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不许我叛变》十一琅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4 11:59: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大约是因为穿越过来已经有些时间,白真真与原身的身体更好地融合了,原本要一时情急才能使出来的法术,现在心念一动便能自由用出。她就这样跟在青萤后头,腾云驾雾,一路赶往英灵殿。
      
      这一路上,白真真没有闲着,试图从青萤嘴里问出点什么。毕竟,马上就要面见原书最大反派,还是会手刃自己剥皮抽筋的那种,当然最好做点预案。
      
      “魔尊大人有说召我们前去干什么吗?”
      “没有。”
      
      “那为何这么着急?”
      “不知道。”
      
      “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吗?”
      “不清楚。”
      
      一问不知三连。
      
      白真真:…………行叭。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叭。
      
      召见的英灵殿位于虎啸丘伏龙城内。相传,虎啸丘乃是人界第一位羽化登仙的妙法真人飞升场所,后来被其后辈司徒氏占有,并建立了伏龙城。
      
      虎啸丘灵气充沛,灵兽聚集,司徒氏依靠着这片洞天福地,很快成为修真正道的第一大派,并绵延维护统治了修真界长达一千五百年之久,直到三年前,魔尊现世。
      
      司徒氏并非浪得虚名,在其统治期间,抵挡过妖界魔族大大小小侵袭千万次,为百姓歌颂,修士敬仰。可这位横空出世的魔尊就像一柄利刃,一击刺中了司徒氏的命脉,将那些美好的表象撕得粉碎。
      
      大厦顷刻崩塌,整个修真界一片动荡,这也是原书《修仙异闻录》的开端。
      
      白真真在云端之上,远远地便瞧见脚下一片黑色城池。城池不小,从空中俯瞰格局规划,能依稀感受到当年城镇的繁华与热闹。
      
      两人没有直接奔赴城内后方的英灵殿,而是在城门口便挥袖落下。
      
      白真真:懂了,自行车谢绝入内。
      
      如果说每个人都有一种代表色,青萤是绿色,白真真是白色(白真真拒绝继承原身的妖粉色),那么这位魔尊大人就是黑色。
      
      白真真环顾四周,她能看出这座城池原本红砖绿瓦的样子,如今却被层层黑色雾气包裹着,呈现出一种肃杀压抑的氛围。
      
      原身的小蛇窟虽然糟糕,但里面好歹还有花有鸟有生气,而她和青萤在这城池里步行了十多分钟,竟连一个活物都没遇上,全然一派死寂之象。
      
      这种气氛让白真真不由地紧张起来,每一根神经都被拧上了弦。
      
      “来了啊。”英灵殿前,一位身形魁梧的牛头魔将立在当中,对白真真她们点头。
      
      这一位白真真认识。魔尊手下一大悍将,因为曾两拳捶碎司徒氏的防御壁垒,被众魔将尊称为牛二哥的大力牛,牛腾。
      
      牛腾身后,大大小小身形各异的魔将有数十人,都是受魔尊召唤而来。
      
      这里面有白真真眼熟的角色,也有她压根不知道的甲乙丙丁。好在大家被魔尊威严所慑,一个个老老实实垂手而立,没有交头接耳,不然白真真还真有点担心自己会在同事寒暄中露出什么马脚。
      
      牛腾待白真真与青萤入队,又扫视一遍众人,宛如一届组长:“都到齐了,进去吧。”
      
      “等等。”站在白真真前面的一位魔将忽然出声问,“小花呢?不等她了?”
      
      白真真飞快地在脑海中检索一遍,发现她完全不记得什么小花,估计是……
      
      “小花在清风谷和归玄老道同归于尽了。”不知道是谁接了句。
      
      果然是没印象的炮灰角色啊。白真真内心小声嘀咕。
      
      “什么?”
      “怎么会?”
      
      人群里有人惊诧,有人怀疑,那位一开始出声询问的魔将握紧了拳头愤愤不平:“呸!可恶的归玄老儿,就这么死了,倒是便宜了他!”
      
      有了这点动静作掩护,有位魔将大着胆子上前问道:“牛二哥,你可知魔尊大人突然召见我们所为何事?”
      
      白真真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拉了过去。不光是她,原本还在为小花默哀愤怒的魔将,此刻也都停了下来。英灵殿前瞬间又变得静悄悄的。
      
      牛二哥在众人的注视下清了清嗓子:“大家放心,尊上一向赏罚分明。此次清风谷一役诸位有功,想来不会有什么事情。”
      
      白真真明显感觉到众魔将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些,随后便随牛腾提步入殿。
      
      殿门被推开,只见一十八根龙柱立在大殿两侧,其上雕刻的神龙神态各异,或昂首戏珠,或舞动爪牙,但龙头全都指向一个方向——
      
      英灵殿中最高处的御龙座。
      
      宛如帝王的气势,象征不可动摇的权力。
      
      而那把御龙座的后面,却是一排又一排的牌位。
      
      黑色玄木,赤金大字,本该规整摆放好好供奉的牌位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胡乱横扫,歪七扭八地倒了一地。
      
      白真真看着离她脚边最近的一块牌位,上面赫然刻着司徒氏的名字。
      
      白真真:!!!难怪叫英灵殿,这是人家司徒氏的祠堂啊!
      
      就在此时,一声极轻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白真真只觉得脑袋嗡得一声,冷汗瞬间从脊背上渗出。
      
      那脚步声极轻,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威压,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人心上。
      
      魔尊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过去。
      
      他一向很有耐心,尤其在自己胸有成竹的时候。
      
      魔尊走过白真真身边,他周身有黑气萦绕,飘起的袍子带过白真真的手背,一股寒意瞬间爬了上来,比蛇缠上脚踝还要可怖。
      
      白真真不敢动。直到魔尊走到御龙座前,她才敢稍稍喘口气,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原书里对反派魔尊的外貌描写甚少,以至于白真真一直以为像他那样动不动就手撕敌人、一刀斩首的应该是个身材健硕的肌肉男。就算不像施瓦辛格那样肌肉虬结,至少也该像彭于晏那样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可直到亲眼见到他,才发觉魔尊本人非但一点儿都不健壮,甚至还有点消瘦......?
      
      他很白。不同于白真真剔透细腻的白,魔尊的白有些病态,苍白如纸,让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手背上的青色筋络,还有眼下淡淡的乌青。
      
      他唇色很浅,唇瓣很薄,被肤色和周身黑气烘托着,居然让白真真看出了一股憔悴感。
      
      ……所以说啊,还是要早睡早起好好护肤,不然魔尊的体格都承受不住啊!
      
      白真真在脑海里胡思乱想开小差,魔尊眼眸蓦地一抬,漆黑的瞳仁向她看过来。
      
      “尊上恕罪!!”
      
      在场魔将,甭管长得有多么凶煞魁梧,在外是多么的声名显赫,此时全都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白真真:???说好的“诸位有功,不会有事”的呢?怎么全都跪下谢罪了?还是说这是你们打招呼的基本方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白真真二话不说,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不巧跪得太急,膝盖骨撞得生疼。
      
      不知道是因为她慢了0.02秒,还是跪的姿势不够标准,魔尊的眼神并没有从她身上挪开,反而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白真真是不敢抬头的,众魔将也没一个敢吱声。大家就这样不言不语,一个人站着,数十个人跪着,持续了几分钟。
      
      白真真咬牙:你妈的,体罚是犯法的!
      
      领头的牛腾牛组长终于怯生生地拱手请示:“……尊上大人。”声如细蚊,一点儿也不符合他张扬的外貌。
      
      “起来吧。”魔尊大人终于开了口,长袖一挥,走到御龙座上坐下。
      
      白真真起身,躲在人群后面揉了揉膝盖。
      
      接下来的流程就正常多了,不外乎就是下属汇报工作,领导审批工作,领导下发工作指示,下属分派工作计划,然后散会!
      
      白真真全心全意等着恭送魔尊大人离开,这时候,那位一开始想起小花的魔将又开口了。
      
      “尊上,小花她……”
      
      魔尊只是稍稍一抬手,那位魔将便不再说话,头一低,作了一揖,退回到队伍中去。
      
      “小花尽心竭力,虽然战死,但本座不会忘记她立下的功勋。”
      
      魔尊说着,从御龙座上起身。他抬起手,周身黑气耸动,如同一场风暴,凝聚在他掌心。
      
      待风暴过后,只见魔尊掌心上出现一团黑色火焰,火焰当中透着幽蓝色的光。
      
      魔尊托着这团火焰慢慢转身,没什么表情地慢慢扫视着司徒氏的牌位。末了,他不经意地抬起另一只手,一股霸道气力横冲直出,啪的打掉了几个灵牌。
      
      他慢悠悠地开口:“小花将被永远供奉在英灵殿内,其族人也将受我魔族照拂。”
      
      “尊上英明!”“谢尊上!”……
      
      哗啦啦一片,众魔将又纷纷跪了下去。
      
      在这一声声的赞叹声中,魔尊手里的火焰缓缓升起,漂浮到先前被打落的牌位上落定。
      
      白真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英灵殿中有这一团团漂浮的火焰,原来都是为了纪念战死了的魔将。只是她不明白,反正总归是要取代的,为什么不直接一把火把司徒家的牌位全都烧光,反而要这么麻烦,死一个才换一个?
      
      “白真真,你有疑问?”
      
      突然被点名,白真真吓了一跳。
      
      她心跳跳得很快,冷静了两秒,灵机一动,先吹一段彩虹屁给自己打掩护:“我只是看到尊上如此体恤我们下属,心生感动,想着今后一定尽心竭力,为尊上效力!”
      
      她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跟上:“尽心竭力!为尊上效力!”看来不管是人界还是妖界,职场生存法则都是相通的。
      
      然而,台上的那位却似乎并不怎么买账。
      
      魔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真奇怪,这人明明在笑,你却不能从他眼中读出一丝笑意,甚至还觉得有点可怕。
      
      “我听说今天在清风谷,你消失了一段时间?”

  • 作者有话要说:  魔尊,男主,今天也是没有姓名的一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