我收拾碗筷,妈妈拿起钱包,整装待发,准备去附近的棋牌室打麻将。
      
      乱步也背起了他的小背包,拿了小水壶,跟在我妈身后换鞋。
      
      我妈用眼神制止了他:“不许跟来!旁观也不行。”
      
      乱步委屈巴巴地停住了脚。
      
      我妈“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妈,她最初是愿意带着乱步玩的。
      
      原本女婿和丈母娘坐在同一个麻将桌上是不允许的,但我妈的牌友们听说乱步不会一个人坐电车,出门买瓶酱油都要迷路半天,认定他是一个傻子。
      
      傻子的钱不要白不要,就同意了。
      
      谁知乱步在麻将桌上大显神威,轻而易举地就赢过了所有人,并且从未输过一局。
      
      但没过几次,我妈和乱步就一起被附近的各家棋牌室拉入了黑名单。
      
      有小道消息称,这对女婿和丈母娘是江湖骗子,丈母娘四处散播关于女婿智障行为的虚假新闻,以此让人放松警惕,然后同坐一张麻将桌,作弊递牌。
      
      后来我妈和乱步花了高价,得以重新进入棋牌室,并且为了避嫌,分桌打麻将。
      
      我妈因为手气贼差又头脑简单,很快又被棋牌室重新接受了,而屡战屡胜的乱步又被拉入了黑名单。
      
      乱步孤独极了,只能搬个凳子坐在我妈后面看她打,但凡我妈能打出像样一点的牌,他也不会那么焦躁地想敲我妈的头了。
      
      每次他看到我妈打错了牌,急得要命时,旁边人都会提醒她:“源风火,叫你女婿别说话。”
      
      到了今天,我妈都不准乱步跟去旁观了。
      
      乱步扁了扁嘴,放下小背包和小水壶,对我抱怨:“妈妈又去给人家送钱了,她根本不会打麻将。”
      
      我擦干净手,给他拿了一个桃子:“不能去打麻将的话,乱步就陪爸爸去钓鱼吧。”
      
      我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今天要去探望老战友,而且天快下雨了,也不适合去钓鱼。对不起啊,乱步,你就和清溪在家看电视吧。”
      
      “好叭,那爸爸路上小心。”
      乱步不是很开心,因为他追的动画片已经看完了,最新的推理小说也读完了。
      
      不多时,蒙蒙的天空果然开始下雨了。
      
      乱步坐在地板上,双手托腮看着外面,庭院里的竹惊鹿在雨中摇来晃去。
      
      “清溪,雨什么时候能停啊?”
      
      “天气预报说是傍晚。”
      
      我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准备午睡,乱步爬过来捏了捏我的手指。
      
      “呐,清溪,陪我玩纸牌吧。”
      
      我睁开眼睛,“我只会玩二十四。”
      
      “……你就不能跟我学点别的吗?”乱步皱了皱眉,“算了,二十四就二十四吧,有得玩总比没得玩好,不过——”
      
      他话锋一转,“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噢——”
      
      他拖长了尾音。
      
      我面无表情地思考着他会提出什么的惩罚,毕竟我玩不过他。
      
      在拼智商上,我连他的指甲盖都不如。
      
      乱步得出结果时,我连牌面都还没看清楚。
      
      他嘴角一牵,露出整齐的白牙:“你输了耶。”
      
      “什么?我居然这么快就输了!”我装出震惊的样子配合他,“好吧,惩罚是什么?”
      
      “嘿,你等一下。”乱步风一般地跑进了卧室,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每输一局,就要画一下。”
      
      我看到他手里拿着笔刷和可擦墨水。
      
      他用笔刷蘸了墨水,在我脸上涂抹。
      
      有点痒。
      
      “不要动。”
      
      “……抱歉。”
      
      没过几局,我脸上就被他涂满了。
      
      虽然不知道他涂了什么,但是嘴角涂的可能是猫胡子。
      
      “呼,我画好了。”乱步放下笔刷,拿出手机要给我拍照片。
      
      我赶紧阻止,“你别发动态啊,这种照片让别人看到不太好。”
      
      “我才不给别人看,我拿来做手机背景的。”乱步拍完把照片给我看,“你好像一只橘猫啊。”
      
      我看到他在我的脸上写下了:[清溪超可爱]这几个字。
      
      嘴角果然有猫胡子。
      
      “你呀。”
      
      我拿湿巾擦干净脸,又听他说:“你的手机背景也设成我的照片嘛。”
      
      我歪过头看他,他已经端正地坐好了,脊背挺得笔直,笑容灿烂,“快点拍下最帅的我!”
      
      “噢。”我拿起手机对准他,“好了。”
      
      他凑过来看,“不够帅,还是没我拍的好。”
      
      “照片永远比不上真人,不过乱步在我眼里是最帅的。”
      
      “你手机背景是什么地方?”乱步看到了我背景上的人影和玫瑰园。
      
      那是我和……前任老板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世人称之为逢魔的红蔷薇林,我在那里拍下了他远行的背影。
      
      乌云覆盖了整片天空,白雪被寒风吹向更远的地方。荆棘与玫瑰全部为他让路,那满坡壮丽的鲜红,像是要见证一个诡异理想惨烈破碎的前兆。
      
      “不知道,网上下载的……”
      
      我按下设置键,将背景换成了乱步的笑脸。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一下自己的新文《森鸥外喊我回家吃饭了》,连载中
    黑泽莲,港口黑X党的一名成员。
    异能名为【任意门】,可以去往任何时空。
    为了还清欠港黑的巨债,他勤勤恳恳的工作。
    然而利滚利,他要活到九十岁才能还清债务。
    为了早日恢复自由身,黑泽莲开始思考无本买卖。
    直到有天他经过大正时期,遇到了那里的鬼,
    他一下子有了主意。
    ——买卖人.口是犯法的,那买卖鬼口应该不犯法吧。
    剧情一:
    天空竞技场。
    黑泽莲:五十万戒尼一只鬼果实,满五送一。
    西索(轻松消灭):嗯哼,都是垃圾,没有好果实了吗?
    黑泽莲:别急,十亿戒尼,我带你去找大果实鬼舞辻无惨。
    剧情二:
    鬼杀队。
    黑泽莲:一箱黄金,两个月后,还你们一个明眸善睐的帅气主公。
    柱柱们:……
    黑泽莲:十箱黄金,一张大天使的呼吸,伤员随时随地活蹦乱跳。
    柱柱们:……

    剧情三:
    港口黑X党。
    黑泽莲:首领,这是送给您的寿礼,大正时期的古董货。
    森鸥外:是吗?
    黑泽莲:请您每天用它来吃饭。
    森鸥外:一定一定。
    中也:你确定那不是一个痰盂吗?

    1.关于cp,森≥宰>其他人。
    2.鬼杀队全员存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